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第37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没多久,王卫国便一脸笑意地推开‘门’走了进来。。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复制网址访问 一进‘门’就非常热情地对刘伟名说道:“哎呀,刘书记,哦不,应该是刘局长,我可是已经恭候多时了。上面下来的通知说您心脏有问题,怎么样?好了吧?没气出个什么好歹来吧?”
刘伟名怎么会听不出王卫国语句中的讽刺之意了,也不以为然。现在确实是自己败了,这唱高调的人确实应该是他。刘伟名淡淡地说道:“谢谢王代书记的关心,医生说我心脏非常好,不会有任何问题,起码可以再活上个七、八十年。这次出问题主要是最近太高兴了,你也知道,为了清泉这点破事我是前前后后忙活了整整一年,感觉自己一天都没有休息过。现在倒好,组织上算是给我卸了担子了,把这副重担全部都压在了王代书记你一个人的肩膀上,希望王代书记你不要有压力才好啊。修路,大山镇高新生态园的规划建立,已经矿区的权利分配还有改组了一半的几个国有企业,这几个可是都不能出事的问题,一旦出了事情可是得负责任的。”刘伟名笑的很随意,但是语气中只有警告之意在里面。
“这些就不老刘局长‘操’心了,我王卫国自然这点驾驭能力还是有的。刘局长还是尽早去市政fu报答,让市领导等久了可不是件好事啊。”王卫国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脸‘色’顿变,随即皮笑‘肉’不笑地说着。
刘伟名靠在自己椅子上悠闲地‘抽’着烟,随即对王卫国说道:“王县长,这里所有的文件都是属于‘交’接范围的。你自己慢慢看,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要是你不看直接拿过去了,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这责任可就在你身上了,与我无关。”
刘伟名说着指着桌子上一桌子的文件,又从桌子底下搬出一箱子的文件放在办公桌上面对王卫国说道。王卫国气的直咬牙,估计他从来没遇见这么无赖的县委书记。
“这个我拿回去看就行了,相信刘局长处理过的事情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王卫国咬着牙说道。
“那可说不定,人都有错是不是?特别是想我这样的‘毛’头小伙子,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太年轻,没有经过磨练的,难免会出错的。我劝王代书记还是认真看看的好,你要知道,你出了这个‘门’我可就不会再认账了。”刘伟名越来越觉得有意思。
“我相信刘局长你的工作能力,这个不用看了。”王卫国淡淡地说着,到底是当了多年领导的人,自有一副沉默的劲头。
“那就太谢谢王代书记的对我的信任了,既然如此,王代书记你就把这个签了吧。”刘伟名拿出一份‘交’接书,自己刷刷地填上自己和王卫国的名字,然后在下方‘交’接人处填上自己的名字,把纸递给了王卫国。
王卫国还真的被刘伟名的这句话给吓住了,犹豫了一下,最后才把这份文件给签了。
“好了,王代书记,现在清泉是你的天下了,不过你可得看好咯,千万别出什么问题。真有出了任何问题的话那后果……哈哈,走了,不用送。”刘伟名提着自己的包大笑着走出了办公室,其实心中自有一丝的惆怅。
本来‘交’接工作没这么快的,只不过刘伟名把那
些有用的没用的全部都拿了出来,吓唬王卫国罢了,他实在是不想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了。提着包去了张云佳的办公室,直接与张云佳在办公室里聊了半天的天。然后到了中午的时候才开着车带着张云佳去了华都大酒店。
唐华已经帮刘伟名订了席了,进去的时候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一个都没来。还是那几个熟人。不过胡永‘波’没在,唐华解释说胡永‘波’还在赶来的路上,从大山镇到清泉得一段时间。刘伟名说着没关系,让大家聊聊天,等等胡永‘波’。
