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第37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看你是在心虚吧,我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说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你房子在哪?我得进去好好视察一下,看看你们有没有留下什么不该让我发现的东西。”李梦晴像是发现了老鼠的猫一样,紧紧地盯着刘伟名说道。
“随便你吧,你大可放心,我刘伟名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的房间可以任你视察。随时都可以接受首长的检阅的。”刘伟名一点都不担心,在得知李梦晴要来之前他可是反反复复地把房子彻底检查了一遍,直到确定没有留下任何有关于范滨滨、张云佳两‘女’的痕迹之后才罢休。
“下车吧,这就是我住的地方。招待所那地方只能适合暂时住,长久住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我让人在这里租了一套房子。”刘伟名把车开进了自己的小院子里,一边下车一边对李梦晴说道。
“‘挺’不错的嘛,有点小资又有点复古,‘挺’会享受的你。”李梦晴四处看了看,然后跟着刘伟名进了房子。
“累了吗?累了的话就去洗个澡休息一下。晚上我再帮你们找好住的地方。”一进屋刘伟名便转身对李梦晴说道。
“伟名,我想你了。”李梦晴没有理会刘伟名的话,一进屋便异常柔情地对刘伟名说道。“我都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你了,我真的不喜欢这种一旦离开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相见的感觉。”
刘伟名望着李梦晴,心里也是柔情万千。走过去揽住李梦晴腰身把李梦晴抱在自己的怀里。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们之间这是一段不伦之恋,他无法想李梦晴许诺什么,对金倩他可以许诺等我回林阳就可以好好地陪你,但是对于李梦晴他能许诺吗?他们之间的关系注定了只能子啊黑暗中进行,而且还没有个头。
“伟名,爱我吧,好好地爱我吧。让我能够真实地感到你在我的身旁。”李梦晴紧紧地抱住刘伟名的身躯,把头靠在刘伟名的肩膀处慢慢地说着。
刘伟名叹了口气,抱起李梦晴便往卧室而去。
李梦晴在清泉的这些日子,刘伟名尽量深居简出,没有与张云佳范滨滨两‘女’做过多的联系,尽量不让李梦晴发现什么。关于清泉主干道的投票,顺利进行,其结果没有出刘伟名的意外,李梦晴一个人拿下了其中的两个标,这里面有黄耀华的功劳,如果不是黄耀华在其中做了手脚,这几‘激’烈的竞争环境之下,李梦晴能拿下一个标就算是不错了。
顺利投完标之后,李梦晴得回林阳,去公司做人手调配已经入场的前期准备工作,虽然对于离开刘伟名‘挺’依依不舍的,但是最后还是走了。李梦晴去了林阳,而胡永‘波’等人也在李梦晴走了之后的第三天回了清泉。胡永‘波’回清泉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永‘波’,结果怎么样?”刘伟名坐在办公室里问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胡永‘波’。
“刘书记,情况很不错,大大出乎了我们的意料。由于我们的展台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所以人流量特别的大,有兴趣得开发商也特别的多。你看看,这是我们留下的对我们这个项目有兴趣的客户名单。”胡永‘波’非常兴奋地把几十个号码已经公司的名称的单子递给了刘伟名。刘伟名看了看,也非常的高兴,随后说道:“不错,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了,你们然人专‘门’对这些客户进行沟通,务必要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最终落户大山镇。开发商嘛,当然是唯利是图的,你一定要让他们看到咱们大山镇未来的潜力所在。另外,等时机成熟,我会亲自以清泉县委县政fu的名义宴请这些最终有意向的客户,争取让他们下定最后的决心。”
