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第36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算了,这人就‘交’给法律来制裁吧,飞机上有摄像头,加上被子里的成分鉴定。-叔哈哈-她就算想赖也赖不了。”刘伟名走过去对董琳说道,董琳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安静了下来,但是眼睛依旧是非常怨毒地望着躺在‘床’上的男人。
“麻烦两位给我们去一下机场的派出所。我们去立案。”警察说道。
刘伟名去取了自己的行李加上董琳的,然后跟着两个警察去了机场的派出所,在派出所里面经过一番述说,派出所进行了立案。同时刘伟名也得到了一个信息,听机场派出所的同志说最近在国外有一个犯罪团体非常猖獗,他们利用各种不同地身份在飞机上作案,都是用显赫假身份去骗取年轻的‘女’‘性’,然后趁机下‘迷’‘药’,然后进行j,劫财劫‘色’。而且这些人作案的手段非常高明,第一,从来不会让周围的人发觉什么,第二,从来不会让摄像头拍到他们的正面。第三,每次登机的身份证明都不一样,而且由于这种所谓的‘药’非常奇特,喝下去人开始不会有任何感觉,只会觉得突然肚子胀,想上厕所,有这种感觉大概五分钟的样子便会‘药’发作,‘春’‘药’的‘药’‘性’非常强烈。最神奇的是一旦事情完成后,受害人会对这段时间留下记忆空白,这估计是‘药’‘性’刺‘激’影响了记忆神经吧。种种手法看来,今天遇到的这人与这个团伙的作案手段简直是一‘摸’一样。同时这个人已经由警方监控在林阳第三人民医院进行治疗,一旦治疗完毕便会立即进行取证审判了。
“算了,别气了。幸好没事,那人也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法律惩罚的。”刘伟名与董琳走出了机场。见到董琳还在不停地打着喷嚏,便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下罩在董琳身上。
“谢谢。”董琳低着头,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刘伟名不知道她这个谢谢是谢自己给她披衣服还是谢自己在飞机上救了她。但是见到董琳情绪非常的低落,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走着走着,董琳突然对刘伟名说道:“你见到我的时候我穿了衣服了吗?我希望你说实话,我不会怪你的,我只是想知道当时的情形,我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我上厕所之前的事情。”
刘伟名挣扎犹豫了很久,之后才说道:“那个…穿是穿着,?不过与没穿也没太大的区别,不过你放心,没人看到的,在我把那人打晕之前你还没脱光,后来我用把你包着的,绝对没人看到什么。”
“哦,……谢谢,可是你看见了吗?”董琳点了点头,虽然情绪很低落,但是脸上还是升起了两朵红云。
刘伟名愕然,心道怎么忘了这茬啊。不过刘伟名还是没有直接承认这个,而是直接选择了沉默。沉默就算是默认了吧。两人之间的气氛当即尴尬不已。
两人就这么走出了机场,在机场‘门’口,刘伟名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就是自己的老婆金倩。刘伟名这才想起自己让金倩来接自己,而自己在派出所呆了这么长的时间,而且手机也一直关机,心里不仅有点愧疚。带着董琳向金倩走去。
“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出来啊?我看你说的那趟飞机都到了有一个多小时了。打你电话你又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了呢,到底怎么回事啊?”金倩不知道是等的发脾气了还是犹豫担心刘伟名而心急,一见刘伟名便有点脾气地说道。
“对不起了,倩儿,有点事情耽搁了,让你久等了。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董琳,一个朋友。是赵俊老婆的同学,也在林阳工作,所以便和我一起回来了。董琳,这是我妻子,金倩。”刘伟名汗了汗,在外人面前怎么能这么对自己丈夫说话呢?不过刘伟名自知自己理亏,所以还是非常恭敬地道歉,然后指着董琳向董琳做着介绍。
“你好。”金倩这才注意到一旁的董琳,连忙笑着对董琳打了声招呼。
