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各怀心思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林军等人呆呆地看着刘伟名,想说什么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一个个都像打了霜的茄子一样。.最快更新访问: 。 满是失望,可能是对刘伟名的失望吧。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本帐。如今他们跟着的是刘伟名,而刘伟名现在彻底与彭东阳闹翻了,彭东阳是谁?常阳的实权派人物,刘伟名或者不怕,可是他们怕啊?他们可没有这么大的手腕去与彭东阳叫劲。可是现在局势摆在这,彭东阳就算不找他们这些小喽啰出气他们也再无出头之日了。
刘伟名当然知道这些人在想些什么,他心里也烦躁之极。心里早就想好了今天随彭东阳说什么自己都不回口,做好受气的准备,但是一看到彭东阳那张嘴脸刘伟名就怎么都忍不住。低头端起酒杯给自己喝了一口。然后自己给自己点了根烟,靠在椅子上,一个个个地望着对面坐的四人。手指不断地在桌子上敲着。直看的四人都不由自主地低下头了刘伟名才开口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刘伟名很鲁莽?是不是觉得我刘伟名不自量力?竟然以一个县委书记的身份去与彭东阳对着干?是不是想说我太鲜嫩了?我告诉你们,我刘伟名就是这‘性’格,对我好的我记在心里,对我不好的,就是天王老子,老子也不买他的帐。他彭东阳又怎么样了?我可以很坦然你告诉你,清泉的改造计划到现在依旧是迟迟未能全部见效,这里面就有他彭东阳在里面作祟。我刘伟名想把清泉治理好紧紧就是为了‘私’心吗?清泉的发展他彭东阳出过一分力没有?清泉都是我们现在在座的人的功劳。”刘伟名发着牢‘骚’说道。说完之后便觉得心里畅快的多。
随后吐出一口烟,冷静下来。才放缓了语气慢慢地说道:“我今天确实是鲁莽了。或许是我刘伟名确实是太年轻了,我相信换做是谁都不会像我刘伟名一样这么说话的。但是我刘伟名对于做过的事情从来都不后悔。你们放心,只要我刘伟名在清泉一天,就可以保证你们平安无事一天,不说让你加官晋级,但是油水肯定少不了你们几个。另外,只要你们好好干,即使我刘伟名以后调出去了,我也会带你们走的。而且,说不定,我刘伟名这只小蚂蚁真的把他彭东阳这头大象给推下了水也不一定。”刘伟名脸上带着冷笑说道。随后又说道:“下午你们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先吃饭。干革命工作没有好的身体怎么行?吃饭。”说完之后刘伟名便直接开始拿碗吃饭。
下午的第一站是清泉县‘交’通工程筹备处。这次跟着彭东阳的是彭东阳从市里面带来的那几个人以及大半个清泉县委县政fu的相关的领导,一眼望去,几十号人围着彭东阳,在工地上面指指点点。听着带着安全帽的黄耀华在那汇报什么。刘伟名点着根烟站在人群中慢慢地‘抽’着,随便别人说什么,只是偶然摄像机对准他的时候他才说两句,不过摄像机服务的对象是彭东阳,所以很少有机会让刘伟名上镜头,刘伟名反而落下了清闲。
“不错,‘交’通是发展的先决条件。要想富先修路,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这条路要是修了起来我想清泉的明天绝对会更上一层楼。”彭东阳大意地说着,有种指点江山的感觉。随后一行人就往回走,上车,准备去大山镇。
“伟名,上我的车。”上车前,彭东阳突然转过身来望着刘伟名说了一句,然后自己上了车。刘伟名惊愕了一下,不知道彭东阳到底要搞什么鬼,不过随后刘伟名还是上了彭东阳的车,关上‘门’,坐在彭东阳的身边。
车队慢慢地往大山镇而去,刘伟名坐在车上也没准备开口说话,眼睛直接望着车前。
“伟名同志,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一个党的领导。你是否还记得党的纪律?是否知道一个政fu工作人员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彭东阳一开口便是一幅教训的‘摸’样。
“我还年轻,可能不成熟的地方很多。但是我刘伟名时时刻刻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共产d员,是一个政fu的工作人员。”刘伟名没有把话说的太绝,到底人家也是个市委书记,多少得给人家留点面子。
“你知道?我看你脑袋是被‘门’挤了,党的纪律我看你是早忘到了八爪国去了。你能不能向我解释一下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是一个政fu工作人员该做的事吗?一个堂堂的县委书记竟然跑到舞台上去唱歌,还与一个年轻的‘女’歌手大秀暧昧,你是不是应该检讨一下你自己的不检点的行为?你知道这件事情影响有多么恶劣吗?这件事情我会在下一次的市委常委会上提出来,让大家决定对你的处罚,然后把处罚结果报给省里。”彭东阳说的衣服深恶痛绝的‘摸’样。其实刘伟名哪会不知道,他就是在故意找茬,找自己的麻烦。
