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7.第35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喂,映雪。-什么事啊?”
“伟名,你在哪啊?我去找你,你还在赵俊那吧?”江映雪模糊地说道。
“没,人家小两口新婚我还杵在那干嘛?我现在在我一个朋友家。你呢?王明庆那傻丫挂了没有?”刘伟名调侃着说道。
“你这么想人家死啊?没有,我刚从医院出来。手术结束,没什么大问题。不过一条‘腿’没了,全身多处受伤。估计得在医院住上几个月,下半身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江映雪说的很轻松,好像那人不是他老公一般。
“怎么才断了一条‘腿’啊,命根子还有没有?”刘伟名虽然有点惋惜,但是还是很兴奋。
“你问这干什么啊你,真是的。”江映雪显然有点不好意思。
“我也就是这么一问罢了。他不喜欢搞‘女’人吗?看他命根子没了他拿什么出去搞‘女’人。”刘伟名笑呵呵地道。
“这事是不是和你有关系?我总感觉这事你好像就是提前知道一样,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江映雪有点警惕地问道。
“和我有什么关系?他是自己醉酒驾车的,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吗?不过我确实是提前知道的,因为出车祸那会我亲眼见到。所以才不觉得惊讶。”刘伟名暗道自己太过于得意忘形了,以后得收敛一点。
“难怪了,我说怎么觉得你好像事先就知道一样呢。我晚上回林阳。该做的我都做了,晚上也在医院呆了一夜了,我已经尽了我的本分。现在他这样子就更好了,我以后就再也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僵硬徐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后说道。
“这就叫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那是时候未到。你晚上就回去吗?要不我现在去找你吧。得了,还是你来我这吧。”刘伟名想起自己腰上的伤沮丧地说道。
“怎么了?怎么你说话怪怪的。”
“没办法,我现在是半个残疾人了,就暂时的情况而言我比那王明庆也好不了多少,只是他是治不好的我这个可能还能治好。”刘伟名郁闷地说道。
“什么啊?残疾?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江映雪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很多分贝。
“一下子解释不清楚,反正就是我现在行动不能自如,生活不能自理。你现在过来一趟吧,我告诉你地址。”刘伟名接着把许岚这里的地址告诉了江映雪。
江映雪那个急啊,听的刘伟名说的这么严重她哪能不急?一路风风火火地往许岚那赶。后直接跟着地址走到许岚家‘门’口,一个劲地摁‘门’铃。这下可苦了刘伟名了。用手扶住自己的腰侧,咬着牙齿坚持到了‘门’口替江映雪开了‘门’了。
一打开‘门’,许岚就看着咧着嘴扶着自己腰侧的刘伟名,赶紧过去扶住刘伟名,连忙问道:“怎么了你?怎么‘弄’成这样子?哪里痛?要不要紧,上医院看了没有?”
“你先扶我坐下,然后去把‘门’关上,我再来一个一个回答你的问题。”险些站不稳的刘伟名一把撑住江映雪说道。
江映雪连忙把刘伟名扶在沙发上坐下,还特意拿了两个枕头垫在刘伟名的腰后,关了‘门’之后坐在刘伟名的身边一脸焦急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不去医院还呆在这?是什么病啊?”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我慢慢跟你解释吧。情况是这样的,那次喝完酒之后我就去赵俊那,人家两口子新婚我总不能呆在人家新房里面是不是?这样人家两口子心里不舒坦我自己也觉得别扭,我就搬了出来,找了个酒店住下。然后呢,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也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要开演唱会得朋友一听我住在酒店当即便不乐意了,硬是把我拉来住在这。结果她先洗澡,不小心把沐浴‘露’晒在地上,忘记冲了,我进去洗澡,一脚便踏在了上面。结果,便chi‘裸’‘裸’地摔在了地上,摔到了腰。就是这样,今天还好一点了,可以做些简单的动作了,昨天那是一动都不能动。越说就越觉得郁闷,我都关着身子在人家‘女’孩子面前呆了一夜了,早上我才挣扎着把衣服穿上。”刘伟名越说越觉得自己够背时的。
“那你怎么不去医院?万一有什么事情了怎么办?”
