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第34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别说了,爸。-叔哈哈-都是些过去的事情你再说有什么用?我没怪你,真的没怪你。”江映雪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不,我今天得跟你说。爸没有办法,我们家庭不是一般人,要是一般家庭爸早就让你离婚了,可是我们不同。你自己也在走仕途,所以你心里应该非常清楚。王明庆那小子之后这么对你,我去找过他,也找过他父亲。我当着他父亲的面狠狠地打了他一顿,可是…,哎,真是狼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啊,这都是爸爸的错。”赵老爷子说的非常的懊恼。
“谁都没错,是我自己不好。”江映雪接过刘伟名递过来的纸巾擦着眼泪说道。
“不,是爸爸的错。以前我总是认为自己没错,什么都没错。就算明明知道自己错了,也会打死都不承认。但是现在人老了,想问题也没以前那么‘激’进了,才认识到自己这一生其实做过许多的错事。最大的错事就是让你嫁给王明庆那个王八蛋,害了你一生。我都不知道我要是以后下去了怎么面对你亲生爸爸。”老爷子眼眶里也开始有隐隐的泪水。刘伟名看着看着,心里暗道人老了就是老了。以前的赵元帅那是何等的威风,而现在,却在儿‘女’面前流泪了。
“爸,不用说了。真的,你不用自责。我现在真的很快乐。我以前觉得自己真的很悲惨,但是自从到了林阳,认识了明……伟名他们这些朋友,我就发现我的人生其实也‘挺’幸福。要是他王明庆不是那样的人,我也不会去林阳,我也不会认识这么多的朋友,特别是伟名。”江映雪眼睛盯着刘伟名。满是情意地说道。
赵旗胜再次感‘激’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对江映雪说道:“映雪,爸爸老了。可能也没什么给你了。也只能在工作上给你一点点的帮助了。我最近会走动走动一些老朋友,让他们照顾一下你。”
“不用了,爸,我不想当官,你知道的,我的志不在此。一个‘女’人家没必要当这么大的官的,高处不胜寒,我不喜欢站在高处被风吹被雨打的感觉。”江映雪直接打断了赵旗胜的话。
赵旗胜点了点头说了两个字:“好吧。‘女’人家确实不适合这样的生活,‘女’人嘛,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在家里好好的相夫教子。哎,可怜你四十多岁了还孤零零地一个人。映雪,听爸爸一句话。婚是没办法离了。不过你如果遇上合适的不妨和他在一起,你年纪不小了,只要能相互扶持到老就行。能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就行了,等你老了你就会知道这种感觉了。”
“爸,你说什么呢?我是有夫之‘妇’,谁还会跟我在一起。再说了,要是让知道了怎么办?怎么看待我们赵家?您老的脸不是都会丢光嘛。”江映雪很诧异自己一度古板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旁的刘伟名听着也暗暗心动,差点就说出我愿意了。
“你现在这样才算是丢了我的脸呢,我赵家的‘女’儿竟然被他王明庆欺负成这样,要不是他父亲当年对我和我们家都有救命的恩情我早就杀了他了。听我的,如果真的有合适的你就和他在一起,谁敢说话让他来找我。他做初一我们就不能做十五?我赵旗胜的‘女’儿就活该为了他受活寡一辈子?最后就得孤苦伶仃一个人?”赵老爷子豪气地说道。
“那个…那个老爷子,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刘伟名灵机一动当即‘插’进去话说道。
“和我还饶什么弯子,你直接说就是了。”老爷子望着刘伟名笑了笑说道。