“董琳,你住在哪?我们送你回去吧。”刘伟名问着一旁得董琳。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麻烦你们了。”董琳依旧是低着头淡淡地说着,任谁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都会有这样的情绪的。
“没事,我们送你吧。机场的计程车‘挺’不好叫的,反正我们也要回市里。”金倩笑着说道。
“不用了,谢谢你们。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们先走吧,刘伟名,今天谢谢你,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报答你的。”董琳脸上很沉静。
“我不需要你的报答,我也从来没想过你的报答。你自己好好的保养身体才是,不要在为了这个事情想不开了,其实没什么事情。你就当什么都发生就是了,反正你也什么都不记得了不是?回去好好的工作生活,该干什么干什么,以后人要学会成熟点,知道吗。”刘伟名点着一根烟慢慢地对董琳说着。
“就是因为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才更加的难受,我是‘女’孩子,你懂吗?”董琳突然流着眼泪对着刘伟名说道。
一旁的金倩完全懵了,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了呢?还当做没发生,金倩疑‘惑’地一下看看刘伟名一下看看董琳。
“哎。”刘伟名也有点理解了董琳此刻的心情,没有再安慰董琳,这种事情能安慰自己的只有自己,别人再怎么说只要自己没想通都是白搭。刘伟名从董琳手里拿过包,从里面翻出董琳的手机,在董琳的手机里面存入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把电话还给董琳,然后说道:“说的大一点,人生路上谁没有遇到过挫折,说的小一点,你就当是在酒吧里面疯狂了一把而已。人没必要为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而纠结,这样最受伤的人是你自己。希望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手机里面有我的电话号码,如果遇到了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自己注意安全,医生给你感冒‘药’你要按时吃,别跟自己过不去。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刘伟名说完之后拉过金倩说道:“走吧。”
金倩被刘伟名拉着,还不时地回头看着董琳,直到到了车上,刘伟名才叹了口气。
金倩一边开车一边赶紧问道:“伟名,你老实‘交’代,你和这个‘女’孩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你说。”
“发生什么啊?你今天没发烧吧。”刘伟名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
“你当我真的傻吗?你们刚刚说了什么?我听的‘迷’‘迷’糊糊的,但是直觉告诉我,你们两之间肯定有什么。对不对?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出来?还有,我发现这个叫董琳的‘女’孩子头发还有一点湿,肯定是刚刚洗过澡。你说,你们俩到底做过什么?”金倩‘逼’问着刘伟名。
“你说这个?”刘伟名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笑着说道:“看不出我家的小娘子还是这么喜欢吃醋的一个人哦,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刘伟名一五一十地把飞机上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不过他还是隐瞒了一些,比如他说的冲进去看到董琳正准备脱衣服,而不是已经脱光了。金倩听后非常愤怒地一掌拍在方向盘上面,引得车子喇叭直响:“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人一定要枪毙。”,随后又望着刘伟名说道:“那你干嘛还让人家‘女’孩子一个人回去?你知道这事对一个‘女’孩子打击有多大吗?万一她想不通自杀怎么办?赶紧回去。”金倩说着就要调头,一点都不管自己调头是不是逆向行驶了。
