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第35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来了。。 更新好快。 ”说着刘伟名就下车了,许岚也跟着下了车。
“伟名哥,让你久等了。”林月下了车,看着刘伟名在等着自己有点歉意地说道。
“没事,我也刚到。”刘伟名摇了摇头道。
“赵夫人,你好。”许岚也笑着走过来向林月打着招呼。
“许岚,你们…你们…怎么在一块儿?”林月看着和刘伟名一起出现的许岚惊讶地说道,而且心里有着些许的不快。
“哦,我和你说的朋友就是许岚。”刘伟名见许岚已经出现了也没必要隐瞒什么,直接说道。
“哦。”林月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刘伟名又看了看许岚,然后哦了一声。
“你们谈吧,我先上去了,伟名,你等下上来的时候打下我电话。”许岚笑着说道,她并不是不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从林月的眼神中她读懂了一些事情,于是直接走人,免得让三个人都尴尬,而且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对刘伟名有意思。
刘伟名点了点头,许岚又与林月打了招呼然后锁好车上了楼去了。
“伟名哥,你今天晚上就住许岚这吗?”林月望着许岚的背影,装着随意地问道,其实谁都可以看出她问的很有针对‘性’。
“哦,是的。本来我是住在酒店的,房都开好了,不过她硬是让我睡她这我也没办法。都是朋友嘛。”刘伟名当然知道许岚问这话的真实意图是什么,但是还是装着不知道,也很随意地答着。估计装傻没有人比刘伟名更厉害了。
“哦。”林月低着头没说话,只是哦了一句,显然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是很满意。
“衣服呢?”刘伟名看着林月这个样子当即提醒着问道。
“哦,在这呢。”林月这才记得自己过来是干什么的,直接从车子里拿出几个大盒子的衣服递给刘伟名。
“这么多?这么多干嘛?多少钱?我给你。”刘伟名看了看,从衣服‘裤’子到鞋子已经袜子甚至还有内‘裤’什么的,整整都有三套,惊讶的问道。
“这些不是我买的,是董琳让我代买的。我昨天听赵俊说你得等许岚开了演唱会再走,所以我就多买了两天,让你一天换一套。你们男人在外面都是不洗衣服的,我让你换着穿的。”许岚眼睛里面全是柔情。
“你其实不必要这样的,林月。你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的,那只是一个意外…。”望着这么贴心的‘女’人,刘伟名有点感动,但是也有点彷徨地说道。
“我知道。”林月满是柔情的眼睛顿时不自然地有泪水掉下来。然后又接着说道:“我只是想对你好一点罢了,没有其它的想法。我是昭君的饿妻子,你是赵俊的兄弟。我们之间永远都有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我也时刻在这样提醒着自己。但是我真的不想像现在这个样子。我怕看到你对我冷漠、躲避的眼神,每当看到你这样的眼神我的心都会很痛,很疼。”
“有些事情知道错了,就不能让它继续错下去,还不如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如果继续这么发展下去,我真的不知道你、我、赵俊三个人会变成什么样的关系。所以,我们都理智一点吧。以后从你心里忘了曾经出现过我刘伟名这么一个男人吧。”刘伟名也有着一丝轻微的心痛,但是还是扭过头不去看林月的眼神,直接说道。他怕自己看着林月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就说明都说不出口了。
“知道了,伟名,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只是…只是心还是会很痛…疼的几乎要昏倒一样。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爱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的。”林月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然后又说道:“你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感情的。我会努力忘了你,忘记关于你的一切。”
“对不起,林月。”看着林月说的这么伤感,刘伟名也突然变的很是伤感,这是刘伟名最不习惯也是最不喜欢的一种氛围了。
“你没有对不起,反而我还要感谢你,是你给了我作为一个‘女’人的幸福。虽然这段幸福不是很长,但是只要一次也就够了,足够我回忆一生了。我知道你在逃避我,我想…我想…如果有时间的话,来看看我。因为我怕我有一天会忘记你的样子,这样我会觉得恐慌的。好吗?”林月很深情地说着。
刘伟名半天没有说话,很想去把林月拥入自己的怀中,给这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女’人一个拥抱,但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如果有时间来北京我一定会来看你的。”
“谢谢。”林月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然后拿出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泪水。慢慢走近刘伟名,抱住刘伟名的腰,在刘伟名的嘴上‘吻’了一下。然后笑着道:“我走了,买的衣服我都有亲身折过,以后穿的时候也偶然想一下,有个‘女’人永远在北京这座城市里思念着一个男人。走了,再见。”林月说完之后便毅然坐进了自己的车里。发动车子,一脸笑容地冲着刘伟名挥了挥手,然后发动车子开了出去,只是刘伟名看见,她的眼睛里面,全是泪水。
刘伟名呆呆地望着林月的慢慢消失不见的车身,心里感慨良多。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她心里到底在坚持着什么?刘伟名‘弄’不明白,但是刘伟名可以看得出,她看着自己眼神里面非常清澈,没有任何的杂质。
就在刘伟名发呆的时候,就在楼梯间的二楼窗户处,许岚也呆呆地望着这一幕,脸上的惊讶之情溢于言表。她怎么也无法想到刘伟名竟然与赵俊的老婆有这种亲密的动作。虽然在许岚的角度看来,刘伟名始终都没有做过任何的动作,但是从林月的动作中许岚还是可以看出刘伟名与林月之间必定有故事,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会这么简单。不过这些并没有出许岚的心里承受底线,在第一次见刘伟名的时候她就知道,刘伟名绝对不会只有一个‘女’人。见到下面刘伟名开始转身,许岚赶紧跑到电梯间,按上电梯提前上了楼去。
刘伟名一边点着烟,怀里抱着一袋一袋地衣服往电梯而去。很不巧的是电梯正在往上升,等了一分来钟电梯才下来,刘伟名才抱着怀里的衣服上了电梯。到了‘门’口的时候发现‘门’没关,显然是许岚特意留给他的。刘伟名进去,发现许岚正在里面看着电视,而且还很专注的样子。
“看什么电视呢?看的这么认真?”刘伟名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问着许岚,一边随手关‘门’。
“顺便看看罢了。怎么啊?衣服拿来了啊?看看看看,都是什么衣服。”许岚装着一点事都没有的直接从刘伟名手中抢过那么一大包的衣服放在沙发上。
“不就是衣服嘛,有什么好看的。”刘伟名无所谓地把衣服任凭许岚折腾。
“哇,这么多?这是三套吧?”许岚把一件件折的整整齐齐的衣服都拿了出来,只见衣服都是烫过的,而且一些衣扣孔以及衣服的纸牌都是剪去了。”不错啊,都是名牌,‘挺’贵的,起码我是舍不得买。”许岚砸吧砸吧着嘴感叹道,不过语气在刘伟名听来有丝丝的酸意。就在这时一张折好的信纸从衣服里面掉了出来。刘伟名一看大急,连忙想去捡,可是让许岚占了个先,许岚一下子抢到了手。嘴里念叨着:“这年代还有这东西?还是心形的。不会是情书吧?”
