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第34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谢谢你。-叔哈哈- ”林月见不到听了这句话这后应该有的高兴,反而变的很沮丧。
“怎么就不堵车呢?让我多睡会儿也好。”让人对之彻底无语的赵俊打着哈欠从车上下来,说了一句人神供愤的话。
“你小子今天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走吧,接待客人去。”刘伟名说着。
这个时候那位‘女’警也来了,一边走一边摆‘弄’着自己‘胸’口上的‘花’,估计刚刚在车上这么久没下来就是在‘弄’这个。
“伟名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我的同学加战友,我们在军校的时候是同桌,后来她专业了当了警察,对了,她也是在林阳的哦。”林月看着董琳过来当即兴奋向刘伟名介绍着。
“嗯。”刘伟名没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句。
“不用介绍了,早认识了。刘伟名,男,汉族人,今年25岁,明阳市人,清华大学毕业,现在在常阳市清泉县任县委书记。”这个叫董琳的‘女’孩咬着牙齿一字一句地说着。
“啊,你们两原来这么熟悉啊,你们两之间是不是……”本来无‘精’打采的赵俊已停止这个当即来了兴趣,立即一脸怪笑地问道。
“少扯淡,你是怎么知道的?”刘伟名望着董琳问道,眼神里点冷,他不喜欢别人打探他的事情。
“公安系统的内部网络,走吧,月儿。”董琳可算是扳回了一盘,神奇地望着刘伟名,然后哼了一声挽着林月往酒店而去。
“这个‘女’孩看样子对你有点意思,用行话来说你不妨收了她,‘挺’不错这姑娘。”赵俊立马凑在刘伟名身边望着董琳的背影对刘伟名说道。
“你什么眼神?那是恨,还对我有意思呢。在不去接待客人客人可就自己先进去了。”刘伟名没好气地对赵俊说道。
走到‘门’口,赵俊的父母还有赵老爷子和老太太都在,还有林月的父母。几人打过招呼之后便剩下几个人站在‘门’口接待客人。刘伟名的职责就端个盘子在那里散烟。就在刘伟名无‘精’打采的时候,刘伟名发现江映雪跟着一个男人一块儿走了过来。
“看到那个男人没有?就是我姑父。”赵俊突然在刘伟名耳边嘀咕了一句,从他眼神也可以看出恨意。
当然,此时最恨的就是刘伟名了。他当然知道江映雪为什么会与王明庆一起过来,这是做样子的,做给今天参加婚礼有头有脸的人看的。
“哎呀,小俊啊,终于长大了,都结婚了,姑父真为你们感到高兴啊,祝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啊。”这个叫做王明庆的男人一脸笑意地走过来对赵俊说着,旁边的江映雪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刘伟名,似乎在对刘伟名说对不起。
“你说错了,应该是早生贵子然后再是白头偕老。您自己进去吧,今天我事忙就不招待你了,你吃好喝好。”赵俊是个‘性’情中人,直接冷冷地说着。
王明庆热脸贴了冷屁股有点尴尬,但是还是笑着说道:“没事没事,你忙你忙。”,然后自顾自地走了进去,刘伟名甚至还听到他走远了在嘴里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小兔崽子。”
“我说姑姑,你干嘛和这人一起过来?”赵俊鄙视地望着王明庆的背影对着江映雪说道。
“不一起来能怎么办?在别人眼里他还是我丈夫我还是他妻子,这个样子总要做的。傻小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高兴点。”江映雪说着帮着赵俊把前面在车子里睡觉‘弄’的皱巴巴的西服‘弄’的平整了一点,然后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有家有室的人,别再想个小孩子。还有,对月儿好点,姑姑的前例就在面前,你要是变成和王明庆一样的人姑姑饶不了你,月儿,听到了没有,她要是对你不好你直接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他。呵呵,开个玩笑。小俊、月儿,今天是你么大喜的日子。姑姑祝你们两能够恩恩爱爱到永久。两夫‘妇’只要恩爱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懂了吗?”
