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第35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个…流氓,…人渣……”董琳被刘伟名说的脸上红彤彤的,直接冲过去,一把抢过刘伟名的行李箱,一把扔在地上,发泄似的在地上踩,踩的个稀巴烂。.最快更新访问: 。
“董琳,你干什么啊?快点住手。伟名哥到底和你有什么仇恨啊?”林月一看,暗道不好,赶忙走过去拦住董琳。
“你是神经病还是怎么了?警告你不要再惹我,要不是看在你是个‘女’人我早打你了?真***没教养。”刘伟名望着地上的衣服被踩的全是脚印,当即忍无可忍地说道,然后直接转头走人,地上的东西也全都不要了。他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去对一个‘女’人动手。
“你再说一句?你个王八蛋,我…。”董琳凶神恶煞地想要朝刘伟名冲过去,但是她到底是个‘女’孩子,即使她是个警察,但是动手打人她还是做不出来。再生气她也只是在一旁叫嚣着,并未曾动手。看着刘伟名头也不回地走掉她只能干瞪眼。
“好了,董琳,你们俩到底有什么仇恨啊?为什么总对伟名哥有敌意?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林月实在看不下去了,拉住董琳,一边捡着地上被林月踩坏的衣服,最后,发现衣服实在被‘揉’捏的不成样子了才作罢。
“什么叫我不是这样的?月儿,你难道是在说这是我的不对吗?”董琳惊讶地指着自己说道。
“可不就是你的不对吗?从我看来就是你在无理取闹。你今天是怎么了?一遇上伟名哥你就像是吃了火‘药’似的,你是不是以前和他有过什么过节啊?”林月把衣服一堆堆的收拾好,然后扔进垃圾箱里面。
“过节?何止是过节,这个梁子可结大了。你知道这个人有多可恶吗?明明就是他违章逆向行驶最后倒像是我不对了一样,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卑鄙这么无耻的人。”董琳想起在林阳受到的“侮辱。”,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越觉得气氛。
“你说伟名哥违章驾驶?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看伟名哥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啊?”林月不相信地问道。
董琳开始慢慢地向林月讲述刘伟名的可恶之处。而刘伟名却一肚子脾气地‘抽’着烟慢慢地走在马路上。想着江映雪说今天要走,就给江映雪打了个电话。
“喂,伟名。什么事?”江映雪接了电话,不过好像那边‘挺’吵的。
“映雪,你现在在哪?回林阳了吗?”刘伟名淡淡地问道。
“我现在在医院,可能得过两天才能回林阳了。你知道吗?王明庆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江映雪声音里面没有听出有什么大悲大喜的。
“哦,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会死吗?”刘伟名随意地问道,这事早在刘伟名的意料之中了,因为他就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而且是唯一一名知情者。
“不知道,正在抢救,不过撞的‘挺’严重的,听说是醉酒后驾车。”
“嗯,他出了车祸关你什么事?你干嘛去医院?”对于江映雪去医院看王明庆刘伟名有点不开心,心里有点小吃醋的成分。
“没办法,我在北京不来看看实在说不过去,谁叫我在别人眼里在法律上还是她的妻子呢?我也就是过来看看,是生是死都不管我的事。”江映雪有点无奈地说道。
“嗯,晚上我去找你吧,你晚上不会留在那吧?”刘伟名想了会儿后说道。
“还不知道,看看吧,到时候我打电话给你。反正我这两天估计也没办法回林阳了。在医院,不方便说话,我先挂了。等下没事了我给你电话。”江映雪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操’,怎么不撞死这丫的呢?撞的这么猛竟然都没直接撞死,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刘伟名非常不满意事情的结局,低声骂道。本来刘伟名今天灌醉王明庆的目的只是想找个地方好好揍一顿出口恶气,但是没想到王明庆最后自己会炫耀自己的车技,刘伟名刚好就‘激’他开车了。这样更好,刘伟名当时想的就是又能让他出车祸死了而且又与自己完全没关系。只是没想到这丫的这都不死。
刘伟名乘着车到最近的一个酒店住下,他也没去管贵不贵。第一是他刘伟名不差这几个钱,第二嘛,出来都是公费,拿回去报销就行了,这年代当领导的没点好处谁还削尖了脑袋往领导位子上爬呢?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在酒店坐下,看了看时间,也是下午了。想着自己来北京也没请许岚吃顿饭,上次是在赵俊家,今天中午自己有指责在身,所以在酒宴上也就没有与许岚做过多的‘交’谈了,想着刘伟名拿起电话,拨了许岚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很意外地,是个男人接的电话。刘伟名再次看了看上面显示的手机号码,是许岚的没错。
“你是谁?”刘伟名冷冷的问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有敌意。
“哦,我是许岚的经纪人,你是找许岚的吧?”对面的男人可能也感觉到了刘伟名语气的不爽,当即解释道。
“你好,我是许岚的朋友,请问能叫许岚听下电话吗?”刘伟名这才明白过来,也为自己刚刚的语气感到一丝的歉意,所以客气地说了声你好。
“对不起了,先生,许岚过两天就得开演唱会了,所以现在排练很紧,都有点忙不过来。可能不方便接听你的电话。”经济人顿了一下之后说道。
“没事,你告诉她我来过电话就行了。让她休息的时候打给我。再见。”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挂断电话笑了笑,自言自语道:“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但是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都不好做,行行都有行行的苦啊。谁也不比谁强。哎!”
