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第36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不希望我们俩好是不是?不跟你说了,我煮菜去了。。 更新好快。 ”张云佳说着系上了围裙,去了厨房。
刘伟名没什么好说的了,继续看电视。脑子里还在想着彭东阳来视察的事情。没多久刘伟名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是范滨滨打过来的。
“喂,你到了啊?”
“云佳姐呢?”范滨滨对刘伟名还是没个好语气,赌气地说道。
“小丫头还在生气呢,好好,我向你道歉好不好?你云佳姐在煮菜呢。你直接进来吧。走到最后一栋房子上楼,到三楼,左边一间房子就是。我给你开‘门’。”刘伟名不方便下去接,便直接说了地址。
范滨滨听过刘伟名的话后直接挂断了电话。刘伟名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无奈地笑了笑,暗道这丫头的脾气还真大。
当然,范滨滨肯定能够找到张云佳的单位房子,没多久就有了‘门’铃声。刘伟名开‘门’,果然见到了把自己包裹的像个大粽子一样的范滨滨。刘伟名笑了笑,这做明星的也不容易,上趟街都像是做贼似的,人没了自由要那么多的钱干嘛呢?
刘伟名关上‘门’,回过头来对范滨滨说道:“戏拍的怎么样了?应该快结束了吧?”想想范滨滨来这拍戏也快三个月了,这电影差不多也该杀青了,才有这么一问。
“你是不是特想我快点离开啊?”范滨滨气呼呼地刘伟名说道。
“说的什么话呢?我怎么就想你快点离开啊?”刘伟名委屈地说道。
“你不是就想问我戏什么时候拍完,拍完我不就得走了吗?”
“我不过就是随便一问嘛,哪那么多的心眼。”刘伟名无奈地说着。
“你就是就是,去北京一去就是八、十天,回清泉也两天了,竟然一个电话都不打给我,亏我还天天在想着你,原来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罢了。”范滨滨把自己的委屈都说了出来。
“瞧你说的,我怎么会不想你呢?我可是最爱我的滨滨小老婆了。因为我的滨滨小宝贝最善解人意最体贴我了。我这几天确实是忙啊,这么久没在清泉,手上压了很多的事情,这不,事情都像是赶趟儿似的全都赶在这一会儿了,后天明阳市市委书记还得来视察,你说我哪有空闲啊。我不就是想得忙完了再去找你好一解相思之情嘛。”刘伟名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开始甜言蜜语地哄着范滨滨。
“你这人就是知道甜言蜜语,知道人家最受不了这个了。你怎么不当着云佳姐的面跟我说这个?你敢吗?”范滨滨挑衅一样地望着刘伟名。
“不敢。”刘伟名大汗,最后说道。当着一个‘女’人的面对另外一个‘女’人说着甜言蜜语,就是古代的君王都得考虑一下,何况自己呢?
“就是,所以说你都是骗我的。不跟你在这说了,你个大骗子,我帮云佳姐择菜去。”范滨滨的小嘴‘唇’一撅便起身去了厨房。刘伟名呆呆地望着张云佳。这小丫头明明年纪也不小了,有时候成熟的跟什么似的,有什么却又变现的像个小‘女’孩,真是‘女’人善变啊。古人说的一点都没错。刘伟名点着烟在那感叹着。
饭菜很丰盛,三个人吃了六菜一汤。
“滨滨,我这次从北京回来给你带了些礼物。放在我那,下次我去拿给你。”刘伟名见范滨滨对自己一直都是不理不睬的,可见是真的生气了。于是好心地想讨好她,一边吃着饭一边说着。
“不要。”范滨滨从嘴里坚决地说出了两个字。
“喂,你可不要太过分了,这可是我的一番心意啊。你知道为了这些礼物我在北京城逛了多久才淘到吗?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这都是我的一片心血啊。”刘伟名当即有点火大了,这丫头还真是不吃软啊。
“你的心意,你的心意都在那个‘玉’‘女’掌‘门’人许岚那里吧。看看你在北京过的多舒心,都上台演出了,一会儿妹妹,一会儿拉票的。最后都情歌对唱了。那还会记得我们这些庸脂俗粉啊。”范滨滨一嘴的醋意说着。
“你怎么知道的?”刘伟名暗自惊讶,心里道传播的没这么快吧?
