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第34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放你下来?可以,到‘床’上再说。-叔哈哈-”刘伟名呵呵地抱着江映雪打开自己的方面。然后把江映雪扔在‘床’上,自己反手关‘门’。
江映雪有点害羞地从‘床’上爬起来。在林阳她自己的房间里面她和刘伟名想玩的多开放就玩的多开放,但是现在这地方不同,这是她侄儿的房子。从心里上来说,江映雪就有点害怕,但是同时也有种刺‘激’感。
“别动,不然家法伺候。”刘伟名转身就看着从‘床’上爬起来的江映雪,当即指着江映雪很威严地说道。
“伟名,我们去外面好不好?万一赵俊回来了怎么办?那我这个做姑姑的以后还怎么做人啊?”江映雪‘挺’后怕地说道。
“没事,他们小两口爬长城去了。你想想,长城是什么地方?那都是好汉才能去的地方,他们每一天能下的来吗?所以你不必担心。乖乖,老公来了。”刘伟名立即安慰着江映雪,然后扑上c。
“伟名,你怎么了?我感觉你是在发泄什么,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事情不痛快?”江映雪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要散架了一样。
“怎么啊?对不起。我只是好久没有和你在一起了所以才这么‘激’动罢了。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刘伟名淡淡地说道。其实他心里没事吗?当然有事,他太过于压抑了,所以刚刚才那么的疯狂,这点连他自己都感觉到了。“映雪,问你一个问题。”刘伟名‘抽’了一口烟后说道。
“什么问题?”江映雪见刘伟名突然之间变得这么深沉好奇地问道。
“你丈夫和你婆家到底是些什么人?还有,你丈夫到底是怎么对你的?你们夫妻两怎么会没有孩子?”刘伟名直接问道,这是他一直以来心里纠结的地方。一对夫妻,结婚这么多年了,却一直没有孩子,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你真的要听吗?这些事情告诉你了你除了难受也还是难受,所以,你还是别听了。”江映雪突然之间也变的很低‘迷’,语气沉沉的。
“我想知道你的全部,因为,你是我刘伟名的‘女’人“刘伟名有点生气地说道,但是在江映雪听来,这句话就是男人的霸气。她紧紧地依偎在刘伟名的怀里。眼睛里开始变的‘迷’离,淡淡地说道:“我并不是我爸的亲生‘女’儿,我是他的养‘女’,我的亲生父亲是他的老战友。后来过世了,把我‘交’给他抚养。他对我很好,有时候对我比对大哥还好,无论我要什么他都会答应。但是在我二十五岁那年,他没经过我同意就给我订了一‘门’婚事,我当时不同意。就像今天的赵俊苞林月一样,我和我丈夫连面都没见过,有谈何感情呢?但是我的反抗是没有作用的,见过我大哥在我父亲手下的狼狈模样,我选择了妥协。但是我没有赵俊和林月他们幸运,刚结婚的时候还不错,虽然没有感情,但是大家过的也安安静静。但是结婚一年之后,我怀孕了。他们家人开心的不得了,但是你知道的,怀孕期间是不能有那个的,在我在家安胎的时候他便开始在外面‘花’天酒地。那时候我年轻,岂能受这样的委屈,便开始与他吵闹。有天晚上我们发生争执,他推了我一把,我不小心摔倒,之后便大出血,流产。以至于再也不能怀孕了。见我不能怀孕,他便更加的不把我当回事,成天在外面不回来,甚至于公然把‘女’人带回家里过夜。我吵也吵了、闹也闹了。但是,在男人面前,‘女’人永远都是弱者,我无计可施。最后心灰意冷的我选择离婚,可是大家族里的婚姻是没有离婚一说的,一旦你结了,就永远别想离。离婚对于两的家的声誉和关系都大有影响。我彻底死心,随后我们开始分居。他过他的,我过我的,这样一来过了十几年了,直到现在。有时候觉得,这样也‘挺’好,一个人,自由自在。根本没有谁来约束你。”
刘伟名听完之后拳头握的紧紧的,他实在无法想象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男人,这样的人还算是人吗?刘伟名‘抽’着烟,心里想起了一句古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一个‘女’人只要嫁错了一个男人这一生就全毁了。看着江映雪现在这个样子,刘伟名真的很心疼。虽然江映雪嘴里说着现在这样‘挺’好,但是她心里真的觉得好吗?一个‘女’人,谁不像跟自己的另一半相亲相爱,谁不想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刘伟名只能无奈。刘伟名咬着牙齿问道:“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从事什么工作?”
“你想干什么?我不会告诉你的。”江映雪转头吃惊地望着刘伟名,然后又说道:“伟名,我现在真的过的‘挺’好的,能遇上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以前的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你千万不要想着去帮我报仇什么的。你不是他的对手,他们家家大业大,也是一个大家族。虽然他是经商的,但是他们家的关系从地方到中央都很广泛。你千万不要去做傻事,你还年轻,知道吗?不用为我不值,我现在还庆幸他这么对我,要不是他这么对我我又怎么会到林阳去?又怎么会遇上你呢?”
