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第38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呢?你没什么事情吧?”刘伟名望着许岚说道。,最新章节访问: 。
“我明天早上的回北京的飞机。所以,我今天晚上也得去林阳。”
“这么晚了,你经纪人不在,你又没车。要不这样吧,我送你回林阳,今晚上住我家。正好我也想回去一趟了。”刘伟名想了想后说道。
“你明天不用上班吗?”许岚怪异地看着刘伟名,暗道貌似明天不是双休日吧。
“这两天为了这个常阳行慈善晚会我可是‘浪’费了一个双休日。所以,应该补回来。走吧,咱们现在走还可以赶上家里的晚饭。”刘伟名说着拿出钥匙就准备开车。
“去你家?不好吧。”许岚一听要去刘伟名家,就开始犹豫了。
“有什么不好的,大家都是朋友。你在等我,我去取车。”刘伟名没给许岚选择的机会,直接拍板决定了。然后去取车,一边打电话给金倩,告诉金倩自己晚上回去,还会带个朋友,让他母亲多准备点菜。
“你的巡回演唱会开始了吗?”坐在车上,刘伟名想起了上次在北京许岚对自己说只要那次演唱会成功了公司就会帮她举行巡回演唱会的事情。
“哪有那么快,这个事情的前期筹划需要很长时间的,估计要到年底或者是明年年初去了。到时候万一在林阳召开你会不会来参加啊?”许岚笑着说道。
“这还用问吗?这是必须的。”
两人顿时无话,车子里只有音乐声,还有偶然从车旁呼啸而过的车流声。刘伟名也一下子找不到话题了,以前可以有很多话说,但是,突然一下就没了。
“最近见赵总每天都在公司,他似乎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了。结婚之后和结婚之前就是不一样了。不过也有人说赵总的婚姻并不幸福。当然这些我都是听别人说的。”许岚突然淡淡地说了一句。
一想起赵俊,刘伟名就不自然地想起林月那双全是泪水的眼睛,心也开始微微地‘抽’痛。不自然地就给自己掏了一根烟点上,然后打开窗户,‘抽’了两口。才故作轻松地对许岚说道:“别听外人在那瞎说。林月是个好‘女’孩,赵俊也喜欢她,他们两在一起怎么可能不幸福呢?现在喜欢到处‘乱’传八卦的人太多了。”
“可是林月不喜欢赵总啊,你知道她喜欢的是你。”许岚又加了一句。
刘伟名顿了顿,又回过脸继续看着前面的路。一只手点着烟,一只手握着方向盘。淡淡地说道:“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是有‘妇’之夫,她是有‘妇’之夫。如果她真的还惦记着我的话那么她就是个愚蠢的‘女’人,她知道我和她是没有任何可能。忘记一个人的方法有千百种,我相信她会忘了我,然后和赵俊好好生活的,我和她只不过是一个意外。一个必然的相遇发生的一次偶然的错误罢了。她是个聪明的‘女’孩,我相信该怎么做她自己很明白。她跟着赵俊会很幸福。”
“喜欢一个人真的能这么容易就忘掉吗?那你告诉我怎么样可以忘掉你?起码能让我不那么的想你?”许岚突然转脸望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张大着嘴望着许岚,随后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一样调这cd的音量道:“这首歌的音乐太吵,吵的都听不见呢说话了。”
许岚当然知道刘伟名只不过是在故意装的,只是笑了笑。两人继续陷入沉默。
“到了,前面那栋就是我的家。”刘伟名一边指着前面自己家的那栋别墅一边地许岚说道。
“‘挺’漂亮的。”许岚心情显然不是很佳,点了点头后说道。
刘伟名把车开到院子里面。里面摁了几声喇叭才下车,他这是提醒家里人,自己回来了。
第一个跑出来的不是金倩,而是抱着小金哲的钟丽。钟丽笑着对刘伟名喊道:“伟名哥,你回来了啊?大家都在等你吃饭呢。”
“嗯,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朋友许岚。许岚,这位是我的…妹妹,钟丽。”刘伟名笑着从钟丽手上接过儿子,一边向两人做着介绍。
“你是许岚?是那个唱歌的许岚吗?”钟丽很显然是在电视上见过许岚的,疑‘惑’地望着许岚问道。
“你好,我是许岚,对,我是个歌手。”许岚伸出手对钟丽道。
“原来真的是你啊,我都不敢相信能够亲眼见到你。”钟丽到底不是很疯狂的追星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疯狂。
“走吧,进去吃饭了。”刘伟名说着抱着自己的儿子进了房子。
房子里面金倩正从楼上下来,头发湿漉漉的。看到刘伟名,很是高兴。
“老公,你回来了啊?”
