343.第34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你简直是胡闹。,最新章节访问: 。 你…你…你真是愚不可及、幼稚。”刘伟名太过于惊讶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在为了替自己掩饰什么,他骂着林月。然后又说道:“我是赵俊的朋友、兄弟。我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弟弟一样,而你呢?你是他老婆,我们怎么能这样?有句话你听说过没有,朋友妻不可欺。我刘伟名为人虽然风流,但是却绝对不会做任何对不起自己兄弟的事情,这样我自己的良心会一辈子受到谴责,我也无法再坦然面对赵俊了。这件事情你就算找任何人也不能找我。当然,你不应该这么做。就算不让赵俊知道也不能做。你是他老婆,以前的事情我不管,那不是你的错,但是从今以后你就只能有他一个男人。好了,晚了,我得睡了。你先出去吧。”刘伟名直接催促着林月。
“伟名哥,你听我说……”林月还想再解释什么。
“我现在只想睡觉,不想说任何的话了,你回去睡觉吧,这么晚了你在我的房间里,要是赵俊醒来发现了会怀疑我们的。好了,那件事情不要再想了,也不要再想着那个不靠谱的办法了,你也这么大的年纪该明白事情的轻重,不要这么幼稚。明天我带你去看心理医生,中国的不行咱们就去找外国的,总之一定能够治好的,打消你那个愚蠢的想法吧,就算你再不喜欢赵俊他也是你老公,你做任何事情之前也得先想想他的感受。”刘伟名说着把林月轰了出去。自己坐回‘床’上继续‘抽’烟,心里思绪连篇。
刘伟名发这么大的火气和脾气不仅仅是因为林月的想法太过于离奇,更多的是因为刘伟名觉得自己的心智不坚定,他在听过了林月的想法之后心里隐隐有个声音在催促自己快点答应林月,刘伟名开始害怕了。林月是谁?那是赵俊的老婆,是自己得弟媳。不管有任何的原因和理由,自己都绝对不能碰这‘女’人的。刘伟名有着自己的坚守,有着自己的信条。这个世界上他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但是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兄弟的事情,不能做对不起老婆的事情。他自己心里开始为自己心底的想法感到恐惧,他害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就真的把林月上了,那样自己会内疚一辈子。所以他假装着生气把林月给赶了出去,不是因为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自己开始心虚了。
刘伟名好不容易等到自己的心绪开始平静。暗自道着自己这遇上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事情啊?难道自己活在韩剧的世界里面吗?怎么什么怪异的事情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刘伟名自己都觉得这些事情是那么的不真实,有点像在做梦一般的感觉。想着想着刘伟名又把衣服脱了下来睡下,他睡觉有个习惯,那就是半‘裸’睡,也就是脱的只剩下内‘裤’睡觉。这样睡觉会让人觉得舒服些。毕竟人一天到晚都穿着衣服,束缚太久了脱掉衣服睡觉会让人睡眠的质量更好。
尝试着睡下,但是还是睡不着。无奈地又打开灯拿出旁边带的那本金庸的小说开始看着。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连灯都没有关。
被刘伟名赶出房间的林月,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不停地哭泣着,她认为是刘伟名在嫌弃自己,嫌弃自己这非完璧的身体,嫌弃自己的身上的肮脏。她止不住地开始哭泣。其实她对刘伟名说不上有多么多么的喜欢,仅仅只是单纯的好感罢了,要说是喜欢那也只有那么一点点。虽然只有这么一点点,但是在林月看来这就是爱了。她今年二十四岁,从小就在军队学校里面上学,后来直接进了文工队。见的认识的人几乎全都是军人。很多都市‘女’孩子喜欢兵哥哥,因为兵哥哥豪爽,仗义。但是这是因为大多数的‘女’孩子很少见过当兵的人罢了,所以当兵的人经过电视剧小说这么一宣扬,每一个都是正面人物,每一个都是那么侠肝义胆,好像每一个都是那么的不可一世的人物一样。其实军队里面出的最多的就是兵痞。就是因为电视剧和小说这么的宣扬才导致了很多‘女’孩子疯狂地‘迷’恋这当兵的人,有许多‘女’孩子的口号就是非兵哥哥不嫁。可是同理可知,从小生活在军人圈子里的林月就非常的讨厌军人,这就好比你吃了一个月的萝卜,突然给你吃一顿白菜,只要你不是天生对白菜反感的话你一般都会觉得这白菜是那么的可口,起码比萝卜好吃的多。但是要是又接着给你吃了一个月的白菜,到时候你又会觉得萝卜好吃了。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林月非常厌恶军人的作风,对外面的男人非常感兴趣。但是他对外面的男人更本无从了解,工作学习的地方周围的人全部都是军人,包括家里的人也全部都是军人。加之被强j之后她刻意的回避,对于任何男人都有种心里的抵触。