“彭书记,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去北京参加这个演唱会只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罢了。难道党的纪律上面说了不允许党员看演出吗?对于你说的暧昧,请恕我愚昧,我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台上的那位许岚是我一个多年的朋友,我相信我在台上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我们只是朋友,没有任何男‘女’成分在内。我不知道我的行为到底哪里不检点了,还请彭书记你明示。”刘伟名气的差点恨不得一把掐死彭东阳,但是在最后还是忍住,冷冷地望着彭东阳说道。
“和一个演员在舞台上面唱情歌,这难道还不是不检点吗?你再看看你这个态度,一点都没有认识错误的觉悟,真不知道党是怎么培养你的。对于你的问题我们一定要坚决处理。不能让你这样害群之马丢了党和政fu的脸。”彭东阳一看刘伟名的态度,语句便是更加的犀利,态度也变的格外的嚣张。
“那是你的事情,不过彭书记。你拿到市常委会上讨论可以,你想怎么处置我都行。但是希望你最好先想出一个好的理由或者说是借口也行。不然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就别怪我刘伟名没有先提醒你了。”刘伟名现在反正是破罐子破摔,已经与彭东阳撕破了脸皮那还遮遮掩掩干什么?刘伟名在心里暗自嘀咕,等下要不要抓住机会当面骂彭东阳的娘。
“好,好大的口气。你的心里到底还有没有组织和党。就凭你这样的态度就应该严办。我说过了,对于你这样的人组织是一定要坚决严肃处理的。我们组织里面不能存在你这样漠视组织的人。”彭东阳气的脸都成了猪肝‘色’了。
“随便你吧,你想这么扣帽子都行。但是彭书记,我想提醒你一句,做事情的时候别忘了给别人留一条活路,就算是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我刘伟名并不仅仅是一只兔子,我刘伟名不是个怕事的人。和你比起来,你是穿鞋的,而我是光脚的,有句话叫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刘伟名今年才二十五岁,我就算这次载了我再等十年也才三十五岁,我等的起,但是彭书记,你可等不起了。大家和和睦睦地相处几个月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以后我再见你,我还是会恭恭敬敬地叫你一声彭书记,尊你一声老领导,不要撕破了脸日后不好见面。你说是不是?”刘伟名给自己点了根烟,一点没有理会彭东阳,慢慢地‘抽’着,冷冷地说。
“你当我彭东阳是什么?可以和你讨价还价的吗?刘伟名,我当领导几十年了,我参加工作哪会你还在穿开裆‘裤’呢?不识抬举的东西,竟然敢顶撞我。你以为你娶了金清平的‘女’儿就了不起了吗?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老子不怕,我这次就真的要办了你你能拿我怎么样?我在教你,小伙子。官场不是那么好‘混’的,不按这个圈子里的规矩办事你就得出局,懂了吗?”彭东阳一脸冷笑着。
“是吗,你真的不怕我岳父?你能办了我怎么就知道我岳父办不了你呢?好了,还是那句话,大家都各自退一步,留一线余地日后好见面。言尽于此,你想怎么都随你吧。”刘伟名冷笑了几声,然后直接摁下车窗,不再理会彭东阳。
两人都气呼呼的,谁都没有说话,其实两人心里都憋了一肚子的火,特别是彭东阳,他几时被人这么不待见过?他心里下定了决心,这次无论如何都得找个理由把刘伟名给办了。其实他今天本来是没准备办刘伟名的,刘伟名是县委书记,而彭东阳是市委书记,对于他来说,刘伟名就是一只小蚂蚁,想踩死就踩死,想捏死就捏死。可是刘伟名身后还有个金清平,而对于金清平来说,他彭东阳就是一只小蚂蚁,所以这也是彭东阳虽然非常仇恨刘伟名,却一直没有对他有什么动作的原因。今天他叫上刘伟名上车,也仅仅只是想威胁敲打一下刘伟名,如果刘伟名对他说几句好话的话他彭东阳当然乐得接受这个台阶,两人都可以安安心心平平安安地继续当官了,可是刘伟名偏偏是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一点好脸‘色’都没给他彭东阳,这人‘逼’急了什么话什么事情做得出来。所以彭东阳才这样。现在彭东阳心里便开始在开始犹豫了。一个两难的选择摆在他面前,一个是坚决办了刘伟名,借口彭东阳那已经收集了一些了,当然,这个所说的办并不是‘交’给纪委,只是说可以给刘伟名一个党内的警告处分之类的,当然,这么做无疑就宣告了刘伟名职业生涯的止步了。但是这么做彭东阳就得接受金清平疯狂的打压了。第二个就是不办刘伟名,两人继续向以前那样,只不过这样子做的话他彭东阳的威信将直接降到最低点,以后见到刘伟名便再也抬不起头来了,对于一个领导来说,这也是个致命的打击。