知道半个小时后,胡永‘波’才走了进来,一进来就连说道歉才入席。
“来来来,大家一起喝一杯,我今天已经做完了‘交’接,下午就去市政fu报道了,大家能和我刘伟名在一起工作这么久那都是缘分,以后能不能再在一起工作那就的看我们之间的缘分够不够硬了,来,喝。”刘伟名不知道是兴致太高,还是心情不好,一上来就喝酒,而且是一大杯一大杯的喝,看的一旁的张云佳不停地皱着眉头。
“对于清泉这地方我是有感情,说句心里话,我不舍得就这么走了。‘弄’了一个这么好的开端结果全被王卫国那小子捡了个现成的,哈哈,但是任何事情都不可能这么完美。既然组织上让我走,作为一个党员一个领导,咱的有觉悟,所以我得走。大家不必觉得心慌,清泉的天下不可能再是他王卫国的天下,你们几个人只要团结起来还怕他王卫国大动手脚吗?何况我刘伟名虽然走了,但是我也不是吃干醋的。大家就放一百个心,专心把你们手头上的事情做好。等下一届县委书记来了,大家再好好地跟着他干,我给大家一个保证,我保证下一届的县委书记不是王卫国。”刘伟名喝的有几分醉意了,完全不顾及分寸和形象在那说着,所谓酒后吐真言,这些话或许是刘伟名的真心话吧。
酒席气氛比较的热闹,大家借着给刘伟名送行的由头,不停地给刘伟名灌着酒。最后,刘伟名直接喝了个大醉。被大家安顿在酒店里睡觉。张云佳不好出面照顾刘伟名,便只有任由刘伟名在酒店里睡了,随后个人都各自散去。
当刘伟名悠悠然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一感觉,便感觉自己身上压在一条‘腿’,还有一只手把自己紧紧地抱住。
摁开‘床’头上的灯一看这个怀里的‘女’人不是范滨滨是谁,刘伟名头有点酒醉后的后遗症,很痛。
睡在刘伟名身边的范滨滨感觉到了刘伟名的动作,睁开眼便发现不停‘揉’着自己头的刘伟名。
“怎么?头很痛吗?”范滨滨爬起来。
“有点,没事,喝完酒都会这样。对了,我这是在哪?你怎么在这里?”刘伟名一边拿出烟给点上,一边问道。
“是云佳姐打电话告诉我的。她说你喝醉了,被安排在这个酒店里住下。她下午有事情而且也不方便来,就让我过来照顾你。”范滨滨紧紧地抱住刘伟名说道。
“我的衣服怎么没了?你个‘女’se魔,是不是趁我喝醉了那啥了我啊?”刘伟名调笑着说道。
“哪有。”范滨滨红着脸用粉拳在刘伟名的身上拍打着,然后害羞地说道:“人家只不过是闻着你身上臭死了,给你擦了擦身子罢了。你想哪去了?”
“哦?这么说你不是df?”刘伟名突然来了兴致。
“啊……你…你坏死了。”范滨滨没有阻止刘伟名的动作。……
刘伟名与范滨滨在房间里面‘激’情地碰撞了一晚上,直接到第二天早上九点了,两人才慢悠悠地醒来。刘伟名‘摸’出自己的手机一看,早上九点了。想着自己今天要是还不去市政fu报道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于是推了推像八爪鱼一样趴在自己身上的范滨滨。
“滨滨,醒一醒,不早了,我得去常阳报道了。”刘伟名一边把范滨滨的手脚从自己的身上拿开,一边下‘床’,在地上把范滨滨丢的满天飞的衣服给收拾起来,放在‘床’上,然后自己找出自己的衣服穿着。
“几点了?”范滨滨‘揉’着自己‘迷’离的眼睛问道。
“九点多了,我再不去我今天上午又报不了到了。”刘伟名一边系着皮带一边说道。
“哦,你要走了啊,我今天也得跟着剧组回去了。”范滨滨的语言里面透着一丝不舍和无奈,随后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掀开被子,站在‘床’上对刘伟名说道:“老公,抱抱我。再抱我一次,下次我们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见面了。”