“别啊,你还真是说风就是雨。自杀?才多大点事啊?她又没被强j,最多就是个强j未遂,而且连衣服都没脱呢,至于要自杀吗?而且吧,这种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时间,让她自己一个人呆着好好想想就释然了,你越是安慰她在她的潜意识里面就感觉自己真的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了一样,最后明明没强j她都会强意识地觉得自己被强j了。你放心,我看这小丫头‘性’格‘挺’坚强的,应当不至于做出自杀的举动。”刘伟名拦住金倩把方向盘打正了说道。
“那万一她要是真的要自杀了怎么办?这可是一条人命,开不得玩笑。”金倩还是着急。
“万一她真要自杀了的话……,那就自杀吧,为了这么点事就自杀这种人活着也没什么价值,还不如早点死呢。别管了,我们回去吧。”刘伟名淡淡地说道。金倩见刘伟名这么说也没再继续说什么了,直接把车往家里开去。
回到家之后,刘伟名舒舒服服地呆了一天。陪着老婆孩子在家里温馨了一把。虽然说着自己不去清泉更好,但是出来这么久了,不回清泉一趟心里还真是放心不下,所以第二天刘伟名便开着车去了清泉,决定站好这最后一班岗。
到清泉已经是二天的中午了,刘伟名倒外面随便吃了点什么,然后便在自己的那个小窝里小睡了一把,他没有通知张云佳和范滨滨,有时候‘女’人多了,一个人清闲一会儿也是种不错的享受。午休过后,刘伟名把打了田永军的电话号码,让田永军来接自己,然后直接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现在刘伟名是没有秘书的,胡远博已经去了党校学习了,而刘伟名也打算从新找个秘书,找秘书他很挑剔,找不好的秘书还不如不找,而且自己也不见得能在这里呆多久了。所以一般有什么事情刘伟名都是直接吩咐唐华去做,其余自己能做的事情刘伟名都是自己干了,反正现在事情也不是很多。
刘伟名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面,打开工作薄,在上面写上:“大山镇生态科技园胡永‘波’,修路工程黄耀华。”看了看,然后直接打了电话把唐华叫了过来。
唐华一进办公室就笑眯眯地说道:“刘书记,您回来了啊?考察的还顺林吗?”
刘伟名听着唐华的话,不自然地笑了笑,然后才说道“嗯,很顺利。对了,这些给你。”,刘伟名说完之后从自己的钱包里面掏出一大叠的发票之类的东西给唐华,这些都是自己在北京所有的‘花’销,包括打车,住酒店,已经买衣服之类的发票,虽然这些发票很难与考察扯上联系,但是刘伟名知道唐华有办法的,这点本事都没有这个县委办主任那就真的白干了。
唐华看了看发票,然后说道:“刘书记,您还真节俭,这么只有这么一点?需不需要一些另外的工作补助?”唐华弱弱得问道,说的很含蓄,但是刘伟名还是知道他是在说什么,无非就是多报价报罢了。
刘伟名笑了笑后说道:“不用了,没必要。县财政的钱不多,没必要钻这个空子。你坐吧,向我汇报一下最近县里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吧。我出去也有一周了。”
“刘书记,这段时间县里还真没什么事情,风平‘浪’静的。只是听说大山镇那里有点小问题,好像是胡永‘波’把建立高新生态园的计划一通报出来就引起了当地老百姓的巨大反响,好像现在整天都有人在抗议呢。县委县政fu都收到了一些抗议信。”唐华想了想后说道。
“哦?呵呵,嗯,王县长有什么反应?”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后说道。
“王县长?好像他最近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很难见到他人。只是偶尔开个会出去视察一下罢了。”
“嗯,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你去打个电话,让胡永‘波’给我打个电话。我去问问到底是什么事情。”刘伟名点了点头对唐华说道。谈话结束之后,唐华出了刘伟名的办公室,没多久刘伟名便接到了胡永‘波’的电话。
“刘书记,听唐主任说您找我。”
“嗯,我想向你了解一下大山镇最新得情况。”刘伟名把烟蒂在烟灰缸里面摁灭后说道。
“我真要向您汇报这事呢,不过打了几次都没人接,我想您可能最近有事外出公干了。”
“嗯,出去调研去了。你现在向我说说究竟是什么情况吧,听说当地老百姓对于建立高新科技园的事情不满意?”刘伟名开‘门’见山地问道。
“也不是不满意,只是当地老百姓太过于愚昧,眼光不长远罢了。他们害怕一旦建立的高新科技园他们便不能去狩猎了,这样就会断了他们的财路,所以才会对这个计划非常抵触,不过我调查了一下,这其中有几个野味贩子在里面推‘波’助澜。”胡永‘波’很严肃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