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第36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开完了会之后便带着一干人去了现场,看望了几位正在现场定路界的工程人员,说了一番你们辛苦了之内的话之后,又去了几个红线通过的村庄,与几个村干部做了‘交’谈。- 最后又说了一通修路是大事是好事,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伟事,让他们好好地进行宣传,要让老百姓支持。忙了这些,到了饭点了,刘伟名当即拍板就在筹备处吃一顿工作餐,这个举动让一旁一直拍摄的记者找到了点了,当即对着刘伟名猛拍,还不时地在笔记本上面记录着什么。吃完了饭,刘伟名又对筹备处的工作人员说了些党和国家是你么的后盾,你们放开手脚去干的话之后坐上了车离开了。
说是视察,其实就是作秀。就是让别人知道县委县政fu对于这个的重视以及自己这个县委书记并不是吃干饭只知道聊天打屁的罢了。要说实际意义,一丁点都没有。
下午回到县委,刘伟名又召开主持了两个会议,直接忙的快要崩溃才下班。开着车慢悠悠地回了自己的房子,正准备叫上范滨滨过来的时候,刘伟名突然接到谢建国的电话,谢建国别的没说,就只告诉刘伟名说是彭东阳会在过两天来清泉进行检查,让刘伟名有个心理准备。刘伟名心里当即咯噔了一下,暗道这彭东阳来清泉视察什么?但是想想也就知道了,最近清泉的响声‘弄’的这么大,省电视台这么一宣传这清泉都几乎成了江南省的模范县了,他这个做市委书记的不下来视察一下怎么说的过去?不过这却让刘伟名伤透了脑经,彭东阳与自己已经势成水火,他下来视察能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刘伟名几乎可以预见彭东阳会对自己怎么样,不过自己只不过是个县委书记,人家一个市委书记想怎么样还不就怎么样,刘伟名最后只能故作勇气得喊道:“怕他个‘毛’,有本事撤老子的职?老子不主动惹他他还能把我怎么着?”虽然这么说,但是刘伟名还是做好了受气的准备,因为现在马上要提职调任,自己决计不能在这个时候‘弄’出什么大文章出来,到时候因小失大就实在是划不来了。
本来好好的心情顿时没了,也没心情去外面吃饭。吃了碗泡面,然后便洗完澡看看电视睡下。第二天一早,一去县委唐华就来告诉自己,说是接到市里的通知,市委书记彭东阳将在后天来清泉视察,重点就是清泉的修路工程以及大山镇的改造计划。说是电视台的人也会来。刘伟名听过后笑了笑,领导出‘门’视察这媒体是必不可少的,不然哪还有什么意义啊?自己也是这样子的,刘伟名坐在椅子上开始想着对策,够头痛的。
刘伟名坐在位置上‘抽’着烟,静静地看着。最后拿起电话拨了胡永‘波’的电话号码。
“你现在在哪?还没去林阳吧?”刘伟名开口便问道。
“准备明天过去,现在正在等人,准备一些资料。”胡永‘波’答道。
“嗯,推辞两天过去,或者你让人先去林阳。后天市委书记会来清泉视察,重点就是大山镇的高新生态园。你等视察完了再走。”刘伟名用不容置疑地口‘吻’说着。
“市委书记?视察什么?只要是哪方面?”胡永‘波’在电话另外一头也说道。
“谁知道呢,应该也就是做做样子吧。所以咱们得把样子做出来,我挨不挨骂就看你的了。”刘伟名自嘲地笑着。然后又问道:“现在大山镇那边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关于高新生态园的。”
“没有,现在这草案都还在计划阶段哪里有什么动作啊,没有方案没有资金我们怎么进行动作啊。刘书记,这次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了。”胡永‘波’一张苦脸在那。
“没动作咱们也得做出点动作来,不然怎么对付这个视察?这可是有媒体跟着的。这样吧,你现在就公布点规定,不允许‘私’自上山打猎,要保护生态。另外把道路两边的房屋上都写上拆字,一些破旧的不能住人的房屋就给拆了,县里给钱,那天来视察的时候你就安排工人在那拆迁,声势‘弄’的大点。另外让人在道路两边树立广告牌,就写着‘大山镇高新生态园欢饮您’啊,之内的,越大越好,越多越好。其余的你自己看着办,需要钱你直接拿到县里来报。务必在两天之内把这些给‘弄’好,还有,彭东阳可能会装样子去问问当地的老百姓,你找几个当地的老百姓吧,你自己把要他说的话先写好,然后给他背,要背熟了。生硬没关系,就是不能念错。”刘伟名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一些对策。