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赵俊,却是个一身纨绔子弟作风的男人,‘女’孩子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以前在书中小二就说过了,十多岁的‘女’孩子喜欢高大帅气的,二十多岁的喜欢成熟稳重的,三十岁的喜欢有钱有能力有责任心的男人,四十岁的‘女’人喜欢能够持家能够相伴到老的男人。所以林月这个年纪最喜欢的男人就是成熟稳重类型得,可是赵俊偏偏就不是这个类型得。这也就算了,这个时候还出现了一个处处都比他出‘色’的刘伟名。这么一比较,林月立马对刘伟名就好干顿生。刘伟名说话做事都非常的得体,而且考虑事情周到,最主要的是刘伟名成熟。所以没有恋爱过的林月就自己认为自己是爱上了刘伟名,虽然两人相处只有一天,但是这也就够了。
林月是真的想治好自己身上的病,但是为了治疗自己这个心里的恶魔她已经进行过很多的努力,四处寻医了,但是收获却是甚微。她仔细地考虑过刘伟名说的医生提供的那个后面一个办法,她觉得可以一试。在她看来,自己本来就非完璧了,要是说对不住赵俊早就已经对不住了。现在多对不住一次又有什么区别呢?更何况还能治疗了这个病,从此以后说不定两人就可以恩恩爱爱地过着夫妻生活了。这就是林月这个单纯的‘女’孩子单纯的想法。一个很少与外界联系心里又有着心理疾病的‘女’孩子你还能希望她做事考虑的那么深奥吗?显然林月就是打定了这个主意了。可是刘伟名拒绝了她,这让她心里非常的难受,她现在越加地憎恨自己这个身体了。
一边用纸巾擦着眼泪一边呆呆地想着心思,想着想着她又不自觉地想起了自己十八岁那年遇到的事情,脸开始‘抽’搐,手也开始颤抖。林月痛苦地跑进浴室,用冷水冲着脸才让自己安静下来。路过刘伟名房间的时候发现刘伟名房间还亮着灯。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晚上一点了,林月很是奇怪刘伟名怎么这个时候还没有睡觉?好奇地敲了敲‘门’,可是里面没有任何的声响,只有刘伟名轻微的鼾声传来,林月轻轻地打开‘门’,想进去帮刘伟名把灯关掉。可是推开‘门’就发现刘伟名在‘床’上摆着大字。被子被踢落在‘床’下,脑袋旁边还放着一本书,鼾声一声接着一声。林月笑了笑走进刘伟名的‘床’边,准备去帮刘伟名把被子盖好,可是她一走进就发现刘伟名几乎全身,身上的肌‘肉’一团一团的,说不明白的健美。林月好奇地继续往下看,这次算是林月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一个男人的身体。片刻之后林月从好奇之中回过神来,突然发现自己望着刘伟名的身体竟然有了一丝的冲动。在网上专‘门’查阅过这方面知识的林月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林月当即便坚信,自己这个病刘伟名是一定能治疗的,就凭自己躺在‘床’上任赵俊怎么‘弄’都没有任何反应但是只是看了刘伟名的身体一眼就开始有感觉这店就可以肯定了。
林月回身轻轻地把‘门’关上,然后在‘床’边彷徨,前面说的很坚决,她为了能够治疗这个病可以什么都不顾。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刻她又开始犹豫了,她是个接受正统教育长大的‘女’孩子,这样背弃自己丈夫的事情她很难下定决心。思考了很久之后,林月直接咬着自己的嘴‘唇’,一脸绯红地慢慢脱着自己的衣服。原本就单薄的睡衣完全被林月褪下扔在地上,但是林月的动作没有停止。她继续脱着,直到把自己脱了。然后勇敢地爬上c,躺在刘伟名的身边,林月壮着胆子开始用手不停地在刘伟名的身上,用自己在与赵俊订婚之前特意想学习一下房中之术而看的几本“日本动作片。”‘女’主角那学来的动作开始用在刘伟名的身上。林月脑海仔细地回忆着片中‘女’主角的一举一动然后开始模仿。
“林月,你先回去吧,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完事之后的刘伟名满头大汗,点着烟不停地‘抽’着,心里后悔的要命。
“你是不是在怨我?”林月用被子把自己的身体紧紧地包裹起来,转过身子侧着脸对刘伟名说道。
“我没有怨你,我是在怨我自己,我怨我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抵御住你的‘诱’‘惑’,我为什么就没有一点的抵抗力。”刘伟名一边‘抽’着烟一边慢慢地说道,然后又接着道:“赵俊是我的兄弟,最好最好的兄弟。而如今,他还没有睡上的媳‘妇’竟然被我先睡了。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他?我还口口声声地对他说自己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看待,而现在呢?我发现我***简直就不是人,是畜生。”刘伟名说完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被打了。”林月转过身子扳住刘伟名的手,眼睛里面也是泪‘花’直流。一脸凄楚地刘伟名说道:“我知道,你是在怪我。怪我gou引你嫌你与不仁不义,认为我是一个是不是?”
