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第35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没有,我请假回来的。-知道你不能动,我特意找了个酒店炒了几份菜给你打包回来了,你肯定饿了吧?”许岚关心着问道。
刘伟名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都十二点多了,心里感叹一声,没办法,只能怪自己的持久力太过于强悍了才荒废了这么久的时间。心里想着许岚快点离开,不禁说道:“谢谢你了许岚,你把饭菜放这吧。我已经好多了,自己都能够动了。我自己吃就行了。你去上班吧,明天就要开演唱会了,我想你现在一定‘挺’忙的。”
“没事,不用了。明天就开始演唱会了,所以导演组让我今天和明天上午都休息,以保存体力。下午只安排了我一下声乐的练习,不过这个声乐练习都是长久的事情,一下子不去也没什么问题,所以我直接请假回了,我下午在家陪你。不过怕你饿了就没回家给你做饭了,直接路过酒店就给你打包回来了。”许岚微笑着说道。
刘伟名一听这话当即差点摔倒,按照许岚这么说那意思就是说许岚一下午都不会离开了,那江映雪不是必然会与许岚见面吗?刘伟名开始彻底的头大了。脑子在飞速地转着,想找到一个办法让许岚暂时离开,以让江映雪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这。
“许岚啊,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啊?我烟‘抽’完了,能不能下去帮我买包烟啊?你知道的,对于‘抽’烟的人来说烟就是生命,一时不‘抽’都忍不住的。”刘伟名一边不经意地把放在身旁的烟盒往自己屁股下面挪动,一边对许岚说道。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上次去云南那边演出的时候和经纪人一起买了几条当地的烟做礼物回来,准备给我爸‘抽’的,可以是每次去我爸那都忘记拿了。你等等我去给你拿。”许岚拍了自己脑袋一下,然后走到客厅的组合柜子翻了起来,没两下就拿出一条云烟出来。刘伟名心都快碎了。心里骂道:“你一个‘女’孩子干嘛买烟做礼物啊?你买了烟就给你爸送去嘛,放在家里算个什么事啊?好不容易想出的一个理由现在就都泡汤了。”刘伟名心里沮丧不已。
“你‘抽’一下看看这个烟怎么样?我经纪人说这种烟特别好‘抽’,有种特别的味道。我也就让他一起帮我带了几条给我爸,一直都没拿去。你‘抽’吧,我爸对烟不讲究的,他什么烟都‘抽’。”许岚笑呵呵地说着,然后把烟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正想说什么。这时浴室的‘门’响了。刘伟名暗叫不好,可是这时已经晚了。因为她已经看见江映雪一边拿着一条‘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朝着刘伟名喊道:“伟名啊,你等一下,我把头发吹一下就给你把身上擦一下。我等下就走了,不然你朋友回来了发现我在这就糟了。对了,你把‘裤’子衣服穿一下。”江映雪一边低着头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往客厅走,由于长发,擦拭头发的时候就只能看着地面,所以她并没有发现许岚。只是这个时候的许岚一脸惊讶地望着江映雪,而刘伟名却是世界末日般地闭上了眼睛,他只能怪许岚这里的浴室实在是隔音效果太好了,自己特意把说话声音说的这么大,江映雪竟然一点都没听到。
江映雪还是没有发现许岚一边擦拭着头发就一便准备往沙发上坐下,可是一下子就看到一双高跟鞋和一双‘女’人的‘腿’,惊讶地她立即抬头,便看见许岚正瞪大着惊讶地眼睛看着她。江映雪吓的连‘毛’巾都掉了。惊慌失措地站在那无助地望着刘伟名。脸上红的不能再红了,估计是想起了自己刚刚说的话吧。
“你……你是……”许岚看了很久,最后仔细地看了看江映雪,又怪异地望了刘伟名一眼,然后站起来淡淡的地问江映雪。
“你好,你就是许岚吧,很漂亮的‘女’孩子,伟名经常说起你,我是伟名的朋友,我叫江映雪。伟名说他受伤了,我特意过来看看。冒昧打扰你的住所,很不好意思。”江映雪到底是江映雪,立即压住了自己的心中的情绪,非常镇定和蔼地伸出手对许岚说道。
