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第34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个三八,老子打电话来是看得起你。-叔哈哈- 是想让你明天跟我一起去参加你侄儿的婚礼好让你风风光光的,你个贱人真是不可理喻。”男人当即便骂了起来。
江映雪一听便眼泪直流,还是那句话。‘女’人在男人面前永远都是弱者。刘伟名气的肺都炸了,直接接过电话,对着电话冷冷的说道:“你就是映雪的老公?”
对面一下子没了声音,江映雪顿时呆住了,她没有想到刘伟名会抢过手机说话,当即准备抢回来,但是被刘伟名给制止了。
“你是谁?”对面的声音有点慌‘乱’,也有点愤怒。
“我是谁你不用管,但是请你记住了,江映雪现在是我的‘女’人,以后请你对我的‘女’人说话的时候客气一点。这是第一次,看在你们两的名字写在一本结婚证上我这次饶了你,但是千万不要有第二回,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的。”刘伟名点着烟,冷冷地说道。说完之后立马便挂断了电话。
“伟名,你怎么能这样?你这是干什么?要是让他知道了你我的关系怎么办?”江映雪急的额头上的汗珠都出来了。
“知道了就知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可以在外面到处玩‘女’人,你为什么就不能在外面有男人?让他也感受一下你当年的滋味啊。”刘伟名冷笑着说道,这是电话又响了起来,刘伟名看过手机上的号码,就是刚刚的这个电话,刘伟名笑了笑,直接把电话关机,放在‘床’头柜上面。
“伟名…你……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江映雪急的话都数不出来了。
“什么后果?是和你离婚还是怎么?要是离婚那可就太好了。”刘伟名笑着说道。
“你…你怎么这么冲动啊。他王明庆是个什么人?十足的小人,他能忍受他老婆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吗?有我父亲在,他不敢对我怎么样但是他会对付你的。你现在才什么职位,才县委书记,他随便找点关系都能让你随身碎骨的。”江映雪气的发抖。
“县委书记又怎么了?他是总书记又怎么了?男子汉做事,有所为有所不为。你是我的‘女’人,我就应该保护你,只要有人敢欺负你,就算是天王老子老子也一样要他付出代价。为了自身名利连自己的‘女’人都置之不理那是男人吗?既然多长了那三寸三,那就得承担起那三寸三的责任。”刘伟名非常强硬地说道。
江映雪顿时被刘伟名的话‘弄’的呆住了,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伸出手抚刘伟名的‘胸’膛,一边说道:“你为什么这么傻?他对我都这么多年了,我早就习惯了,你何必出这个头呢?到时候你的名你的前途你的理想就全都没了。”
“就算全没了我刘伟名至少还是个男人,就算我刘伟名成了乞丐我也敢‘挺’着那三寸三对别人说我刘伟名是个男人,不是软蛋。”刘伟名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地说道,说的非常有霸气。
江映雪看着刘伟名,眼眶里的泪水不受控制地一滴一滴往下流着。
下午,在刘伟名的强迫之下,江映雪唯唯诺诺地跟着刘伟名直接乘车来到了赵老爷子的家‘门’口。
“伟名,还是别去了,去了他心里不舒服我也不舒服。”江映雪在警卫处‘门’口拉着刘伟名的衣角说道。
“你今天要是把我刘伟名当做你的男人你就听我的。”刘伟名霸气十足地说道。江映雪一听当即把手松了开来。低着头嘀咕着:“真是大男子主义。”
“这不是大男子主义,你们是父‘女’,这是永远都不能改变的事情。天下没有做错的父母,作为儿‘女’你应该体会的是他们得心,而不是他们做事情的方式方法。老爷子今年多少岁了?得八十多了吧?就算他身体再好体格再‘棒’他又能再活多少年?你是想他去的时候都不闭眼呢还是想你站在给他的灵位前面遗憾终生?父‘女’之间有什么大不了的仇恨?害你的人是王明庆不是赵旗胜。”刘伟名低声对江映雪说了一句,然后便对着守卫说道:“同志,我们能进去吗?”
