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第37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仔细地听着何英杰所谓的经验之谈,心底产生了非常大的颤动。-复制网址访问 何英杰是什么人?那是与金清平一个级别的人了,他们这一生就都在这个圈子里‘混’了,他们说的话不一定对,但是绝对错不了。刘伟名仔细地回想着何英杰的话,然后想想自己在清泉的所作所为,觉得何英杰说的非常的对。仔细想想为什么自己跟着金清平一直都没有学到这些东西?思考了很久刘伟名才发现了问题的关键,何英杰与金清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一个‘阴’柔一个刚强。就像是纪晓岚与和珅一样,一个清正严明到极点,一个**到极点,但是可定肯定的是他们都最后都达到了官场的最高境界,而且谁也没办法压倒谁。虽然金清平并没有纪晓岚那么正直,何英杰也并没有和珅那么**,但是大致上是差不多的。这就向两条不同的路摆在刘伟名的面前,到底应该往哪条路继续往下走这是刘伟名自己选择的问题。两条路自己走好了都有机会拜相入阁。想了很久,刘伟名最后想起了金清平的那句话,外圆内方,刘伟名心里想着,假如自己能够在外面做到像何英杰一样的圆滑在里面能够像金清平一样的方正自己还怕什么?
想到这刘伟名当即豁然开朗。站起身来,对着何英杰鞠了一躬,发自内心地感‘激’着何英杰说道:“何叔叔,非常感谢您的指点。不瞒你说,最近我一直在困扰,我一直觉得自己做的并没有错为什么就受到了这样不公平的对待,现在听了您这么一说我算是豁然开朗了。”
“坐吧,不用这个样子,其实我说的也并不一定对,你还是多听听金书记的意见。自我认为他走的比我好,而且也比我更有发展前途,能够走的更远。”何英杰对于刘伟名的态度很是满意,当即自谦地说着。随后又对刘伟名说道:“跟你说句心里话吧,我看好你除了我特别喜欢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认为你将来必定是个人物,我就建林这么一个儿子。我是走仕途的,而且我也知道,我的仕途也就走到尽头了,上面没人很难进一步往上爬,而且年龄也不适合了。我要是一倒建林的日子就没这么好过了,从商的要是背后没有一个政客支持很难走的顺利。做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成龙的?所以我得为他找一只潜力股,我找了很久,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你身上,因为我做过很多的分析,确定你将来肯定会大有出息。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在我还在任上还有权的时候我会尽力为你保驾护航,但是等我离职之后你得尽力帮我帮助建林,当然,不是我自吹,虽然我这个儿子不怎么出息,但是也绝对不是个付不起的阿斗。我想想这笔生意你并不亏。算是个双赢的局面,虽然你背后有金书记的鼎力支持,但是你也知道,金书记并不是万能。有些事情他做不到或者是不方便做,但是我能。怎么样?”