“啊?都拆掉?那需要多少拆迁费啊?而且生态园建设草案上面也没有完全说生态园是依这道路修建的啊?”胡永‘波’惊讶地问道。
“没人让你拆掉,只不过让你在上面写拆字就行了,一些没人住的,非常破旧的房屋你才拆掉。做个样子吧,至于说辞你自己想。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刘伟名暗道这胡永‘波’什么时候也成了个木鱼脑袋了,连作秀都不懂。
“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胡永‘波’这次肯定的回答了。
“嗯,明白就好,那这事就‘交’给你了,那天去大山镇视察的话我只是陪同,负责接待的是你,该怎么说说些什么你自己先写好,不然不光你没面子,我的脸都会丢光的。”刘伟名有嘱咐了一句。
“我知道了,刘书记,我会办好的。”
“嗯,那好,有什么要求你尽避提,要钱你直接向县里伸手就是了,我会打招呼的。县里不会亏待你。”刘伟名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你可以多报点,可以‘弄’点钱进‘私’人口袋。
放下电话,刘伟名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头痛不已。他现在开始觉得金清平叫人过来采访也不全是好事啊,起码把大山镇高新生态园的事情宣传出去了就是个大问题了。高新生态园被电视台给吹嘘的神乎其神,可是自己这里确实什么动静没有,这让自己怎么‘交’差?所以刘伟名不得不这么做了。而至于修路倒不用太在意,这个有现成的东西在那,没什么需要做的。不过想想还是打了个电话给黄耀华,让黄耀华做下准备以应付彭东阳的视察。想了想,最后把一些‘药’‘交’代的时候都‘交’代了下去,真是领导一句话累死一群人。
好不容易下班了,刘伟名这次直接去了张云佳那里,不过却比张云佳先到,只能在‘门’口等着了。
“你怎么在这?也不先说一声,这样站在外面让别人看见了怎么办?”张云佳一回到‘门’前就看到靠着‘门’‘抽’着烟的刘伟名,一边赶紧开‘门’一边埋怨着刘伟名。
“怕什么,这是你的房子又不是酒店,同事之间请吃饭不行吗?这又不违背党的纪律。”刘伟名笑着跟着张云佳进了房间里去。
“凡事还是小心点好,你还记得上次你和滨滨的照片事件吗?只差一点你就下台了,怎么还不谨慎呢。”张云佳把自己的包放在桌子上,然后拿着‘毛’巾去了浴室洗了个脸。
刘伟名则直接倒在沙发上,嘴里喊着累死了。
“怎么了?看你累成这个样子了,什么事情啊?”张云佳看着刘伟名真的很累的样子,走过来在刘伟名的肩膀上面捏着。
“还能有什么事啊,你可能还没接到通知,不过明天你就知道了。彭东阳后天要来视察,我的个天呐,他可真的不嫌给老百姓和组织添麻烦。人家忙个不停他还来凑热闹,从当上这个鸟县委书记我就没清闲过。”刘伟名忍不住在那骂道。
“视察就视察啊,能有什么大事。每年市里不都是得来一两个副市长来视察一下吗。应付一下不就得了。”张云佳不以为然地说道。
“可这次不一样,第一,这是市委书记亲自来,意义不同,级别不同这待遇肯定也得不同。不‘弄’的全县‘鸡’飞狗跳的怎么对的起人家市委书记这个官衔。第二,他是要来视察修路工程和大山镇高新生态园的,估计可能是上次电视台的宣传作用,所以彭东阳才不得不来视察一下,修路工程还好说,可是大山镇高新生态园怎么办?大山镇那里山还是山,石头还是石头,可是电视上已经被夸的神乎其神了,这要是让明天的媒体拍到了我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头痛死了都,做作样子吧,反正大家都是做样子,倒也不太怕,只是太麻烦了。另外,你也知道,我和彭东阳之间的过节,他来视察能有我的饿好日子过?还不找机会把我训的跟孙子似的让他抖一抖做爷的威风?如果可以的话我都准备去休病假了,省的受那窝囊气。”刘伟名骂骂咧咧地说着。
