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第37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先别管我回来不回来,你发烧了知道吗?烧的很厉害。。 更新好快。 你的衣服在哪?我拿件衣服给你披上,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刘伟名心急地道。
“不用了,吃点‘药’就没事了,我就感觉身上很热。我今天上午吃了‘药’了,等下应该就会好了。”钟丽犹豫地说着。
“这是可以开玩笑的事情吗?你都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自己照顾自己?你要是万一烧出个好歹来你让我怎么回去向你父母‘交’代。衣服在这里吧?”刘伟名掀开钟丽的衣橱,从里面翻出一件钟丽的外套,二话不说把外套罩在钟丽的身上,然后直接一把抱住钟丽往外走。
“伟名哥,我…我…自己走吧。”钟丽不知道是发烧还是因为被刘伟名这样抱着害羞,小声不自然地说着。
“你能走吗?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我得赶紧把你送到医院,我的天呐。都发烧的这么厉害你竟然可以睡得着,也不言语一声,还不知道烧出什么‘毛’病没有。”刘伟名赶紧抱着钟丽往楼下去。他担心着烧久了会把脑子给烧坏。
“怎么了?伟名。”刘伟名的父亲看着刘伟名抱着钟丽下来好奇地问着。
“爸,你们先吃。钟丽发烧的厉害,我得赶紧送她去医院,我自己在外面吃就行了。”刘伟名没有停留,直接把钟丽抱上了车,然后开着车火急火燎地往最近的医院而去。
坐在车上,钟丽偷偷地望着正紧张地开车的刘伟名,眼角不自然地就流‘露’出了一幅甜蜜的‘摸’样,她觉得自己现在很幸福,因为刘伟名在为她一个人而着急。也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被人关心是这么美妙的滋味。
刘伟名直接把车开到最近的医院,然后抱着钟丽就往医院而去。对于刘伟名来说,钟丽发烧这是大事,不过对于医院的医生么来说,发烧这只是小的不能再小的病了,依旧是让刘伟名挂号,排队。气的刘伟名直骂娘。最后扶到病‘床’,一个医生直接给钟丽打了两针,开了一些‘药’,便开始打着点滴。
“伟名哥,谢谢你。”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的钟丽,一脸幸福地对坐在病‘床’边的刘伟名说道。
“谢什么谢,我说过,你就是我的妹妹,哥哥关心妹妹那是应该的,我既然把你从清泉带出来了,那我就肯定得照顾好你。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都过了午饭时间了。”刘伟名笑着说道,他身上可都还是汗呢。
“不用了,伟名哥,我没什么胃口,什么都不想吃,你先回去吧,你都还没吃中饭,我等下打完点滴自己坐车回去就是了。”
“我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呢?你现在在这,我下去给你买点粥过来吧,你等等。”刘伟名说着便走出了医院,在医院旁边的小餐馆让人给钟丽煮了一锅粥,自己随便吃了点什么。
钟丽的点滴直到晚上才打完,刘伟名便一直守在钟丽的身边。等到钟丽打完点滴刘伟名才载着钟丽往回走。
打完点滴钟丽的状态明显好多了,虽然依然还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摸’样,但是起码看起来脸‘色’好看多了。
“伟名哥,谢谢你了,今天。让你为了我忙活了一下午。”钟丽很感‘激’地对刘伟名说道。
“你都叫我哥了,我能不照顾你吗?有时候一个人要学会照顾自己,这病啊,就是得立即赶快去治,小病不治会慢慢地变成大病的,大病要是还不治等你你想治的时候就晚了。以后啊,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就对家里人说,知道吗?别把自己当外人。”刘伟名一边看着车一边对钟丽说道。
“知道了,伟名哥,这次让你们为我担心了。”钟丽红着脸点了点头道。
这时金倩打来电话,问刘伟名钟丽的病情怎么样了,刘伟名说了一番,说没事,马上就到家了。其实吧,刘伟名的家人几乎已经把钟丽当成自己家的一份子了,朝夕相处了一个月了,对于钟丽的存在,大家几乎已经变成一种习惯了。特别是金倩,非常喜欢钟丽。
回到家,个人都仔细地询问了钟丽一番,直到确认没事,才一起吃了晚饭。
“老公,对不起。我都没照顾好钟丽,要不是你今天突然回来,这事情就麻烦了。”卧室里,金倩低着头开始向刘伟名检讨。
“这关你什么事啊?你也要上班,钟丽这丫头自己有病也不说,硬是扛着。呵呵,最近工作怎么样?”刘伟名躺在‘床’上呵呵对钟丽道。
“‘挺’好的,虽然工作繁琐了一点,但是看着集团业绩一天好过一天,心里很有成就感。”金倩说着也躺在刘伟名的身边,抱住刘伟名身子,温柔地对刘伟名说着。一直小手开始在刘伟名的‘胸’前有意无意地抚‘摸’着。
“看样子你母亲让你接受集团是对的。好好干,说不定哪一天你老公我就得让你养活了。”刘伟名听着金倩自信满满的话,想起自己最近的遭遇,心里很不适滋味。
“怎么了?老公,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金倩感觉到了刘伟名情绪的‘波’动,坐起身子问道。
刘伟名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两口才慢慢地说道:“没什么,最近被小人害了。我被从清泉调到了常阳市市政fu民政局当局长。心里有点感叹罢了,官场如战场,说不定你老公我哪一天就成了革命的牺牲品了。呵呵。”,刘伟名强迫自己用轻松的口‘吻’说着。
