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第38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次关爱五保老人常阳行的活动是由我们常阳市民政局与江南省电视台共同举办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生活贫困的五保老人,给他们送去一片温暖和关怀。。 更新好快。 党的十五大提出了建立和谐社会的口号,和谐就是要让整个社会充满爱,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举办了这次慈善晚会。
今天的慈善晚会很成功,大家都纷纷地献出了属于自己的一份爱心。这份爱心与金钱无关,不管是多少钱,那都是代表您的一份心意一份情。本次慈善晚会我们一共筹集到一千二百八十五善款。这笔钱暂时由我们常阳市民政局和常阳市红十字会代为保管,我们的计划是把今天筹集到的这笔钱全部都用到对社会弱势群体的支助,特别是对五保老人生活的改善上来,我们将争取在今年年代在我们常阳市境内新建五个福利院……”刘伟名说完之后下台,然后把前面工作人员递给自己总共筹集到多少款项的字条扔了,然后坐到台下等着董静代表电视台讲话。董静说完之后,慈善晚会也就结束了。
这次的行动确实是三天,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时间有空在这呆三天,大部分都是大忙人,所以慈善晚会一结束大部分人都走了。只有一小部分人留在酒店住宿,准备继续参加明天的活动。
而范滨滨也无奈地走了,她明天还的去外地参加一个节目为新电影造势,她得赶着去林阳赶晚上的飞机。不过相比之下许岚就牛多了,直接让她的那个经纪人先走,说自己想在家乡呆几天。经济人拿她没办法只得自己先走了。
整个酒店大厅客人都走了,除了在打扫卫生整理舞台的工作人员就只剩下董静、许岚和刘伟名三人。
“今天真是感谢你了董静,慈善晚会能够完满举行没有你以及你们电视台的帮助是不可能成功的。”刘伟名笑着走到董静身边说道。
“你啊,今天倒是客气多了。你不用谢我,我也是半个主人,你可不要忘了我们电视台也是主办方之一哦。你要谢就谢谢许岚以及滨滨小姐吧,没有她们的支持我们做的再好也没有用。”董静对于晚会的完满显然也‘挺’兴奋。
“我只不过是在为家乡人做点贡献罢了。”许岚不知道还在为了什么事情苦恼,心情并不怎么好。
“常阳市几百万人,站在这里捐款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许岚,你是好样的。好了,你们两都累了,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俩了。你们早点上去休息吧,明天还得继续呢。”刘伟名笑了笑直接走出了酒店,他是真的‘挺’累,这都晚上十点多了,加上一天也没休息,他坐在下面看晚会的时候就开始打瞌睡了。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宿舍好好的睡一觉。
“许岚小姐,走吧,上去休息吧。”董静看了看一直望着刘伟名出‘门’的背影看的许岚,怪异地也望了望刘伟名的背影,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笑着对许岚说道。
“好的。”许岚回过神来,与董静一道往电梯而去。
“徐小姐,介意我问一下你和伟名是怎么认识的吗?”董静身上‘女’人特有的八卦开始作祟了。
“我和他只是偶然相识然后成为朋友了。你呢?你和伟名是怎么相识的?”
“我和他是校友,在大学的时候就有过印象,后来我去清泉采访过他,便就成了朋友。他…他是个很不错的男人。”董静最后在出电梯的时候有点怪怪地对许岚说了一句,然后说道:“早点休息,晚安。”说完便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剩下许岚呆呆地望着,然后也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而去。
第二天就是所谓的常阳行了,上午九点就开始集合出发,往早就做好布置工作的几个定点的福利院而去。不过刘伟名依旧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这种事情他肯定是不必亲自去的。这次的行动是由一个副局长带队,电视台全程拍摄。
第一天刘伟名过的很清闲,不过第二天刘伟名过的就没这么清闲了。他要考虑的事情就多了去了。
第二天上午刘伟名就开始在办公室里面打电话给何建林。
“建林,人手什么都准备好了没有?”
