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第37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听着何英杰这么唱着很是惊讶,虽然何英杰唱的真的不咋地,但是刘伟名还是装出一副资深票友的‘摸’样一边听着一边拍着‘腿’摇着脑袋很是陶醉的‘摸’样,一见刘伟名这个‘摸’样,何英杰更是兴趣大浓,唱的更欢,一个人分别扮演男人和‘女’人,在那边唱便做着身段,让刘伟名大为惊讶。。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这时从房间里好不容易翻出烟和茶出来的何建林一出来就看到客厅里陶醉的两人,立即目瞪口呆。在他的记忆中自己的父亲在外人面前可是从来没这么失态过的,为何今天会这样?看到何英杰一点都没有收敛的样子,何建林急了。当即皱着眉头提醒了何英杰一句:“爸,烟来了。”一边打断唱兴正浓得何英杰,一边拿出一包烟给刘伟名。
“嗯,去去,去找找我的那些碟,把武家坡那本碟找出来。”何英杰一点都没有意识到何建林的意思,兴奋地叫着何建林。
何建林眉头更是皱的厉害,忙说道:“爸,算了。吃了饭再听吧。都快吃饭了。”
“你懂什么,知己难求,现在喜欢京剧这种传统艺术的人越来越少了,我好不容易遇到伟名这么一个票友你怎么能扫我的兴呢?你和你妈都不喜欢京剧。饭不是还没好吗?快点快点。”何英杰一听何建林这么说就不悦了。
何建林没想到刘伟名竟然喜欢京剧,现在的年轻人如果不是出自京剧世家,喜欢京剧这种艺术的人几乎已经到了凤‘毛’麟角了,像何建林这代的人喜欢的是摇宾,流行的是网络歌曲,追求的是哈日哈韩。
不过何建林最终还是没有坳过何英杰,而且在刘伟名面前也不敢不给自己父亲面子。唯有进房找出那本碟在客厅里放着。自己也坐在刘伟名的身旁一边‘抽’烟一边无聊地陪着两人听着京剧。
听着京剧其实不难受,最难受的是何英杰还在旁边唱着,音高的地方唱不上去他扯着喉咙也在唱。不过刘伟名不能有丝毫不耐烦的表情‘露’出来。好不容易何建林的母亲终于把饭菜做好了,刘伟名才暗暗地吐了一口气。
“伟名啊,我有点内部消息。过段时间咱们江南省戏剧院会请几位咱们国家京剧院得大师来演出,我到时候给你‘弄’张票。”唱完了,一边拉着刘伟名往餐桌去,一边兴高采烈地对刘伟名说着。
“是吗?那敢情好,真是太谢谢您了。何叔叔,这能够亲耳听这些大师演唱那可是我毕生的梦想啊。”刘伟名附和着说道。
“是的,这些人的戏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听到的。这票的事就包在我身上,到时候我让建林通知你。我在戏剧院可是有固定票得,我和他们的领导说好了,只要是大师级的人物来演出让他提前给我电话,预留几张票。我到时候让他们多留一张就是了。”何英杰很是开心地说着。
刘伟名能说什么?只能说谢谢了。
“来,建林,帮伟名把酒倒上。”何英杰一上酒桌就完全没了刚才那副痴‘迷’票友的‘摸’样,显然是清醒了许多,一边吩咐着何建林帮刘伟名面前的杯子里倒酒,一边对刘伟名说着:“伟名啊,我就建林这么一个儿子。这小子不争气,处处都不让人省心。我原本是想让他跟着我走仕途的,可是他打死都不肯,没办法,自己硬是要经商。可是现在这年头经商哪有这么容易的?所以我就想伟名你帮着帮着他。你不是外人,我就跟你说实话了,他以前自己搞房地产,可是我这个位置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每天瞪着眼睛看着我的人太多了,房地产这个行业里面能没有猫腻吗?我便让他关了房地产公司,没想到这小子自己便去了常阳,拘体在干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可是我用脚趾头也知道这小子肯定没干什么好事,这年代还是走正经路子稳靠。伟名,你看在叔叔的面子上以后照顾照顾建林,有什么政fu的活计帮忙照应一下建林。”何英杰说的很委婉,何建林在干什么他真的不知道吗?他要知道何建林在干什么实在是太简单了,只是何建林干的东西太离谱太伤风败俗他不好意思说罢了。当然,关于何英杰知不知道何建林在干什么这个对于刘伟名来说并不重要,对于刘伟名来说最重要的是要想帮着何建林做生意或者干其他的何英杰显然比刘伟名更加容易,但是何英杰为什么自己不去提携何建林而你让刘伟名去干这个,这令刘伟名百思不得其解。当然,此刻的刘伟名是没有这个能力去感知何英杰是看在刘伟名后续的发展上的。