“没有。”刘伟名看也不看林月,嘴里淡淡地说道,其实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本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就是这个‘女’人,偏偏硬是要爬上自己的‘床’。是个男人就不可能抵御得了这样的‘诱’‘惑’,刘伟名对这点深有感触。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林月要这么做?难道真的是因为‘性’冷淡的问题吗?如果这个是原因那么刘伟名只能说林月的人生和她的思维逻辑完全就是在扯淡,脑子里面全部都是浆糊。
“没有吗?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林月倔强地问着。
“那是我的问题,你赶紧回去吧。别让赵俊发现了,我不想我和赵俊连朋友都没得做。”刘伟名说话说的很冷淡,现在的他对林月一点好感都没有了。虽然自己刚刚还与这个‘女’人进行着**大战。
“对不起,是我林月陷你与不仁不义了。”林月咬着牙齿从‘床’上爬起来,慢慢地找着自己的衣服‘床’上。
刘伟名有点不忍心地偏过头看林月,但是最后还是坚决地撇过头来,当做什么都没看见,自顾自地‘抽’着烟。
林月穿好了衣服,慢慢地走到‘门’口。走到‘门’口的林月突然忍不住地泪水直流,一边‘抽’噎一边擦着脸上的泪水。好不容易等到自己平复了心情,林月把手放在把手上,却迟迟没有开‘门’。
最后林月回过头来,双眼婆娑而又坚定地对着刘伟名说道:“刘伟名,我承认,我今天是对不住你,我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完全没有站在你的角度上面替你考虑,这是我林月对不住你的地方。但是,我林月不是‘荡’‘妇’,不是任何男人都可以骑。我是‘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我也有七情六‘欲’,也有自己喜欢的爱慕的男人。我十八岁被人强j,二十四岁嫁给一个我一点都不爱的男人,这一切都不是我能选择和反抗的。我林月今天和你并不是想在你刘伟名身上寻找感觉,也不是图上你刘伟名的钱和权。我只是想在结婚之前给自己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我不希望我将来老了,我的回忆里只有十八岁那年被人强j的恐怖画面和与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男人睡了几十年的痛苦生活。我想在我的人生中留下甜蜜的一点,所以我想和我喜欢的男人一次、亲密一次。当然,我也希望这次能真的赶走我心里的恶魔,在我下次的时候,脑海里面出现的是和你在一起的场景而不是那次被人强j时的画面。你可以当做今晚什么都没发生甚至你可以把今晚的事情当做一场梦。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明天开始,我就是赵俊的老婆了。而你也仅仅只是我老公的一个朋友罢了。我不会给你造成困扰的。保重。”林月说完这段话之后便打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刘伟名心里烦躁之极,不停地‘抽’着烟。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像个小孩子一样心里堵得慌,总觉得心里很难受。做了对不起自己兄弟的事情,还伤害了一个爱自己还把身体给了自己的‘女’人。他觉得整个世界都疯狂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女’人只要喜欢一个男人就会想要把自己的身体献给这个男人?难道男人就没有拒绝的权利吗?难道男人天生就是错的吗?刘伟名觉得委屈,但是想起林月脸上的泪水,他便觉得林月更加的委屈。
“哎,这到底都是些什么事啊?”刘伟名使劲地摇着自己的脑袋,然后直接躺在‘床’上,把还留有一丝古怪气息的被子紧紧地‘蒙’住自己的头,他很难受,非常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