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第35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还买鞋?”刘伟名本来以为完事了呢。。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复制网址访问
“你买套休闲服穿皮鞋啊?”许岚没好气地白了刘伟名一眼。
“不是,我不是怕你已经排练了一天累嘛。”刘伟名无语地说道。
“不累,我倒觉得今天特别开心。呵呵。”许岚爽朗地笑着。看着许岚高兴的‘摸’样刘伟名只得选择继续跟着,嘴里嘀咕着说道:“不知道那句先贤说的,世上没有不喜欢嫖娼的男人,也没有不喜欢逛街的‘女’人。这句话真***对。”
买了鞋,两人终于准备打道回府。可是走着走着,许岚突然叫了一声:“哎呀。”
“怎么了?扭了脚了吗?”刘伟名连忙回头问道。
“不是,我想起来了我突然忘了买一样东西了。对了,你所有的衣服就是…所有的衣服都被扔了吗?”许岚扭扭捏捏地说着。
“是啊 ,就剩下一个人了。”刘伟名指了指自己说道。
“哦,知道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买样东西,突然忘了买了。”许岚说完转身准备出去,可是有立即回过头来,专注地在刘伟名的身处仔细地看了看,然后走人,看的刘伟名浑身直哆嗦,一个男人谁受的了一个‘女’人这么直接而且不避讳地看。
见到许岚走了,刘伟名看了一下,直到许岚不见踪影了才偷偷地跟着许岚走了过去。不过大家别误会,刘伟名可不是去跟踪许岚去了,他前面就注意到了一架卖男士‘裤’的店子。但是许岚在边上他一直没办法有行动。这好不容易许岚走了刘伟名当然得去买了,等许岚不见踪影了刘伟名以很快地速度跑进那家店里,一进店就喊:“服务员,帮我那条内‘裤’包起来,随便哪条都行,速度得快。”,一边从钱包里面掏钱一边说着,可是一抬头便看见正红着脸看着他的许岚。
“许…岚,你怎么在这?”刘伟名很奇怪许岚怎么跑到这件店里来了。
“这位先生,你是要一条与这位小姐要的一样的吗?”服务员很白痴地一边把一条包好的‘裤’递给许岚一边‘吻’着刘伟名。
“不用了,就这一条就行了。”许岚红着脸对服务员说道,然后直接把‘裤’‘交’给刘伟名说道:“我也不知道你穿多……多大的,你自己看看合不合适。”说完害羞地直接出了店,刘伟名看着手中的‘裤’那个汗啊。
“先生,你‘女’朋友对你真体贴。一般很少有‘女’朋友会在结婚之前为男朋友买‘裤’的。”服务员笑呵呵地说着。
“谢你吉言。”刘伟名没好奇地说道,然后直接拿着‘裤’走了出去,当然,这钱是许岚先付了的了。
“许岚。”刘伟名在后面叫住许岚,然后说道:“谢谢你。”
“早知道你自己去买我就不去了。”许岚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而就在这个时候后面那个卖‘裤’的服务员追了上来,直接问道:“请问你是许岚吗?”许岚还没来得及回答是或者不是,她就盯着许岚看,然后一把抓住许岚的手大喊大叫:“原来真的是许岚,我刚刚也就一直在想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许岚会来我的店里买男士‘裤’。许岚,我是你的忠实歌‘迷’,我还买了你的演唱会‘门’票呢。我爱你…。”这个‘女’歌‘迷’很是的刘伟名都傻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歌‘迷’这么‘激’动的。
许岚挣扎着想挣开这为‘女’歌‘迷’的手,但是‘女’歌‘迷’由于太‘激’动了,一直紧紧地抓住着许岚的手,许岚怎么也挣脱不开。‘女’歌‘迷’嘴里还在叫个不停,刘伟名四处看了看,见到有不少人开始围过来了。
“伟名,帮帮忙,不然我们今天就走不了了。”许岚当即大喊道。刘伟名这才反应过来,走过去拉开那位服务员的手直接说道:“对不起,我们还有点事的先走了。”,说着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拉着许岚狂奔回了车子里,许岚动作十分迅速地发动车子然后飞也似的逃开。