张云佳当然知道刘伟名只不过是发牢‘骚’罢了,上级领导来视察主管领导不在这可就不是小问题了。
“他只不过是来视察的又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最多给你一点难堪罢了,还能对你怎么着吗?当官哪有不受气的,别想那么多了,你今晚想吃什么?糖醋排骨还是红烧鲫鱼?”张云佳温柔地问着刘伟名。
“随便你吧,只要是我云佳老婆做的我都爱吃。”刘伟名笑呵呵的开始甜言蜜语,一只手开始在张云佳的身上,昨晚就已经与张云佳连番大战了,张云佳一跳地躲开,眼里满是害羞地埋怨之意。
刘伟名回清泉之后便一直在张云佳这里过夜,所以张云佳每天都是备好了菜在这。每天在上班之前都会先去菜市场买了菜才去上班,而菜也大多是刘伟名喜欢吃的。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区别,‘女’人出去买菜首先考虑的就是自己的男人喜欢吃的菜。而男人要是去买菜的话第一要买的就是自己喜欢吃的,然后才是‘女’人喜欢吃的,当然,不排除一些男人连自己‘女’人喜欢吃什么都不记得或者是根本不知道,从这方面来看,‘女’人确实比男人无‘私’得多。
“那就两样都做吧,我今天买了比较多的菜,看你累的。今晚给你打牙祭吧。”张云佳笑着准备去厨房。而刘伟名电话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看了看是范滨滨的,刘伟名暗道不会又出现上次的事情吧?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滨滨啊,什么事啊?”刘伟名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生硬冷漠一点,不然太温柔了难免张云佳不吃醋。
“刘伟名,你个没良心的。会清泉都两天也没打个电话给我。你是不是忘了我了啊?”范滨滨一接电话就气冲冲地说道。
“说的什么话啊?真是的,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我这不是有很多事要忙吗?我都忙的快脚朝天了。”刘伟名看了看张云佳然后说道。
“借口,你晚上还上班吗?”范滨滨显然不信。
“晚上的睡觉啊,不然第二天哪来的‘精’力工作。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回清泉了?”刘伟名奇怪地问道,他会清泉可是没告诉范滨滨的,甚至与连个电话和短信都没发。而范滨滨与他之间是有默契的,除非知道刘伟名确切地在清泉,不然的话范滨滨是不会打电话或者发信息给刘伟名的。一怕万一刘伟名实在林阳的家里,要是让金倩看到了事情就麻烦了。所以刘伟名很奇怪范滨滨怎么知道自己回清泉已经两天了。
“是我告诉她的,是滨滨吧?我来接吧。”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张云佳突然说道。
刘伟名登时张大着嘴巴惊讶地望着张云佳,在他的记忆中这个两个‘女’人好像关系并不太和谐吧?怎么她们两人就开始绕开自己‘私’下沟通联系起来了呢?而接下来张云佳的话更是让刘伟名下巴都掉在了地上,只见张云佳从刘伟名手里抢过电话然后对着电话那头的范滨滨说道:“是滨滨吗?我是张云佳,对,伟名在我这呢,你晚上没什么事吧?那就过来我这一起吃饭吧,我今天刚好买了点菜。嗯,好,地址我上次告诉你了,你到了‘门’外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就是了。好的,到了电话联系。嗯,拜拜。”
“你张大个嘴巴干什么?”张云佳挂断电话之后望着正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刘伟名说道。
“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变的这么好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你们俩这态度好像违背了这个原则啊?”刘伟名砸吧砸吧了嘴之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