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第38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等了一会儿,何英杰果然打过来了。.最快更新访问: 。复制网址访问
“伟名啊,什么事。”何英杰开口问道。
“何叔叔,清泉发生的事情您知道了吗?”
“嗯,知道,我特意询问过了。建林也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了。不得不说,你这手玩的非常漂亮。一点机会都没留给对手。本来彭东阳是向省里要求不要让省电视台把这段拨出来的,不过我找了点关系,以新闻自由拒绝了彭东阳,现在这个新闻已经拨了出来。反响很大。省里的意见是让常阳市彻查此事,不过我和金书记说了这件事情,现在金书记已经决定让省里直接去查,你放心,有些事情我和直接帮你跟金书记说的,去查的人手绝对没问题。这件事情我绝对会一茬到底的。你现在安安心心在常阳当你的局长就行了,这件事情我会帮你全权叮嘱的。”何英杰不用刘伟名问就直接全部说了出来。
“那就多谢何叔叔了。”刘伟名对于这个答案非常的满意。
币断电弧之后刘伟名大笑,他真想这个时候去清泉看一看王卫国此刻的反应。
心情大好的刘伟名直接打电话去了李梦晴那,本来李梦晴是在公司的,结果刘伟名一打电话李梦晴便回了家里。
“看得出你这局长当的比县委书记要轻松的多,工作日也可以在林阳闲逛。”一看到刘伟名李梦晴便笑着说道。
“没办法,有得必有失,有失也必有得。凡事都有两个方面的。你怎么也天天在这,清泉的工程怎么样了?你得给那里项目的人打个招呼,让他们最近老实一点,最近省里会去查的。”刘伟名想起这事,连忙给李梦晴打招呼,做工程的多多少少都会有猫腻的,从来没听说没有猫腻可以顺利完工的工程。
“不用你担心,清泉的项目部的去都没有,哪来的项目部呢?”李梦晴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刘伟名怪异地望着李梦晴,“你调到常阳之后,我去了一次清泉,去和清泉政fu签合同,可是被告知需要重新竞标,说是上次的竞标不符合规定无效。结果可想而知,我们公司一个标都没拿到。”李伟名摊着手说道。
“什么啊?你怎么不和我说?”刘伟名气氛之极,这一切肯定是王卫国特意干的。
“你被调职的事情我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想让这事给你再添烦恼了,再说了,现在公司又不是没有工程接。只不过是政fu的项目利润大一些要求低一些罢了。”李梦晴做到刘伟名身边,抱着刘伟名的手臂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说道。
刘伟名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答应了李梦晴要给她几个项目的,结果变成了这样;他也知道李梦晴为了这个项目也是做了比较多的准备。心里觉得很愧疚。于是淡淡地说道:“梦晴,过段时间我们常阳会新建几个大项的福利院。工程项目应该还算乐观。这几个项目我全部给你,你放心,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再有差错了。”
“算了,不用了。公司我准备解散或者是卖掉了。”李梦晴突然有点伤感地说道。
“什么?你准备把公司卖掉?是不是遇到什么危机了?是没钱了还是什么?”刘伟名怪异地望着李梦晴,李梦晴一直都是个‘女’强人的形象,从来不会为任何事情低头的,这次怎么突然说出这句话让刘伟名觉得一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没有,公司经营的状况很好。我在江南省也铺就了很多的关系网,只要公司继续存在就一定能够发展壮大的。但是我却不得不把公司卖掉。因为前天我爸打电话给我,我妈得了癌症。”李梦晴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癌症?”刘伟名吓了一跳,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他不明白怎么这么多人得癌症,许岚的爸爸就是得了癌症,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想到这刘伟名问道:“是早期还是……”。
“中期,接近晚期了。能够治好的可能‘性’为百分之十。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外面,从来没有好好地陪过我妈。所以,我能决定去北京陪我妈,哪都不去了,就陪在她身边。争取这百分之十的机会。”李梦强把头埋在刘伟名的臂弯里不停地‘抽’泣着。
“别哭了,不是还有机会嘛,百分之十的概率已经很大了,现在的医术已经很发达了,绝对能够知道伯母的。”刘伟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在那安慰着李梦晴。
李梦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可以宣泄感情的肩膀哪会轻易地放过,当即便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猛哭,随后才弱弱地说道:“伟名,今天不要走,在这陪我好吗?”