“我的天呐,从来没被这么纠缠过,真是吓人,难怪那些前辈们都有过曾经被歌‘迷’非礼过的遭遇呢。看来以后出来还是得学他们,作些掩饰了。”许岚惊魂未定地说道。
这时刘伟名开始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许岚好奇地望着刘伟名、“我在想,明天这新闻肯定会这么写。被誉为‘玉’‘女’掌‘门’人的歌星许岚今天陪同一陌生男子在男士‘裤’装卖店里面‘精’心地替该男子挑选‘裤’。到时候不知道会雷死多少人。”刘伟名越想越觉得很滑稽。这事也就证明了娱乐报纸上的事情往往都是误会或者是读者以及编辑的猜测,就像今天的事情,本来刘伟名与许岚没什么,不过可以预见,不知道明天广大的八卦读者该是怎样理解这件事情了。
“你还笑?”许岚没好气地说道,然后又道:“这下害的我颜面丢尽了。”
“对不起对不起。”刘伟名也觉得人家一个‘女’孩子帮男人买‘裤’的事情被宣传出去该是多么难堪的一件事情,自己确实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笑,当即道歉,然后问道:“这件事情不会对你的演绎事业造成影响吧?要是因为这件事情对你的事业造成影响那我可就真的是……”,刘伟名很是担心地问道。
“没有影响的,你不要担心。‘混’娱乐圈的最不怕的就是什么?最不怕的就是炒作,每个明星的名气都是越炒越大,从来都没见过谁名气越炒越小的。只是,又得开始回答那让人感觉到恶心的繁琐问题了。”许岚摇着头说道。
“谢谢你,许岚。我没想到你会去帮我买……买那个的,说真的,‘挺’感动的。”刘伟名觉得有点尴尬地说着。
“我也就是突然想起了这个就顺便帮你买一下。”许岚不敢看刘伟名,专心地开着车。
气氛开始有点尴尬,但是尴尬没有持续多久。刘伟名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刘伟名掏出手机,看了看。是赵俊的电话。接了后说道:“喂,赵俊啊。你小子终于醒了啊?”
“伟名哥,是我,林月。赵俊他还没有醒。”对面传来的是林月的声音。
“哦,是林月啊。有什么事吗?”刘伟名暗道这都是什么事啊,每个人一次的新婚之夜,赵俊竟然就这么睡过去了。
“伟名哥,是这样的,今天董琳的事我向你道歉,她那人就是这样子的‘性’格,其实不是有意针对你的,你别往心里面去了。”林月一开口便说道。刘伟名其实也猜到林月要说也肯定是说这个事情。想起董琳刘伟名便没了好心情,不过想想自己没必要和一个小‘女’孩计较。于是笑着对林月说道:“没事,我吧,曾经与她在林阳就有过过节。她看起来是个千金小姐,身上的大小姐习气很重。她这么对我或许也是基于在林阳的时候在我身上吃过瘪吧。没事的,你不要感到歉意,我还不至于和一个小‘女’孩子真的生气的。”
“谢谢你,伟名哥。改天我让她向你道歉吧。”林月也感觉开心了点。
“不用了,让她向我道歉还不如我向她道歉呢。林月,你真的不必这样子,我真的没生气。”刘伟名倒开始安慰起林月来了。
“我知道了,伟名哥。你现在在哪啊?睡在酒店吗?”林月问道。
“没有,本来是睡在酒店,可是被一个朋友叫了过来,今天晚上我睡她那。没事情得,我不会睡大街的,不用担心。”刘伟名开了句玩笑。对于林月这个‘女’孩子他心里有太多的感情,非常的复杂。一方面对于这个经历有点悲惨而且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孩子充满了不舍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感觉,但是更多的是理智告诉自己,有些事情疯狂一次就够了,她是自己最好的兄弟的‘女’人。得保持距离,这种感觉就让刘伟名对林月的距离是忽远忽近。
“哦,方便告诉我你那的地址吗?我过去给你送点东西。”林月淡淡地说着。
“送东西?不必了吧,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而且今晚还是你的新婚之夜呢。”但是说完就觉得新不新婚之夜都无所谓了,赵俊睡得跟个死猪一样还谈什么新婚之夜呢?刘伟名突然很想知道林月与赵俊之间现在是不是已经发生‘性’关系了,自己是不是真的治好了林月的‘性’冷淡。不过想起赵俊趴在林月身上的情形他又有一丝的不快。