“我怎么不知道?你不要忘了,你的那个情妹妹许岚可是和我一个公司的,我也是娱乐圈的人。这些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电脑里面现在还有你们俩在台上郎情妾意的视频呢?网上都传疯了。”
“什么妹妹什么的?你们俩都在说些什么?我怎么越听越‘迷’糊啊?”一直在旁边听着两人说话的张云佳突然问道。
“你不知道?云佳姐,你从来都不看娱乐新闻的吗?”范滨滨犹如看外星人般的看着张云佳。
“以前看,以前上学那会还疯狂地追星来着,不过我那会的偶像还是王菲来着。后来上班了,也就没了那时那么狂热了,最多只是看看娱乐新闻和杂志什么的。到了清泉之后根本就时间去理会这些事情了,每天都忙的不行。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伟名怎么会与娱乐新闻扯上联系了?”张云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这感觉有点像刘伟名被许岚质问不知道朱丽倩是谁一个样。
刘伟名郁闷地吃着饭,随便这两个‘女’人怎么聊来着。‘女’人有两个兴趣你是无法阻止的了的。一是八卦,另一个是吃醋。偏偏这两样都聚在这一件事情了,刘伟名根本就没想过阻止这两个‘女’人继续谈这个话题。
“你上网去看看娱乐兴趣就知道了。这两个每个版面都是伟名与今年最强劲的‘女’歌手许岚情歌对唱的照片。标题都是什么‘是兄妹还是情人?’、‘演唱会上,许岚与神秘男人情歌对唱,情意绵绵’等等的,反正一看就来气。”范滨滨直接放下碗筷,也没准备继续吃饭,绘声绘‘色’地对张云佳说着。
“演唱会?许岚?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越听越‘迷’糊,你不是去北京参加你朋友的婚礼的吗?”张云佳皱着眉头问着一旁的刘伟名。
刘伟名继续吃菜吃饭,一个人悠闲不已。他没有回答张云佳的疑‘惑’,因为他知道一旁得范滨滨会把事情说的非常透彻的,自己完全可以省掉着无谓的口水。
“他哪是参加什么婚礼啊?我看啊他是去特意去参加他这个妹妹的演唱会得。”果然,范滨滨当即就接上了话题,而且在妹妹两个字上面说的非常重。接着说道:“这个许岚是今年的新人,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一出来就大火。专辑卖的让人叹为观止。人长的也不错,唱功也好,而且没什么负面的新闻。所以成为了今年华语乐坛最强劲的‘女’歌手。什么亚洲最佳新人奖、最佳华语‘女’歌手奖、最受欢迎‘女’歌手奖都让她拿了个遍了。早几天,她在北京举行了她个人的首场演唱会。在演唱会上,许岚突然真情流‘露’,在演唱会上面对一位神秘男人表白,说的那叫一个酸,虽然没说这个男人是谁,但是却指明这个男人就在现场。虽然现场的歌‘迷’就起哄,一定要让这个男人出场,接着咱们的刘大书记就上了台。两人情意绵绵地演唱了一首粤语请个《片片枫叶情》,唱的那叫一个投入啊。”
“真的啊?伟名…。”张云佳长大了嘴巴,不敢置信地望着刘伟名,想询问什么,不过直接被刘伟名打断。刘伟名没有理会张云佳,而是笑了笑,继续吃饭,对着范滨滨说道:“你知道的还真详细。”
“那当然,我每天都会上网看一看娱乐新闻的,谁知那天一点开就全是你的和那‘女’人的照片,我当时还以为是巧合呢,后来特意去找了许岚演唱会得视频,反反复复地看了四五遍。”范滨滨很神气地说着。
“伟名,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能这么鲁莽呢?你知道你这么可能出现的后果吗?你是政fu官员,怎么能与娱乐明星扯上关系呢。”张云佳着急地说着。
