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第38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说董琳,我这次可又没带驾驶证。。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你是不是又准备锁我车啊?”刘伟名哈哈大笑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是我?一点都不好玩。”董琳非常沮丧地头盔取下,挂在摩托车反光镜上。
“你因为‘女’‘交’警而且是身材这么好的‘女’‘交’警到处都有啊?什么时候开始上班的?”
“你去我家的第二天我就上班了,不过是被我姐给催的。你怎么一大早就被堵在这了?”
“我还郁闷呢,我送一个朋友去机场。结果回来就被赌在这了。那个逆向行驶的货车司机我真应该画个圈圈诅咒他。问一下,什么时候能通啊?我可还没吃早餐呢。”刘伟名郁闷地说道。
“估计这一下是通不了了,很麻烦。”董琳抬头看看车流,然后摇着头说道。
“那你还不去疏通‘交’通,还有空在这闲聊啊你。”刘伟名一听就更加的郁闷了。
“我去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吊车。那两个大家伙我搬的动吗我。要等那个大家伙被拖走了我们再疏通‘交’通。你急什么啊,有我陪你聊天你就够乐呵了吧,你看看人家,在车里多无聊啊。”董琳拿着手随手指着旁边的一辆车里的人说道。不过说完之后她就后悔了,因为被她指的那个司机正和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一个‘女’人接‘吻’呢。
刘伟名也看到了这一幕,当即笑的连胃酸都快笑出来了。
“笑什么笑,这两个人还真的不要脸,猥琐。关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干这种勾当。”董琳气的直跺脚。
“好了,接‘吻’那是人家的自由,你就别在这职责别人了。反正你现在也没什么事情,要不到车里来坐一坐?聊会天?”刘伟名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说道。
“行,估计一时半会是通不了。”董琳又左右看了看,发现拖车还没来,就直接下了摩托车,到刘伟名的车里坐着。
“问你个事啊,你和我姐发展的怎么样了?有没有追到我姐啊?”董琳一进车子里就一脸神秘地对刘伟名说道。
“追你姐?”刘伟名很惊讶地望着董琳。
“莫非你忘了我们之间打的赌?还是你已经自动认输了?”董琳一脸兴奋地说道。
刘伟名这才想起原来是这件事,笑着说道:“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我怎么会认输呢?我昨天还和你姐吃饭来着,你姐已经亲口告诉我说她喜欢我了。”
“什么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董琳瞪大着眼睛说道。
“为什么不可能?你姐就不能喜欢就不能向别人表白了吗?”刘伟名完全是在给自己找乐子。
“我姐绝对不是这样的人的,她那人非常的传统。她亲口向一个男人表白的可能‘性’比世界末日来临的可能‘性’还要渺小,更别说你还结了婚了。你在骗我对不对?”
“什么事情都有个意外,说不定你姐一碰上我就丢弃了那份传统也说不定。昨天你姐还真对我说了,所以说我们之间的这个赌你是输了,你是不是该履行自己的承诺了啊?”
“我姐真的说了她喜欢你?”董琳被刘伟名这么一说,原本非常的肯定,一下就变的不那么坚定了。
“说了啊?不信的话你可以现在打电话问你姐。”刘伟名拿出自己的电话给董琳,他算定了董琳不敢问。
“算了,我才不问她这些事,会被她骂死的。她喜欢你就喜欢你呗,反正你们俩是不能在一起的。刘伟名,我警告你哦,她喜欢你是她的事情,但是你千万不准对我姐姐做不好的事情,不然……”董琳又开始向刘伟名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以示权威。
“不然怎么样?”