“您好,请问您们二位有通行证吗?”守卫向刘伟名敬了个礼后说道。
“这个好像没有。”刘伟名尴尬地说道。
“对不起,你们没有通行证,不能进去。”守卫很严肃地说道。
刘伟名彻底歇菜,自己又没有赵老爷子家的电话,看着这守卫一本正经的样子肯定是不会通融的。
这时江映雪看到了刘伟名抓狂的‘摸’样,走上来对守卫说道:“你是新来的吧?”
“我来这工作已经五年了。”守卫答道。
“那就对了,难怪你没见过我。你直接打个电话给里面的赵元帅家吧,就说……就说…就说刘伟名来找赵大元帅。”江映雪望了望刘伟名最终还是没有说是自己。
“好的,您稍等。”守卫进了‘门’卫处。一下子之后便出来了。
“我们可以进去了吧?”刘伟名见到守卫并没有要开‘门’的意思,提醒道。
“等一下,他们这里如果没有通行证的话,任何来访的人都必须里面人亲自过来确认,确认无误之后才能进去。”江映雪答道。
“这也太严了点吧。”刘伟名不禁咋了咂舌。
“没办法,这里面住的人都是些国宝级的人物。谁出了事情都不得了。”江映雪笑着说道。
随后没多久,就见到赵俊的‘奶’‘奶’也就是江映雪的母亲从里面走来,当走到大‘门’处的时候江映雪终于泪流满面地喊道:“妈。”
老太太一看是江映雪,当即也不禁颤抖,嘴里说道:“映雪,你…你可算是回来了。”,她擦了擦眼泪转身对旁边的守卫说道:“小张啊,快点开‘门’。这是我‘女’儿。”
这个叫小张的士兵一听立即对这江映雪和刘伟名敬了个礼,嘴里却喊着让刘伟名非常郁闷的“首长好。”刘伟名暗道,这可是这一生第一次被人称呼成首长吧。随后‘门’打开,江映雪像个小孩子一样仆进老太太的怀里,嘴里喊着:“妈,‘女’儿不孝,这么几年来一直都没来看您。”
“映雪啊,妈不怪你,你这些年已经够苦了。”老太太不禁泪流满面,随后‘抽’搐了一下扶起江映雪,说道:“别哭了,让小刘都看笑话了,都多大的人了还哭。进去吧。”
“呵呵,没事。映雪……姐这是真情流入,儿‘女’不管多大,在父母面前永远都是小孩子。”刘伟名突然把映雪说了出来,当即在后面加了个姐,着实把江映雪吓了一大跳。
“姐?你们……”这可把老太太给‘弄’‘迷’糊了,她只听说江映雪和刘伟名以前在一个地方工作过,而且江映雪还是比刘伟名高太多级得领导。
“妈,伟名是我认得干弟弟,在林阳她帮了我很多忙,我去林阳的第一天就是他接待我的。”江映雪那是多么聪明的‘女’人,当即便转过弯来了。
“没有,那都是我应该做的,如果没有映雪姐的帮助我现在该不知道在哪呢?”刘伟名也开始谦虚了起来。
“你们就别谦虚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懂,对了,小俊和月儿两个怎么没来?”老太太一边走着一边问道。
“他们两一早就去爬长城去了,说是赶在结婚之前再好好地玩一次。”刘伟名当然把事情往好的说,虽然赵俊和林月两人都不太乐意,但是刘伟名又怎么会在老人家面前说这些呢?