刘伟名听着江映雪的话,心里的恨意稍稍减退了一些。江映雪说的没错,要不是这个男人这么对她她又怎么回去林阳当省委副书记?又怎么会遇上自己?更甚者,她又怎么会这么容易让自己爬上她的‘床’心甘情愿做自己的地下情人呢?如果这么说来,刘伟名倒还要感谢他了。刘伟名自嘲地笑着。最后想起了赵老爷子的话,不由的问道:“映雪,你恨你父亲吗?就是赵老爷子。”
“恨?不恨,我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这世上哪里有有隔夜仇的父‘女’呢?他是我父亲,虽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却一直养我宠我,把我抚养长大。安排婚姻这件事情他没有错,那个时候他正当权,政治上的事情你也知道,许多时候他都是没办法的事情,而且那个年代也非常流行父母包办婚姻。错只是错在他选错了人,看走了眼罢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恨他,我把我所有的不幸的原因都加在了他的身上。但是最近几年我想明白了,人都是一个命,无所谓谁对谁错的。我父亲那个人我知道,死要面子。他是那种绝对不会承认自己错了的人,即使他明明知道自己错了。他只会在心里难受。他最宠的就是我,我的亲身父亲和他是有过命‘交’情的老战友。所以他对我不但有父‘女’之情,更有对其老战友的一份承诺和责任。现在我因为他当年的强迫婚姻过的不幸福,他肯定难受死了。会认为对不住我也对不住他的老战友。”江映雪眼眶开始湿润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很赞同江映雪的话。那天自己在书房与赵老爷子谈话在说起江映雪现在的情况的时候,赵老爷子难过伤心的表情刘伟名还历历在目。
“你应该‘抽’个时间回去看看,赵老爷子人很好。我可以看得出来,他很想念你。”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你见过他了?”江映雪好奇地问道。
“见过了,他还和我谈了很久。关于你的事情。”刘伟名点头说道,然后又道:“老爷子得知我也在江南省省委工作过便问我认不认识你,我说认识。他问我你现在过的好不好,问我你的生活你的工作。然后他竟然说求我,以他那种人竟然降低身份说求我,求我帮他好好照顾你。他让我无论你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工作上有什么困难让我直接跟他说。最后老爷子让我给你带个话,他让我回林阳的时候帮他对你说。说他知道错了,当初不该那么独断专行害了你一生,是他对不起你。不管你是不是恨他,或者你认不认他这个爸爸,但是你始终都是他的‘女’儿,他说你是他赵旗胜这一生唯一的‘女’儿,这里也永远都是你的家,他让你有时间的话回去看一看。”
江映雪听完刘伟名的话,便哭了起来,用被子抱住头开始大哭。刘伟名没有说什么,只是抚着江映雪光滑的背部,无声地安慰。他虽然无法理解这一对父‘女’之间的感情纠葛,但是却可以体会他们两人心中的感受。
“我不会回去的。”江映雪哭了很久,最后把头深深地埋在刘伟名的臂弯里面说道。
“为什么不回去?既然不恨你父亲,你父亲也这么想你你为什么不回去?”刘伟名疑‘惑’地问道。
“你见过他了应该就能明白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这一生都是呼风唤雨惯了,从来就没有向任何人低过头认过错。现在他对你都说了这样的话了,你说我回去他应该怎么对我?我们以前吵的很凶,现在我回去他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我?到时候他难受,我也难受。还不如不见,我来之前在林阳买了一些她喜欢吃的东西,直接托运邮寄过去了。我想他也明白我的意思了,知道我不再恨他。这样他的心里也就安详了。”江映雪抬起头擦着泪水道。
“你们这是何必呢?两父‘女’之间有必要这样吗?父‘女’之间还得讲面子吗?其实你一直在说赵老爷子,你又何尝不是跟他一样的‘性’格呢?只是他的这种‘性’格是例外都有,你是心里是这种‘性’格罢了。你嘴里说着不恨,其实你真的不恨了吗?你要是不恨你回去叫他一声爸爸,这还会有什么尴尬的?你自己也说了,这件事情也怪不得他,怪只能怪你出身的家庭和当时的社会体制罢了。你最应该怪的人就是你嫁的那个‘混’蛋。既然娶了你就得对你好,这是一个男人肩膀上的责任。”刘伟名又握紧了拳头。
这次江映雪没有再说话了,只是低着头。
就在这个时候,江映雪的电话响了起来。江映雪看了看电话,当即就皱起了眉头。然后又望了望刘伟名,随即摁下了接听键。刘伟名觉得好奇地望着江映雪的表情。
“喂,你有什么事?”江映雪说的很不客气。
“听说你侄儿明天结婚,你回不回来。”刘伟名就睡在旁边,所以还是很直接地听到了电话那边的声音,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刘伟名猜想,那边一定就是江映雪的丈夫。
“看看吧,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江映雪说的很冷淡。
“我问下你回不回来,回来的话我去机场接你。也很久没见了。”男人说话的声音很低沉,好像也没太介意江映雪说话的语气,估计是早已经习惯了。
“不必了,谢谢。我直接来参加婚礼就是了。还有事吗?没事我就挂了。”江映雪淡淡地说着。
“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我就不能打个电话和你聊聊天吗?”男人终于有点生气了。
“聊天?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聊的?你是想聊你怎么杀了我的孩子还是想聊你是怎么呆着‘女’人在我的‘床’上怎么做的呢?”江映雪冷笑了一下。
“你这人简直就不可理喻。”男人愤怒地说道。
“是吗?我不可理喻也是你‘逼’出来的,我告诉你,王明庆。以后没事不要打电话来找我。我听了你的声音都觉得恶心。既然当初你说了我们两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那么请你遵守自己的诺言。你过你的生活,我过我的生活,我们只是陌生人而已。”江映雪当即发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