“不然…不然…我直接阉了你。”董琳一句话说出来害得刘伟名差点就有了一股想一头撞死的冲动。而董琳自己却也是一脸羞红,这句话从一个美‘女’的口中说出来这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你阉不阉我以后再说,现在你得先履行对我的诺言,你得接受我的一个条件。”刘伟名一边擦着额头流下来的冷汗一边咬着牙齿道。心里在喊着这个美‘女’太劲爆了。
“我答应你,我董琳说得出就做的到,你说吧,什么条件?但是我得先说好,这个条件必须是我做的到的而且不违反法律和道德。”这小丫头还是有点心眼,知道先把这些都说清楚。
“当然,我刘伟名是这样的人。这件事情你肯定做的到,而且也不违反法律,更不违反道德。”刘伟名一脸坏笑地说着。
“好,你说。是准备让我请你吃大餐还是请你去酒吧。”董琳这下一下子放心,做出一副任人宰割的表情说着。
“这些都不需要。我要你做的是……”刘伟名脑袋四处转了转。
“是什么?”董琳很急切地道。
“就像他们那样。”刘伟名像是发现新大陆般的指着旁边那辆车。
董琳转过脸一看,发现刚刚那辆车上的两人竟然异常执着的继续在亲‘吻’,而且亲的那叫一个火热。此刻车里的那个‘女’孩正把男人推到在座位上强‘吻’着那个男人。
“什么啊?你不会想让我……强‘吻’你吧?”董琳眼珠都快掉下来了。一张小脸上带着怒气说道。
“强‘吻’就不必了,香‘吻’就行了。我的要求不是很高的。”刘伟名一边点着烟一边说着。
“你是个‘混’蛋,刘伟名,你…你…是个大se狼。你自己说过,不许违背法律和道德的。”董琳极度气愤,小脸绯红。
“那条法律说明了不准‘女’人亲男人的?而且也不违法道德吧,现在大街上随处可以看见接‘吻’的。”刘伟名还是那副腔调。看见董琳要杀人的‘摸’样,刘伟名觉得非常过瘾,又火上加了把油:“你不想亲就算了,我就当没你打过这个赌。其实吧,在打这个赌之前我就早猜到了,你董琳绝对不会信守诺言的。没关系的,现在这年代没有诚信的人太多了,我早就见怪不怪了。”
“你说我没有…没有?诚信?”董琳彻底 被刘伟名这句话给气着了,咬着牙齿瞪着眼睛指着自己说道。
“呃,我没有说你没有诚信,只是有点…有点那个…不遵守承诺罢了。”刘伟名想了半天,最后说了句废话。不遵守承诺与没有诚信不知道区别在上面地方。
“不就是亲你吗,有什么大不了。”董琳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然后依然开口说道。一脸凶残地接近刘伟名。
这下把刘伟名给吓着了。刘伟名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无聊逗董琳玩的罢了。没想到这小丫头还真的就当真了。
。”喂,你不会当真的了吧?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真的,只是个玩笑“刘伟名不由自主地开始把身子往左侧移动。可是旁边是车‘门’,刘伟名退无可退。
“少废话,不就是被亲一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是不是男人了啊?别躲。”董琳直接立起身来居高临下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差点吐血,自己不被他亲倒变成了自己不是男人了怎么‘弄’的像自己被强j一样啊?不过随即刘伟名看了看两人动作,董琳居高临下一脸凶残地望着自己,而自己双手抱‘胸’,卷着身子一脸恐惧地望着董琳,这不就是强j吗?