而一旁的刘伟名也不好过,心里一半是愤怒,一半是后悔。刘伟名这个县委书记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他刘伟名自己也是付出过很大的牺牲才换来的,难道他刘伟名就真的像他所说那样无所谓吗?其实肯定不然,但是刘伟名天生就是那个‘性’子,虽然在官场里打磨了一年,人变的世故圆滑了多,棱角也基本上磨光了,但是最心底的血‘性’还在,‘性’子依旧还是那个‘性’子,他最受不了得就是别人的威胁,所以这才当着面与彭东阳撕破脸对着干了起来。他当然知道彭冬‘艳’要是真的狠下心来要对付自己的话自己便只有挨打的份,但是怒气所在,他顾不了那么多。现在刘伟名才真的体会到,自己是真的太年轻了。
两人默然无言,车子在山路上慢腾腾地爬着。到了大山镇的时候已经是三点了。刘伟名沿路观察了一下,胡永‘波’真的做的‘挺’不错的,路的两旁不时会有几个巨大而又粗糙的广告牌竖立着,上面就是那么几个字“大山镇高新生态园欢迎您。”,刘伟名看了看,广告牌下面支柱埋的土都是新的,很显然是昨天才临时立起来的。而且不时可以看见正在拆迁的民房,一排排的民房上面都写着拆字。而在车子经过一段比较泥泞的路,需要减速慢‘性’的地带,刘伟名甚至看到许多俩挖机正在作业,目标就是一个一个山脚,刘伟名在心里暗笑,这个胡永‘波’倒是真的会想办法,比自己想的可要贴切的多啊。
在进入大山镇的街道上的时候,入口处竖立着一个巨大的广告牌,广告牌是整个大山镇高新生态园的规划图。刘伟名看了看,这个广告牌,就是用几根铁杆架着的,只是刘伟名很费神才两天时间胡永‘波’上哪找的这么一副大的广告图来着。
经过这一路,给行人都造成了一种心理感觉,那就是大山镇正在大兴土木。高新生态园即将建立。到了大山镇,早就等候在那里的以胡永‘波’为首的一干大山镇政fu官员便走进了过来,彭东阳望了望刘伟名,然后推开‘门’下车。出乎意料的是,最先迎接彭东阳的并不是胡永‘波’等人,而是几个穿着土的不能再土的农民,举一块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感谢彭书记来我镇视察,党的恩情大余天。”然后一个农民不由分手走上来紧紧握住彭东阳的手,叽里呱啦地所了一大通,脸上感动兴奋之极。彭东阳也傻了,不知道这个一口大山镇乡音的老百姓到底在说什么,这时候胡永‘波’走上来,对彭东阳说道:“彭书记,您好,我是大山镇镇委书记胡永‘波’。非常感谢您来我们大山镇视察指导。”
“你好,你先向我翻译一下这位老乡都在说些什么。”彭东阳的手紧紧地被这个老百姓握住,尴尬之极地问着胡永‘波’。胡永‘波’其实也不太懂大山镇当地的方言,但是这些话都是他教这个老百姓说的,所以他非常准备地翻译给了彭东阳听:“这位老乡说,非常感谢彭书记能够大力地开发咱们大山镇,这是为民办好事。说一旦这个生态园建立起来了他们的日子就好过了。他还说您是大青天,是真正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好官清官。说是一定要给你送一块匾。”胡永‘波’一说完,当即另外两个老百姓便抬着一块匾过来,刘伟名偷偷地看了看这块匾,只见上面写着:“为民办实事,青天大老爷。大山镇全体老百姓敬献给明阳市市委书记彭东阳,感谢彭书记大力支持大山镇高新生态园的建立。”
刘伟名看过之后一个劲的傻笑,这大山镇高新科技园的建立他彭东阳可是没出过一分力的,这倒要看看他彭东阳心里作何感想。偷偷地看了看彭东阳,可是可惜,在彭东阳的眼里除了看到炙热的眼神之外并没有一点点所谓的尴尬存在。彭东阳非常高新的和这位老乡说着什么,后面立即有人抬着这块匾跟在彭东阳的身后慢慢地走着,以示对这块匾的尊敬之情。刘伟名当然知道这是胡永‘波’为了让自己能够在彭东阳面前有个好印象而特意安排的,可是胡永‘波’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与彭东阳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了,想着彭东阳无缘无故地得了一个青天大老爷的名号心里就不舒服,随即想着。刘伟名计上心来。偷偷地招呼了一下胡永‘波’,两人慢慢地走在了一起,刘伟名突然低声在胡永‘波’耳朵旁边说了一句什么。
“啊?刘书记,这样不好吧?彭书记不可能不怀疑这是咱们‘弄’的鬼得。”胡永‘波’听过之后惊讶之极地说着。
“知道就知道吧,怕什么?只要市里能够拨钱下来,咱们怕什么?再者说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放心,有我在他彭东阳不能拿你怎么样,除非我先倒了。”刘伟名不自然地又看了彭东阳一眼后说道。
胡永‘波’听了刘伟名的话之后依然还是犹豫了一下,然后跑到一边去安排什么了。刘伟名乐悠悠地跟上大队伍,随着彭东阳东逛西逛地在那晃悠着。没多久,胡永‘波’便赶了上来,对刘伟名使了个眼‘色’,意思就是事情已经办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