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第37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当两人赶到后面厨房‘门’口的时候,发现三个记者被八、十个穿着满是油污的厨师服的男人给围住,一个中年‘妇’‘女’气势汹汹地指着三个记者大声地骂着。。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复制网址访问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到我们厨房来‘偷’拍,我要把你们告到警察局去。”中年‘妇’‘女’手里拿着摄影机,情绪‘激’动之极。
董静见状,立即推开几个厨师走了进去。刘伟名害怕董静受到伤害也跟着走了进去。
“你是老板娘吧,我们是省电视台的记者,这是我们的工作证。我们接到任务,要对林阳各大饭店的卫生情况做一个暗访,给你带来的不便我们便是歉意,但是还是请你把我们的摄影机还给我们,这里面有着我们一天的工作成果,对于我们很重要。”董静走进去,便非常客气地对中年‘妇’‘女’说着。
“记者?原来是记者,我早猜到是你么这群人了。记者就了不起了?记者就能够随便进入人家的地方‘偷’拍?还给你?看我还给你。”中年‘妇’‘女’拿着摄影机作势要摔。这可把董静给吓了一条,摄影机摔坏了没关系,可是里面可存着他们今天一天的工作成果啊。
“别,请你把摄影机给我们。”董静‘激’动地抓住中年‘妇’‘女’的手说道。
“给你?给你好把我们饭店曝光?你想得美,麻辣隔壁,小贱人。”中年‘妇’‘女’开始口里说着脏话骂着董静。
董静是什么人?那是个文学小青年,怎么会骂人?顿时被中年‘妇’‘女’这种泼‘妇’形象给‘逼’的说不出话来,涨红了脸。而后面的三个记者也被围住自己的十几个厨师的强大气势给压住,话都不敢说。
“麻烦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的,真不知道你这种素质的人怎么还能开饭店,你也不怕别人吃着你的东西恶心吗?”刘伟名非常气愤地走过去,指着中年‘妇’‘女’说道。
“你***又是谁?敢骂老娘,老娘开饭店的时候你妈都还没开b呢。”泼‘妇’就是泼‘妇’,嘴里永远都没话好说。
“做人永远都要保持一点起码的自尊,不然和畜生有什么区别?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请下次记住不要随便骂人家的母亲,是会有报应的。”刘伟名气的血管都胀了起来。从身上掏出手机一边拨着号码一边说道。
“你干什么?”中年‘妇’‘女’一看刘伟名拿出手机就开始有点紧张的问道。
“你刚刚不是说要报警吗?我现在就报警,随便帮你把工商局,卫生局以及食品‘药’物监管局的人一起叫过来。”刘伟名带着点冷酷地笑说道。
“你最好不要报,我们敢开饭店就不怕这些部‘门’,你当我们在上面没人吗?我告诉你,我表哥可是在城北工商局上班的,你以为我会怕吗?你打啊?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中年‘妇’‘女’一副洋洋得意的‘摸’样。
“伟名,算了,你不用管这个事,我打电话回台里,这里台里自会解决的。不由我们担心。”董静看到刘伟名为自己出头却被这个泼‘妇’这么侮辱,心里满怀着歉意,不想让刘伟名继续帮自己趟这趟浑水,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叫台里的人。
“不用了,这事已经不仅仅只是你的问题了,她既然侮辱了我刘伟名就得为此付出代价。”刘伟名冷笑着说道,然后瞪着眼睛问饭店的老板娘:“泼‘妇’,既然你说你表哥是在城北工商局上班不怕那咱们要不要试一试?我们打个赌怎么样?我说你的这个饭店明天就要关‘门’你信不信?”