“不用去医院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擦点跌打损伤的‘药’就行了。昨晚上人家‘女’孩子帮我擦了几次了,现在感觉好多了。我估计到明天就没事了,何必上医院受那罪去。”刘伟名摇着头说道。
“还痛吗?那你赶快躺下吧?那‘药’在哪?我再帮你擦一擦,多擦几次可能会好的快一些。”江映雪心疼地‘揉’着刘伟名的腰说道。
“在茶几上,你帮我多擦下吧。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刘伟名很自然躺在沙发上,撂开衣服让江映雪帮自己擦‘药’。
“肯定是闪了腰了,你看看,这里都肿起来了。”江映雪一边温柔地帮刘伟名擦着‘药’,一边心疼地说道。
“没事,一点小事。干革命事业哪有没有流血牺牲的。”刘伟名开始调笑着。
“革命事业?什么革命事业?我看是你的泡妞大业吧?你看看又是一大明星,我真的佩服你,怎么就这么多‘女’孩子对你死心塌地呢?”江映雪一边打量着房子一边说道。
“什么跟什么啊?你这是。我和人家许岚那可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哦,不是,是纯洁的朋友关系。我们可一点超友谊的关系都没有,我住这来也是她强烈要求的,我曾经帮过她一个小忙,人家是感恩才这么做的。你可不要想歪了,我刘伟名是这样的人吗?”刘伟名一听就急了,当即解释着说道。
“哦?你不是这样的人吗?”江映雪一脸怪笑地忘着刘伟名。
刘伟名仔细想了想,自己还真是这人,前前后后都这么多‘女’人了,自己还真是这样的人,于是尴尬地嘟喃着说道:“反正我和许岚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任何关系?真的?我怎么刚刚听说你都是chi‘裸’‘裸’地摔在地上的,那你是怎么到这来的呢?又是谁给你擦的‘药’呢?能否解释一下?”
“有个什么好解释的啊?我那是特殊情况,我是病人,病人知道吗?更何况我也不是‘裸’的嘛,我用‘毛’巾遮住了的。”刘伟名辩解着,只是这辩解还不如不辩解。
“哦,知道了,我知道你刘伟名没和这个‘女’孩发生关系。你是什么人知道,要是真的做了你不会不承认的,看把你急的。”江映雪笑了笑,然后把‘药’收拾好,又继续给刘伟名‘揉’了‘揉’,然后给刘伟名倒了杯水。
“那个王明庆真的断了一条‘腿’吗?还有没有可以治好的可能‘性’?”刘伟名还是比较关心王明庆的事情,“‘腿’都拒掉了你说还有希望没有?整个大‘腿’骨都被彻底的压断了,整条‘腿’的血管全都坏死。你可以想象一下他当时开的有多快吗?幸好没有伤及头部,不然就不是脑震‘荡’这么简单了。”江映雪慢慢地说着。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怎么就不是伤在头部呢?”刘伟名又开始惋惜了。
“我记得你当时和他喝酒来着?我当时就觉得奇怪,你怎么就会跟他喝酒呢?还一口一句姑父叫的那叫一个亲热,后来一喝完酒王明庆就出了车祸。我怎么想都觉得这事肯定和你有关系。”江映雪瞪着刘伟名问道。
“喂喂喂,你不是都说了他是酒醉后驾车出事的吗?他自己喝的酒管我什么事?”刘伟名强硬地说道。
“真的和你没关系吗?不可能,你要是不是肚子里打着什么坏水的话你会对他这么客气?伟名,我是真的不放心。王明庆还没有醒来,只是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了。但是现在他父亲硬是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的,肯定是有人制造的车祸,现在警方已经介入这个事情了,我害怕你会牵涉其中。”江映雪认真严肃地说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跟你说实话吧,我当时的想法就把他灌醉了找个没人的地方敲他闷棍。可是后来觉得自己想法太幼稚了。想想便就算了。但是最后他自己开车说自己会漂移,然后自己就开车冲出去了,我就只看到火光罢了。”刘伟名摊手说道。