刘伟名虽然不太愿意在这过夜,但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等下打电话给倩儿,说我去常阳了。”
与大家想象的不一样,两人并没有做什么比较刺‘激’的事情,刘伟名只是抱着金倩坐在客厅看电视聊天而已。中午是李梦晴亲自下厨做的饭菜。这是李梦晴第一次下厨,虽然味道不敢恭维,但是刘伟名依然吃的很开心。下午的时候,刘伟名和李梦晴两人非常有兴致地院子里面打起了羽‘毛’球。刘伟名尽力做好让李梦晴开心,他知道这件事情对李梦晴的打击之大。
打着打着刘伟名的电话响了起来。刘伟名看了看,是江映雪打来的电话。
刘伟名看了看望着自己的李梦晴,最终摁下接听键,抢下说道:“江书记,您好。”
江映雪也很聪明,知道刘伟名身边有人,当即也说道:“伟名啊,你现在在哪?在常阳吗?”
“对,江书记,我在常阳。”刘伟名尽量装出一副恭敬的样子说着。
“嗯,是这样的。我早两天和组织部长聊天问张云佳工作情况的时候得知最近组织部准备办一个市级干部国际经济形势的党校培训班。都是市级主管领导才能进去的,不过我想我跟他说一下你应当是可以进去学习的。这个对你的履历还是有一定的作用,正好你现在呆在常阳也不安心,要么就来参加这个吧,正好可以在家里等着高新科技工业园区的领导班子组建。”江映雪直接说着。
“学习班?能有这个机会我当然去,省委组织开的学习帮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谢谢你了,映……江书记。”刘伟名差点就说漏了嘴。
“嗯,那就这样吧。不过这事你和金书记先透个底通声气,这事由他说好一些。好了,我先挂了,你有空了再打给我。”江映雪说完把电话给挂了。
“谁啊?”李梦晴拿起羽‘毛’球打着。
“一个领导,省里的。算了,别打了,都出汗了,我得给我岳父打个电话,有点事情要说。”刘伟名说着拿着电话走进屋里。直接拨了金清平的电话。
“爸,我伟名。”
“嗯,你回林阳了?”金清平笑着问道。
“昨天回来的,不过有点事情,现在我又到了常阳了。爸,我想问下你,最近省委党校是不是准备开一个市级干部国际经济形势认识的学习班啊?”刘伟名也不啰嗦,直接开‘门’见山。
“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学习班,怎么啊?你也想进去?”金清平问道。
“能进去是最好,反正我呆在常阳也没事做,还不如去参加这个学习班呢。如果有困难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一定得去的。”
“你在常阳干的不错啊,那个什么常阳行的慈善活动就办的‘挺’有轰动效果,反响很好。这个又是你工作的一个亮点。这个学习班你要是要进的话我帮你说一说,不过那边的领导班子也快要组建了,到时候怕麻烦。”金清平皱着眉头说道。
“那就算了,我只是想呆在林阳罢了。”刘伟名当即说道,这上学习班事小,当高新科技工业园区的区长那才是大事啊。
“让我想想。”金清平在那边想着,然后才说道:“你来学习也是好事。我直接把你从这个学习班里调出来就方便的多了。最多到时候让你提前毕业结课就行了。我等下帮你说说。对了,清泉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你是说老百姓杀了一个建筑公司的员工的事情吗?”刘伟名问道。
“嗯,是的。这件事情省里准备下手调查。你没什么把柄在里面吧?”