“没事,我开车过去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而且赵俊睡了,董琳也去了朋友家,我一个人在家也‘挺’无聊的,想出去走走。刚好下午我去商场帮你买了一套衣服,是……是董琳让我买了赔给你的,她说今天下午把你的衣服‘揉’捏的不成样子很对不起你。你能说个地址吗?”林月很温柔地说着。
“呃……那好吧,你等一下,我问一下这是什么地方。”刘伟名放下电话时才发现车子已经到了许岚住的地方的楼下,刘伟名捂住电话问许岚:“许岚,林月就是赵俊的老婆,说过来给我送衣服,你这是什么地址啊?”
“送衣服?你有衣服落在那了啊?”许岚很惊讶地问道。
“没有,今天她朋友把我衣服全部都‘弄’脏了,可能她朋友觉得不好意思吧,让她买了衣服送过来。你这是什么地址?”刘伟名随意地说着,其实他非常清楚,说什么是董琳给自己赔的,其实只不过是林月为了让自己别这么生董琳的气故意说的罢了,这衣服也肯定是林月自己去买的,董琳那种‘性’格是怎么都不可能会自己认错的。刘伟名其实是想阻止林月送衣服过来的,第一自己真不想再与林月有太多的‘交’集,另外自己住在许岚这,很难让林月不‘乱’想的。但是林月这么说了他却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人家‘女’孩子特意给你买了衣服,你总不能说“你扔了吧,我不穿。”或者说“没必要,我自己已经买了。”这样说出来太伤人了。
许岚没有什么大悲大喜地直接说了个地址,刘伟名把地址报给了林月,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伟名,你怎么看待赵总与这个‘女’孩子之间的婚姻。”许岚也没有下车,就这么和刘伟名两人都坐在车里随意地聊着天。
刘伟名没说什么,打开车窗给自己点了根烟,把拿烟的手放在窗外,尽量不让烟熏到了许岚。然后说道:“我记得有人说过一句话来着,婚姻就像一双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婚姻也是这样,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不过从外人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她们两‘挺’好的,起码‘门’当户对,你不要以为我很顽固,其实中国婚姻讲究‘门’当户对是有他的道理的,我个人研究了一下,觉得很实用,因为我无法想象一个博士后的‘女’孩子与一个连小学都没上过的人在一起会是个什么情形。当然,这只是片面的。”
“‘门’当户对,呵呵,或许是这样子的吧。不过我觉得赵总的这个婚姻可能不会是那么完美。赵总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和你们第一次在林阳见面和我在一起的那两个同事早就来了北京,据他们说她们两在赵总的‘床’上睡了半个月,半个月之后赵总就把她们安排进了公司,但是进公司并不一定就代表着可以成名。我觉得赵总应该找一个强势一点的老婆,一个可以管住他的,这个‘女’孩子文文弱弱的,估计很难。”许岚从车子里翻出一盒口香糖一边嚼着一边说着,一点都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估计是想等刘伟名拿了衣服一起上去。
“谁知道呢,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也说不定。呵呵,随他们怎么过吧,要不你先上去吧,我在这等,拿了衣服我再上去就是了。”
“没事,我等你一下就是了。”两人就这么谈着,没多久就有一辆小车开进了许岚所居住的小区,刘伟名看了看,正是林月的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