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第36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睁开眼,看见一个长的非常帅气的年轻男人笑着对自己说着。。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刘伟名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发现这个男人的穿着非常的奢侈,而且脸上的笑容以及眼睛里面的神‘色’都有种邪邪的感觉,刘伟名想起了以前在北京的那些纨绔子弟,心里顿时没了好感。低声说道:“为什么要换个位置?我坐这里坐的‘挺’好的。不想换。”
男人瞪了留名前一眼,眼神里面尽是威胁之意。嘴里说道:“哥们,你真的不想换吗?”
“我真的不想换,你可以找别人。或许别人愿意也说不定。”刘伟名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眼神比男人更加凌厉。
“好,哥们。介意出来一下吗?我告诉你原因。”男人脸上发出冷笑。
刘伟名笑了一笑,他很想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跟自己换位置,看看这个男人到底准备玩什么‘花’样,当即起身,从董琳身边走了出去,惹的董琳又低声骂了一句。
走到走道上,刘伟名站在男人面前说道:“现在可以说了。”
男人对一直都在打量两人对话的董琳‘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帅的微笑之后,然后转脸靠近刘伟名的耳朵旁说道:“哥们,你直接说,你要多少钱才肯跟我换位置。”
“哈哈,钱?一亿吧,这个数目我可以勉强接受。”
“你故意耍我的是吗?信不信我下飞机就让你直接把你做了。”男人脸上显出凶狠,对着刘伟名狠狠地说道。
“是吗?你倒可以试一试。”刘伟名完全不理睬男人,心想原来就是个这样的事情。抬脚就准备又坐进去。却被男人一把拉住:“哥们,给个面子行不行?实话告诉你,我对你身边的这个‘女’孩子感兴趣,想借你的位置泡妞。我的位置就在那。今天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这是我的名片,只要你跟我换了位置,以后在林阳在北京甚至是在中国,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找我,怎么样?”
刘伟名从男人的手上接过名片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上面写着:“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手。”当然吓住刘伟名的不是总经理助手这个职位,而是中国南方电网这个公司的名字。这可是国家的几个支柱企业之一,地位可是超然的。
“哥们,我虽然只是总经理助手,但是要不了几年,我能成为总经理也说不定。其中缘由我想你可以猜到的。”男人一副你懂得‘摸’样,然后又道:“怎么样?你认为在中国还有什么我摆不平的事情吗?”
刘伟名笑了笑,估计这丫的父亲又是个什么大官吧。刘伟名正想说什么的时候,旁边一直望着刘伟名与那个男人的董琳突然说话了。董琳早就听到前面这个男人要与刘伟名换位置的意思了,见到刘伟名一直墨迹就心里不痛快,直接对刘伟名说道:“人家跟你换位置你就换呗,在那墨迹什么啊?真不是个男人。我劝你赶快换位置,省得我看到你在我边上恶心。”
刘伟名听后那个气啊,自己为什么不想与这个男人换位置?不就是怕这个男人对董琳图谋不轨吗?现在倒好,反倒自己不对了。刘伟名冷冷地对董琳说道:“希望你不要后悔就好。”然后转脸对身旁的男人说道:“哥们,我跟你换位置。有什么事情我会找你的。”刘伟名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地往男人所指的位置上走去。
“快点走,看到你我心情就不好。”董琳一点都不自知,反而在那刺‘激’着刘伟名。刘伟名摇头,感叹着这个‘女’人的无知,然后走到男人的位置上坐下。其实男人的位置离董琳的位置并不远,只在右后侧方罢了。刘伟名虽然没办法听见两个人的谈话,但是却可以把两人之间的举动看的清清楚楚。