不过何英杰既然这么说了刘伟名肯定是不能找理由去推脱的,刘伟名表现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说道:“这个没问题,我和建林那是拜过把子的兄弟,只要我有的就肯定有建林一份,只要是我太势单力薄罢了。原本在清泉的时候我手上还有一个正准备开发的高新生态园,不是我说,那个项目要是真的投资的话不说赚,但是肯定是亏不了的。可是现在,哎,不说了。建林,做哥哥的在这里说吧,只要以后我手头上有什么能赚钱的适合的我一定通知你。”,刘伟名一边喝着酒一边说道,说的一副非常真诚的‘摸’样。
“你现在没在清泉了吗?”何英杰放下酒杯惊讶地问道。
“没有了,早几天常阳的组织部长找过我谈话,说我太年轻,并不适合在清泉县委书记这个职位上继续工作。说让我到常阳市民政局局长这个位置上锻炼锻炼。我过几天就得回清泉‘交’接工作,然后便得到常阳市政fu报道上班了。”刘伟名摇着头苦笑道。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何英杰端着酒杯喝了一口,但是明显的是在仔细地考虑刘伟名说的这个问题,然后才说道:“没事,年轻人。多锻炼锻炼是好事。虽然民政局局长这个位置没有县委书记那么大的实权,但是胜在自由,而且不用担那么大的责任。现在国家日益注重的民生,看看最近几年的人大上的热点问题就知道了,几乎有一半是在讨论民生问题的。好好干,这个位置说不定比县委书记更加有发展。”何英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笑着对刘伟名道。
何建林的母亲不是个健谈的‘女’人,而且三个男人都在说着官场、时事问题,她一个‘女’人显然对这个不感兴趣。吃了点就到一旁看电视剧去了,看的正是湖南卫视最近风靡整个中国观众群男‘女’老少全部通吃的《回家的‘诱’‘惑’》,刘伟名也曾经看过两次,这剧情纠结的刘伟名差点想哭了。
见到何建林的母亲离开了,何英杰才淡淡地问刘伟名:“伟名,这里没有外人了,建林也懂得这个圈子的规则,不该说的他绝对是不会说的。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常阳得罪了谁?你说给我听听,或许我能在什么地方帮你一把。”
刘伟名看了看,心里暗道到底是久‘混’官场的人,一下就能看到问题的关键。刘伟名直接说道:“自从我到清泉,彭东阳就一直看我不太顺眼。而且清泉的县长王卫国是彭东阳的人,清泉本来是王卫国一锤定音的地方,所以我去了清泉之后处处遭到王卫国的排挤,我‘花’了很大的劲才把主导权从王卫国那里抢过来,这过程中与王卫国已经闹到不仅仅是‘私’底下的矛盾那么简单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也彻底得罪了彭东阳。最近我在清泉的动作太大,加上十佳青年的事情,可能彻底‘激’怒了彭东阳。刚好市民政局局长被调职,这个位置空缺,彭东阳便直接把我调到这个位置上了。当然,他说的理由绝对不是这个。”
何英杰点了点,继续喝着酒。而一旁的何建林见自己的父亲都没说话,他更是不好说什么。何英杰淡淡地喝了一口酒之后才慢慢地说着:“伟名,作为长辈和前辈,我以我个人的经验指出你的一些不足,希望你不要介意。”
“请叔叔您明示。”刘伟名对于这些在官场上厮‘混’一生的人的意见那是非常重视的,他现在最缺的就是经验。
