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第38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么说我还要感谢彭书记对我的厚爱咯?”刘伟名回过头来嘲笑了一下,随即又说道:“你当初给我个面子,今天我也给你个面子。- 我只能保证我坐下来吃饭,但是我不保证我会答应任何条件。”刘伟名非常牛气地说着,然后推开‘门’又走了进去。他之所以这么说是他很肯定今天彭东阳和王卫国绝对是有什么事情要求自己。
刘伟名走到桌子边上坐下,然后自顾自地点了一根烟慢慢地‘抽’着,一眼都没看王卫国。
彭东阳也走进来坐下,然后让服务员上菜,叫了好几瓶茅台。
“伟名,你和为国之间的矛盾我听说过,也清楚。这事情你得一分为二看,这个自从咱们国家实行这个党管政fu的体制以来,这党的一把手和政fu的一把手就很少有和睦过的,所以我觉得你们两之间的事情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你们两不在一个山里,也就没了矛盾。大家可以好好握个手做朋友。卫国,给伟名倒酒。所谓一笑泯恩仇,过往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咱们笑一笑也就过去了。”彭东阳一脸笑容地说着。
王卫国也当即站起来,拿着酒瓶走到刘伟名的面前,带着几乎和唐华一样的笑容说道:“刘局长,虽然我长你几岁,但是有些地方我是真的不如你,我现在才发现,我以前做过那些得罪你的事情真的是非常愚蠢。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
王卫国说着就准备往刘伟名的就被里面倒酒。却刘伟名一把拦住。
刘伟名直接用手盖住杯子,然后从王卫国手上拿过酒,自己给自己倒满,然后说道:“倒酒这事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不劳王县长,不,不劳王书动手,我承受不起。”
刘伟名直接自己喝了一口,然后放下酒杯说道:“你们两位是长辈,我是晚辈,或许吧造成我们之间关系复杂的原因是因为我刘伟名年轻,不懂事,做事不按照规矩出牌。但是你们,特别是你,王县长,你扪心自问一下,仅仅是这样吗?我刘伟名来到清泉并不是想要夺谁的权,我只是想把清泉治理好。我还年轻,所以我有我的目标的理想。但是你们却处处与我为敌,这些都不说了,官场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我今天来了,就说明我刘伟名不恨你们。大家都是明白了,你们直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刘伟名的效劳的?”
彭东阳和王卫国两人直接对望了一眼,然后彭东阳说道:“好,伟名,你果然够爽快。那咱们也就都不兜圈子了。清泉的那件事情你听说过了吧?”
刘伟名暗暗点头,果然还是这件事情。
“听说过,怎么了?这件事情有什么问题吗?这件事情你们应该去找公安局让他们加大追捕力度吧?为什么找我?”刘伟名装疯卖傻地说着。
“伟名老弟,你就不用装糊涂了。这里面的事情你知道的。实话跟你说吧,这个宏伟建筑公司的老总与卫国有点‘私’人关系,是朋友。所以呢,在承包的事情上就省了一些程序。你也知道,虽然这只是一些小问题,不伤大雅。但是假如上面要是查起来的话这些都是可以定罪名的。现在卫国他也知道错了,我们党的保准是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所以……”彭东阳说到这停顿了,抬着头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看着望着自己的彭东阳,装出疑‘惑’的样子说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我还是不太明白彭书记的你的意思。”