“你刚洗澡啊?给你介绍个朋友。”刘伟名指了指身后进来的许岚说道:“许岚,在婚礼上你见过的。许岚,这位就是我妻子,金倩。”
“你好,我经常听伟名说起过你。你的歌很好听,我很喜欢你。”金倩没想到来的人就是许岚,这个在自己演唱会上向自己老公表白的‘女’人。不过金倩不是范滨滨,惊讶了一下之后便伸出手向许岚客气。
“谢谢,伟名能娶到你是他的荣幸。”许岚也微笑着与金倩点了点头说道。
“你们俩怎么都变的像我们政客一样呢?这么客套干嘛?赶紧吃饭吧,都饿死我了。”刘伟名听着两个‘女’人虚伪的说话‘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许岚因为有金倩在,所以没怎么说话,而金倩也同样因为有许岚在,所以没了往日的那种风采。‘女’人都是这样,对于情敌之间的敌意那是与生俱来的,并不需要任何的原因。许岚是因为金倩是刘伟名的老婆,而金倩也是非常清楚许岚喜欢刘伟名的,那段视频她在刘伟名跟她说过之后可是反反复复地看了很多次了。两人明里一个是主人一个是客人,所以得客客气气,但是心底里两人或许并不这么想,这就是尴尬气氛早就的原因所在了。
刘伟名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可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要是把金倩换成范滨滨刘伟名根本就不会感到意外。可是刘伟名不知道,在有些事情方面,所有‘女’人都一样。
吃了晚饭之后,刘伟名也硬是拉着一家人在客厅聊了会天。吃了饭就让人家客人去睡觉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刘伟名一家人加上许岚、钟丽,一起大概聊了一个来小时,最后刘伟名最先退出,他非常困了,开长途车可是个辛苦活。洗了澡刘伟名就趴在‘床’上睡了,许岚是个‘女’宾,所以怎么都不适合刘伟名去招待,这些事情刘伟名就全部丢给金倩了。
刘伟名走之后,两个老人也去睡了,钟丽抱着孩子也走了,钟丽在家里小金哲基本都是跟着钟丽的,刘伟名都觉得钟丽在自己家里的地位都几乎是个‘奶’妈了。
“你不用在这里陪我了,没关系的,你去睡吧。我洗个澡也就去睡觉了,你告诉我房间在哪就行。”许岚看着一直陪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金倩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我还不困。我们说会话吧。”金倩直接说道。
“好吧。”
“你在北京的演唱会我看了,伟名告诉我的。”金倩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本来她没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刘伟名在台上的说话和坚决的程度令金倩非常的感动和放心。可是今天又看到刘伟名和许岚在一起,她的心里不自然就开始生起了一丝警惕,所以她决定自己应该与许岚谈一谈。
许岚惊愕地看了看金倩,随后低下头说道:“我知道,伟名也跟我说了。请你不要误会,我们之间只是朋友关系。没有发生任何超友谊的事情的。”
“我知道,不要紧张,我没有怪你什么的。真的。你是真的喜欢伟名吗?”金倩微笑着问道。
“喜欢?是吧。我认识他的时候你们还没结婚。或许你不知道,伟名帮过我许多的忙,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恩人。同时,他的确是个非常出‘色’的男人。我很难让自己不想他,不思念他。不过也仅仅于此罢了。有位作家说过,每个人心中都应该有一个异‘性’知己或者是一个梦中情人的存在。伟名就是我的那个。但是你可以放心,我许岚是个有理智的人。我只是把这些放在心底,我和他也仅仅只会是朋友关系。在北京的那次是个意外。本来我只是因为那天是我人生中最成功的一天,所以特别的感动,以至于下意识地就把自己喜欢一个人的事情说了出来,后来的发展是我没有想到的。这次我和伟名相遇也仅仅只是个偶然,我回我的老家常阳参加爱一个慈善晚会,而主办方就是伟名所在常阳市民政局。因为我要赶明早的飞机回北京,而伟名也正好要回来,所以就稍了我一程。整个事情仅此而已。”许岚实话实说,面对人家的老婆,许岚很难强势起来。