“放心吧,大哥。我都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办好了。我让他们吃了中饭就开始在兰山镇的那个福利院外面等着,等到那些采访的车一进去我就让他们带着早就煽动好的当地老百姓进去找宏伟建筑公司的人麻烦,一定会把事情闹大的。”何建林和有底气地说着。
大家看到这可能会觉得有点疑‘惑’,其实事情很简单。刘伟名为什么冥思苦想要费一个这么大的周展来安排这件事情?就是为了让这些名人和记者去兰山村的福利院。因为刘伟名早就调查清楚了,这个兰山镇的福利院由于离划定的主干道不远,而且恰巧就在宏伟建筑公司的标段上,所以宏伟建筑公司就把福利院一半的房子租来当了项目部,象征‘性’地给了福利院一点点房租,当然,这里面肯定是有王卫国的关系的。就是基于这个原因,刘伟名在费尽周张布了这么一个局。
刘伟名吃了中饭,便开始安安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面等着电话。
而董静等人现在正在去往这次采访的最后一站,也就是兰山镇福利院,不过当地叫做养老院。当然,为什么选这个为最后一站就只有去问刘伟名了。因为这些都是他一个人拍板的。本来是计划里面是不会到这个福利院的,可是就在一个小时前,刘伟名突然打电话来说是要他们去这个福利院。刘伟名说的理由是他刚刚无意中翻到了资料,说这个福利院里面有一位今年刚好满100周岁的老人,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点,让他们马上去兰山镇福利院。他的这一句话不要紧,可把当地政fu给吓坏了。这些人要是去了这个兰山镇福利院发现这个福利院已经被宏伟建筑公司征用了这还得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当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到这个兰山镇福利院的时候,首先看到的不是福利院得名字而是宏伟建筑公司的名字,只见上面挂着一块牌子“常阳宏伟建筑公司清泉县道项目部。”董静当即就安排了几个记者特意去了解这个事情,其余的人按照计划继续对这个福利院的老人进行慰问采访。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冲进一群村民,开始砸所谓的宏伟建筑公司的项目部,闹哄哄的。处于记者对于新闻的天生敏锐‘性’,董静直接让两个记者去跟踪拍摄,并且去了解是怎么回事。
那边的争斗还想升级了,开始只是争吵,后来直接上升为动手打架。只听到一个人大声喊道“杀人啦。”之后一群人就一哄而散,而地上竟然真的就躺着一具尸体。这可把一群来福利院慰问老人得官员名流给吓坏了。董静当即立断的就报了警。而那个带队的副局长也把情况向刘伟名汇报了。
刘伟名听完这个副局长的报告非常的“气愤。”当着电话就大骂着当地的政fu。随后刘伟名笑眯眯地挂断电话。然后收拾了一下往谢建国的办公室而去。
敲了敲‘门’,刘伟名走进了谢建国的办公室。
“伟名啊,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谢建国放下电话后笑着问刘伟名,然后招呼刘伟名坐下。
“谢市长,我有件事情要提前向你汇报。”刘伟名直接说道。
“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吧,怎么磨磨唧唧的。呵呵。”
“是这样的,谢市长。今天慰问队在清泉兰山镇福利院慰问的时候,不幸遇到当地老百姓冲击一个建筑公司的项目,由于民愤,导致了一个建筑公司的员工当场死亡。人就是死在福利院里面,因为当地政fu把一半的福利院征用给这个建筑公司当项目部。谢市长,我觉得这个事情很严重,当地政fu竟然可以把专‘门’用来救济五保人员的福利院给征用别用,平且还让几个老人来人睡一间房。这件事情的影响太过于恶劣,我希望谢市长能把这件事情继续向上级汇报。”刘伟名故意说着。
