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第35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望着许岚落寞的样子,以为是自己的话说重了,伤了许岚了。。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于是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许岚,我不该朝你发火的。其实你要明白,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得得到他,主要是要看着他幸福。而且我是有‘妇’之夫,她是有夫之‘妇’,我们之间要是真的发生点什么那就是属于苟且之事了。光是唾沫星子都够把我刘伟名给活埋了的。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对不住所有的人,但是我不年能对不住我的兄弟。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反正这个事情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那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哎,‘女’孩子就多愁善感。不要多想了,早点睡觉吧。你明天还得排练,后天可就开演唱会了,记得要加油。你先去洗澡吧。”刘伟名扯开这个话题说道。
“嗯。”许岚点了点头,但是脸上的落寞之情依然没有减弱。刘伟名也‘摸’不著许岚到底是为了什么。正常人们都会认为该这么做的事情为什么到了许岚这就成了不对了呢?‘女’人的心可真怪。刘伟名没说什么,自己拿着一大堆的衣服走进了客房。点着烟在那‘抽’着,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一生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事情了。‘女’人是惹上了一个又一个,最后该怎么收场他是一个都不知道。他想如果可以的话,他可以选择去某个还外国家买一片岛屿,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岛国,在那里与自己的‘女’人们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这是刘伟名想过的所有结果中最为完美的一个。但是,刘伟名也知道这样有多难,几乎就有点是天方夜谭白日做梦。物质上的困难先不说,单是金倩会不会答应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而且还有自己的父母和金清平夫‘妇’。无论是谁,都无法接受这个有点荒yin的计划的。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摇着头自由自语地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算一步吧。”
刘伟名整理出了一套衣服,准备等下洗澡后换洗。第一次与一个和自己不是男‘女’关系的‘女’孩同居刘伟名还真有点不太习惯。‘抽’烟都会尽量关着‘门’,避免放自己的烟味影响到了许岚的生活。
“伟名,我洗完了,你去洗吧。”许岚在‘门’外敲了敲‘门’说道。
刘伟名听过之后,拿着衣物走了出去。直接到了浴室。这间浴室没有浴白,只有淋浴。刘伟名把‘门’关了,把身上脱了个光。他真的累了,身累,心也累,但是无疑,洗澡是一个很好的解乏减压的方法。把莲蓬头温度调到适当,就这么闭着眼睛让水从头顶上往下冲,脑海里却还是在想这林月那满是泪水的眼睛。不由得心里又开始有着微微的‘抽’痛。
就在这时,‘门’外林月的声音传来了。
“伟名,你脱了衣服了吗?”
“啊?哦,已经在洗了,怎么了?”刘伟名很疑‘惑’地问道。
“那个那个…我忘了给你拿‘毛’巾了,要不你打开一点点的‘门’,我把‘毛’巾递给你吧。”许岚有点扭捏地说着。
刘伟名左右看了看,确实自己没拿‘毛’巾进来。而里面挂着两条‘毛’巾显然都是许岚自己用的,‘女’孩子家洗澡用的‘毛’巾这是属于比较隐晦的东西了。刘伟名当然不会想到去用许岚的‘毛’巾来擦拭自己的身体。于是停尴尬地打着赤脚走到于是‘门’口,侧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条‘门’缝。说道:“你递过来吧。”
“好。”许岚把‘毛’巾从‘门’缝里递了过来,刘伟名接过‘毛’巾说了声谢谢,然后正准备关‘门’,却不料脚下一滑当即重重地摔在地上。浴室的地面是大理石的,刘伟名这么chi‘裸’‘裸’地直接摔在地上该有多痛,刘伟名忍不住地痛呼了一声。
“伟名,你怎么了?”‘门’外的许岚听到了声响立即冲了进来,紧张地问着刘伟名。
刘伟名是由于脚下滑而摔倒的,所以认识向后翻的,摔在地上是直接仰面摔在地上的。许岚这么直接冲进来,不过随即立即就红了脸,连忙转过身子。问刘伟名:“你没事吧?没摔到哪吧?”