“那我就说明白点吧,这次是省里下达命令来查,估计明天就会有人来查了。这种调查的事情你知道,说有他就有,说没有他也没有。我就想让伟名你帮忙替卫国在金书记面前说两句。救卫国这一次。”彭东阳终于挑明了说了,说完之后向一边的王卫国使眼‘色’。
刘伟名这下知道了他们俩得意图,确实,他们这个计划是非常的不错。自己是金清平的‘女’婿。只要自己在金清平面前说句话或者说自己也有问题在里面,那这件事情八成就是件雷声大雨点小的事情了。
“刘局长,这是一点小意思,里面有两百万。卡的户名是我的一个朋友,密码是六个八。你可以放心使用,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也不会有任何人可以说您什么。”王卫国说着把一张卡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暗道这老小子想的还真周到,不送卡,只送钱。直接把钱用自己朋友的户头开张普通的储存卡,让后把密码给自己。虽然这样存在着一脚破碎后可以收回钱的可能‘性’,但是也让受贿的人变得非常安全,这一招确实‘挺’高的。
“彭书记,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个忙我帮不了。我岳父他老人家做事从来都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而且不喜欢我们这些晚辈在旁边干扰。虽然我是他的‘女’婿,不过他老家做事向来都是只认理不认人,所以这个事情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刘伟名看了那张卡一眼之后就把目光给收了回来,一边喝着酒一边说道。
“伟名啊,法理也不外乎人情是不是?你以后是由大作为的,前途不可限量。你又何必与卫国一个即将卸任的老人计较呢?这点小意思你就收下,大家‘交’个朋友,有些话不必要多说,你懂的。”彭东阳当然听出了刘伟名这话的意思。
刘伟名又喝了几口酒,夹了几口菜放进嘴里,然后说道:“你们两位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个我是真的不需要,我这人和别人不一样,我不喜欢钱。这个事情我答应下来了,我这回去和我岳父好好说说这个事情,尽量让他答应帮这个忙。但是最后结果我不能保证,我只是个说客罢了。好了,我是真的有事情要赶着去处理,你们两位继续,我先失陪了。”刘伟名用纸巾擦了擦嘴‘唇’,然后直接站起来走了出去。
刘伟名真的会帮王卫国去求情吗?那是笑话罢了,王卫国给自己的伤害刘伟名可都记着呢。刘伟名还记得自己刚到清泉的时候是如何受王卫国压迫的,自己连个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处处都被王卫国给封死。然后王卫国又让人‘偷’拍自己,差一点就致自己于死地,这个仇刘伟名永远记着。自己被调出清泉时王卫国是个什么态度已经自己走后他竟然把李梦晴已经中标的工程都给换了,这些都是刘伟名无法原谅的。刘伟名虽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人,但是也不是观音菩萨。他还没到以德报怨的境界。这次的事情之所以会发生刘伟名才是主谋,他要是这个时候去帮王卫国求情拿自己‘精’心策划了这么久是在干什么?刘伟名不傻。他答应那个只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
刘伟名没有停顿,直接走到酒店‘门’口。
“伟名,等一下。”这时彭东阳从后面追上来,叫住刘伟名。
“彭书记,还有什么事情吗?”刘伟名回过头对追上自己的彭东阳说道。
“借一步说话。”彭东阳直接拉着刘伟名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然后说道:“伟名,这件事情你真的不肯帮忙吗?”