“嗯,我在回来之前已经在省商业厅把这些公司的详细背景全部都记录了过来了,接下来我的办法就是,把这些客户分成几组,每组派三个人专‘门’负责与这些客户沟通。”胡永‘波’点了点头说道。
“嗯,不错,永‘波’,这次你做的非常好,没有让我失望。接下来该怎么做你自己拿主意。有什么需要你直接向县里提就行了。”刘伟名笑呵呵地说着。其实刘伟名也根本没有想到大山镇的开发项目竟然会成为一个香饽饽,但是仔细一分析,刘伟名倒是觉得这个结果也在情理之中。现在全世界的范围之内都处于经济萎缩的局势,国外的经济状况更是一塌糊涂,今年以来,出口额惨淡无比。这就使得一大笔投资国外或者是出口的资金进入内地市场。而内地市场原本异常火热的房地产市场也开始接近于瓶颈,加之国家和政fu都相应地颁发了一系列对于房地产开放商不算有利的政策,导致大部分原本准备进军房地产的闲散资金开始撤出房地产。而纵观整个经济体制,只有投资与政fu挂钩的开发项目最为稳妥,风险‘性’也最小,所以这才促成了大山镇高新生态园在林阳招商引资博览会上的成功。
送走了胡永‘波’之后,刘伟名开始在自己的工作薄上面记着关于大山镇高新生态园的进一步规划,现在事情已经初见成效了,刘伟名心底也充满了成绩感,毕竟这个大山镇高新生态园是自己一力促成的,感觉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就在这个时候刘伟名身上的手机响了,刘伟名看了看电话号码,是谢建国打过来的。刘伟名接过电话之后非常客气地对谢建国说道:“谢市长,您好。”
“伟名啊,有时间没有?有时间的话来常阳市一谈。我想和你见一面说会话。”谢建国的声音之中有着一丝丝的严肃。
“常阳?行,好。那谢市长,我现在立马赶去常阳,到了给你电话。”刘伟名听了谢建国的话之后当即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想来想去,只能猜到这次彭东阳肯定是准备对自己出手了。挂断电话之后,刘伟名也没做过多的犹豫,当即出了县委,让田永军开车送自己去了自己的院子,然后也没让田永军跟着,自己开着车便往常阳而去。由于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所以到达常阳市的时候是晚上。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谢建国。谢建国让刘伟名在成华休闲会所等自己。刘伟名一路打听才找到所谓的成华休闲会所。
在‘门’口等了一下子,谢建国便来了。与刘伟名一样,谢建国也是只身一人。
“伟名啊,让你久等了。”谢建国走到刘伟名身边笑着说道。
“没有,我也才刚刚到。”刘伟名掏出一根烟递给谢建国。
“走吧,进去。我们去泡泡澡。我已经与这里的老板打过招呼了,我们直接去泡澡就行了。这里面有间澡堂子是专‘门’为我开设的。”谢建国一边说着一边笑。
刘伟名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谢建国直接往里面走去。
“我一般工作累了之后便会来这里泡泡澡,泡澡之后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这里我常来。”谢建国和刘伟名两人都坐在一个大的浴池里面。谢建国靠着浴池上面闭着眼一脸陶醉地对刘伟名说着。
刘伟名却没觉得有什么好陶醉的,他现在只是感觉自己心急如焚,想知道彭东阳到底准备怎么对付自己。可是谢建国故意卖着关子不说,刘伟名也不好问。便迎合着谢建国说道:“谢市长你整天都为国为民在‘操’劳着,是的注意自己身体,得常常放松自己。m主席可是教导过我们,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哈哈,别把我上升到那个高度,我还没到为国为民那个境界,只是工作罢了。”谢建国虽然很谦虚地说着,但是脸上喜悦之情已经溢于言表,这个世界上谁不喜欢听好话呢?。
谢建国拿出放在糟蹋旁边的一包烟,自己点上一根,然后把烟盒和打火机都‘交’给了刘伟名。吐出一口烟后突然脸上变的沉重了许多。慢慢地说道:“彭东阳决定对你动手了。”
“他是不是在常委会上让你们讨论对我的处分?”刘伟名早就预料到了这个,询问道。
