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第37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样子她已经从那件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了。。 更新好快。”刘伟名见到董静坐到了自己身边,连忙把烟在烟灰缸里面摁灭,然后笑着对董静说着。
“她本来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一个‘女’孩子却生了一副男孩子的‘性’格。对什么事情向来都是不在乎的,过了也就忘了。这件事情确实对他有一定的打击,刚回家几天一直把自己关在卧室里,谁叫她出来她都不理。我也是好说歹说她才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我才知道是你救了她。她是个开朗的人,加上家人在旁边安慰,没几天也就好了。看这样子,应该是没事了。过几天应该就可以继续上班了。”董静望着在倒茶的妹妹慢慢地说着,眼里自由一丝关心在里面。
“喝吧,刘伟名同志。我董琳从来就没给人干过端茶倒水的差事,今天破例给你倒了。第一呢,是感谢你在飞机上救了我。第二是向以前对你态度那么恶劣道歉,还把你的衣服给扔了,‘挺’不好意思的。希望你不要介意。”董琳把茶放在刘伟名的面前说着。
虽然刘伟名可以感觉到董琳这话出自真心,但是这语气怎么都无法让人感觉到她是在道歉。不过想想董琳的‘性’格,刘伟名当即默然,唯有一笑。
“没事,以前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谢谢你的茶。”刘伟名也不客气,端起茶就喝了一口,随后便感觉满嘴的苦涩,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的杯子,随即只有苦笑了。
“怎么了?我泡的茶不好啊?你皱着眉头干嘛?”董琳看到刘伟名的样子非常的不满意。
“没事没事,很好喝,只是不太适应这么……这么…浓得茶吧了。”刘伟名不知道怎么说,毕竟人家倒的茶你皱眉头确实是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董静站起来望了茶杯一眼,也皱起了眉头问董琳:“你放了多少茶叶?”
“才半杯啊?怎么了?少了?”董琳也端过茶杯一看,然后疑‘惑’地说道。
“你还真是我家的小鲍主,泡茶放半杯茶叶,不苦才怪。”董静摇着头说道。
“原来是多了,我怎么知道,我泡‘奶’粉泡咖啡都是这么放的,我哪知道泡茶不用放这么多啊。”董琳一脸不乐意地站在旁边说道。
“你啊,看你以后嫁人了怎么办。”董静站起来端过刘伟名面前的茶杯去了洗手间倒掉,然后自己又去倒了一杯茶放在刘伟名的面前。
“你都还没说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姐姐,我可先告诉你,这个家伙可是有老婆的,你千万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给‘迷’住了。”董琳像个八卦妹一样抓住董静问道。只不过前半句还好,后半句就让刘伟名有点咂舌了,心里暗道难道这丫头有火眼金睛?她怎么就知道自己确实有点想追董静的想法?不过随即便想通了。董静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哪个男人不想追?估计董静认识的以及董静家人认识的所谓董静的男‘性’朋友最后都是对董静有意思的吧。
“你‘乱’说什么呀,这么大的姑娘了说话总是这么不经过头脑的。”董静脸一红,没好气地白了董琳一眼,随即怪异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对董琳说道:“我和朋友很早就认识了,我们是校友。在大学那会就见过,后来我去清泉采访过他,大家又都遇上了。你早几天对我说救你的人是刘伟名后我就一直在想这个刘伟名是不是就是我认识的刘伟名,今天刚好遇上伟名就问了,然后请他来了家里。人家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呢?连个电话里说声谢谢都没有,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是…不是…不好意思见他嘛,他突然就从仇人变成恩人人家有点不习惯嘛。再说了,她以前对我那么差,最多我和他算是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董琳嘟着嘴为自己辩护着。
“你……,怎么能两清呢?人家救了你就是有恩于你,不说知恩图报,但是感恩之心总该有吧。伟名,你别介意,她就是这么一个‘性’子,小孩子一样。”平时从来没说过这么多话发过这么大脾气的董静今天彻底被董琳给气着了,当着人家的面说话这么不给刘伟名留情面的让董静真的很难做。
“没事,以前我确实有不对的地方,再说在飞机上出现这么情况我也有责任,严格来说还是我对不起董琳。你要是愿意两清我非常乐意。我这人别的不怕,就是怕欠人家的人情债。”刘伟名笑了笑后说着,他现在被这两姐妹给彻底逗乐了。这么一对‘性’格完全相反的姐妹真不知道平时在家里这生活是怎么过的。
“看你现在都被爸妈惯成什么样子了,陪伟名说会话,我去拿点水果。”董静又白了董琳一眼,然后起身往房里去。董琳非常不满地对着董静的背影做了鬼脸。
“你们两平时在家也是这么吵的吗?”刘伟名煞是好奇对董琳说着。
“她啊,二十多岁的人都快赶上我妈了。”董琳非常不满意地说着,随后突然瞪大着眼睛像是审贼一样‘逼’视着刘伟名问道:“你是不是想追我姐?”
