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第37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的话一说完,众人都‘露’出了惊讶之情。.最快更新访问: 。 刘伟名笑了笑,众人可能出现的表情他都早就猜到了。
“我刘伟名在清泉这个地方工作整整一年,虽然不说干的有多出‘色’,但是我自然还是给清泉的老百姓带来了一些实质‘性’的利益,当然,这一切并不仅仅只是我刘伟名一个人的功劳,与大家对我刘伟名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刘伟名说完之后顿了一顿,然后转脸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唐华说道:“唐华,你是我来清泉第一个接待我的人,虽然我一开始并不看好你这个人,但是经过长久相处之后发现,你的确是个人才,有些事情只有你能够做到,你这个管家是最称职最出‘色’的,如果让我再选避家的话你唐华是我的首选。李军,我们之间的事情有点纠结,当初对你我算是用了点卑鄙的手段,但是我自认我没有做错,在场的人之中,你是帮我刘伟名干事情干的最多的一个,这里的事情包括公事,也包括‘私’事。自从我来清泉,你几乎就没有清闲过,估计你从来就没想过会为一个人卖命到这种程度吧。黄县长,你在这里是长辈,也是我在整个清泉系统里面最敬佩的一个人,你也是第一个支持我刘伟名的常委,但是我却一直把最苦最累的活都派给你,并不是我刘伟名对你有什么偏见,而是只要你去我才能放心,在这里我非常的感谢你。永‘波’,在这些人之中你我相处时间最短,‘交’情也是最浅的,但是我非常欣赏你,因为你是真的有才能。有些事情我非常放心地可以‘交’给你去办,因为你会帮我办的尽善尽美,也能最快地了解明白我的意思。远博,你是我的秘书,对于你我一直有种亲近感,或许是因为我自己也是秘书出身的原因吧,有时候看着你就犹如看到一年前的自己,怎么说呢?我自然你干秘书工作没我干的好,但是你的能力和超前的意识不能被忽视,你是真的有才能,而且你的才能与你的秘书工作不匹配。我会在我走之前尽量帮你一把。永军,我们两见面的次数可能是最多的了,对于这些人之中,你给我的感动最多,有些话不便多说,你我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在这里,我敬大家一杯,很高兴认识大家,也非常感谢大家对我刘伟名的支持,无以为报,一切都在这杯酒中。”刘伟名一一说完,然后把自己杯中的酒给倒满。
喝完酒之后,刘伟名又看了看众人,发现众人都没有说话,各自在想着各自的心事。
“我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还记得上次彭东阳来视察时我对你们说过的话吗?我说过,只要我刘伟名在清泉一天,就能保证你们安全一天,但是现在我得离开清泉了,所以我不能保证你们在清泉以后的前途怎么样。我走后,将由王卫国暂时代理县委的日常工作,我想代理应该是暂时的,过不了几天王卫国就会成为县委书记的,而罗建忠立马就能成为代理县长。王卫国与我刘伟名已经势成水火了,我一走,他一定不会让你们有好日子过。我刘伟名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只要是对我刘伟名用心的人我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给你们透个底,江南省即将在林阳成立一个中南地区最大的工业园区,这个工业园区将直接划分为一个县级市的行政级别,直接受省委省政fu领导。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候我将出任这个工业园区的区长,而区委书记只不过是挂个名号罢了。所以我在这里问问大家的意见,在做的,希望继续跟着我去林阳的请举手。大家先仔细想想吧,具体能给你们什么位置不是我可以说的准得,但是应该会比你们在清泉的处境好。”刘伟名又接着说着。