“别闹了,许岚,给我。”刘伟名当即急了,他可不知道许岚到底会在里面写什么。
“别这么小气嘛,让我看看。”许岚嘴里说着手上便开始动手拆信了,其实她心里已经大概地知道了这封信可能说什么。
刘伟名赶紧过去抢,但是许岚一直躲,刘伟名又不能真的动粗,最后直接坐在沙发上‘抽’烟,心里暗道“人死卵朝天,怕‘毛’,看就看吧。”嘴里却说道:“你要看就看吧,能有什么。”
许岚张大信纸,嘴里啧啧有声,‘弄’的刘伟名完全沉不住气了,他还真的不知道林月到底在信纸里面写了些什么。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许岚嘴里慢慢地念叨着。听的刘伟名心直痛,但是还是假装着不懂问道:“这都是什么东西啊?‘乱’七八糟得。”
“这是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写的很好的一首诗。”许岚慢慢地放下手中的信纸说道。
“是诗?嗯,是有点像。”刘伟名开始装傻了。
“她真的喜欢你吗?”许岚有点沉重地问道。
“什么?你说谁啊?喜欢我?怎么可能,这明显只是她抄诗的时候不小心掉在这里的。”刘伟名开始尽力地解释着,虽然这个理由可信度那么的苍白无力。
“你们在下面的一幕,我都看到了。”许岚淡淡地说道。
刘伟名惊讶地看着许岚,半饷后才点上烟,闷不说话。
“她既然喜欢你为什么要与赵总结婚?她这不是对自己对赵总都不负责任吗?”许岚很气愤地说道。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而且我和她之间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她是赵俊的妻子,我是赵俊的兄弟。除此之外不会有任何的关系的。”刘伟名肯定地说道。
“那又怎么样?一个‘女’人心里有一个男人,边上睡得却是另外一个男人,这样她会幸福吗?赵总会幸福吗?”许岚很‘激’动地说着。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的,而且她也并不一定就喜欢上了我。好了,不要在这瞎想了,不要想着那些偶像剧里的桥段了,他们的婚姻是不能够结束的,这里面有政治因素,而且赵俊也确实听喜欢林月的,有这个就够了。做夫妻,不必要一定相濡以沫,能够做到相敬如宾就会很幸福的。毕竟生活是生活,爱是爱,平平淡淡才是真,才是幸福的归宿。不管她喜不喜欢我,我都不会和她有任何的纠葛。我有妻子,她有丈夫,而且我也并不喜欢她。”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伟名,你怎么能这样子对待林月?你知道一份爱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那就是生命的全部, 你知道思念一个人有多苦吗?你知道在午夜梦回突然醒来心里牵肠挂肚地想着一个人的时候那种感觉有多么难受吗?你竟然就这么对林月,你觉得你自己是不是太过于狠心了。”许岚突然把手中的信纸放在桌子上,朝刘伟名说着,眼睛里还带着泪水。与其她是在说林月,倒还不如说她就是在说她自己。
刘伟名莫名其妙地望着许岚,心里郁闷至极,心里暗道难道全世界的‘女’人都疯了吗?心里非常委屈地说道:“那你让我怎么办?是让我跟我老婆离婚,把我儿子丢给福利院然后和赵俊决斗,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不要了,最后娶林月过‘门’吗?你这不是扯淡吗?你以为我刘伟名就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吗?不是,我不是。在‘女’人面前我比谁都心软。但是我有什么办法?我和她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和她之间有着根本无法跨越的鸿沟。这条横在我和她面前,先不说我根本就不想跨过这条横沟,就算是硬要跨,那我们俩除了粉身碎骨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结果了,你知道吗?做人有时候不能这么没理智的。”:“两个世界的人…。”许岚听完之后呆呆地念叨着。虽然知道刘伟名是在说他与林月之间,但是许岚却怎么都觉得自己与刘伟名之间也是这个样子的,不由得悲从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