“没关系,你是伟名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只是…只是…我不知道你来,所以…所以…没大声招呼就回来了,很不好意思……,让你们…尴尬了。”许岚很明显地知道了刘伟名与江映雪刚刚是做了什么了,就差点把那句打扰你们好事了说了出来。
江映雪再镇定也抵不住这么一句话,脸羞红地说道:“没…没事,我就是洗了个澡,没经过你的同意‘挺’不好意思的。我得赶飞机去林阳了,就不多聊了,先告辞了,下次有机会我做东。再见。”江映雪微笑地说着,然后看了刘伟名一眼,见刘伟名依旧闭着眼睛装睡着,便于许岚说了声告辞便离开了许岚的房间,顺带着关上了‘门’。
等江映雪一走,刘伟名才睁开了眼,望着还在发呆的许岚,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对许岚说道;“对不起,我不该在你的地方。”‘女’孩子一般都是有洁癖的,特别不喜欢别人在自己的地方做这种事情,她们普遍认为很脏很恶心,所以刘伟名才这么说。
“她很漂亮,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人很有气质。当初在林阳买的那条项链是送给她的吗?我看到他脖子上有待。”许岚却没有理会刘伟名的话,直接问着刘伟名。眼睛里面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只能说她的眼神里面感情很复杂。
“是,她是我的情人,也是我的第一‘女’人,我认识她在我妻子之前。我记得在林阳那次买项链的时候你就问我是不是买给我妻子的,我就告诉你,不是,是买给另外一个‘女’人的。她对我很好,亦师亦友亦红颜。我能有今天有她的一份功劳。”既然事情已经穿帮了,刘伟名也就没什么好遮掩的了。自己与江映雪连‘床’都上了这事情就已经是很明显的事情了,要是再遮掩到显得人猥琐了。
“你当初对我说你有很多‘女’人,现在我算是彻底相信了。男人啊,还真没有几个好东西。你爱她吗?”许岚摇了摇头,一副很感慨的样子。
“爱,怎么不爱呢?你觉得我刘伟名是那种仅仅寻找身体上发泄的工具的男人吗?不必要嘲笑我,实话说,我自己也觉得我自己太过于博爱了一点。”刘伟名自嘲地说道。
“没有,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嘲笑你。因为我一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你绝对不会只有一个‘女’人的。我只想超首歌给你听,歌名叫做《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许岚突然笑了笑后说道。接着又道:“有句话说的好,每个成功的‘女’人后面都有一个出‘色’的男人。而每个成功的男人身后都有一群美丽的‘女’人。不过这些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你的朋友罢了,不管你刘伟名有多少‘女’人,我们依然是朋友,也只是朋友是不是?”许岚突然‘挺’怪异地说着。
刘伟名惊愕地望着许岚,完全‘弄’不懂许岚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显然许岚也没打算做任何的回答和解释。
“吃饭吧,再不吃饭就冷了。”许岚看着刘伟名疑‘惑’的‘摸’样,突然一笑,然后把饭菜在刘伟名面前摆‘弄’好。自己拿着扫把和拖把开始打扫地上的卫生。这顿饭,刘伟名吃的一点都不开心,索然无味。被人捉‘奸’在房,不管这个人是谁,这个人高兴或者不高兴,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也不是一件能让心情愉悦的事情。
“你吃了吗?”刘伟名随意地问着,看着许岚把自己打扫战场,心里感觉说不出的别扭。
“我在现场吃了,你自己吃吧。我今天路过医院的时候去问了一下,随便拿了一些‘药’回来。医生书问题不大,吃了这个‘药’只要不是老年人,几天之内就会痊愈。”许岚一边干着活一边说道。
“真的谢谢你,许岚。”刘伟名有点轻微地感动。