刘伟名也是尴尬不已,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不是自己的‘女’人看到自己chi‘裸’的身体了,第一个是李梦晴,不过后来李梦晴还是成为了自己的‘女’人。他感觉自己腰被折了一下,动都动不了。疼的他直咧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对许岚说道:“我感觉我的腰折了一下,动不了了。你能不能那点什么给我包一下,然后扶我进房吧,我得躺一下了。”
“哦,你等一下。”许岚说着连忙冲了出去。刘伟名挣扎着想站起来自己去拿内‘裤’穿上,可是怎么也动不了,稍微一动就是锥心的剧痛。最后刘伟名只能认命的躺在地上,等着许岚了。刘伟名心里暗道自己真是命苦啊,先是遇到董琳那个疯丫头,把自己的衣服和行李都给扔了。而后又遇到何淑芳那个b子,还加上一个垃圾一样的男人,接着又是在商场里面经过了‘裤’风‘波’,最后逃命似的赶回来。接着又遇到了林月的事情,并且被许岚给抓了个先行。最后自己想洗个澡吧,却还直接摔了个不能自理的结果来,刘伟名真不知道自己是造的什么孽,想哭都哭不出来。
许岚飞快地跑进来,见到刘伟名拿着‘毛’巾挡住了秘密的部位才走了进来,把一‘床’毯子递给刘伟名,说道:“用这个包裹一下吧,我去打120。”,许岚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红红的,“别,叫什么120,自己擦点跌打损伤的‘药’就行了。”刘伟名接过许岚递过来的毯子,也不顾自己身上是不是湿的。一边费力地拿着毯子包着自己,一边在嘴里骂道:“真不知道我今天是得罪了哪方大神,真是做什么都不顺。洗个澡都摔跤。”
“那个…那个…对不起,可能是我前面洗澡的时候把沐浴‘露’撒在了地上,不记得冲了。”许岚突然想起来,很不好意思地说着。
刘伟名当即晕倒,不过摔都摔了还能怎么办呢?用手捂住毯子,想爬起来,可是怎么也动不了。只得叫许岚:“得你帮个忙了,我腰上一点劲都使不上。”
许岚费力地扯起刘伟名,刘伟名用手紧紧地捂住身上的‘毛’巾,靠在许岚的身上往客厅而去。许岚好不容易把刘伟名扶到了客厅,已经累得个半死了。
“真的不用叫120吗?我看你伤的‘挺’重的。”许岚赶紧问道。
“不用了,这点小伤过两天就好了。你…能不能…帮个忙帮我把…那个…那个…里面的‘裤’子拿过来一下。”刘伟名尴尬地说道。
许岚娇脸微红,立即转身帮刘伟名把‘裤’拿了过来,然后递给刘伟名,自己说道:“我去找跌打油。”,说完就往自己房间里面而去。
刘伟名见到许岚走了,这才掀开毯子,准备穿‘裤’,可是拿着‘裤’却怎么也抬不起身子,抬脚也不行,只要是要用到腰的动作他都做不来。刘伟名汗都出来了,最后无奈地又把毯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心里暗道自己这一生可能都没这么糗过了,真是糗到家了,说出去人都会笑死去。
许岚拿过跌打油,走到客厅发现刘伟名依然盖着毯子,害羞地问道:“你怎么…怎么…没穿…‘裤’子啊?”
“那个…那个…我动不了…。没事,你去睡觉吧,那‘床’被子给我,我今晚就睡这里了,我等下自己擦点油明天就会好了。你去睡吧,不用管我了。”刘伟名很是尴尬地说道。
“摔在腰子上你怎么擦啊?”许岚直接问道。
“那个…。”刘伟名无语了,伤在腰上,自己还真的就擦不了。最后说道:“没事的,你去睡吧,我睡一觉就好了。”
“到明天就会更加严重了,我来帮你擦吧,我闭着眼睛擦。”许岚红着脸说道,然后又加了一句。刘伟名无语了,只能默认。
许岚还真的闭着眼睛直接把刘伟名身上的毯子掀开,然后依旧闭着眼睛扶着刘伟名翻身趴在沙发上。当然,这期间她又没有偷看刘伟名刘伟名就不得而知了。许岚等刘伟名转过身子了才睁开眼,羞得许岚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刘伟名当然知道自己正展现在许岚的面前,他已经彻底没了说话的勇气了,一生的丑都让这一天都丢了。
许岚也没有说话,脸上红的都不像话了,身子都有点颤抖。拿着跌打油开始慢慢地把跌打油倒在自己的手上,然后用手慢慢地搓着刘伟名的腰身,一边搓着一边问道:“这样的力度可以吗?不会痛吧?”