刘伟名这才知道何英杰的打算,他在脑海中仔细盘算着这笔所谓的生意,最后肯定,确实如何英杰所说,这笔生意他确实不亏,相反,对于现如今的刘伟名来说,非常的有利。他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大佬做自己的后盾,这个大佬有金清平就足够了。他缺少的是小boss的支持,比如在常阳,如果在常委,除了一个势单力薄的谢建国还能有一两位常委支持自己的话,那么刘伟名在清泉的地位可就是真的稳固如山了。但是这种小boss金清平没有,江映雪没有。但是走了一辈子关系,靠着这个吃饭的何英杰有,刘伟名听说过,何英杰不但上层关系好,下层关系更好。整个江南省起码有五分之一的官员与他有似明似暗的关系。何英杰可是走关系的老行家了,他这一生最辉煌的成绩就是关系走的好,要论其它的政绩倒是没什么太出彩的。而且还有传言,何英杰‘阴’人最为厉害,凡是得罪过他的最后都没有个好下场,这其中何英杰也用了不少卑鄙的手段。所以,有些人称何英杰为眼镜蛇,你不惹他没事,一旦惹了他,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冷不丁地咬你一口,而且是一旦咬上就没得治的那种。虽然何英杰并一定有传言的那么恐怖,但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实。
想到这,刘伟名当即向何建林伸出手,说道:“建林老弟,以后有哥一口饭吃绝对饿不了你。说不定到时候还得靠你帮助呢。”
刘伟名这就是变相地在向何英杰表了决心了。
“大哥,以后只要你一句话,不说上刀山下火海,能做的我何建林绝对不会说二话。”何建林也不傻,相反他还很聪明。对于刘伟名身上存在的利用价值何英杰已经向他分析过很多次了。对于刘伟名这只潜力股何建林还是非常在意的。
“伟名,你说说你下一步的打算吧,我帮你分析分析,我想你被调职这件事情金书记不可能不知道,你说说金书记对你的安排吧。不要太过于忌讳,我现在和金书记是一根线的,和你又是一条船上的。我绝对不会做任何有损与你的事情的,而且说句不好听得话,你现在还不值得我‘花’力气去陷害你。”何英杰笑呵呵地说着。
“何叔叔,看您说的。”其实刘伟名心里还真有这种担忧,但是被何英杰这么一说,便觉得自己的担心真的是多余的。自己现在不过是个正县级干部,要被一个副部级干部陷害自己显然还不够资格。当即说道:“我岳父的安排是让我在常阳市民政局局长的位置上待一阵子,等到十佳青年颁奖结束,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正式落项之后便把我调回林阳任高新工业园区的区长。”
“哦?原来金书记对你的安排是这个,我还以为金书记会把你调到哪个市去任个副市长呢。金书记还真的相信你的能力啊。”何英杰听过之后有点惊讶,随后感叹地说道:“高新科技工业区这个区长的职位是个巨大的契机,你要是干好了那就完全可以一举成名一飞冲天,以后的前途不可设想,但是要是出了问题你这一生就再也别想爬出来了,这简直是在赌博啊。”
刘伟名望着何英杰,心里暗道:“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吧?”
“不过我相信金书记的眼光,也相信你的能力,我会尽量帮你做好一些准备工作的,但是我能够起到的永远都只是辅助作用,真正靠的永远都是你自己。我给你几个建议,林阳的高新工业园区不像你们清泉那块小地方。这个地方水深的多,你能够驾驭的了清泉那帮官员,但是并不一定说明你就能够驾驭的了林阳这帮关系户,能进高新工业园的有一大半都和你一样,背后都有关系的。所以,你要是没有那三板斧还真就镇不住这些家伙。所以我给你个建议,在你还没有调回林阳的这段时间,一定要想办法把彭东阳给‘弄’下马,最少也得把王卫国给‘弄’下马。这样你就算是给他们点了第一把火了,让他们知道你刘伟名并不是好惹的。别觉得好笑,官场中这个非常的重要,就像是监狱里的那些罪犯一样,在里面最受人尊敬的永远都是杀人犯,因为他们够狠,自然会让人心里产生畏惧。”何英杰一边‘抽’着烟一边慢慢地帮刘伟名分析着,看那样子,是真的在为刘伟名的前途护航。
“何叔叔,不怕你笑。把彭东阳整下台我还真没想过,因为感觉自己手上的实力不够,可是要整到王卫国的想法我一直有,方法我也用过很多,可是最后都不了了之。感觉王卫国就是个满身是刺的刺猬,虽然体积不小,致命点也多,但是想要不受伤就解决他确实很难,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结果我不能接受。”刘伟名有点尴尬地说着。