刘伟名坐在位置上,好奇地望着这个男人用什么方法可以把董琳给泡到手。但是由于听不见,只能用看的。只见男人开始侧着脸与董琳说话,董琳开始好不理不睬的,可是到后来,竟然侧过身子开始与男人‘交’谈起来,到最后,两人竟然说的开始哈哈大笑了起来。刘伟名那个郁闷啊,见过泡妞的高手可还从来没见过水平这么高的高手。刘伟名自愧不如,只能感叹。
两人一直在说个不停,刘伟名都恨不得过去看看这个男人到底在与董琳说些什么,以至于董琳笑的这么开心。没多久,男人就叫了空姐,接着从空姐那拿了两瓶饮料,一杯给董琳一杯给自己,两人又开始边谈话边喝着饮料,非常的小资。又过了几分钟,男人手中的一枚戒指突然掉了下来,而且恰好掉在了董琳的脚旁。随后董琳勾腰去帮男人捡这枚戒指,而就在此刻,刘伟名非常惊讶地看见男人抬起手,拿出一包什么东西,以极快的速度洒在了董琳的饮料里面。这一刻,刘伟名算是完全明白了男人到底是想干嘛的,估计不是为了求财就是劫‘色’。只是让刘伟名想不通的是无论是劫财还是劫‘色’,在飞机上面这危险系数也太高了点吧。刘伟名当即准备前去阻止董琳喝面前的饮料,但是想起董琳对自己的态度又坐了下来。第一,他想给董琳一个报复,第二,他也知道此刻自己口说无凭以董琳绝对会认为是自己在无理取闹的,刘伟名觉得自己没必要去做这个被狗咬的吕‘洞’宾。第三嘛,刘伟名也是很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准备干什么。
当然,单纯而又无知的董琳显然一点也没发现自己的饮料已经被人给下了‘药’。一点都没有怀疑地把面前的饮料给喝下,然后继续与该男子热切地‘交’谈着。刘伟名密切地注视着两人,特别是董琳服用过后脸上的反应。没多久,刘伟名就开始发现董琳的脸上开始出现红晕了,刘伟名暗道不好,可能是‘药’力开始发挥了。渐渐地董琳开始把外套解下来,然后拿着书不停地扇着风,估计是身体发热了。随后便于男人说了什么,走了出去,往外面走去,而男人脸上邪邪地一笑,然后跟着董琳而去。刘伟名心底一紧,当即跟上,嘴上说道,说不定这次自己玩大发了。
见到董琳走路都有点踉跄了,而后便见董琳打开洗手间的‘门’走了进去,而就在董琳准备关‘门’的时候男人嗖地一下推开即将被董琳关上的‘门’冲了进去。随后把‘门’沉沉地关上。当刘伟名赶到的时候,‘门’已经被关上了。刘伟名那个急啊,推了几下也没把‘门’推开,显然是里面反锁了。刘伟名左右看了看,想去找空姐开‘门’,但是却怕把事情闹大,也怕来不及了。四处望了望,没发现什么工具。大家抬起一脚直接把洗手间的‘门’给一脚踢开,然后迅速冲了进去。此刻的男人正站在董琳的身前,一边帮着董琳脱衣服,一边解着自己的‘裤’子。听到突然而至的响声,惊讶地回头,眼神里面有着恐惧。见到是刘伟名,当即黑着脸说道:“小子,你进来干什么?赶紧滚出去,别妨碍了老子做好事。”
刘伟名说道:“你最好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报警?哈哈,真可笑,你难道不知道这航空公司的老总我得叫叔叔吗?有本事你叫飞机上的警察来抓我啊?小子,最后一次警告赶紧滚开,不然老子定要让你生不如死。”男人说着。
刘伟名望着董琳来不及多想,嘴里说道那就怪不得我了。顺手取下旁边的消防栓便对着男人的头就是一下,一下子便把男人达到在地,头上还不停地流着血。
“我好热…给我…给我 …我热。”已经脱的董琳不停地扯着刘伟名,身子犹如软蛇一般立即缠住了刘伟名的脖子。刘伟名那个汗啊。知道自己在这飞机上面‘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这空警肯定马上就来了。来不及多想,刘伟名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紧紧地裹在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的董琳身上,然后立即用自己的手臂紧紧地把董琳抱住,这样可以防止董琳‘春’光外泄。就在这时,真的空警来了,两个空警走到了洗手间‘门’口,推开‘门’,便发现里面一个男人紧紧地抱住一个‘女’人,而身旁还倒着一个头顶不停冒着血的男人。空警当即紧张地拿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对着刘伟名大喊:“放下手中的‘女’孩,举起手来。”
