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第38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大哥,你在常阳吗?”何建林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是啊,不在这还能在哪呢?你在常阳县还是在常阳市?”刘伟名笑着问道,这段时间里,刘伟名还请谢建国去过何建林的‘春’‘色’满园一次,让谢建国那个老‘色’鬼大大的爽了一把。
“我现在在常阳,刚从林阳回来。大哥,有时间没有?中午我请你吃顿饭。”何建林淡淡地说着。
“好啊,那中午下班之后我给你电话。”刘伟名说着挂完电话。
上午,刚好有几个人过来找刘伟名,当然,中午肯定是有人请刘伟名吃饭的,可是刘伟名都推脱掉了。下了班,直接自己开着车去何建林说的饭店。
“建林啊,怎么啊?下午还去常阳县?”已经包间刘伟名就笑着问道。
“不去了,‘春’‘色’满园我已经关了。钱也赚的足够了,这种行业只能是收钱的,不能干长久了,会出事的。所以我把它给关了。”何建林一边给刘伟名散烟一边说道。
“关了?看来你小子是赚了不少钱了。那你接下来准备干什么?”刘伟名惊讶了一下之后然后又笑着说着。
“我正要为这事来找你商量呢,我准备开一个塑胶模具厂,大规模的。就准备把厂设在高新科技工业园里。不知道大哥觉得怎么样?”何建林一脸深奥地说着。
“哦?”刘伟名一听何建林准备在高新科技工业园设厂,立即意识到这事情绝对没这么简单,不仅开始暗自考虑起来。最后才笑着说道:“这个主意不错啊,咱们江南省想依靠这个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把咱们江南省打造成全国内地的工业中心,那么可以预见,这次入住林阳高新科技生态园的厂就绝对不会是小数目,而且类型也绝对不会单一。不说整个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的带动效应,就说整个高新科技工业园的里的消耗能力就足以让你的这个塑胶模具厂赚个不行。这个选择太好了,这个也是何叔叔的意见吧?”
“确实是我爸教我的,但是我爸也说了,他让我来常阳好好的问一下你的意见,然后再做决定,现在我手头上的资金是没有问题,只等你的一句话了,如果你说能行,我现在就开始准备。等到高新工业园开盘我就立即去投标。”何建林很恭敬地说着。
刘伟名暗自觉得这里面有点被人利用的味道,但是细一想,自己与何建林甚至于何英杰本来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随即默然。但是还是皱着没有说道:“这个主意是非常好,但是怕就是怕竞争对手啊,你想想,咱们能发现这个商机,其它的人肯定也能发现这个事商界,所以说肯定不会只有一家模具厂入住这个工业园的,即使不在工业园在林阳甚至于江南省境内对你的竞争压力也不小啊。”
“这个就是需要大哥你帮忙的地方了,到时候还请大哥帮忙对其它入住堡业园的塑胶模具厂抬高点‘门’槛,让他们自动退出工业园,只要工业园里面只有我一家模具厂我就可以保证只赢不亏。当然,大哥,你不需要有什么顾忌,我绝对不会对工业园的建设做出任何负面的事情的,而且我的的构想中这个厂也是具有一定规模的,我的想法即使先依托工业园这个蛋糕让厂子成长起来,然后慢慢地走出去。所以,我的厂子的建立只会促进工业园的发展绝对不会拖后‘腿’。大哥,我们之间的关系在这,也不允许我做任何对你不利的事情是不是?所以在这方面你可以放一万个心。”何建林显然是早有准备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何建林说的话他很赞同,何建林如果真的想来分工业园这块蛋糕的话不依靠自己显然是办不到的,可以说他绝对不可能拖自己的后‘腿’。想了想刘伟名笑了笑,这个生意还是可以做的。随即一边吃着菜一边说道:“这个没问题,我信的过你的为人。只不过你的这个厂准备‘弄’多大的规模?