“这个倒没有,他只是说你不适合继续留在清泉县县委书记这个职位上面。说你太年轻,做事行为都不成熟,加之市民政局原局长这小子好死不死的正好找了关系被调走了,所以在常委会上,彭东阳直接做了决定,把你调到市民政局任局长。你知道的,我在常委会上只是占了少数票,虽然我反对,但是无效。相信市委组织部这几天就会找你谈话的,过不了多久你就得去市民政局上任了。”谢建国慢慢地说着,从他的表情也可以看出,他也很无奈。
刘伟名原本以为彭东阳会把自己的事情越‘弄’越大,起码都会给自己‘弄’一个警告处分的,但是没想彭东阳仅仅只是把自己平级调到了市民政局而已。刘伟名点着烟,仔细地考虑着彭东阳这么做的用意,他想彭东阳这么做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是要给自己一个好看,让自己知道常阳市这片天是他彭东阳说了算的,给自己挑战他权威存在的一个惩罚,但是彭东阳忌惮金清平的存在,所以不敢下太狠的手段,只能是把自己来一根评级的调动,而且并没有吧自己调到一些太冷‘门’的部‘门’。第二,估计是想把自己调离清泉,让几乎已经脱离了他控制的清泉重新回到他的手上。
这么想着刘伟名心里好受了一点,但是还是非常的不是滋味。市民政局局长与清泉县县委书记虽然都是同一个级别,但是论权利那就是天壤之别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哪个位置更好,坐着更舒服。一般来所一个县委书记要是调动的话,起码都得‘弄’个胡市长的职务。刘伟名叹了口气,然后问道:“由谁接任我的位置?王卫国吗?”
“嗯,是。由王卫国暂时代理县委书记的职务,主持县委的日常工作。”谢建国点了点头说道,随后又道:“这是今天在常委会上通过的。在打给你之前我已经把这个情况通报给了金书记了。你不用担心,金书记自然会对你有一个安排的。不过对一个县委书记的正常调动这是市委的权利范围之内的事情,所以我想金书记可能暂时也没别的办法,你估计得从清泉到民政局报道了。不过你也不用太过于沮丧,你在清泉的功劳没有谁能够抢走,另外民政局以前可能是个不太景气的部‘门’,但是现在随着国家对民生的日益看重,民政局现在已经是几个热‘门’部‘门’之一了。每年从上面拨下来用于民政事业的款子可是笔大数目。要是单论钱的话,民政局可是仅次于市财政局了,这里面油水很丰厚,你就放开胆的在里面捞吧。”谢建国不知道是同情刘伟名还是在安慰刘伟名。
“没事,在哪个位置上干不是干?到民政局了,我可是彻底是你手下的兵了,跟着你干我心里更加舒坦。”刘伟名虽然心里满是苦楚,但是还是装着笑脸说道。
“哈哈,老弟。是金子到哪里都是会发光的,我们市政fu这座小庙可装不下你这座大神,我估计你也就是来我们市政fu打打秋风罢了,金书记要不了多久就会对你有一个新的调动的。别的咱不说了,官场上就是这样,人生总是会有高峰和低谷的,‘挺’过去就没事了。”谢建国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说道。
与谢建国呆了半个晚上,直到晚上十一点刘伟名才开车回清泉,回到清泉,刘伟名怎么都睡不着。虽然刘伟名很坚强,当做没事人一样,但是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其实很大,在顶撞彭东阳的时候他就想过有一天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甚至更糟,但是真到事情出了之后他心里依然非常的失落,如果说他不后悔那是骗人的。
勉勉强强地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刘伟名依然早起,自己开着车去了县委办公大楼。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看了看面前的工作薄,心里不禁更是气愤,一把把工作薄傍扔在地上。烦躁之极地点了一根烟,静静地‘抽’着,直接‘抽’的整个办公室都烟雾萦绕。最后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张云佳,让张云佳来自己办公室一趟,张云佳很奇怪刘伟名怎么突然让自己去他办公室,但是还是搁下手头上的工作去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伟名,什么事啊?这么急着让我过来。”张云佳很自然地走到刘伟名面前的座位上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