“第一,你犯了最关键的一个错误,那就是功高盖主。你一开始就知道彭东阳明显与你不是一路的,但是你在还没有与他搞好关系最少是还没有与他做到和睦相处的时候就贸然对他的人下手,而且是下重手,这是错误之一。你应当用缓和的手段解决清泉的问题,而不应该是这么‘激’烈强硬的手段。至少你在动手对付你们清泉那个县长的时候应当时不时地向他汇报汇报工作,当然,这得掌握个度,因为你毕竟和他不是一个阵营的。你没有向他做过任何的低姿态上来就是一顿猛攻,这很难不让彭东阳觉得你是只凶猛的老虎,他不可能允许自己掌握的地区里面出现一个他无法掌握的人,加上最近省里对你的一度宣传,你又不给他面子,任谁坐在彭东阳这个位置上都会选择对你下手的,不然的话他彭东阳如何保持自己的威严?如何让跟着他的人相信他可以作为一个坚实的后盾?。
第二个错误,你在清泉的一系列改革虽然很成功,但是你却太‘操’之过急了。你的一系列马不停蹄的动作让清泉的那些官员心底造成了一种恐惧感,他们不知道你来势汹汹的下一步到底想干什么。上次十佳青年的个人资料和事迹统计上来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看你以及你们清泉的资料,我仔细看了看,便发现了这个问题。在清泉,无论你大搞开发,还是对国有企业的改革都触动了清泉一大部分官员的切身利益,虽然他们只是一些小喽啰,也不敢对你反抗什么,但是你初涉官场,可能不太知道,‘混’官场的不但的重视上面的关系,下面的关系更加重要。这就像是攀岩,你手抓的再稳你脚下没有落脚的地方你能往上爬几步?当然,光有落脚的地方而没有抓手的地方更加不行,那样你会摔的更惨。所以说,在官场上‘混’,上下都要保证好,缺一不可。如果这次你没有在清泉得罪这么多官员的话,彭东阳也不敢贸然对你下手,因为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他要对一个向你这样的县里主要领导下手最先要考虑的是没有你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继任者能不能保证好稳定的局面。这是你的第二个错误。在这种关系到大多数官员利益的问题你因该尽量避开,在给他们找到新的利益点之前应当用温和的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或者你应当用缓慢的手段对这批官员来个大换血,但是换血必须是保证在稳定的前提之下。
第三个错误,你在清泉干了几个这么大的项目有没有在里面划出一部分既定的资金给几个市里有实权的领导?我想你肯定没有,不然的话彭东阳不可能这么轻松地就把你给办了。这里面有个潜规则或者说是个规矩,每当下面以及要在自己的行政区域内做出什么大动作而且是需要上级支持的动作时因该先分出一部分利益给几个主管的上级领导。就像是你么清泉的修路工程以及那个生态园,你应该先明里暗里找到几位市里有实权的领导,给出一些暗示,明确地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支持这个能得到些什么利益。其实这个很简单,并不需要你自己付出什么。一般的领导的话都会有自己的公司或者是亲戚开的公司,你可以明说把一些标段以极高的价格标给他们。这样他们就上了你的船了。你得懂的一个道理,你向上面付出一块钱,你得到的绝对不会是一块钱的回报。你要是这样做了的话你的开发工程常阳市里绝对要拨钱,而且彭东阳要在常委会上动你,这些人肯定会多多少少起些作用的。这些都是我个人的经验之谈,或许这些不全对,但是其间应该是有他的道理,因为我这一生就是靠着这些经验走到这一步的,虽然不能说我有多成功,但是我从一个国企办公员一路爬到这个位置上来也不能算是太失败,或许手段有些说不上光彩,但是官场上隐藏的东西才是其‘精’髓。明面上的东西都是拿给外人看的。我说的这些希望能够对你有些帮助,说的不对的你也不要介意。”何英杰一口气说出了刘伟名的三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