许岚问着,只是现在的刘伟名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许岚穿着是睡衣,而且‘女’孩子一般洗了澡后都不怎么习惯穿衣的,许岚现在是蹲在地上给沙发上的刘伟名擦‘药’。不然上次李梦晴的事情又会重演了。刘伟名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再重演一次上次闭着眼睛让李梦晴在自己身上胡‘乱’动作的事情了。
“不痛,刚好。”刘伟名含糊不清地回答着。
“要不,明天我陪你去一下医院吧。这样总不好,万一严重了怎么办?”许岚紧张地说道。
“不用去的,这点小伤没事。不怕你笑,我平生最怕的就是打针了。小时候去医院看见护士拿着那长长的针头我就大哭。其实不是我胆小,而是我们那地方穷,没有正规的医院,都是一些叫做‘赤脚医生’的人。他们根本就没学过正规的医学,打针就是看准哪就扎那,扎不扎的准他不管,扎的你痛不痛他也不管,反正我打针从来就没有一针扎到过的往往都要扎两次扎三次。所以啊,我现在一说到进医院我就有心理‘阴’影。”刘伟名开着玩笑说道,其实只不过是想化解这有点尴尬暧昧的气氛,另一方面也是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刘伟名心里那个汗啊,在心里喊道:“难道你就没有发现你在被一个男人吃豆腐吗?别再gou引我了,我就真的会受不了了。老子腰不好一样可以的。”
“伟名,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许岚有点凝重地问道。
“什么事情?”
“你身上为什么这么多的伤口?看的人有点触目惊心。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过去啊?介意说给我听吗?”许岚很期待地说道,她在浴室里第一眼就看见了刘伟名满身的伤口,这种满身伤痕的男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非常有杀伤力的,董静就是第一个,而如今许岚成为第二个对这个感兴趣的‘女’人。
“你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如果是假话的家我可以告诉你,这是小时候为了赚钱而在身上留下的伤痕。”刘伟名开着玩笑说道。
“你这个人每个正行,我当然想听实话。”许岚也笑了一声说道。
“真话呢,其实很简单。早段时间和我老婆还有我老婆的一个朋友一起在凤凰旅游,我老婆有事出去了,结果在外面玩的时候这个‘女’孩被当地的地痞调戏,为了救这个‘女’孩我跟那些地痞斗起来了,不过我打不赢,只能跑。最后没路可逃了就跳了江游了回来。这身上的伤就是在江底刮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很特殊的含义。”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许岚看了看刘伟名身上的伤,没说什么了。对于刘伟名的为人她早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刘伟名还有这么英雄救美的时刻罢了。
两人就这么说着话,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一个全身的男人。怎么看都是这么尴尬,不过两人却渐渐地觉得气氛融洽了起来。其实对于许岚刘伟名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他是真的把许岚当成朋友,一个值得一‘交’的朋友。他欣赏许岚坚强独立的‘性’格,因为这些都是刘伟名一直想要做到的。
当天夜里刘伟名便只能睡在客厅里,许岚每隔两个小时过来帮刘伟名擦一次‘药’水。‘弄’的两个人晚上都没睡好。不过刘伟名在第二天还是感觉好多了,起码能够走路,能够勉强的行动了。第二天许岚一大早就起来,帮刘伟名买好早餐,然后才去继续训练。剩下刘伟名一个人呆在那。刘伟名除了感叹自己命苦之外别无他法。
模模糊糊地看着电视,这时电话响起,刘伟名接了过来,看了看是江映雪打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