“谢谢姑姑。”林月低着头害羞地说着。
“都当新娘子的了还这么害羞,好了。你们继续忙,我先进去了。”江映雪笑着,回头又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走了进去。
“林月,这个人是你姑姑吗?我怎么总是感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无论声音和样子都那么熟悉。”一旁的董琳一直皱着眉头想着。
刘伟名暗道不好,别千万别被这小丫头给想起了上次自己在江映雪家里的事情啊?直接说道:“这世界上样貌声音相同的人多了去了,你每个人都认识?赶紧发腻的糖吧。”
“刘伟名,你最好不要再惹我,不然我真对你不客气。”董琳对刘伟名扬了扬拳头道。
“怎么个不客气法?你是准备咬我还是亲我?”刘伟名为的就是分散董琳的注意力,让她不要再想江映雪的事。
“林月,你不要拦我,今天就算是丢你的脸我也要教训这个‘混’蛋一顿了。我实在受不了。”董琳当即把糖扔在地上,挽起一袖子就准备和刘伟名决斗,不过被林月给拦住了。
“你们两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啊?你们怎么‘弄’的像是有多大过节一样。等婚礼完了你们再吵好不好。”林月死命拉住董琳。林月那个郁闷啊,这要是在婚礼的大‘门’口伴娘追着伴郎打那该是多么轰动的一件事情啊。
“对对对,林月说的对。我赵俊这一生只打算结这一次婚了,拜托你们两行行好,让我们安安稳稳地结次婚。我们离婚的时候你们再来吵我绝对不说你们。呸呸呸,我说什么呢。”赵俊自己说了一大堆,最后刘伟名只能把他的话定义为自言自语吗,因为没人听懂。
董琳听了林月的话安静了下来。刘伟名笑了笑,他感觉这丫头整个就像个炸‘药’库,火气实在是太大了,简直是一碰就着。这样的‘女’孩子要是娶来当老婆应该是比较好玩的事情,起码比玩cs真实。
好不容易接待完了宾客,里面开席了。接着与刘伟名结婚时差不多,一大通人在上面讲话。然后便是敬酒,作为哥们,刘伟名当仁不让地成为了顶酒的。上百桌的席面,这是刘伟名见过最大的场面了。刘伟名跟着赵俊一桌一桌地走下来,好在大多客人都非常文明,只是意思意思的泯一口罢了北京人不像江南省人那样好酒。更何况赵俊的酒里还是掺水的。不过赵俊的酒量确实不怎么样,开始还是自己坚持在喝,到了后面就开始有点‘迷’‘迷’糊糊了,几乎这酒全是刘伟名一个人在喝。敬多最后一桌时,也就是自己家人的时候,赵俊终于倒了。老爷子果断地让人把赵俊傍架了回去,作为新娘子怎么都得去照顾自己老公,便都回去了。
“伟名,来,做这。今天我高兴,我们来喝几杯。”老爷子拉着刘伟名坐下。
刘伟名看了看桌上的人,只有几个,就是赵老爷子、老太太、赵俊的父亲、母亲,然后就是江映雪和王明庆了。一看到王明庆那张脸刘伟名就气不打一出来,想着这个傻‘逼’昨天在电话里骂江映雪三八,刘伟名更是怒火中烧。想到这不由的计上心来。笑着在老爷子身边坐下,然后朝江映雪点了点头。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呢,就是刘伟名。小俊最好的兄弟刘伟名,我听喜欢这孩子的,所以呢,我认了他做了干孙子。”老爷子拍着自己的肩膀对刘伟名说道,然后又对刘伟名道:“伟名啊,给你介绍一下,我,你‘奶’‘奶’,映雪你都认识。那边两位呢就是小俊的父母。”老爷子介绍人的时候直接把王明庆给撇开了,‘弄’的王明庆非常的尴尬。
“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赵俊的朋友。”刘伟名当即站起来和赵俊的父母握着手。
“你好你好,你就是刘伟名啊?我听小俊经常说起你,谢谢你照顾赵俊。”赵俊的母亲笑着说道。
“伯母严重了,我倒是觉得是赵俊一直在照顾我。”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突然脸一转一脸笑意地望着旁边坐的王明庆,疑‘惑’地问道:“这位是?”