“你当老娘是吓大的啊?老娘这个饭店开了十几年了,害怕你不成。给我打,妈的。不给这些小兔崽子一点厉害不然老来我们这里找茬。”泼‘妇’对着那些厨师说道。
那些厨师见到老板娘发话了,一个个就准备动手。
“慢着。”刘伟名转脸对着厨师说道:“你们是傻了还是怎么?她叫你们动手你们就动手?到时候打了人坐牢的可是你们?动手之前你们最好想想清楚。”刘伟名说完之后开始摁着手机,想了想,最后还是把电话号码拨给了何英杰:“何秘书长吗?您好您好,我是伟名。很久没有见到您老了,是啊。我想找个时间去拜访您一下,对,今天晚上吗?建林也在林阳?好,好好,我会联系建林的。这样的,秘书长,我现在遇到了点麻烦,我的几个朋友是省电视台的记者,他们在一个饭店采访的时候被饭店的人给围住了,我刚好碰上,这家饭店的人现在要动手打人。我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工商局等部‘门’的电话,所以就想起了您。饭店的名字啊?您稍等,我看一下。”刘伟名用手捂住电话,对身边的董静说道:“这家饭店的名字是什么?”
“祥林嫂饭店。”董静当然知道刘伟名是在干什么,二话不说便把饭店的名字说了出来。
“秘书长,这家饭店的名字叫祥林嫂饭店,就在城北小巷口这边。对,麻烦您了,真的不好意思。好好好,今天晚上我一定去拜访您。”刘伟名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然后一把从泼‘妇’手中把摄影机给抢了过来,对着围着自己的厨师说道:“你们趁早问她要了工钱另外去找份工作吧。这个饭店明天就要关‘门’。如果你们想在警察局里呆下半辈子的话尽避拦着我们。”
说完之后刘伟名便带着董静等几个记者推开厨师走了出去。而老板娘和几个厨师都被刘伟名刚刚一连串的秘书长什么的给吓傻了,当真不敢再拦刘伟名。几人也没付钱,直接带着人走出了饭店,至于饭店第二天倒没倒闭刘伟名没有去关心,不过他估计这个饭店绝对不会仅仅是停业整顿这么简单。
“今天谢谢你了,伟名,让你又欠下一个人情真的‘挺’过意不去的。”饭店‘门’外,董静对刘伟名说着。
“没事,这样的饭店老板我是真的看不下去。没有我,你们电视台一样可以解决问题的,我只不过是气愤罢了。”刘伟名笑呵呵地说着。
\"你们先回去吧,今天放你们半天假。该采访的我们都采访了,明天再忙一天也就够了。东西你们带回去‘交’给局里,记得别‘弄’丢了\"董静转过脸对三位记者说着。
三个记者点点头,便开着车走了。
“你现在去哪?”董静回过头来对刘伟名说道。
“去哪都成,我的事上午就办了,只是晚上得去秘书长家里拜会一下了,刚刚在电话里都说了。”刘伟名摊手说道。
“那么介意送我回家一趟吗?车被他们开走了。”
“不介意,走吧。”刘伟名知道董静这么说肯定是让自己去她家的,因为她要回家完全可以让刚刚他们电视台的商务车送她回家的。
“你认识一个叫董琳的姑娘吗?”在车上,董静突然这么一问。
“董琳?你怎么认识她?”刘伟名惊讶地转过脸问董静。
“我和她嘛……,认识很多年了。”董静没有说具体关系,只是含糊地说道,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董琳,呵呵。‘挺’有趣的一个‘女’孩子。说不上有太深的关系,只是认识而已。她是林阳的‘交’警,我有一次违规被她给抓住了,两人产生了点小误会,而后和她在我朋友的婚礼上碰见,她是新娘的朋友。就这么简单,估计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我肯定不是什么好形象。”刘伟名想起了董琳,不由的说道。刘伟名估计在董琳的嘴里自己肯定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
“没有,她‘挺’感‘激’你的。真的,飞机上的事。”董静点了点头上说道。
“你怎么知道?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刘伟名没想到董静脸董琳在飞机上遇到的事情都知道。