“今天我和映雪姐在一起的时候,映雪姐突然接到那个……那个……什么…王明庆的电话,我听的他在电话里骂映雪姐,骂的非常难听,我当时一时气愤直接拿过电话对他说映雪姐是我的‘女’人,让他以后滚远点。我怕这个王明庆会不会找上‘门’来啊?”刘伟名眼珠子转了转之后说道。
“他敢,他要是敢来这我保证打的他半身残废。你说的好,那小子是应该给他点教训,不用管他,要是他敢抱负你你直接找我。我就不信他王明庆能斗的过我?就算加上他父亲我也不放在眼里。欠他们家一份恩情我赔上了我‘女’儿一生的幸福。现在已经还清了。”老爷子拍着桌子说道。江映雪的手有点颤抖,瞪了刘伟名一眼。说着说着气氛就活跃了起来,两父‘女’再也没有之前的尴尬。这个世界上最怕的就是没有沟通,只要沟通好了哪里有不能解决的事情?特别是父子关系。都说父子之间没有隔夜的仇,刘伟名现在是真的‘挺’认同这句话的。
是夜,吃了晚饭,刘伟名本想告辞,但是在老爷子的挽留之下刘伟名只得留在这里留宿。当然,作为回娘家的‘女’儿,江映雪也在这里过夜。两人被安排在临近的两间客房里面。吃了晚饭,刘伟名陪着老爷子下了几盘象棋,然后品了一下茶,说了一些关于品茶的乐趣。当然,其实刘伟名不是很懂,但是有时候不懂装懂很重要。你得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让人潜意识地以为你也很懂的这个道道,但是最好少说话,多听。刘伟名就是这么做的,认真听老爷子说话,很少‘插’嘴,但是每当老爷子提出一个观点的时候刘伟名当即便是赞同,然后说出自己的例子。当然,这些例子大多都是编造出来的,但是谁知道呢?想一个人对你有好感,分三段,第一段,那就是第一印象,第一印象很重要,通常决定一个人对你的主观看法。第二段,那就是说话做事,这个里面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属于给人的半客观半主管的印象。第三阶段那就是日久相处了,相对于第一点第二点来说这个看起来没那么重要,但是如果想让一个人真的多对你有着深刻的影响已经良好的感觉的话,这个是最重要的,刘伟名暗自算了一下,自己与老爷子就是在这个阶段上面。所以他才不懂装懂地与老爷子说起了茶道。古人都说过,酒逢知己千杯少。和同道之人谈话你会感觉亲近的多,所以刘伟名才冒充了这么一个茶道高手。另一边老太太正拉着江映雪的手在说些什么,估计也就是‘女’人之间的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老人家一般都习惯早睡,所以八点多两老就哈欠连天了。等两老走了,刘伟名和江映雪两人才走到阳台上面。刘伟名点了根烟,直接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慢吞吞地‘抽’着烟看着江映雪。
“看什么?看的这么认真?”江映雪在刘伟名的对面坐了下来,笑着说道。
“看你啊,你觉得我的眼里除了你还能装的下其它的东西吗?”刘伟名笑呵呵地说着。
“你就酸吧,我有什么好看的。”江映雪有点害羞地低着头,像个小媳‘妇’似的。
“一绺‘波’‘浪’般的秀发挽成云髻,如月的秀眉,一双杏眼顾盼生辉,‘挺’秀的琼鼻,桃腮微红,点绛般的两瓣樱‘唇’,鹅蛋脸蛋红晕片片,吹弹可破的肌肤嫩泽如柔蜜,身形‘诱’人,容华若仙。”刘伟名望着江映雪这害羞的‘摸’样,不禁开始了文绉绉地调戏着江映雪。
“你怎么不去搞文学,没发现你还有这么高的文学造诣。”江映雪白了刘伟名一样,但是难以掩饰眉宇间的甜蜜。
“我吧,这叫有感而发。其实吧,我文字功底不行,主要是模特好,就像画人体的一样,模特好画出来的人物才更加的‘精’致。”刘伟名淡笑着,慢慢地‘抽’着烟。
“你现在是越来越贫了。问你,你今天在抢电话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要对我爸说这件事的吗?”江映雪突然想起来了说道。