“呃……这个…这个,那你先告诉我追又怎么了?不追又怎么了?”刘伟名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用起了太极。
“我告诉你,你没这个想法最好,要是有这个想法你最好马上打消,不然。”董琳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摸’样向刘伟名挥舞了一下自己的小拳头。
“为什么我不能追呢?万一你姐姐也喜欢我怎么办?”刘伟名看着董琳可爱的样子忽然很有兴致地问道。
“不行,我告诉你。追我姐姐的人多了去了,比你优秀的人太多,我姐姐一个都看不上难道会看上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另外,你都结了婚了,难道还想打我姐的主意?劝你不要再自取其辱了。我的姐夫肯定是个非常完美的男人,绝对是个白马王子。”董琳说到后面一脸陶醉地说着,那敢情这个白马王子不是董静的而是她的一样。
“我告诉你,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是唐僧也不一定。”刘伟名大乐,对于董琳对自己的鄙视他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是有‘妇’之夫确实是不具备追董静的念头,自己对董静也只是有着一种淡淡的好感,说不上是爱,也没有到那种非追不可的地步。对于漂亮‘女’人哪个男人都有一种发自本‘性’的征服‘欲’的,特别是董静这种有着超凡气质的‘女’人。
“你是故意找茬是不是?”董琳瞪了刘伟名一眼,随后又说道:“反正你是没戏,劝你有点自知之明趁早死了这条心。要是你敢对我姐动歪心思我一定对你不客气。我告诉你,我可是练过空手道的,到时候就算你救过我也也一定打的你满地找牙。”
“如果我硬是要追你姐呢?而且你姐也喜欢我你准备怎么办?连你姐一起打吗?”刘伟名觉得这小丫头越来越可爱了,忍不住的调戏说道。
“不可能,我姐那是什么人?她喜欢的男人肯定不会是你这种俗人的。你就别在这做白日梦了,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
“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刘伟名哈哈大笑地说道。
“什么赌?”
“要是你姐喜欢上了我你就输了,要是你姐没有喜欢我那么就算你赢怎么样?”刘伟名开着玩笑说道。
“条件呢?”董琳显然对这个赌志在必得。
“随便你啊。”刘伟名无所谓得说道,对于这个赌的成功或者失败他一点不在乎,只是个玩笑罢了。
“嗯……让我好好想想。”董琳抓着自己的头发仔细地想着,那样子非常的认真,然后抬起头来对刘伟名说道:“我暂时没想出来,不过这个条件到时候再说。就当是欠着,到时候对方提出任何的条件都不许反悔。你敢不敢赌。”
“敢,有什么不敢的。不过我的先说好,我追你姐向你姐献殷勤的时候你不许阻拦,而且也不许在你姐耳边说我的坏话。这是先决条件。”刘伟名越来越觉得有趣了。
“行。不过你到时候要是输了可不许反悔。”董琳想了很久,小眉头皱的,随后下了狠心说道。
“哈哈哈,你放心,我刘伟名这一生许下的承诺还没有没兑现过的。”刘伟名一边点烟一边说道。
“你们两在说什么啊?说的这么开心。”这时董静端着水果走了出来,望着两个人都眉飞‘色’舞的不仅疑‘惑’地问道。
“啊……我们…我们……”董琳一下子就开始结巴了,她紧张。心里想着要是让姐姐知道自己与刘伟名在打这样的赌肯定会骂死自己的。
“没什么,董琳在说她上班时遇见的一些趣闻呢。”刘伟名就比董琳沉稳的多,像真的没事一样对着董静说着。
刘伟名在董静家里呆到快天黑了才回家,和大小两位美‘女’聊天的感觉‘挺’不错的,特别是两位美‘女’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特‘色’。出了董静的家,刘伟名直接把车开到自己家,与刚回家的金倩说了一声自己晚上有事,然后把车上买的大大小小的东西都给卸了下来。只留下送给何英杰的礼物。送给何英杰的礼物其实很普通,一套京剧大师于魁智先生亲笔签名的cd。刘伟名曾经从何建林那里得知,何英杰别的不喜欢,就喜欢中国的国粹京剧,是一个真真正正的老票友,而咱们国家这么多的京剧大家中他最喜欢的就是现任国家京剧院副院长的于魁智老师,刘伟名为买这张cd可是‘花’了不少心思,逛了半个林阳城而且‘花’了不菲的钱才买到这个由于魁智老师亲笔签名的cd。虽然作为于魁智老师的忠实粉丝,何英杰家里关于于魁智的各种光碟肯定不少,但是由于魁智老师亲笔签名的就不一定有了。
