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第34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还是当一把手好,起码自由不是?你看看你这个县委书记出来多久了?万一你那一亩三分地出了什么事情看你怎么办。- ”
“出不来事,我回去呆在那才会出事呢。老岳父‘交’代我,过段时间就把我调回去,让我最近安安分分别‘弄’什么大动作。你看我 是个安分的人吗?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是个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人,在清泉呆着说不定我那天就发疯又给整出什么事情来了。所以吧,我觉得我自己最好还是不回去为好。安安心心地在外面玩。让别人轻松一阵我自己也轻松一阵。”刘伟名伸了个懒腰。然后打着哈欠对江映雪说道:“睡觉吗?有点困了,睡觉去吧。”
“你睡你的,叫我干嘛?我还想再站会。”
“你不睡那我不就一个人睡了?你想让我孤枕难眠啊?”刘伟名yin笑着说道。
“这么说你还打算今晚上睡我‘床’上?”江映雪惊讶这问道。
“也不一定,你要是肯的话我们可以一起睡我‘床’上啊。”刘伟名很认真地说着。
“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这里可是我家。你就不怕我爸明天早上拿把枪一枪崩了你?”江映雪彻底无语地说道。
“不怕,老爷子不是说了嘛,让你找到合适的人就让你跟他在一起。我们两在一起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嘛。老爷子说不定明天就叫我‘女’婿了呢?”刘伟名恬不知耻地说着。
“你想的倒完美。别瞎闹了,你去睡觉吧,你不是伴郎嘛,明天早上你还得早起呢。”江映雪知道刘伟名是开玩笑的,白了刘伟名一眼后说道。刘伟名笑了笑,往身后看了看,见没人在江映雪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便回房睡觉去了。他明天上午确实有事,作为伴郎得跟着新郎去接新娘,估计还得陪着赵俊敬酒之类的。刘伟名进房,把衣服脱了个‘精’光,依旧只剩一条小‘裤’衩睡在了‘床’上。越睡越觉得不是味。
拿着手机把玩了一会儿,还是睡不着。然后索‘性’爬了起来,偷偷‘摸’地‘摸’到了江映雪房间的‘门’口,轻轻地扭开‘门’冲了进去,直接拉开被子抱住了江映雪。
江映雪啊的一声,幸好刘伟名手脚快,直接捂住了江映雪的嘴,说着:“是我,伟名。”
“你疯了啊,你还真的来啊?让老爷子发现了你我两个都死定了。”江映雪紧张地说着。
“没事,老人家这晚上都睡得格外香甜呢,我想你了映雪,想要你了。”刘伟名说着手就开始在江映雪身上动作了。
“今天不是才做过吗?”
“郭天王怎么唱来着?我对你爱、爱、爱不完。所以说这爱是永远做不完的。”刘伟名说完便解开了江映雪的衣服,然后压了上去。……
当然,刘伟名没真的胆大到敢在江映雪的‘床’上过夜,与江映雪**一番之后便乖乖地爬回了自己的‘床’上。
第二天一早果然就接到了赵俊的电话。刘伟名腰酸背疼地从‘床’上爬起来,与赵老爷子打了个招呼就往赵俊那去了,当然,老爷子也没歇着。孙子结婚他也的有些事情要干。
刘伟名到了别墅的时候,林月已经起了个大早去化妆回娘家去了。而刘伟名坐了一下之后也陪着赵俊去化妆,这是刘伟名最郁闷的地方,一个男人要化什么妆啊?不过人家是这么安排的赵俊和刘伟名都没法子。在个什么美容院呆了一个小时,出来的时候刘伟名前后左右仔仔细细地看了看赵俊,除了换了套衣服,刘伟名没看出赵俊有什么地方有变化的。
然后刘伟名便开着赵俊的车带着赵俊回了别墅。不知道是谁规定的,结婚这天不能开车,刘伟名只好当起了司机。两人在墨迹好一阵子。最后‘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声音。刘伟名和赵俊走出去看了看,好家伙,一条车队把整个别墅内外都停满了。看着做婚车的那辆法拉第,赵俊非常的不顺眼。一直唠叨着还没自己的这辆车气派。坐上了车,便带着车队往林月家里去。一条起码上百辆小车的车队在北京市里穿行而过,为北京市‘交’通的堵塞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刘伟名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早就把自己叫来去接新娘子了。九点出发的,整整十一点半才到‘女’方家。走路的话估计一个小时就能到。