“没有,这些事情都是我走之后当地的领导人‘弄’出来的,我和这些事情没有任何的联系。”刘伟名知道这是金清平怕自己牵涉之中到时候一起给扯了出来。
“那就好,那这件事情我就让人好好地查一查。影响太不好了。好了,不多说了。‘弄’好了我会给你电话。过几天让倩儿有空的时候带金哲过来玩,我好久没看到金哲了。”金清平最后一句是笑着说的。对于新一代的关心任何人都一样。
当晚刘伟名便在李梦晴那过夜,由于李梦晴要走了,所以当晚两人进行了连番大战。最后‘弄’的刘伟名早上起来双脚都不自然地发软。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便去了常阳,他不可能离开太久。毕竟现在只不过是个民政局局长,虽然没了县委书记那么大的责任不过也就没了那么的自由了。刘伟名到了常阳之后依旧是清闲地过着,不过却时刻注意着清泉的失态发展。
第三天上午,刘伟名正在办公室喝着茶看着报纸的时候却接到彭东阳的电话。这是刘伟名道常阳上班之后彭东阳第一次找自己。虽然非常不想接,不过最后刘伟名还是接了。
“彭书记,请问有什么指示。”刘伟名冷冷地说着。
“伟名啊,中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顿饭怎么样?”彭东阳却没有刘伟名意料中的眼里冷淡,而是非常热情客气地说着。这让刘伟名完全‘摸’不准了。
“不知道彭书记是有什么吩咐吗?”刘伟名皱着眉头问道。
“不是公事,完全是‘私’事,‘私’事。就这么定了,中午,在定海大饭店,我已经叫人订了位置了,中午不见不散。”彭东阳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是个什么意思?”刘伟名握着电话呆呆地看着,他不知道彭东阳怎么突然对自己就变了脸了。难道是因为清泉的事情?不过刘伟名想过之后也就作罢了,清泉的事情是自己制造的不错,但是现在这事情已经与自己无关了,自己最多只不过能够推动事情的发展却无法阻止这个事情的发生。而且也根本没人知道这个事情与自己有关,彭东阳没道理会突然变了脸来找自己。
刘伟名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中午下了班之后刘伟名还是开着车去了所谓的定海大饭店。
推开包间的‘门’,刘伟名看见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王卫国正坐在里面‘抽’烟,眉头紧锁的样子。
“王县长?你怎么在这里?”刘伟名看到王卫国也同样皱起了眉头,他实在没有想到会见到王卫国。要是在知道王卫国也在刘伟名是绝对不会来的。刘伟名冷冷地对王卫国说道。
“刘局长,来来来,请坐请坐。我也是接到彭书记的电话来的。”王卫国看到刘伟名当即堆起了一脸的笑容,亲热地过来拉着刘伟名的手把刘伟名拉到桌子边坐下,让刘伟名有说不出的恶心。
“王县长,不知道彭书记来了没有?如果没来的话我就先走了,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情要做,你先忙。”刘伟名一点面子都没准备留给王卫国,站起来就往外走。
罢打开‘门’出去就看到彭东阳也正准备进来。
“伟名这是?”彭东阳看着要出去的刘伟名连忙问道。
“彭书记,我发现我正好有点要赶着去处理,所以不得不先走了。下次我再请你吃顿放。不好意思。”刘伟名冷笑着说道,然后就准备走开。
“伟名,你就这么不给我彭东阳面子嘛?你应该知道,我彭东阳已经给了你很大的面子了。官场上的事情你懂,情感和理智要分开。咱们换个位置思考一下,如果是你站在我的位置上你会怎么做?应该比我做的更加无情吧?”彭东阳对着刘伟名的背影说道。
刘伟名听到彭东阳这么一说,顿时停住了身影。彭东阳说的没错,自己一个县委书记这样和市委书记顶撞任谁都不会仅仅只是把自己调到民政局任局长这么简单,就如彭东阳说的,假如是刘伟名坐在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他也会比彭东阳做的更狠,更绝。对上级不禁这可是大忌。虽然刘伟名知道彭东阳这么做不过是因为估计金清平的存在罢了,但是说到底彭东阳还是对自己留了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