刘伟名开着车出了‘门’,然后打了个电话给何建林。
“建林,你在哪呢?”刘伟名没有与何建林太过于客气,直接问道。
“大哥,我还正准备打电话给你呢。我现在在华北路这边,正准备回去。我爸说今晚请你去家里吃顿饭,你现在就过来吗?要不我去接你?”何建林也‘挺’客气地说着。
“不用了,我已经开车出来了。你也回去吗?我去华北路那边吧,咱们一起过去。”刘伟名说完挂掉电话,然后把车往华北路开着,到了华北路看到正靠在车上‘抽’着烟的何建林,看那样子估计又在哪玩来。随后便跟着何建林的车往何英杰的家而去。
何英杰的家与金清平的家一样,很普通,在林阳这个城市只能算是一般。这可能是所有上位者的特‘色’吧,高处不甚寒,低调才能长久。
“伟名啊,坐坐坐,今天在饭店没什么事吧?”一进何英杰的家‘门’,就见何英杰系着围裙从厨房出来,热情地刘伟名说着。
“今天的事真是麻烦秘书长您了,我一个朋友在那个饭店采访,谁知却遇上了一个泼‘妇’老板娘。结果这老板娘便拉上十几个厨房把他们都给包围起来了,我刚好遇见,找来找去,我在林阳也不认识什么人,就只好把这事找到秘书长您这来了,给您添麻烦了。”刘伟名带着歉意说着。
“老伴啊,你去煮吧,我和伟名说会儿话。建林,去把我那条好烟拿出来,对了,还有上次别人送的那点茶叶拿出来。”何英杰笑了笑,然后把身上的围裙解下来递给一旁的老伴,吩咐何建林去拿烟拿茶。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刘伟名到沙发边上坐下,说道:“以后不在办公室就别秘书长秘书长的叫,叫的人都疏远了。我和金书记岁数都差不多,你就叫声叔叔吧。这都是点小事,有这种违规的饭店我们政fu部‘门’是有责任监督处理的,咱们得为老百姓的健康负责是不是?这件事已经处理了,有关部‘门’去了那个饭店,勒令那个饭店关‘门’,直接封了店,而且没收了其资格证。”
“真是谢谢何叔叔了。这是我今天偶然逛音像店看到的,听建林说您老喜欢这口,特别是于魁智老师的,所以我就买了一本。听音像店老板说这个是于魁智老师亲笔签名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当是献丑了。”刘伟名笑着从身上把那盒包装非常‘精’美的cd给拿了出来递给何英杰。
“你还真有心了,这怎么好意思。”何英杰笑眯眯地说着,一听是由于魁智亲笔签名的当即两眼放光,立即拆开来看,果然看到上面有“于魁智。”三个字,当即宝贝的不得了。声音都有点颤抖的对刘伟名说道:“伟名,真是太谢谢了。这可是个好东西啊。你不知道,你叔叔我这一生就喜欢京剧,当年要不是我父亲‘逼’着我都去上戏剧学院学唱戏去了。虽然我从了政,可是对于戏剧的喜爱是一点都不减,这么多戏剧大师中我最喜欢的就是于魁智先生。喜欢他字正腔圆的吐词,喜欢他磁‘性’的音‘色’以及个人的那种气质。”
“于魁智老师唱的的却不错,非常的感染人。”刘伟名也随即应和着说道。
“哦?你也知道于魁智老师?也听京剧?”何英杰惊讶地问道。
“我父亲也是个京剧‘迷’,不过他只是个野路子票友罢了,农村人,没条件听这个。可是我也是从小受我爸的熏陶吧,对京剧也非常的喜欢。后来自己有了条件也经常听听京剧,不过不能跟您比,您那是正宗的票友,我用时下的话说最多只是个打酱油得。于魁智老师的戏我也听过几次,我记忆最深的就是他与李胜素老师唱的那段《武家坡》,唱的真的非常的不错。”刘伟名胡扯着说道,其实他哪喜欢京剧啊,刘伟名的父亲虽然也喜欢京剧可是那关刘伟名什么事?刘伟名这一生和京剧从来就没打过‘交’道,知道的这点都是上次何建林说何英杰喜欢京剧特别是于魁智的,便在上网的时候偶然在百度上面打了于魁智的名字,然后就出来一大片的于魁智演唱的片段,刘伟名点了第一个就是于魁智与李胜素演唱的那段《武家坡》,看了这段刘伟名就再也没看过了。今天决定要来何英杰家刘伟名特意在脑海里把这段人名和戏剧名又想了一遍,这不,抓住机会刘伟名把这段都说了。不过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两位大师的实力,说来说去只能用非常不错来评价。多了打死都不说,他深刻地知道言多必失这个道理。
“对对对,有这么一段,这个可是经典中的经典啊。于魁智先生一直这些年一直是与李胜素在搭档的,李胜素是属于梅派(梅兰芳派)的,唱功非常‘精’湛。武家坡更是经典啊。其中是不是有这么一段?”何英杰就像鱼儿找到了水一般,说着说着就开唱了:“苏龙魏虎为媒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