如果你的规模不大的话我很难不让其它同类型的商厂进去,因为工业园要想做大做强就得保证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这个你懂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所以这次我准备的很充分。我自己准备投资八千万,另外我从银行贷款,一些朋友那里借,还有让人参股,预计可以凑集到五千万。所以我的总共投资金额在一亿三千万左右,除去其它的一些资金,单纯的投资金额可以在一亿左右。我找人算过,这个规模足以满足整个工业园的需求了,绝对不会对工业园造成任何的影响,而且我也觉得,我的首先入住,能给工业园起到一个良好的广告和引导作用。”何建林一边给刘伟名倒酒一边说道。
“这么多?”刘伟名听到何建林说到一亿,随即笑着说道:“看来你小子这些年赚了不少啊,行,你先好好准备准备,等我在林阳上任之后咱们再来商量这个事情。”
“谢谢大哥,大哥放心,小弟到时候一定会有所表示的。其实这些钱也是我一点一点赚来的。最初是在林阳‘弄’房地产,凭着我爸的名头做无本生意,赚了些钱,可是影响非常不好,特别是对我爸的声誉,所以就退出了,这几年主要是在经营‘春’‘色’满园,你知道,这些灰‘色’行业来钱特别快。所以又赚了不少。这才身边才有了这么些钱的。但是在这些总归不是长久之计,走实业才是王道。”何建林深有感触地说着。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喝着酒,反正刘伟名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了半个闲人,这当领导的吧如果你真有的有理想有抱负有上进心保证你忙的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但是如果你不想这些事情只求稳定省事,其实可以很清闲,刘伟名现在就是这样,能推掉的事情都推掉,不能推掉的就让手下人做。他只干那些必须自己亲自出面或者自己亲自拍板的事情。
两人吃的喝的都差不多的时候,何建林突然问道:“大哥,这次来我父亲要我问你,你想到对付王卫国甚至是彭东阳的政策了没有?”
刘伟名突然一顿,他没有想到何英杰问这个是什么意思,随即回忆起那天在何英杰家里说过的话,然后又想起何英杰不是玩‘阴’谋诡计的高手吗?何英杰这么问自己肯定是他有什么办法,当即摇着头对何建林说道:“还没有,很难啊。不知道何叔叔这次来有没有什么要对我‘交’代的?”
“来的时候父亲让我给你一张字条,说是你看过之后就自然会知道怎么做了。”何建林说着从自己身上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打开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修路或者开发区、猫腻、黑道、大影响(死人)。”纸条上面只有这么几个字,刘伟名反反复复地看了几遍,也没‘弄’懂是个什么意思。不由得瞪大着眼睛疑‘惑’地望着何建林。
“我怎么没看懂何叔叔的意思?”刘伟名疑‘惑’地问着。
“我也看了,我更是‘迷’糊,都不知道我爸是在耍什么‘花’枪。但是他说你一定看的懂的,让你回去慢慢看,还说这里面有用的到我的地方。他让你想明白之后好好地筹划这件事情,一定要做到一击必中,不然给敌人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不然就会前功尽弃。”何建林把何英杰的话全部说给了刘伟名。
刘伟名点点头,然后何建林就告辞了,让刘伟名有事直接打电话给他,说他最近都会一直呆在常阳等着刘伟名的指示。
刘伟名下午继续去了办公室消磨时间,拿出何英杰给的那张纸条认真地看着,希望能够看出什么来。