“嗯,我最近会多了解了解清泉现在的情况。你就专心当好你的民政局长就行了,等我想到了万全之策我会告诉你的。”何英杰点了点头说道。
从何英杰家里出来已经很晚了,将近晚上十点了,何建林送刘伟名出来的。本来何建林要送刘伟名回家,但是刘伟名死活不让。
刘伟名一个人开着车往回走,心里乐滋滋的,今天晚上的收获确实不小,虽然不能说是个靠山,但是起码也是一股助力。为自己以后的升迁又加了一份保险。
刘伟名开车回家的时候,金倩已经睡了。刘伟名拿着衣服去洗了个澡,然后便抱着金倩睡了过去,虽然今天兴致有点高,也确实有点想法,但是看着爱妻熟睡的‘摸’样也就没有再打扰了。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把拿着自己拟定的名单,一个个打着电话问候,然后确定其在家,再带着自己买的礼物登‘门’拜访。由于刘伟名身上顶着金清平‘女’婿的名号,一个个都对刘伟名非常的客气,大把大把的承诺‘弄’的刘伟名都开始飘飘然了。当然,刘伟名拜访的这些省城大佬都是属于金清平一系的。不是金清平一系的刘伟名也没这么傻自己带着礼物过去遭人白眼,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下午,刘伟名去拜访了自己的岳父金清平,当然,是直接去的金清平的办公室的。在里面与金清平就一些事情谈了半个小时,然后刘伟名又进了江映雪的办公室。
之后刘伟名就彻底轻松地在林阳呆了一周时间,直到七天的时间过了,刘伟名才开着自己的车慢悠悠地往清泉而去,他要去的就是去‘交’接工作。因为房子退了,刘伟名便直接把自己的车子开到了清泉县委大楼前面。然后一边‘抽’着烟一边往楼上而去。
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刘伟名望着熟悉的环境有点感伤。把身后那副“水至清则无鱼,水至浊则绝鱼。”的字画给拿了下来,收好。然后拿出电话打了个电话给唐华,让唐华来自己办公室一趟。
唐华对于刘伟名召唤自己的速度一直‘挺’快的,即使现在刘伟名离任了依然如此。
唐华进了‘门’,然后把‘门’掩上。走到刘伟名的办公桌前恭恭敬敬地喊道:“刘书记。”
“以后别再叫我刘书记了,叫刘局长吧。我今天来就是来与王县长‘交’接的,下午便去市政fu报道。”刘伟名笑了笑,然后拿出一包特供的中华扔给唐华,说道:“这包烟拿着吧,军队里面特供的,外面买不着。味道‘挺’不错的。”
“谢谢你了,刘书记。”唐华非常客气地说着。
“我在清泉也一年了,你前前后后也帮了我许多忙,我是真的感‘激’你。今天说句心里话,感觉跟着我刘伟名怎么样?”刘伟名突然有了兴致,找了唐华聊起了天。
“刘书记,您是我见过最出‘色’的县委书记,你虽然年轻,但是并不鲁莽,做事做人都非常的有分寸。最重要的一点是您有胆识,从来都不怕事,而且……”唐华一开口便说了一大堆,里面没有一句坏话。
刘伟名听的哈哈大笑,然后说道:“我怎么问你来了,你嘴里哪里会有句实话啊。我跟你说吧,我还是太年轻了,有些东西必须靠时间一点一点的积累,比如经验。不说了,我走之后你帮忙照看一下大家,有什么事情立即打电话给我,好好的在这里呆上几个月。等我回林阳了,我会尽量安排好你们的。绝对不会让你们继续留在王卫国的手下受委屈。”
“谢谢刘书记,清泉这里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立即向你报告的。”唐华点了点头说道。
“嗯,也不必什么事都说,捡重要的,万一有什么事情我也好帮助帮助你们。你等下出去同志一下王县长来我办公室‘交’接一下,另外通知一下大家,今天中午我在华都大酒店请大家吃饭。你就知会一声就行,想来的自然会来,不想来的也不必强求。”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又加了一句:“是选择树倒猢狲散还是选择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唐华有点惊讶刘伟名的说辞,随即点了点头走出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刘伟名坐在那‘抽’着烟,慢慢地‘抽’着,随意翻了翻那本挂在墙上的工作日志,笑了笑。该办的事情都办好了,胡远博被刘伟名用铁血手段‘混’上了个副科级,在清泉镇当副镇长,下次带走胡远博的时候最起码可以给他一个科级干部的职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