“好好好,…他们两好了就好,我就怕又是一件映雪的悲剧啊。”老太太不停点着头说道,好像非常开心似的。江映雪一听当即就底下了头,淡淡地说着:“妈,我现在过的很好。”
“你啊,跟你爸一个‘性’格,就喜欢逞强。你是我‘女’儿,虽然不是亲生,但是比亲生的还亲,自己的‘女’儿我能不知道你现在过的好不好吗?”老太太叹着气说道。
江映雪被自己母亲这么一说,当即没说话了,低着头跟着老太太进了屋。进屋之后便发现赵旗胜一个人坐在那戴着眼镜看着报纸,听到‘门’响。赵旗胜一边放下眼镜一边说道:“伟名来了啊?”可是当赵旗胜一转脸,便发现江映雪站在‘门’口。赵旗胜呆呆地望着江映雪,两父‘女’见面就这么对望着,谁都没有说话。
老太太看着这一幕也没说什么,走进了屋。刘伟名望着尴尬,直接在后轻轻地江映雪说道:“叫声爸,不然我就白带你来了。”
江映雪憋了好久,最后才低着头喊了句:“爸。”
赵旗胜更加惊讶了,原本江映雪的突然到来已经够令他惊讶的了,现在江映雪还开口叫他爸,他都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从江映雪嘴里听到这个称呼了。
“老头子,叫你呢?你就不会回答一下吗?”老太太在旁边急死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可以缓解父‘女’关系的机会,她做梦都盼着。
“哎。”赵老爷子这才回过神来,当即站起来对江映雪说道:“进来坐吧,映雪,伟名,快,快来坐。”
“老爷子,您自己做就行了,我不用招呼。”刘伟名笑呵呵地说道。
“你小子,他妈,去,赶紧做菜,做最好吃,映雪最喜欢吃的。”老爷子看起来非常的兴奋,眉宇间都满是兴奋。
老太太一听,立即提着篮子又出去了。刘伟名从自己身上掏出一包烟,递了跟给老爷子。老爷子接上正准备点上的时候,江映雪看着突然说道:“老人家了,身体不好,别‘抽’这么多烟。”
老爷子愣了愣,当即笑呵呵地把烟放下,然后说道:“从现在起,我开始戒烟。”
“那没必要,你都‘抽’了几十年了,少‘抽’点就行了,这东西对身体的伤害‘挺’大的。”江映雪低着头说道。刘伟名笑呵呵地看着这对父‘女’,明明都关心这对方,却是两个倔脾气,谁都不肯低头。
“戒,一定得戒了。映雪,你是什么时候回北京的?”老爷子非常坚定地说着,然后又问这江映雪。
“今天早上的飞机,上午到得。然后伟名去机场的接的我,吃了饭他硬要我过来,说是在你这吃晚饭。”江映雪这么说的目的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赵老爷子一听这话,当即感‘激’地望了刘伟名一眼,然后说道:“当然得回来吃晚饭,这里是你家,你不来这里吃饭去哪吃?那个…映雪,你在林阳过的还好吗?”
“还好,比在北京舒服多了,眼不见为净。”江映雪没有过多的话只是淡淡几句,说明她心里还是有隔阂存在。
“映雪,是爸爸对不起你啊,当初…当初?。”老爷子一说到这个就开始‘激’动了起来。
“爸,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不要再说了。我现在过的很好。”江映雪黑着脸打断。
“不,你听爸爸说完。我今年已经八十了,又有几个人能活到九十岁呢?我怕我再不说就没机会说了。当年的事情你也知道,我是迫不得已的。王明庆的父亲曾经在文ge的时候帮过我一个大忙,我赵旗胜这一生最不想的就是欠人家的人情。后来由于形势变幻,处于政治上的考虑他向我说让我们联姻。我正好欠人家一个人情吗,就让你大哥和人家的‘女’儿结婚,可是你大哥那小子一点不争气,竟然跑了,回来的时候带着你怀孕的嫂嫂。这桩婚事就这么黄了,他倒是过的舒坦了,可是我赵旗胜这张老脸往哪搁?最后我只好向别人求婚,把你嫁给他儿子,你其实不知道,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我还特意‘私’下去看了王明庆那小子,那时候感觉他很不错,人长也还行。但是没想到,没想到这小子最后竟然会变成这样…”老爷子捏着拳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