当然,由于刘伟名只不过是个民政局局长,所以他只能把事情往民政这边扯。
“什么啊?竟然有这样的事情?那慰问团的人员没有什么事情吧?”谢建国也是一惊,要是这些慰问的社会名流出了什么事情那他这个市长责任可就大了去了。
“这个倒没有,大家只是受到了惊吓。我现在已经命人把他们赶紧送回来。据说这次闹事的原因是因为当地建筑公司修路给的拆迁费用太低了。”刘伟名故意提醒谢建国。
“哦?这个征地拆迁费用是政fu定的吗?是在你的手上定的还是……”谢建国也明白了刘伟名这句话的意思,所以特意问道。
“关于拆迁费用都是由清泉县委县政fu统一制定的,最初的标准是我在任上的时候与同志们根绝国家的一些规定制定的,可是后来听说王卫国同志又从新制定了标准。好像少了一半。”刘伟名说完之后望着谢建国,见谢建国皱紧了眉头,刘伟名又说道:“我说的都是实际情况。而且这件事情省电视台的人已经全程拍摄了,这件事情是绝对纸包不住火的。所以,我建议谢市长您赶紧向上级汇报这件事情。不打扰您了,我先走了。”
刘伟名点到为止,他把自己该说的能说的都说了,谢建国是个聪明了,怎样做对他最有利他心里权衡的明白。说完刘伟名便走出了谢建国的办公室。让后走进自己办公室里面关好‘门’窗,给何建林打了电话:“建林,人走了没有?”
“大哥,我正要打电话给您。我没人给了他们俩五十万,让他们去越南先躲一阵子,等这件事情平息了我再想办法给他们俩换个身份回来。”何建林很冷静地说着,很显然,类似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干了。
“嗯,这样最好。告诉他们,这次的事情只不过定‘性’为聚众闹事然后致人死亡罢了,这么多人都在闹。就算他们俩真的被抓了也不会判死刑的。让他们两口严实一点。希望他们两没‘露’什么马脚吧。”刘伟名也点着头。
“这个您放心,他们一直都只是表示对于宏伟建筑公司给了这么低的拆迁费用很愤怒,才聚集当地的老百姓找宏伟建筑公司给个说法。谁知道天都帮我们,那个建筑公司的一个什么项目副经理非常的嚣张,语气很傲慢,把整个村民都惹怒了。虽然人是我们的人杀的,可是打人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有份。所以说这件事情绝对不会‘露’出马脚。而且我特意‘交’代过他们,不要用自带的凶器,所以是用从地面上捡来的砖头拍死的。”何建林果然安排的很到位,整件事情绝对不会让人联想到是自己干的。
“好,做的好。这件事情已经圆满结束了。接下来的事情不由我们管了,什么时候去林阳我请你去洗个澡,好好消遣一下。”刘伟名乐呵呵地说着,然后挂断电话。
傍晚的时候,所谓的慰问团回来了。一个个都在或者关于杀人事件。刘伟名又代表常阳市政fu和民政局说了一堆话之后这次的活动终于完美结束。
刘伟名走到董静和许岚两人的面前,笑着问道:“怎么样?你们两个没被吓到吧?”
“没有,只不过觉得‘挺’悲哀的。为了一时的气氛而夺走了人家‘性’命,做法太偏‘激’了。”董静摇了摇头说道。
“这也不能全怪当地的老百姓,这个建筑公司的做法也太没有人道了。用强制手段租借福利院,把老人都感到一些破旧的房子里住。另外听说给的拆迁费也特别的低。我觉得这样的公司早就应该倒闭了。”比起董静那种柔柔的‘性’格,许岚很明显要火爆的多。
“也不能全怪这个建筑公司,当地政fu也是有责任的。不说了。你们两接下来有什么安排?要不我请你们吃饭?”刘伟名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我就不了,我得马上和人赶回电视台,把这次常阳行的拍摄镜头拿给台里的工作人员制作。另外这个事情也是一个新闻,我得赶紧把摄像资料拿回去。就不陪你们了,我先走了。”董静说着便真的就走了,带着电视台的人坐上那辆商务车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