‘抽’了根烟,然后无聊地看着电视。可是总想着得给自己找点事做。最后想起老爷子喝醉了,便去‘药’店买了些醒酒的‘药’,虽然知道老爷子家人肯定都备好了,但是刘伟名还是买了,不为什么,就为了个人情。当官的人对于面子工程那是非常重视的。
去老爷子家的时候老爷子已经睡下了,刘伟名把醒酒‘药’和一些补品都放在老爷子家里,和老太太胡侃了一下午。本来这人老了就喜欢唠叨,再加上是‘女’人,所以这一唠叨起来就没完,又碰上了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刘伟名,这可让老太太尽了一下的唠嗑瘾。足足和刘伟名说了一下午,其中刘伟名数了数,老太太的大多都是赵俊、赵俊的父亲已经江映雪以前的事情,其中刘伟名最感兴趣的也就是关于江映雪的事情,所以有意无意地总把话题往江映雪身上扯,一下午,刘伟名几乎把江映雪几十年的生活都了解清楚了。老太太在快天黑的时候硬要刘伟名留下来吃晚饭,刘伟名拒绝了。说改日再来。然后出了赵旗胜的家‘门’。打了个车去了酒店,准备随便去酒店吃点什么,晚上去泡吧。离开北京这么多年了刘伟名还从来没去过酒吧,这次这么好的就会刘伟名当然想重温一下当年的感觉,虽然他一直以来都对酒吧氛围非常讨厌,但是也就当缅怀一下过去吧。
回到自己房子,正想洗个澡然后下去吃饭去外面逛逛呢,这个时候接到电话,是许岚的,刘伟名笑了笑,估计是许岚下班了。结果电话,说道:“是许岚吗?”
“嗯,伟名,找我什么事?我前面在排练,我经纪人的接的,这人也真是的,接到你打来的电话也不告诉我,直到我下班了才说。不好意思了。”许岚一开口就有点歉意。
“没事,你工作重要嘛,过几天就要开演唱会了怎么能不紧张呢?其实我也没事,就是想请你吃顿饭,你有时间吗?没时间就算了,看你排练一天也‘挺’辛苦的。早点回家休息吧。”刘伟名想了想后说道。
“没事,今天练的是现场掌控力,所以根本不是很辛苦。刚好,我也饿了。你在哪?我去接你吧,你没车。”许岚很直接说道,一点都不给刘伟名拒绝的机会,‘弄’的刘伟名郁闷至极,心里想到明明是我请你吃饭,怎么‘弄’的像你请我吃饭一样。不过刘伟名还是把酒店地址说了下,然后慢悠悠地走到酒店前台,去到旁边的小商店买了罐可乐和几包烟,老爷子的特供中华刘伟名还真有点舍不得‘抽’。
随便买了份报纸就在酒店的大厅里面喝着,没多久就听电话响了,看着许岚的号码刘伟名知道许岚到了,便走了出去,看到许岚正在车里向自己打着招呼。
“你蛮快的嘛。”刘伟名拉开车‘门’坐进去笑着对许岚说道。
“不远,一下子就到了。怎么?你今天怎么住酒店了?等下直接住我那去吧,我这么大的公寓还有间房子是空着的。”许岚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人家今天新婚之夜我怎么好意思住那?住你那不好吧?孤男寡‘女’的,而且也怕给你造成什么负面新闻。最主要的是你现在正是紧张的时候,我还是不要打扰你的好。”刘伟名想着借口说道。
“怎么又说到上次那个问题了?我上次不是说过了吗?我相信你刘伟名不是这样的人,你要是真的想对我做什么随时都可以叫我,我许岚绝对不反抗,反正这个身体也是欠你的。不就是个演唱会嘛,瞧你说的多重要似的,听着语气我都感觉我又回到高考前了。你有什么行李吗?”许岚一边拧着钥匙一边问刘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