“我是她姐姐,非常感‘激’你在飞机上帮了琳儿一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董静突然一笑后说道。
“我早该想到了,你叫董静,她叫董琳。最近这脑袋瓜子都不太管用了。”刘伟名突然恍然大悟。随后又道:“其实,在飞机上面原本我可以杜绝这个事情的发生的,只是当时我也并没有意识到,直到两人先后去了洗手间我才发现问题不太对劲。如果我早意识到估计董琳就不会受这么大的委屈了。她现在情绪怎么样?”刘伟名回忆起当时的一幕问道,他现在也开始后悔自己当时所谓的报复心理了,自己的报复差点害了人家‘女’孩子一生,不过话说回来了,刘伟名当时也仅仅只是猜想那个男人只为了泡董琳罢了,没想到这个男人会用这么龌龊的手段。
“这事情谁知道?琳儿从小就是这个‘性’子,你和她之间发生的事情她都跟我说了,我没告诉她我认识你。她对我说她非常感‘激’你。虽然心里一直对你有成见,但是她说像你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她太过于任‘性’了,从小就这样。只要自己想做的,谁也阻止不了。经过这件事情的打击我想她应该变的成熟了。幸好有你,才没有酿成大错。不过话说回来,都是我父母对她的溺爱造成的。她几乎没怎么出过社会,对于社会的险恶一无所知。”董静摇着头道。
“哈哈,你们两姐妹的‘性’格可是截然相反。你就是文静如水,她就是个小辣椒。你不说我怎么都想不到你们俩竟然会是俩姐妹。”刘伟名比对了一下面前的董静与记忆中的董琳然后笑着说道。
“是有原因的,她从小就在我父母身边长大,一直被溺爱,所以才这样。我很小的时候就被我父母送到国外生活,一直到十八岁那年才回来。也就是因为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原因,我才一直对我们中国的艺术非常感兴趣,从小一个人生活,也造就了我有点冷漠孤僻的‘性’格吧。”董静看着窗外说道。
刘伟名没有说话,没想到董静竟然会从小就是在国外长大的。这大出了刘伟名的意料,在刘伟名的猜想中,董静估计是出在一个书香‘门’第。比如父亲是大学的中文教授什么的之类的。
刘伟名没有询问董静,根据记忆直接把车开到董静楼下。然后停住车对董静说:“到了,安全护送成功。”
“上去坐会吧,正好董琳也在家,好好谢谢你。算是给她一个惊喜吧。”董静说的语气很淡,有一种恬静的感觉在里面。
刘伟名犹豫了一下,随后起身,跟着董静下了车,往楼上而去。
董静的家具体在几楼,刘伟名没有细看。他直接跟着董静进了家‘门’。
董静的家很不错,装修的‘挺’豪华的,可以预见董静的父母肯定不是一般的人,这从从小就可以把董静送到国外就可以猜得出来。
“随便坐吧,我把董琳叫出来一下,不知道这丫头在不在家。”董静已经家‘门’就招呼着刘伟名,然后自己便往一间卧室而去。刘伟名随意看了看,没发现董静的父母在家,也就没那么多的顾忌,着急点上烟开始‘抽’着。
卧室传来几声对话,接着卧室的‘门’打开。一身睡衣的董琳跟着董静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董琳望着坐在客厅‘抽’着烟的刘伟名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喊着。
“你好,董琳。最近身体感觉怎么样?感冒好了吧?”刘伟名见到董琳笑了笑,然后站起来问道。人家对他善他就更加的和善,人家对他恶,他保证会更加的恶毒,这就是刘伟名的作风。要是以前的董琳刘伟名保证是不会进这个家‘门’,即使是董静相邀,他今天会上来第一是看在董静的面子上,另外的确也是董琳经过飞机上的事情之后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谢谢你的关心,好多了。对了,你都还没说你怎么知道我家的?还有,你怎么认识我姐姐?你们是一起进来的吗?”董琳显然还没从突然见到刘伟名惊讶之中反应过来。
“你去给伟名倒杯茶吧。”董静看到自己这个风风火火的妹妹,笑了笑然后说道。
董琳拿着茶杯过去泡茶,董静坐在刘伟名身旁的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