咬着笔杆看了半个下午,刘伟名终于悟出了何英杰的手段了,那就是让自己在修路或者是大山正高新生态园里面与王卫国有猫腻的地方,然后直接用黑道在里面闹事,最好是‘弄’出人命,只要一‘弄’出人命这事情根本就办法压,在加上刘伟名在上面起点煽风点火甚至于故意引导的作用,那么这件事情上面肯定会马上下手彻查,只有一查出来王卫国就完了,牵一发而动全身,这肯定是件大案子。不管最后能不能牵扯出彭东阳,但是王卫国是肯定得栽。刘伟名暗道这个计谋果真不错,王卫国是个什么‘性’子的人?清泉原本根本就没什么大的事情他都可以抓住机会在里面捞钱,现在自己走了,清泉依旧是他一个人的天下,加上这么多的工程在里面他能不下手从里面捞点什么东西吗?肯定不可能。只是没有证据便没有人有口实可以查他罢了。刘伟名想到这不由得心情大好。
想到王卫国可能有猫腻的地方,刘伟名第一个就想到了修路。王卫国上任后不久,唯一做过一件大事那就是把黄耀华给调走了,让罗建忠负责整个修路工程。而且刘伟名听唐华的汇报说,好像罗建忠又对主干道做了一次投标。想到这刘伟名更是高兴不已。直接拿起电话便拨了唐华的号码。
“刘局长,您好。”
“唐华,‘交’给你一个任务。我知道你在清泉的关系还不错,我要你尽快想办法了解清楚这次投标里的黑幕。”刘伟名一边点着烟一边说着。
“这个…这个…刘局长,你知道,这都是一些莫须有的事情,证据很难找的。”唐华犹豫不决地说着。
“我没让你找证据,我只要你大致地了解清楚,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就行了,尽快办好,给我个肯定的答案。这个对于你对于我都很重要,去吧。”刘伟名笑着说着便挂断了电话,以唐华的聪明肯定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的。
其实何英杰的计谋并不见的有多么的高明,只是一般人都没他那么的狠心罢了。正如何英杰特别标明的,这件事情必须得‘弄’出人命来,刘伟名就一直在犹豫。可是刘伟名知道,不‘弄’出人命这件事情就大不了,最多只能是在常阳市的范围内解决。而常阳市有彭东阳在,能闹出什么事情呢?所以这个事情必须得闹大,闹得无法收拾彭东阳也无法隐瞒的地步,不出人命是不行了。
刘伟名淡淡地考虑着这个问题,仔细地计算着其中的利弊。最后一狠心一咬牙,觉得事情还是有利可图,真的一做。当然,这件事情也是有风险的,但是明显利要大于弊。
三天之后唐华打来电话,告诉刘伟名。他通过一些认识的正在‘交’通工程筹备处上班的人那里大致地了解了一下,这里面真的有猫腻存在。据他们说,第二次开标的最大的最大收益人就是常阳市宏伟建筑公司,而听一些知情人透‘露’,这个宏伟建筑公司的老总与王卫国有过很密切的来往。而且这次投标宏伟建筑公司给的价格也是最高的,罗建忠给的说明是这家公司信誉好,实力强,说是一切都要以质量为前提。
说到这刘伟名大致上是了解清楚了,这事情很明显,王卫国并与罗建忠等人肯定是在这其中得了不少的利益了。想到这,刘伟名亲自开车去了一趟清泉,在这个宏伟建筑公司所在标段看了看,只看到不少的机械已经在开始作业了。但是让刘伟名感到惊讶的是很多明显在房屋上划着“拆。”字的房屋依然住着人,而且都已经在挖开挖线了,这些房屋明明都是在红线之内。这让刘伟名感觉到了点疑‘惑’。找到一家正在吵闹的房屋过去一看,正看到不少戴着工程帽的人正在与屋主商量着什么,刘伟名就装着是路人在旁边听着。听了一段时间他才完全了解了,原来宏伟建筑公司给的拆迁费用比原定于刘伟名当时制定的拆迁费少了一半多,而且这些拆迁费都是清泉政fu重新统一制定的。刘伟名看到这笑了笑。然后开着车回了常阳。
当晚,刘伟名便直接打了电话给何建林。
“建林,你在清泉有没有人?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人?”刘伟名开‘门’见山地问道,像何建林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认识黑道上的人呢?
“清泉?我认识一批人,都是亡命之徒。这些人有一部分人都是在我的‘春’‘色’满园打工的,我给他们的待遇不菲,所以这批人对我还是非常的忠心的。大哥,你是不是看透了那张字条了?”何建林好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