“别和我说谢谢,要说谢谢的话我这一生都谢你不完了。”许岚笑着说道。
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说说笑笑,就像刚才的那一幕完全没有发生似的。下午赵俊饼来了,许岚和赵俊打过招呼之后便一个人进房里练歌看歌词去了。赵俊与刘伟名坐在客厅‘抽’着烟,看着刘伟名躺在沙发上的样子赵俊就哈哈大笑,那样子有说不清的开心。
“我说赵俊,我扭了腰你要必要这么开心吗?就算你心里真的很开心你就不能含蓄点?男人要有点内涵懂不懂?你这个样子我心里很不舒服。”刘伟名瞪着眼睛说道。
“没事,只是难得见到你刘伟名这么吃瘪的‘摸’样,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得抓紧奚落一番了。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扭到腰了呢?难道是在进行某项特殊运动的时候太过于剧烈?我说兄弟,哥们以一个专家的身份向你传授点经验,其实这个运动与体育运动是一样的,在进行之前最好先做一下准备活动,把关节都运动开了再进行。不然是真的有安全隐患的。下次记得注意了。”赵俊一本正经地说着。
“去你妈的准备运动,种马果然只能想到这么些事。我是洗澡的时候摔伤的,许岚洗澡的时候把沐浴‘露’晒在地上,我一进去就摔了。哥们命苦啊。”刘伟名一想起这事就纠结。
“额,伟名。你和许岚两个人同君就没发生点什么?”赵俊又开始那一副猪哥的‘摸’样了。
“你倒是希望我们发生点什么啊?”刘伟名没好气地说道。
“哦,我忘了,你小子闪了腰了,有那心也没那能力了。多此一问。”赵俊回想了起来说道。
“你少给我扯淡。我的事情你又不是不清楚,有些事情我是不会做的。另外麻烦你用词准确点,好歹也是个大学毕业生,连同居与暂住都分不清了吗?”
“得了得了,别和我在这争,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哪一天的,你刘伟名最好记住你今天跟我说的话,到时候别赖账。”赵俊一来呢不相信刘伟名的‘摸’样。
“不知道你那是什么狗屁预知能力。对了,林月呢?怎么不一起过来?你们两的新婚生活过的怎么样?”刘伟名想起了林月,突然问道。
“什么过的怎么样?你说哪方面的?”赵俊明显对这个没兴趣,随意地配合着。
“所有方面,生活,感情以及房事。”
“生活很好,她是个很会过日子的‘女’人,跟她在一起我永远不用为了这些小事‘操’心,她把家里都‘弄’得井井有条的。感情方面嘛,暂时没什么大的发展。我对她也就是有好感阶段,她对我的感情怎么样我不清楚,不过说不上喜欢也不至于讨厌吧。至于最后房事,也不就那样,这个你知道的,她那个病没这么好治。”赵俊有点颓废地说道。
“难道你们这两天都没有进行房事?”刘伟名惊讶地问道。在他的印象中,林月与他发生关系的时候并没有半天‘性’冷淡的特征啊?而且比起一般的‘女’‘性’来说,还更加的感。
“你也问的稍微隐晦、含蓄点好不好?怎么可能没做,你哥们我日思夜想的都是这事呢,可是没办法,只要我一碰她她就开始眼泪直流。你说遇到了这事谁还敢上啊?哥们准备过几天买几本佛书回来看,在家闲着没事把自己头发剃了,在上面烫几个‘洞’,以后我就直接在家里当和尚的了。”赵俊气呼呼地说道。
“慢慢来,急什么?一会而爱也死不了。你过来的时候与林月说了没有?”刘伟名听到赵俊与林月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关系,心里有点点窃喜。
“没告诉她,丫的,你也见过的,那个什么董琳的丫头天天都呆在那,而且还是个非常火爆的脾气。说说不得,骂骂不得,整都像吃了火‘药’一样,逮谁跟谁急。我惹不起她我躲的起。随她们两在家里怎么‘弄’都行。”赵俊心有余悸地说着。刘伟名暗暗猜想着和董琳对赵俊有意见估计都和自己有关系。所谓爱屋及乌,这恨乌也会及屋得。她肯定认为赵俊与自己是同一货‘色’的人,想着想着不由得就笑了起来。
当天夜里,赵俊提议与刘伟名去酒吧一趟,不过看在刘伟名现在的样子也只能作罢了。晚上三个人去吃了顿饭,然后赵俊便回去了。有家室的人不适合在外面待到很晚,更何况还是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