“你被调出了清泉了啊?太好了,清泉那地方穷死了,你在那我心里一直都替你觉得委屈。常阳虽然比不上林阳,但是起码大小也是个城市,在那里生活比在清泉肯定好多了。哎,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把你调到林阳来,要是你被调到林阳来了那该多好啊。”金倩的反应完全超出了刘伟名的想象,刘伟名没有想到金倩会是这样看待这件问题的,虽然刘伟名哈哈大笑,乐观的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总归是能看到事情好的一面的。刘伟名紧紧地拥住金倩的身子,在金倩的脸蛋上面亲了一下,然后说道:“放心吧,老婆,最多三个月,我就可以回林阳了。你爸爸都帮我安排好了。”
“真的?”金倩明显的很是惊喜。
“不信吗?我难道还会骗你吗?”刘伟名一边扰着金倩的痒痒一边说道,两人嬉戏着在‘床’上滚做一团,随后的事情大家可想而知,当然是夫妻进行连夜的周公大礼。
第二天,金倩依旧去上班,本来钟丽生病金倩是让钟丽再在家休息一天的,可是钟丽硬说自己没事了,死活都要去公司上班,刘伟名没法,便随便她了。刘伟名说是因为调职这件事情有点心灰意冷,但是其实心底的干劲比以前更足了,他天生就是这种‘性’格的人,越是摔倒他就越是要爬起来。他有着自己心底的小九九。彭东阳只敢调他的职,但是并不能把他怎么样,有了金清平的话,刘伟名知道自己在常阳市民政局局长的位置上不过就是打打酱油罢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为做好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区长这个职位做准备了。
刘伟名吃完早饭没有闲着,手中列了一份清单,然后便开着车出去了。这份清单上面列了一大批以前与自己有过或深或浅‘交’情的省级官员,当然,都是现在手握重权的。对于他们个人喜好刘伟名以前就都做过了解了,所以这次刘伟名的目的就是根据他们个人的喜好每人送一份礼。不管这份礼送过去自己能不能得到回报,但是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林阳不像常阳那个小地方,这里可是头头脑脑齐聚的地方,虽然金清平是省w书记,但是把庙里的菩萨都拜一遍肯定什么鬼都不怕了。
刘伟名开车到林阳个大古玩店,字画店,茗茶店等等等等,几乎挨着把林阳都逛了一个遍,‘花’了将近六万块钱,才把那几位大佬级人物的礼物给准备好。这么一忙活就到了中午了。刘伟名就靠近把车停在一家饭店‘门’前,下了车便进了饭店。
一进饭店,刘伟名便发现了一个熟人。他发现董静正与几个男人坐在一桌上面吃着饭。其中一个男人刘伟名都还有印象,就是上次在清泉采访自己的工作人员之一。刘伟名没想到在这遇见了许久不见一直让自己留有淡淡倩影的董静。想也没想地走过去,走到董静身边,笑了笑说道:“董静,没想到在这也能遇见你。”
董静正和自己面前的三个男人‘交’谈着,突然听到刘伟名这么一说话,当即回过头来,望着刘伟名也是满脸的惊讶,说后笑着说道:“伟名,你怎么在这?”
“我正好在附近有点事情,所以就顺道在这里吃饭了。没想到在这遇见了你。”刘伟名微笑着说着。
“我也…正好在这里有点任务。坐吧,一起吃。这几位是我的同事。这位是刘伟名,我的朋友。”董静站起来向面前的三个男人和刘伟名做着介绍。
“你好你好。”刘伟名笑着与三个男人一一握过手,然后每人散了一根烟,之后也一点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董静让服务员加了一副碗筷,又添了几道菜。
“你们做记者的也辛苦啊,天天在外面跑,算是真正的幕后英雄了。”刘伟名一开头就给了几人一顶高帽子。
“你啊,就别把我们说的这么神乎了,端着这个碗就得做这份事。我们也只是做本分的事情。”董静说着笑了笑,然后突然‘挺’神秘地对几个男人说道:“你们按计划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切忌别‘露’出了马脚。”
“知道了,董组。”几个男人点了点头,便起身。刘伟名看见一个男人还不停地在自己的兜里动作着。几个男人说着就离开席位往饭店的后面而去。
刘伟名满是疑‘惑’地看着,随后疑‘惑’地问道:“你们……你们现在还有工作?”
“去‘偷’拍,最近我们接到一系列的举报,说很多饭店的卫生情况很恶劣,甚至有些饭店用的都是地沟油。我们这一期的任务就是对林阳的各大饭店进行暗中采访拍摄,把卫生情况不合格的饭店都给曝光出来。他们身上都带着小型的摄影机。”董静压低声音说着。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看你们看看的对话还以为你们都是政fu特工呢。”刘伟名开了句玩笑。
“还特工呢,我都快成特吃了。为了这期的任务,这三天我们几乎把林阳的各大饭店都吃了个遍,别人一天三顿,我们一天起码要吃上个八、十顿。我现在就差看见这些饭店的菜就吐了。你呢,怎么会在这里?你这个县委书记倒是当的很清闲“董静很难得这么随‘性’地聊天说话。
“我现在已经不是县委书记了,被调职了。所以咱现在也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刘伟名又被董静提起了这事,不禁开始摇着头自嘲地说着。
“调职?这么快就升职了?”董静听惊讶的。
“升职说不上,准确地说是被降职了,从清泉县委书记被调到常阳市民政局当局长。哎,官场上的事情说不清楚,可能是我自己太年轻,太过于冲动了。”刘伟名拿起桌上还未开动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地喝着。
“算了,人生不如意十之**,过去就过去了,谁都有不如意的时候。官场的事情我不太懂,说了我也不是很明白。”董静有点尴尬地叹了口气安慰着刘伟名。
“没事,我也只是感叹一下罢了,这点小挫折我还承受的住。”刘伟名刚说完,就听见饭店后面传来打骂声,两人当即回头往里面望去。
“不好,肯定被发现了。”董静说完就推开椅子往饭店后面而去,刘伟名顿了一下也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