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第36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许岚也点了点头,埋头喝着咖啡,随后又抬头问刘伟名:“你…真的对我只有兄妹之间感情吗?一直都把我当做妹妹?”
刘伟名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怎么躲都躲不过去,他早就料到了许岚回来之后绝对还是会像自己问个清楚的。,最新章节访问: 。 刘伟名弹了弹烟灰。长长地吐了口气,靠在椅子上在心里想着,随后笑了一下问道:“我能先问你吗?你到底喜欢我刘伟名什么?我真的不明白,我昨天还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你的房子里面做那样的事情。我这样一个三心二意的男人也值得你喜欢吗?”
“三心二意是一码事,喜欢又是另外一码事。就像我一直都知道你有老婆,还参加过你的婚礼也无法止住自己对你有好感时常想起你一样。我喜欢你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的心里就多了一个你,总会不经意地想起你。想起你的时候有淡淡的羞涩也有轻微的伤感。这算不算答案?”许岚抬头有点自嘲地说道。
“你自己都说了,我有老婆的。”
“知道啊,我也说过了,你有老婆归有老婆,我喜欢你归喜欢你。两者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我只是喜欢你,但是我并没有说我要和你在一起,也更没有说要成为你的妻子,就像我歌里唱的那样,我只想远远地望着你,这样就足够了。”
“那你为什么要在台上这么说呢?你知道的,有些事情点破了反倒不完美了。”,刘伟名站了起来,趴在护栏边上说道。
“因为我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感觉,我许岚做事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掖着。我喜欢你就得让你知道,至于你喜不喜欢我或者能不能和你在一起,那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我只是想表达我自己心里的感情。你可能会问喜欢你为什么不当面对你说而一定要在今天这个日子里说,‘弄’的像现场表白一样。我这么做有我的苦衷。第一,我能有今天全是你赐予的,今天是我人生事业的最高峰,我很开心,这个日子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我想在这个日子里让你知道我喜欢你,或许是为了让这个日子更加的有纪念意义吧。第二,我没有勇气当面对你说,所以选择站在舞台上用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我说的是谁的方式说。但是后来事情的发展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这才‘弄’出了今天这样的闹剧。”许岚淡淡地说道。
“我有老婆,不禁如此,我还有很多的‘女’人,昨天你见到的那个‘女’人就是其中一个。”刘伟名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这种事情她已经是第三次遇到了,所以多多少少的有点经验了,再也没有当初那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这个我知道,不过这些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喜欢你这个人罢了,你的所作所为我没有资格去评点好与不好。你这个人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一个人,滥情但是并不‘花’心。我说的对吗?从你当初买项链给那个‘女’人我就看出来了。”
刘伟名对于许岚的回答感到了无力感,人家只是说喜欢你,并没有说要和你怎么样?刘伟名想了想最后说道:“我喜欢你,真的,喜欢。或许这种喜欢没有爱的成分,但是我真的对你有好感,很欣赏你的‘性’格。我们依旧是朋友对不对。”
“我们一直都是朋友,欠你的我都还没有还给你呢。你不用说你没有帮助过我什么,谁给过我帮助我许岚心里有一本帐,我这人不喜欢欠人家的,欠人家的我会感到心慌心里不踏实。我在等,等一个可以报答你的机会。”许岚很开心地说着,刘伟名可以看得出来她是真心在笑,而不是装出来的,刘伟名彻底不明白面前这个‘女’孩子心里在想什么。难道真如她所说的,她仅仅只是想告诉自己她喜欢自己吗?
两人就这么‘交’谈着,一些话说开了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更没有尴尬的气氛。两人就这么谈着,直到深夜两人才各自睡下。可能让各位读者朋友们感到失望了,因为他们俩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起码在目前是这样的。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便起来了,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便往机场而去,在去机场的时候给赵俊打了个电话,告诉自己走了。两人罗里吧嗦地说了一大堆,大都是赵俊听闻昨晚演唱会上刘伟名神秘出现的事情在‘逼’问着刘伟名。在快到机场的时候,刘伟名发了个信息给林月,只打了几个字:“我回林阳了,你和赵俊好好的过,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是信息才一发出,刘伟名刚从出租车上把行李卸下的时候林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刘伟名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你在哪?”林月一开口便问道。
“我在机场。”
“我现在也在机场,你到候机室来吧。”
“你也在?好吧,等我一下。”刘伟名惊讶道,然后挂断电话往候机室而去,心里在想着林月这是准备去哪?难道她也开始准备逃婚了不成?