刘伟名听着范滨滨这么一说,也有点感伤。走过去一把搂住范滨滨,抱着范滨滨在房间里面打了几个转,两人才分开。刘伟名进去洗漱,范滨滨则在信心地穿着那些被称之为服装的衣服。等到刘伟名出来之后范滨滨又进去洗漱。刘伟名没有等范滨滨了,直接推开‘门’走了出去。第一,范滨滨要出来需要太久,画个妆什么的起码需要一个小时。第二,刘伟名也不想遇到这种离别时感伤的味道。刘伟名选择不辞而别,直接下楼,开着自己的车,在路边的面包店买了几个面包。一边开车一边咬着面包,便把车往常阳开去。在车上给张云佳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走了,有时候会来看她的。并且让张云佳多与江映雪联系联系,争取早点调出清泉。
刘伟名把车开到常阳,找到常阳市政fu大楼,看了看时间,才十一点,刚好还在上班。便去了组织部报到,由于要下班了,组织部的人也没有再与刘伟名说那么多,只是简单地说了说,然后‘交’代刘伟名去办一些手续。刘伟名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快十二点了。刘伟名直接去谢建国的办公室,刚好谢建国正在打电话,并没有下班。刘伟名等了一会儿,等待谢建国打完了电话才进去。
“伟名来了啊?去报到了吗?”谢建国很客气地拿出一包烟给刘伟名散了一根。
“刚刚去报到的,想看看您下班了没有,正好到您这报到。以后我可就是您手底下的一员马前卒了。有什么事情还需领导多多教导。”刘伟名给足了谢建国的面子。
“看你说的,我们是什么关系?那都是老朋友了。到我这还报个什么到啊。吃饭了没有?一起去吃饭?”谢建国笑着说道,对于刘伟名恭顺的态度他非常的高兴。
“我正想请你出去吃顿饭呢。我在清泉工作这么久,可没少给您惹麻烦,这顿饭算是给您赔不是了。”
“和我说话还拐弯抹角的,走,吃饭去,我让人点几个菜。随便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认识,对你以后有帮助。”谢建国拉着刘伟名便出了办公室。
中午,刘伟名便在酒店里与几个谢建国的心腹吃了一顿放,当然,人家的职位都和刘伟名差不多,最高的级别也就只有一个副市长,大家级别相差不多,说起话来也就没那么多的客气,随意地吃着。
其实,谢建国也不是个窝囊废。常阳本就是彭东阳一个人的天下,谢建国一直以来的不动声‘色’也是没有办法,所谓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呢?没有虎口拔牙的勇气谁敢贸然动手?不过谢建国经过一年的发展还是顺利从彭东阳的口里拔出了几颗牙,培养了几个自己的心腹。这算是金清平当年对于常阳的政策的一个小成功吧。起码现在在常阳市已经有了属于金清平一系的势力了,最关键得是,这个关系已经可以勉强地为刘伟名起到一点遮风挡雨的作用了。
下午,刘伟名便去了市民政局上任,办了一大堆的手续之后。刘伟名去市民政局各个部‘门’都巡视了一趟,算是大致地认识了一下自己手下的兵,也大致地让自己手下的兵都认识认识了自己的这个头。随后便对市民政局的办公室主任下了命令,让其通知市民政局的各个部‘门’的领导人第二天早上九点开会。也不管到没到下班时间,刘伟名直接叼着根烟慢悠悠地下楼去了。
他对于这个工作根本就没怎么上心,本来就是过来打打酱油的‘弄’个过场的,自己那么努力干嘛?几个月的时间自己能干出个什么名堂来?政fu的事情不像买彩票,几天出一期,只要手气好,立即就可以见效,可是政fu里面的事情你的政策要想生效那可是个旷日持久的事情。刘伟名在来常阳之前就给自己定了个调子,总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自己好好地做一个甩手掌柜就行了,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好好轻松轻松。
刘伟名回到自己的宿舍,里面特意让人安了一台电脑,也连上了宽带。叫了份外卖,便在电脑前来时搜寻各个开发区成功的例子来,详细地记录着各个开发区成功的步骤和条件,并且不停地做笔记。刘伟名给自己下了个决心,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在自己手上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是自己人生的又一新起点,也是给金清平争气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