北京的人婚礼稍微简单了点。当婚车到了林月家‘门’口,林月的家人点了挂鞭炮,然后就是无数的礼‘花’在她家的别墅里面绽放。最后是接新娘子上车,当然这个得新郎自己去干,刘伟名就没‘操’这份闲心了,他直接在婚车后面这一辆专‘门’为伴郎伴娘准备的小车坐下。才刚坐下不久,车‘门’不打开,一个穿着伴娘衣服的‘女’孩打开车‘门’在刘伟名身边坐下。
刘伟名处于礼貌,对人家说了声你好,可是好字还没说出口刘伟名就顿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而这时旁边的‘女’孩也发现了刘伟名,显然也非常惊讶。
半饷之后刘伟名把伸出去准备与之握手的手收了回来。淡淡地说着:“原来警察小姐和新娘是朋友啊。”
“我是林月的好姐妹,我们一起上的军校,后来我转业当了警察。没想到新郎会有你这样的朋友,看样子都不怎么样。”‘女’孩怪腔怪调地说着。对,这个‘女’孩就是那次硬是要扣刘伟名驾照最后硬是追到江映雪家‘门’口的那个‘女’孩。
“新郎好不好关你什么事?又不是和你睡一张‘床’上,你‘操’那‘门’子心。”刘伟名顿时兴致全无,随意地说着。等到前面婚车一动,刘伟名便招呼司机开车,自己拿着一根烟点上。
“你这人不但说话粗俗而且没礼貌没素质。难道不知道在公共场所不能‘抽’烟吗?更何况还有‘女’士在。”‘女’孩气鼓鼓地说着。
“我又没叫你上来,你可以下去啊?你自己跟司机说一声,让他停车让你下去就是了。”刘伟名无所谓地吐着一口烟。
“你……”‘女’孩铁着脸又像上次一样一把抓住刘伟名的衣领,随后‘女’孩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惺惺地放了手,嘴里说着:“要不是看在今天是月儿结婚的面子上,我一定饶不了你。”
“随便你。”刘伟名懒得和一个小丫头计较,打开车窗,坐在里‘抽’着烟。心里却在想着自己和林月的事情,怎么想都觉得很怪异。一方面,赵俊是自己的兄弟,自己却把别人的老婆上了,这是自己不厚道。另一方面,自己搞林月的时候林月都还是不是赵俊的老婆,所以这样想也就是说刘伟名现在是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女’人嫁给赵俊。这么想来又是赵俊不厚道了,而且这样似乎还说的过去。刘伟名忍不住笑了笑,这事情还是真是分怎么看待了,要是这样想好想是赵俊对不起自己了。
“你笑什么?我很好笑吗?请你保持一点对别人起码的尊重,今天是你朋友和我朋友的大喜的日子。”旁边的‘女’孩一听刘伟名笑还以为刘伟名是在笑她,当即大怒。但是碍于今天这个特殊的场合,只得对刘伟名怒目而视。
刘伟名那个郁闷啊,最后只有选择置之不理。自己好歹也是个县委书记了,怎么说也是有点身份地位的人,要是和一个‘女’孩子在这吵在这闹那脸都会丢尽。最后刘伟名直接选择无视,继续‘抽’烟。
“你对我是什么态度?难道别人和你说话你就不加理会吗?”‘女’孩见刘伟名根本就不理她心里更加的觉得不舒服,也更加觉得刘伟名可憎了。
“你给我安静点好不好?你今天是来当伴娘的,不是来当媒婆的。坐在边上唧唧哇哇吵个没完,你自己说着不烦我听着烦。”刘伟名彻底忍受不了,当即喝道。
“姓刘的,你给我记着,以后不要让看见你在林阳的公路上面。”‘女’孩说不赢刘伟名,直接捏着自己的小拳头向刘伟名威胁。
“说了随便你,驾照就那几分,你想怎么扣就怎么扣吧,大不了我上你们支队里再要回来就是了。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姓刘?”刘伟名好奇地问道。
“刘伟名,你这个名字我记得清清楚楚。你这个人化成灰我都认识。”‘女’孩显然对刘伟名已经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了。
刘伟名望着‘女’孩充满恨意的眼神心里郁闷至极,貌似上次在林阳自己最后还是对她很好的,而且还教了她做人的道理,也没怎么得罪她,怎么就与自己有这么大的矛盾呢?这种小丫头的心理最为复杂,刘伟名懒得想,直接闭上了眼睛。
见刘伟名这幅‘摸’样,‘女’孩就更加没辙了,只能愤怒地望着准备大睡的刘伟名。当然,两人在车上没呆多久,婚车就到了早就订好了的酒店。酒店外面用巨大的气球还有鲜‘花’装饰着,上面还有这条幅写着“恭贺赵俊先生与林月小姐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刘伟名直接推开‘门’下车,叼着根烟,慢慢地走到婚车前,敲了敲玻璃喊道:“下车了,新郎官。”车里的赵俊也正打着瞌睡了,估计是今早上起的太早了。倒是林月先下车来,穿着婚纱的林月非常的漂亮,手里捧着鲜‘花’。林月看到刘伟名便不自然地低下了头,喊道:“伟名哥。”
刘伟名也觉得尴尬,随即说道:“林月,你今天真漂亮。祝你和赵俊新婚快乐,白头偕老。”刘伟名几乎是跟着条幅上面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