“看你说的,我真的没觉得什么。我相信你更相信伟名。只是我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招‘女’人喜欢呢。”金倩听过许岚的解释之后心里的警惕放下了大半。
“很多‘女’人喜欢他?”许岚被金倩这个句话给噎了一下。
“是啊,在我跟他结婚之前他就与他们单位的一个‘女’人关系暧昧,我可以肯定那个‘女’人喜欢他。后来就是那个现在最红的电影明星范滨滨也喜欢他,现在你也是这样。我都不知道自己选择这样一个老公是好事还是坏事了。”金倩故意把话题‘弄’的轻松点,毕竟许岚是客人。
“你是说范滨滨也喜欢伟名?”许岚瞪大着眼睛问道。
“是啊,她亲口告诉我的,不过她只是个小‘女’孩罢了。后来也没再见过她人了。”
“小‘女’孩?你是说范滨滨?”许岚想吐血的心都有了,范滨滨竟然会被金倩称之为小‘女’孩?不过许岚也证实了一点,刘伟名肯定与范滨滨之间有关系。
“是啊,怎么了?难道不是吗?”金倩怪异地望着许岚的表情说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惊讶罢了。”许岚连忙摇头说道,她当然不会去告刘伟名的密了。
两个‘女’人把心结解开了说起话来也就融洽多了,两人说的有说有笑,知道快十二点才各自睡下。第二天一大早刘伟名就送许岚去机场。由于还没到上班时间,所以一路上很畅通。没多久车就开到了机场。
“好了,许岚。我就不送你进去了。自己注意安全,到了给我个电话。一路顺风。”刘伟名侧着脸对许岚说道。
“好,你回去就行了,我自己进去。你路上开车也小心点。”许岚准备开车‘门’下车。不过临下车之际突然变得很低‘迷’地对刘伟名说道:“伟名,虽然你并不怪我,但是我还是得和你说声对不起。”
“什么啊?你对不起我什么?”刘伟名一时没反应过来。
“虽然你说你被调职不是因为我,但是我也是原因之一。我记下了,我又欠一次,等有机会我一次‘性’还给你。”许岚说着下了车,。”路上小心,我先走了“许岚回头向刘伟名摇了摇手,然后拖着行李往机场而去。
刘伟名呆呆地看着许岚,随后无奈地笑了笑。给自己点了根烟,有慢慢地车往回开。
刘伟名回去的时间刚刚好,刚刚碰上堵车,而且最让刘伟名郁闷的是自己竟然被堵在了高架桥上面。连转道或者是下车找个店吃早餐的机会都没有。无奈之下刘伟名只好打开窗户靠在椅背上一边‘抽’烟一边听着医院。这种桥上的车祸导致的堵车没个半个小时是不可能疏通,看看前面后面密密麻麻全是车就知道了。
这时几辆‘交’警的摩托车开了过来。开始疏散‘交’通。可是这种情况‘交’警也没用,造成车祸的原因是一辆大卡车竟然上高架桥上错了边,在桥上逆向行驶,更糟糕的是与另一辆大卡车相撞,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桥上摆着两辆掀翻在地的大卡车。你说这种情况‘交’警来有用吗?把这两辆车‘弄’走都不知道要‘花’多久呢。
这时一辆摩托车在刘伟名的车窗边停下,一个带着头盔全副武装的‘交’警敲了敲刘伟名的车顶,对刘伟名说着:。”把驾驶证拿出来“。
刘伟名郁闷至极,正想骂人的时候觉得这个声音怎么怪怪的。才转过脸特意地看着这个‘交’警。发现这个‘交’警身材非常的曲线,前凸后翘而且‘腿’长。在看了看那个遮的严严实实的头盔刘伟名开始怀疑。再看了看‘胸’前的警号牌,刘伟名就肯定了,这个人就是董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