“哦,这位是小俊的姑父。”赵俊的母亲淡淡地说着。
“你好。”王明庆终于找到了一个落脚点,当即朝刘伟名示意地说了声你好。
“哼,该吃的该喝的喝,吃完了喝完了的就回去。”老爷子黑着脸望着王明庆,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王明庆快点滚。
“原来是姑父啊,你好你好。我叫刘伟名,请多指教。”刘伟名一脸笑意对王明庆说道,然后握手。‘弄’的江映雪在旁边瞪大着眼睛,他根本就不知道刘伟名葫芦里买到底是在卖着什么‘药’。
“小伙子,客气了客气了。”王明庆因为有赵老爷子在,没敢太放肆,只是微微地说着。
刘伟名坐下来,赵俊的父母就告辞了,因为赵俊的母亲担心赵俊喝醉了出什么事,就直接和赵俊的父亲赶过去了。
“真是的,人家今天结婚,有林月在旁边照顾就行了。做父母的过去干什么?像什么话?”老爷子显然不是很愉快。
“爷爷,您别生气,做父母的哪有不担心孩子的。来来,我敬您一杯。”刘伟名端着酒杯向老爷子敬酒。
“你小子会说话,好,干了。”老爷子非常豪气地一口把酒杯中的酒喝了个底儿掉。刘伟名没想到八十多岁的人了喝酒还怎么爽快,当即佩服。
“伟名,别再和我爸喝酒了,他酒量不比以前了。一喝就会醉。”江映雪在旁边提醒着。
“没事没事。醉了就醉了,今天是小俊的大喜儿子,映雪你也回来了。,也算是了解了我所有的心事了,我高兴,醉了就醉了。省的我看着一些人跟我坐在一起烦。”老爷子真的开始红脸了。说着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着刘伟名说道:“我好多年没这么爽快地喝过酒了,今天你得陪我好好喝,你们谁也别难,我就想醉一回。”老爷子说的非常‘激’动,拿着酒杯就与刘伟名干了起来。旁人谁也劝不住。
没几杯,老爷子就倒在了桌上,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江映雪立即叫人把老爷子送了回去,自己也跟着走了,整个桌子上就只剩下刘伟名和王明庆了。
“小伙子,酒量不错啊,来,和我喝一杯怎么样?”老爷子一走,王伟名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带着非常神气高傲的‘摸’样对刘伟名说道。如果说前面在老爷子面前他是一副孙子‘摸’样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整个一副爷的神态。
“我也正有此意,姑父,来,我敬你一杯。”刘伟名笑着给王明庆敬着酒。
“你小子不错,很上道。你跟他们家里的人关系很好吗?”王伟名喝了一口后问道。
“这个问题先不谈,姑父,咱们男人喝酒怎么能一口一口的喝呢?我是林阳来的,别的地方喝酒是个什么喝法我不知道,反正在我们江南那地方喝酒都是一杯一杯地喝,甚至是整瓶整瓶的喝,要是一杯一杯地喝别人会说你不是男人的。”刘伟名故意说道。
“哦?你们江南喝酒喝的凶我倒是听说过的,行,喝就喝吧,我王明庆喝了这么多年的酒什么场合没见过还会怕你一个‘毛’头小子不成?喝,今天也是我喝的高兴等下带你好好去北京城逛一逛,北京城可是有许多有趣的地方哟?干。”王明庆被刘伟名一下子给‘激’了起来,当即大声地说道。然后拿起杯子就一口而干。
“现在说说我刚刚问你的吧,你是不是跟他们家关系很好?”王明庆放下杯子后问道。
刘伟名不紧不慢地又给王明庆杯子里倒满了酒,然后说道:“你是说老爷子家吗?其实不是很熟,也才认识两天,我是特意过来参加赵俊婚礼的,所以去见过老爷子一次,说不上很熟悉。来,干。”刘伟名边说边与王明庆干杯,干完杯之后刘伟名又问道:“你刚才怎么说他们家啊?老爷子不是你岳父吗?你们之间的关系不很好吗?我看着刚才老爷子好像对你不是很亲热一般的。”,刘伟名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其实是故意勾起王明庆的话题。
“别说了,他就是看老子不顺眼。你小子不会在背后打我小报告吧?”王明庆气冲冲地说着,然后用威胁地眼光看着刘伟名。
“怎么会?姑父,其实跟你说吧,我也非常看不惯老爷子那副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脾气。大元帅怎么了?你威风你在战场上威风去,在这你威风个屁啊?现在不照样没权没势了吗?”刘伟名拍着桌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