当刘伟名急冲冲的赶到候机室的时候发现林月正和董琳在那聊着天,看到刘伟名进来林月站起来对刘伟名招了招手,而一旁的董琳却是一脸不乐意把脸转到一边。刘伟名看到董琳就暗道不好,心里开始嘀咕,怎么又遇见了这个疯丫头了。
“你怎么在这?你准备去哪?”刘伟名拖着行李走到林月身边问道。
“我来送董琳,她在这也玩了几天了,明天要开始上班,所以得回林阳了。我们来的早了点,我怕她一个人在这无聊便找了熟人关系‘混’进了这里陪她聊天。你也是坐这一班飞机回林阳吗?”林月指着董琳说道。
“嗯,我来这已经很多天了,得回去了。也得开始上班了。”刘伟名心里暗道原来是这么回事,看了看董琳一眼,然后淡淡地说着。对于董琳,他明显缺乏兴趣,只是看到林月,心里的感觉很是复杂。连该说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自然地又想起了林月那晚哭泣的眼神和那份信上带着微微伤感的文字。
“你们俩不会这么巧坐同一班飞机吧?”林月有点惊讶地问道。
“或许吧。”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谁会跟这人坐同一班飞机。”董琳黑着脸冷冷地说着。
“你可以选择坐下一班。另外也跟你说一下,我也非常不希望自己与你坐同一班飞机。”刘伟名本不想再与这丫头计较,可以一见到董琳自以为是的样子就忍不住火大。
“好了,你们两别一碰上就吵。飞机快起飞了,你们两都准备准备吧。”林月对于这两个犹如前世的冤家彻底的无语。
刘伟名看了看,果然是要登机了,于是拉着自己的行李对林月说道:“林月,你多保重,我先走了。有时间的话我会回北京来看你和赵俊的。”
“嗯,知道了。伟名哥,如果可以的话在飞机上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董琳,她是个被宠坏的孩子,没太出过远‘门’的。”林月望着董琳对刘伟名说道。
“嗯,不多说了,我先登机了。”刘伟名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向林月说了声再见,便直接拉着行李往登机口而去,当然,他没有管董琳来没有来。他巴不得董琳不来,这样省的耳根清净,也落得个心里安静。
可是天不如人愿,在刘伟名上了飞机找到自己位置坐下来之后只见董琳也往刘伟名的方向走了过来。刘伟名看了看董琳,然后提前系上安全带,拿起一本杂志随意地翻着,心里还在想着那天来时在飞机上面遇见的那个少‘妇’。
“喂,你不会告诉我你的位置是这个吧?”董琳走到刘伟名身边指着刘伟名的位置很不客气地说道。
刘伟名很不舒服地抬头看了看董琳一眼,然后又继续翻着手中的杂志,就像没听到一般。他懒得理这个神经完全时常的‘女’孩。如果说‘女’人偶然有点神经质那可以理解,毕竟‘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可是自从刘伟名遇见董琳开始这个‘女’孩就从来没正常过。一个‘女’人不可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来月经吧。
“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你聋了吗?”董琳最受不了的就是刘伟名这副对她爱理不理的表情,这让她非常的抓狂。
“没工夫理你,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烦我。这个位置是不是我的与你无关,请你赶紧坐回你自己的位置上去别在这‘乱’叫。如果觉得坐飞机不好玩你可以选择现在下机。我看看,还来的及,你下机吧。”刘伟名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对董琳说道,然后继续看自己手中的杂志。
董琳这个火‘药’库又被刘伟名的话给‘弄’炸了,当即一把抢过刘伟名手中的杂志然后说道:“请你跟别人调换一下位置,我不希望和你这人坐在一起。”
刘伟名愤怒地看着董琳,原来非常巧合的董琳的位置就在刘伟名的身边,刘伟名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心里提醒这自己没必要与一个神经病发火,这才压下自己的怒火。闭着眼睛靠在位置上对董琳说道:“还是那句话,你不想坐在我身边你可以选择现在赶紧下飞机,时间还来得及。另外你也可以选择和别人换一下位置,你看到你后面的那个‘女’孩子没有?我看她比看你顺眼的多,你可以和她换一下位置。”
董琳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潜意识地往后面看了看,只见后面坐着一个犹如如来佛祖一般的‘女’孩,那吨位肯定不简单。而且圆头圆脸,满是‘肥’‘肉’‘肥’‘肉’脸上还长满了麻子,看见董琳看着她,这个‘女’孩子张开了满是黄牙的嘴对着董琳傻子一样的笑容,看的董琳不禁不寒而栗。不过也气的差点准备跳机了。
“你是说我比她还难看吗?”董琳直接坐在刘伟名旁边的位置上冷冷地质问着刘伟名。
“我没说你比她还难看,我只是说看她比看你顺眼罢了。”刘伟名还是闭着眼淡淡地说道。
“你瞎了眼了啊?你没看到那是什么尊容吗?看她顺眼?你的眼睛里能装的下她那么大的容积吗?”董琳拳头捏的紧紧的,作为一个一直以自己相貌而自豪的‘女’人董琳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难看,这是她的大忌。
“那是我的事情,你貌似管不着吧?我劝你赶紧和别人换一下吧,省的你看着我难受我看着你更难受。”
“我偏不换,我今天就让你难受死。”董琳咬着牙齿狠狠地说着。
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说道:“随便你吧,你想坐哪那是你自由,我无权干涉。但是请你保持一个旅客应有的素养,不要吵到旁边的人就行了。我想睡觉了,请你保持安静。”
“你……刘伟名,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完。”董琳非常气愤的坐在刘伟名的身边。
“嗯。”刘伟名听过之后没有任何的表情,嘴‘唇’里面发出沉沉的鼻音,嗯了一句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了。
没多久飞机就准备起飞了,依旧是空姐甜美的声音提醒着各位旅客系好安全带做好起飞的准备工作。刘伟名偷偷地睁开眼看了看旁边的董琳,只见到董琳正在认真地看着从刘伟名手中抢过去的那本杂志,看的津津有味,好像一点都没有把空姐的话放在耳朵里面。刘伟名闭着眼睛说道:“如果你不想等下飞机起飞的时候把你给摔出去你最好把安全带给系上。”
“要你管,难道我不知道系吗?”董琳没好气地对刘伟名说着,可是手下系安全带的动作却并不慢。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罢了,听不听随你。”
“猫哭耗子假慈悲。”董琳在嘴里嘀咕着。
刘伟名无言了,继续睡觉,昨晚与许岚谈的很晚,正好可以在飞机上面补上一觉。经过飞机起飞时的剧烈,然后就非常的平稳了。就在刘伟名正准备睡觉的时候,一个男人走到刘伟名的座位边推了推刘伟名的肩膀:“哥们,换个位置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