“彭书记,我没说过不帮,我前面在里面就已经说了,我会尽量回去跟我岳父好好说说这个事情,但是成与不成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哎,真是难为你了。王卫国这次玩的太过火了,作为一个政fu工作人员,一个党的领导这么刻意犯下这种错误?所以,他应该为他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受到惩罚。伟名,你能帮就帮,不能帮也不要勉强。毕竟咱们自己要坚定自己的原则,不能因为他的错误最后‘弄’成了我自己的错误是不是?”彭东阳突然一脸严肃地说着。
刘伟名侧过头看着彭东阳,他很惊讶于彭东阳突然之间的变脸。心里暗道估计是彭东阳见自己并不想答应帮助王卫国所以彭东阳才果断地舍弃了王卫国,因为他清楚王卫国这次是没得救了。
刘伟名只是淡淡地看着彭东阳,在没‘弄’明白彭东阳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之前他不能表态,这是官场中人最基本的原则。
“伟名,你也知道,我是常阳市的市委书记,我这肩膀上的担子很重啊,你当过县委书记应该明白这种感受。你说整个常阳市这么大,无论出点什么事,最后都得把责任算到我的头上,我又不是神,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把所有事情都给管理好?但是政策是这么制定的,我们也没有办法不是?所以,我希望伟名你能够在金书记面前帮忙美言两句,尽量把这事控制在清泉的范围之内,别把事情‘弄’的太大了。‘弄’大了我的压力就大,所以请伟名兄弟一定帮这个忙。”彭东阳一脸真诚地说着。连伟名兄弟的字眼都出来了。
刘伟名暗自琢磨着彭东阳这句话的目的。最后笑了笑,这彭东阳也真够虚伪的。还说什么自己的压力大,这清泉死两个人即使扯上当地政fu官员贪污的事情他彭东阳最多也只是挨顿训而已,虽然压力是有,但是绝对没有彭东阳说的如此之大。彭东阳的重点还是在那一句不要让事情扩大了,很明显是在告诉刘伟名让刘伟名把王卫国给整垮就行了,不要让王卫国的事情把自己也给搭上了。
刘伟名点着烟,还是没有说话,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没有明朗之前最好是保持沉默,以不变应万变,这样才可以避免发生错误。
“伟名啊,明年上半年就得进行新一届的人大选举了。像你这么有能力的干部,加上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还有在组织领导里的良好印象,如果再加上我们市委的推荐很有可能担任副市长的嘛。伟名,我把你调来常阳其实就是为了让你在下一届领导班子的选举工作中脱颖而出。”彭东阳又说了一句。
氨市长?呵呵,刘伟名暗道这彭东阳果然是老‘奸’巨猾,见自己不收财便开始用权来收买自己了。确实,自己在外界的印象里整个常阳市处级干部里面无人能敌,经过电视台这么一番轮番报道自己想不出名都不行,加上金清平的关系,如果常阳市市委极力推荐的话自己‘弄’个副市长当当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如果金清平没有允诺自己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区区长这个职位的话刘伟名说不定就动心了。副市长,跳上副市长这个职位那与现在的级别虽然只相差一级,但是论起权利还有以后的发展前景那可是天壤之别了。
刘伟名不住地冷笑,同时也在心里权衡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最后才说道:“彭书记,我说了我的作用仅仅只是个说客而已,我能起到的作用有限。但是我想金书记也不太可能想让事情闹大吧?依我来看这个事情吧其实主要在彭书记你自己怎么做了,只要王卫国他自己认罪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我岳父那人是现代的包青天,我不见得能够说服他。但是我和纪委的廖长元廖书记倒是还有些叫情,我会尽量让这件事情不至于扩大的。另外吧,彭书记,不瞒你说,我现在坐在这个民政局长的位置上倒是真的很自在,至于什么副市长那不是我说了算的,而且我现在也还没这个想法。”刘伟名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彭东阳一见刘伟名这么说当即欣喜若狂,刘伟名连省纪委书记廖长元都说了出来这不就是摆明了自己可以脱身出来了吗?但是彭东阳也不是傻子,刘伟名根本就没把这个副市长的职位看在眼里,那么肯定是另有所图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太好了,只要不让这件事情继续扩大造成咱们常阳市政权上的大地震我做什么都可以。”彭东阳当即表态说道。
“我也喜欢这件事情不要继续扩大。我这么说吧。这次有两个人是肯定得进去的,王卫国是首脑,还有罗建忠,因为他才是当事人,标是由罗建忠一手投的,所以这两个人的必须得伏案。另外至于事情过后清泉县的政局肯定得重新洗牌是不是?”刘伟名靠近彭东阳低声说道。
“这是当然,伟名,你作为清泉的老干部,到时候对于新的领导的任命你一定得发表一下意见,咱们千万不能再让这次的事情重演了,一定得选出一个好的清泉县委县政fu的领导班子出来。”彭东阳脑袋一转当即非常严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