刘伟名看了看范滨滨,又看了看张云佳,两个不同‘性’格的‘女’人,所考虑问题的侧重点确实不一样,可能也与两个‘女’人所处的位置有关系吧。张云佳首先考虑的是这件事情会不会对自己的前途有影响,而范滨滨明显的是在吃醋。吃刘伟名竟然又勾搭上了一个大明星的醋,刘伟名笑了笑,暗道一山不容二虎的定理果然还是正确的。自己有‘女’人她范滨滨不是不知道,也没见她生过气吃过醋,这次吃醋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许岚也是娱乐圈的人也是个大明星的缘故。
“好了,不要再审问了。事情其实很简单。我和许岚是在林阳认识的,那时候她还只是江南省拌舞剧团的一个演员。我认识她的时候她父亲正得了癌症,我就帮了她一把。后来正好碰到赵俊来参加我的婚礼,我就顺带着想赵俊介绍了一下许岚。赵俊也就当做试一试把许岚带去了北京进了他们公司。后来的事情我就一点不知道了,直到赵俊来清泉我才知道许岚现在有多么火。这次去参加赵俊的婚礼,刚好遇上了许岚的演唱会,她硬是邀请我参加她的演唱会,作为朋友我没办法拒绝,毕竟这是人家的首场演唱会,对她意义很不一样。后来在演唱会上许岚突然向我表白,我自己也给吓了一跳。许岚说完之后台下反应强烈,不过我没上去。后来演唱会得导演不停地求我,好像我不上台这演唱会就办法继续进行,许岚就毁掉了一样。没办法,我只能上台了。不过我在台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不喜欢许岚,我帮她只是因为我欣赏她的为人,我把她当朋友当妹妹。后来没办法又唱了首歌。整个事情就这么简单,真不知大范滨滨你这么多年在娱乐圈是怎么‘混’的,你难道不知道娱乐新闻上面报道的东西有几分真实‘性’吗?我相信这件事情不会成为别人攻击我的把柄,我在台上把该说的都说了,该解决的都解决了。放心吧,没问题。我刘伟名不是小孩子,不会这么不知道轻重的。还有,滨滨,如果你真的再提这件事再生气的话我就真的发火了。”刘伟名半真半假三言两语就把事情‘交’代清楚了,另外恐吓着范滨滨,因为他知道这招对于范滨滨来说最为管用。
“原来是这么回事,你以后自己还是注意点吧,小心驶得万年船。希望这件事情真的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张云佳点了点头说道。
“还朋友,妹妹。谁信。”范滨滨听过刘伟名的威胁之后果然气势弱了许多,只不过是小声地嘀咕着,发泄着对刘伟名的强烈不满。
本来还希望会有‘精’彩绝伦的3p出现,可是结果却令刘伟名非常的懊恼。两个‘女’人放弃前嫌一致对外。直接把刘伟名赶了出去,无奈地刘伟名只能一个人回了自己的小窝。刘伟名知道不是两个‘女’人不想与自己温存,而是存在面子问题。虽然三个人上次已经进行了一次大被同了,不过那时属于偶然事件,与今天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两个‘女’人谁都不好意思说让刘伟名留下,最后便只能造成这种结果了。
第二天上午,刘伟名召开了县委县政fu所有领导会议。在会上重点布置了这次彭东阳来清泉进行视察的准备工作的分工,刘伟名直接把责任分配到个人,每个人都管好自己那一块,务必让这次的视察不给彭东阳任何可以找自己麻烦的把柄。接着又打了个电话给李梦晴,让李梦晴准备一下,然后来清泉进行了投标。
第三天上午十一点的样子,刘伟名、王卫国以及所有清泉县为县政fu的领导守在了清泉县界得入口处。刘伟名坐在车上‘抽’着烟,无聊地玩‘弄’着自己的手机。十一点十五分的样子一条车队慢慢开来。唐华立即跑到刘伟名的车旁对刘伟名说道市委书记的车队来了。
刘伟名看了看,便退开车么下了车。一干领导都站在刘伟名和王卫国的身后,像等待将军阅兵地战士一样等待着彭东阳的到来。
车队在刘伟名身前停了下来,刘伟名还看到了后面有一辆印着市电视台字样的面包车。刘伟名慢慢地与王卫国一起走到当先一辆车的车‘门’处。堆着一脸猥琐笑容的王卫国抢先刘伟名一步前去打开车‘门’。刘伟名在心里骂道:“傻‘逼’,抢什么抢,老子还不至于去替他彭东阳开车‘门’。”
车‘门’打开,彭东阳满脸笑容地从车上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