“我去,刘书记。只要您到哪我就去哪。”唐华立即接言说道,刘伟名笑了笑,唐华的位置是众人之中最为尴尬的,作为县委书记的管家,他无可厚非地必须站在与县政fu对立的第一线,现在县委的主人变成了县政fu的人,他唐华能有好日子过吗?刘伟名没来清泉之前,唐华的处境就是这样子的,唐华可是打死都不想再过那种日子了。
“我也愿意。”李军也黑着脸表示同意,刘伟名点了点头,对李军笑了笑。
“我就不去了,我这把老骨头还是继续呆在清泉专心地把路修好,为老百姓做点实事算了。刘书记,你能来清泉那是清泉所有老百姓的福气,已经我们赶都不敢的事情在你手里全部都成为了现实,现在你离开了,但是我却必须呆在这里,我不能让王卫国把清泉老百姓刚刚腾升的希望给‘弄’没了,也不能让王卫国那小子把你的一番心血都‘弄’没了。”黄耀华站起来,敬了刘伟名一杯酒之后说道。
“永‘波’,你呢?”刘伟名把眼光最准胡永‘波’。如果要说谁是刘伟名工作上的猛将的话绝对是胡永‘波’了,刘伟名是真正欣赏他的工作能力。
“您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我肯定得跟你走。没有你在的清泉对于我来说就是自杀的地方。”胡永‘波’说完之后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望着胡远博和田永军说道:“你们两个我就不多说了,只要你们自己愿意我可以一直把你们带在身边,我想你们没什么意见吧?至于远博我会先想办法把你的级别‘弄’上来,到时候去林阳就方便分配工作了。”刘伟名说完之后,左右看了看,然后总结地说道:“除了黄县长,你们大家都愿意继续跟着我刘伟名干,这让我很感动,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你们一个好的职位,但是有些事情不是绝对的,能不能都办成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希望还是很大。另外,我去林阳上任还需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们要做的就是要保证自己不被王卫国拉下马,这段时间我不在清泉,帮不了你们。送你们四个字,韬光养晦。”
当晚刘伟名又喝了个大醉,连带着众人也都喝醉了,唯有黄耀华没有。最后黄耀华把众人都安排在酒店住下。
丙然不出刘伟名的意料,第二天,刘伟名便接到市委组织部的电话,让刘伟名去市委组织部一趟。刘伟名借口今天有事不能去,便直接在自己的房子里睡了一天,第二天上午才让田永军开着车送自己去了常阳市。刘伟名找到组织部,然后便进去了。接待自己的是市委组织部长廖顺家。
“坐吧,伟名同志。”廖顺家客气地对刘伟名说着。
“谢谢,廖部长。”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坐下。
“伟名同志啊,今天我是代表组织来找你谈话的。你在清泉的成绩我们是有目共睹的,组织上也是看到了的,你年轻,有闯劲,工作态度也非常的端正。但是年轻也恰恰是你的缺点,你有时候在个人生活作风以及行为上面太不注意了。至于是什么事情我想你自己很清楚。关于你的事情,彭书记和我特意地‘交’谈过,我们根据组织上知错能改的‘精’神,决定给你一次机会,这次的事情我们就不追究了。但是,我们都决定你不适合继续留在县委书记这个职位上面,县委书记是党在一个县的最高长官,他的所作所为都代表了党的形象,我们决定等你成熟一点的时候再让你担当重任。经过市常委会上的一致通过,我们决定把你调到市民政局任局长,给你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和舞台施展自己的才华,以及锻炼磨砺自己。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吗?”廖顺家一本正经地说着。
刘伟名听完之后在心里冷笑着,脸上态度却很严肃,点了点头说道:“谢谢您和彭书记对我的厚爱,我愿意服从组织上的安排,好好锻炼磨砺自己。”