“妈的。”刘伟名骂了一句,抱着董琳大喊着:“这个‘女’孩中了‘药’,得赶紧治疗。地上的这个是匪徒,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去调一下洗手间外面的监控录像看一下就行了,现在立马把病人送到医务室啊,快点。”
两个警察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警察收起了手枪对刘伟名说道:“快,跟我来。”说完便带着刘伟名往机头方向而去,还不停地对着自己的传呼机说些什么。而另外一个警察却抱起地上的男人也跟了上来。
当刘伟名背着董琳感到医务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几个飞机上的随行医生在等候了。刘伟名走到病‘床’上面,二话不说把董琳放在病‘床’上,然后拿着被子把董琳给包裹了个严严实实,而后用手摁住董琳,以防她‘乱’动而暴‘露’自己。
“医生,她中了‘药’怎么办?快点帮她解开。”刘伟名冲着医生大喊着。 “‘药’?这个……这个…”其中一个年纪稍小的护士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可能这是她职业生涯的第一次遇见病人吧。
“拿牛‘奶’灌她,另外抱去洗手间,不停地用冷水淋,直到她清醒过来为止。快,这‘药’的‘药’效一旦开始是没有‘药’可以停止的。”一旁年纪稍大的医生立即吩咐。随后两个‘女’医生便费力地把董琳抱进了一旁的洗手间。刘伟名顿时松了一口气,暗道这都是什么事啊。随后走大外间的医务室,之间医务室里面另外一个男医生正在帮被刘伟名打成昏‘迷’的男人止血,在头上包纱布。
“他没死吧?”刘伟名现在开始有有点后怕了,暗道自己那一下子这么重要是真的把这人给打出个好歹来了可怎么办?
“没事,只是昏‘迷’罢了。最多是一点轻微的脑震‘荡’,没什么大问题。”医生很随意地说道,刘伟名听过医生的话这才松了口气。没多久,两个警察走了进来,对刘伟名说道:“受害者没事吧?”
“不知道,正在里面接受治疗。”刘伟名坐在椅子上说道。
“嗯,我们看了有关与你们三个人所有的录像,可以证明确实是这个男人想进行‘迷’j,这是两杯饮料,要是查处里面有‘药’成分便可以定他的罪了,现在得麻烦你给我们做一个笔录。等下了飞机我们会把人员都移‘交’给机场的派出所,到时候有机场派出所全权负责这件案子。希望你到时候能够配合。”警察很客气地对刘伟名说道。
“嗯,这个我知道。”刘伟名点了点头,开始做着笔录,把整个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飞机没多久就降落在了林阳机场上面。而刘伟名却还在医务室里面等候着。
这时两个护士从里间的医疗室出来。同时还有肩膀上面包裹着毯子的董琳。董琳头发还是**的,不停地打着哈欠。
“医生,她没什么事情了吧?”刘伟名走到护士身边问道。
“已经没事了,只是淋了比较久的冷水,加上‘药’‘性’的刺‘激’,身边虚弱了点,所以感冒了。我们已经给她开了‘药’,回去按时吃‘药’就行了。”医生笑着说道。
“那谢谢了。”刘伟名点了点头。
“感觉怎么样?身体还行吧?”刘伟名本不想理会董琳,但是还是走过去关心地问了一句。
“谢谢,没事。”董琳脸上红红地说道,随即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已经昏‘迷’的男人,董琳一下子冲了过去,被守在旁边的警察给拦住了。
“小姐小姐,不要冲动。”
“我要杀了他。”董琳歇斯底地呼喊着。“谢谢,没事。”董琳脸上红红地说道,随即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已经昏‘迷’的男人,董琳一下子冲了过去,被守在旁边的警察给拦住了。
“小姐小姐,不要冲动。”
“我要杀了他。”董琳歇斯底地呼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