“没有,那时候一肚子的愤怒哪能想这些?找老头子吧其实也是零时起意,虽然我不怕她王明庆,但是我却不喜欢被人在背后捅刀子的感觉。把老爷子拉进来做下挡箭牌也好,反正老爷子是刀枪不入,我很难想象咱们中国有几个人能给老爷子造成伤害。”刘伟名呵呵地笑着。
“难道你当时抢电话的时候就一点都没想过后果?你的前程你的地位,你为了我就全然不顾了吗?”江映雪又开始感动了,‘女’人就是这样,再聪明再强势的‘女’人在碰到感情这个东西的时候也会变的软弱变的愚蠢。
“说没想过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不是小孩子,在这个体制里‘混’了几年也吃过一些亏我明白做什么事情都得三思而后行。我不怕他王明庆,我有我的理由。你说的,他是商人,所以和我没有直接的上下级关系,他本人没办法动我。第二,就算他在官场中有关系能压我,也没关系。他在北京我在林阳,他也没办法直接动我。我上头还有我岳父帮我挡着。省w书记这个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按照古代的说法他是封疆大吏,再远了说这就是个诸侯了。虽然说现在是共产d的天下,但是毕竟这么一个大的省还是他在做主,无缘无故或者使些小手段把他‘弄’到是不可能的,即便是中央要动他也得先考虑一下。我相信他王明庆没这个本事。第三,他可以使用些地下的手段。这个我倒是有点顾虑,但是我这人一般不出来。在江南省他动我我是主场他是客场,都说强龙也压不住地头蛇,暗着来还不知道谁赢呢,总之一句话,我刘伟名打不过他但是他也追不上我,更何况他就一定能知道我是谁吗?起码在赵俊那个窝和老爷子家的范围他是没办法查的是不是?当然,最主要的是我想给他一个教训给他一个警告。不要以为‘女’人好欺负,等到有一天,我定要让他把欠你的都还回来。老爷子欠他家的人情我没欠。”刘伟名说道最后又要紧了牙齿。江映雪刚想说什么,刘伟名有嘀咕了一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刘伟名等得起。”
“你这是何苦呢?和一个人渣斗有意思吗?”江映雪劝说着刘伟名,其实她是害怕刘伟名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伤害。
“没意思,但是我这人从小就个‘毛’病。欠人家的我就算是砸锅卖铁我都还了,人家欠我的我也一定要拿回来,而且是得加上利息。他敢欺负我的‘女’人,我就得让他付出代价。”刘伟名微笑着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凶狠。
江映雪还想说什么,被刘伟名给打断了,刘伟名直接说道:“有些事情你不会懂的,特别是男人之间的事情。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晚上吧,后天上午还得开个会呢,得直播。”江映雪站了起来,趴在扶手上说道。
“这么快?你就不在家多陪陪二老?难得回来一趟。”刘伟名惊讶地说道。
“没必要,对北京这个地方我没什么好留恋的。你什么时候回去?一起吗?我可是可以报销机票的,跟我一起你可以省下机票。”江映雪先是感伤了一句,随后又开了句玩笑。
“不用了,我也是以来北京公干的名义来的,机票也可以报销还得加上其它的费用。呵呵,最要是我还有点事情要做。有句话说的好,许下的承诺就是欠下的债。我的还完债再走。”刘伟名靠在椅子上摇晃着。
“忘了,你是县委书记一把手,比我权利都大。”江映雪笑了笑,接着带着笑意问道:“什么债?不会是情债吧?你刘大相公现在可是堪比韦小宝了啊。”
“看来我们两还真是心有灵犀,我早段时间也正在想这个问题,后来一算,我还是没人家韦爵爷牛。哈哈,不过这个债是个情债,但是不是爱情的情,是友情。在林阳的一个老朋友,我推荐她进了赵俊的唱片公司,结果这丫头‘混’的‘挺’好的,过两天在五棵松开个人演唱会,我答应过她,等到她开演唱会得时候我一定去捧场,人不能食言,没办法。”刘伟名摊了摊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