“伟名同志,你的态度很好,这样就对了。你要相信,组织上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公正的,只要你有能力,能够认识并且改正自己的错误,组织上是一定会给你机会的。好了,你现在回去就与王卫国同志做好‘交’接,在不影响清泉县委正常工作的前提下,尽早到市政fu报道。关于你的调职文书我们会马上下达到你们清泉县委的。”廖顺家很高兴地说着,开始他还以为今天这个谈话不好谈,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今天这个县委书记可是省w书记的‘女’婿,就算人家今天看他不爽,不给他面子他也不敢真的怎么样,可是没想到今天竟然这么顺利,这让他对刘伟名好感顿生,虽然他们不是一个阵营的。
“嗯,谢谢你了,廖部长。我会尽早到市政fu报道的。只是我早两天去医院体检了一下,医院的检查报告说我的心脏有问题,必须得马上治理。可能需要几天时间,我想这个事情比较急,能不能等我去医院看过之后再回来‘交’接?放心,我会很快的。”刘伟名笑了笑说道。
“呃…,这样啊?身体当然重要。这样吧,你先去医院检查身体,但是最好不要超过一周,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请先向组织汇报,组织会重新作出安排的。”廖家顺当然知道刘伟名这是借口,但是这与他何干呢?他乐得做个好人。
“那太谢谢廖部长你了,我一定会尽早赶回清泉与王卫国同志做好‘交’接的。”刘伟名一脸感‘激’地说着,然后站起来与廖家顺握了握手,便走了出去。
走到楼下,上了田永军的车,直接让田永军开车回了清泉。回清泉,刘伟名便让胡远博帮自己去收购茶叶,就是清泉的那种土茶叶。以后就得走人了,所以这茶叶以后也就喝不着了,随便让胡远博帮自己再‘弄’一点小黄鱼。至于县委刘伟名没有再过去,‘花’了一天的时间把自己房间里面有用的东西整理了一下,然后便直接开着车回了林阳,带着的有十几斤茶叶和二十多条小黄鱼。
走之前打了电话给张云佳,让张云佳赶紧安排自己选定的那些人的职位。刘伟名为什么说自己有病得去做手术?就是要拖时间让张云佳赶紧安排,只要自己一天不‘交’接,王卫国就没办法执行县委书记的职务,所以对于官员他就没有直接的人事权,这个权利就在张云佳的手上。而张云佳作为一组织部长,王卫国就更是暂时没有办法动她的。这就是刘伟名的想法,当然,‘交’接完之后王卫国大可以对自己安排的这些人来一次大换血,但是这种可能‘性’极小,不是换届王卫国是不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提拔一个人容易,但是要罢免或者调离一个人那就要难得多了。刘伟名的想法就是,即使自己走了,也不会让王卫国有轻松的日子过,起码不会让王卫国再过上以前土皇帝的生活。
刘伟名直接回了清泉,心情不好,便没有与金倩事先通电话。开着车就回了自己的家。回家的时候刚好中午,两个老人正在家里吃着中饭,小金哲一个人躺在摇篮里面吸着自己的手指。刘伟名当即进房,正准备洗手吃饭。
“伟名啊,你上去叫下钟丽,让钟丽下来吃饭。”刘伟名母亲一边端着菜一边对刘伟名说道。
“钟丽在家吗?她没去上班?”刘伟名奇怪地问道。
“她啊,今天早上一醒来就发烧,头晕。倩儿放了她一天的假,让她在家里休息。上午吃了几片‘药’,就一直在睡觉,你去叫叫她,看看好些了没有?”刘伟名的母亲说着。
“应该没什么事吧,年轻人抗体应该很好。”刘伟名说着上楼,在钟丽的‘门’边敲了敲‘门’,但是却不见回话的声音。刘伟名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发现钟丽果然是睡在‘床’上,被子被掀翻在地上,身上穿着睡衣。刘伟名不自然地就开始蠢蠢‘欲’动,但是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钟丽虽然熟睡,但是整个脸都是通红的,看着掀翻在地的被子,刘伟名当即觉得钟丽是发烧了。
跋紧跑过去,伸出手在钟丽的额头上面探了一下,烧的厉害。
刘伟名推了推钟丽,钟丽慢慢地睁开眼,惊讶地望着刘伟名,但是还是有气无力地说道:“伟名哥,你回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