随即董琳直接压下身子,捉住刘伟名的两只手,脸往下压着,直接在刘伟名的脸颊上快速的亲了一口。刘伟名只感觉一阵香气‘逼’近,然后脸上一阵温暖的湿润感觉传来,再回头。,董琳一起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了。
“我的诺言履行了,我以后不再欠你什么了。我告诉你,刘大se狼,你要是再敢对我姐姐打歪主意我一定阉了你。我先走了。”董琳脸上全是羞红,但是还是恶狠狠地对刘伟名说道,只不过眼睛并不敢看刘伟名罢了。
“这丫头真没教养,难怪董静说是被她爸妈给惯坏的,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开口闭口说阉掉别人了?”刘伟名在那嘀咕着。
可这时已经下车的董琳又把头钻了进来,对刘伟名说道:“还有,我警告你,不许把我亲你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不然…。”
“不然怎么?”刘伟名今天已经被董琳给吓的几乎不正常了,下意识地就接了一句。
“不然就阉掉你。”董琳说完把车‘门’一关,走了。
“我的天呐,到底要阉我几次,我能被阉掉的东西可只有一样啊。”刘伟名郁闷不已。
而刘伟名在转脸看董琳的时候,只见董琳一脸怒气地走到旁边那辆正在接‘吻’的车子旁边,对着车顶就用力地拍着。
里面正在火热地接‘吻’的男‘女’给吓了一跳,立马停止了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的热‘吻’,男人要开车窗对董琳说道:“警察同志,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把驾驶证拿出来。”董琳一脸凶残地说着。
“我为什么要拿驾驶证?我又没违章。”男人郁闷地说着。
“没违章?你怎么考的执照?你驾驶证是假的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百二十八条,机动车驾驶人员不准在行车途中做与架势无关的事情,特别是接‘吻’。接‘吻’五分钟一下的,扣除驾驶证两分,罚款两百。接‘吻’五分钟以上二十分钟以下的,吊销驾驶证。接‘吻’二十分钟以上的,负刑事责任,判处两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你们接‘吻’时间长达二十八分钟,看在你们是初犯的情况下我免掉你们十分钟,现在把驾驶证给我。”董琳一边看着手表一边说道。
“有这条法律吗?我怎么没见到过?而且我们现在没有行车啊?”男子疑‘惑’地说道。
“这条法律是2011年4月14日,也就是昨天,由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于 2011年4月15日开始实施。不好意思,你是全国的第一例。这次重新制定的‘交’通安全法做了详细的规定,只要坐在车里就表示你处在行车工程中,就得遵守这个法则。少废话,快点那驾驶证出来。”董琳估计是一肚子气没地方发,找个人出气呢。
一旁看的瞠目结舌的刘伟名直接笑的回不过气来,他没想到这个董琳还有这么“可爱。”一面,这可比当时罚自己款得时候严厉多了。最后到底怎么样刘伟名不知道,他知道董琳也只不过是找个人出气吓唬吓唬那对男‘女’罢了,因为是因为那对男人不检点的行为才让她主动向刘伟名献出了自己的初‘吻’。
刘伟名足足等了大半个小时车流才开始动,而董琳再也没有来过刘伟名的身边。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这丫头估计是不敢面对自己吧。
刘伟名在路边找了个小摊随便吃了个早餐。然后回到家。由于在路上耽搁了很久,到家的时候,金倩和钟丽两人都上班去了。
刘伟名闲极无聊准备去找李梦晴的时候,接到了唐华的电话,刘伟名看了看,暗想估计是唐华来向自己汇报情况了。
“唐华,什么事?”刘伟名明知故问地说道。
“刘局长,清泉兰山镇福利院发生那起民众起哄打死一名宏伟建筑公司员工的事情您听说了吗?”唐华也装模作样地问道,他明知道这件事情就是刘伟名干的。
“哦,是这个事情啊,听说了。当地政fu的做法实在是可恶。竟然不顾福利院老人得生活擅自强行把福利院征集给建筑公司当做项目部使用,这件事情我已经向上级汇报了,相信上级领导绝对会严肃处理这个事情。”刘伟名呵呵地说着,就是等着唐华接下来的话了。
“刘局长,现在这件事情被省电视台曝光了出来,影响很大。王卫国现在也开始焦头烂额了。另外我听说杀人的那个农民已经跑了,公安局的人找了很久都没找到那个人。我听说这件事情已经闹到省里面去了。省里会直接干预调查这件事情的。”唐华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知道了,你们该干嘛就继续干嘛,就当这些事情与你无关就行了。我会关注这件事情的,有什么最新得情报随时通知我。”刘伟名点了点头。
“好的,刘局长。”
刘伟名挂断电话笑了笑,狠狠地说道:“王卫国,这次你要是再逃过去了就算你的本事。”
想了想,刘伟名拿起电话给何英杰打了过去。
“喂,何叔叔,是我。伟名。”刘伟名‘挺’客气地说着。
“哦,是伟名啊,你先等一下,我现在有点事情,我等下打给你。”说着何英杰挂断了电话,刘伟名知道,肯定是何英杰身边有人,不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