“你有教唆吧?说不定真的有罪也说不定。”江映雪皱着眉‘毛’说道。
“我知道,是有罪的。可是我当时又没说什么?他自己说他没醉的。反正这事我早就想清楚了,绝对和我扯不上任何的关系。你就放心吧。我和他王明庆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呢。”刘伟名狠狠地说着。
“反正你小心一点吧,这事要是真的牵涉上你那就太不划算了。为了王明庆那个‘混’蛋而搭上你自己,实在是划不来。”江映雪见刘伟名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我知道的,我又不是小孩子。做什么事情我都会自己先想过的。”刘伟名侧着头抚‘摸’着江映雪的头发说道。然后突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对江映雪说道:“映雪,我的乖老婆。我想要了。”
“想要什么?”江映雪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看到刘伟名盯着自己那炙热眼神便立即明白了,当即说道:“不行,这是在你朋友家,万一你朋友回来了怎么办?另外你腰不是不行了?要不行了还怎么做呀。”
“许岚这个时候不会回来的,她明天要开演唱会,晚上会‘挺’晚才会回。至于我的腰嘛,那完全不成问题的。我不能动难道你就不能动吗?来嘛。我躺着,你坐上面。一向都是我为你服务,今天怎么说也该轮到你卖力一次了不是?”刘伟名呵呵地说道。
江映雪香汗淋漓地从刘伟名身上犹如瘫痪般的爬了下来,嘴里直接念叨着:“真累,太累了。你要是再坚持一会我就真的没力气了。”“今天终于让你知道“劳动人民。”的辛苦了吧?不然你可不明白‘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个道理。”刘伟名在身旁‘摸’出烟和打火机开始点着。
“你就贫吧,我得赶紧去洗一下,万一你朋友来了就真的丢大脸了。”江映雪急冲冲地赶去浴室里面洗澡,刘伟名也心满意足地躺在沙发上面休息看电视,顺带着‘抽’烟喝茶。小日子过的也很滋润。而就在这时,‘门’突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这可把刘伟名吓了一大跳。江映雪可还是浴室呢?许岚不会这个时候就回来了吧?可是他还没想到该怎么行动来阻止这一切,‘门’就开了。许岚手里提着一袋子东西走了进来。一边对刘伟名说道:“伟名,今天好些了没有?”一边走到沙发边坐下。刘伟名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许岚就一个劲地拿手在自己的鼻子面前扇动着,嘴里说道:“怎么有股这么难闻的味道?”
刘伟名那个汗啊,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味道,好在许岚尚为处子,对于这种味道还不是很熟悉,刘伟名连忙说道:“可能是烟味加上‘药’水的味道吧。”
“怎么这两种味道‘混’合起来会是这么难闻。我等下去拿点香水来喷一下。咦,你感冒了吗?”许岚又好奇地问道。
“没啊?怎么了?”刘伟名被许岚没头没脑地给问糊涂了。
“那地上种怎么这么多的纸巾?难道不是你擦鼻涕的吗?”许岚指着地上一屋子用过的纸巾说道。
刘伟名一看当即就开始流汗了,这纸是江映雪与自己擦拭身子用的。当即点着头断断续续地说道:“是啊,可能是昨晚没穿衣服睡觉而着凉了吧,今天流了一上午的鼻涕了。”
“你啊,也不早说。我好顺道去给你买点感冒‘药’回来,还好吗?我记得我那还有点感冒‘药’我去给你拿。”许岚白了刘伟名一眼就准备到茶几下面找‘药’丸。
“不用了,就一点小靶冒没事的。对了,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今天下班这么早吗?”刘伟名一边紧张地望着浴室方向一边问着许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