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第39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哈哈,乐于效命。。 更新好快。 这是我的分内之事,到时候彭书记记得一定得通知我。”刘伟名呵呵地笑着。
“那是肯定的。”
“嗯,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我等下去给廖书记打个电话问声好。彭书记有时间的话还是去林阳拜访一下他老人家,我会先告知他老人家你会去拜访他的。哦,对了,廖书记对于茶是情有独钟。”刘伟名说完之后笑了笑便走了出去。
两人之间的‘交’易无所谓谁沾光谁上当,总之‘交’易就是‘交’易,总会是个双赢的局面,这个世界上没人会做亏本的生意的。刘伟名拿到了对清泉政权重新洗牌的权利并且让王卫国和罗建忠下台,这就是刘伟名提出得条件,而彭东阳则是躲过一劫,大家各取所需,谁也不吃亏。并且刘伟名计算的很清楚,自己那个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区长的职位也并不是就是十拿九稳的,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自己没当成那个区长而自己以又得罪了彭东阳那不是处于两难的境界了吗?而现在帮彭东阳这个忙到时候真的没当成林阳高新科技园区的区长在常阳‘混’个副市长当一当也是件非常不错的事情。而且彭东阳是个市委书记,如果事情把一个市委书记给牵扯上来了对于金清平来说也并不一定是件好事,所以刘伟名觉得这个事情这么做是最完美的。至于与彭东阳之间的那点过节根本就不算什么,就如彭东阳所说的一样,彭东阳把他刘伟名仅仅只调到民政局局长这个位置上就是非常得给他面子了,所以两人之间也说不上什么仇恨。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凡事都得跟着利益走。
刘伟名回到自己办公室,拿出电话给金清平打了个电话,他说的不找金清平直接找廖长元就行了,但是事情哪有这么简单?这件事情刘伟名是不可能不像金清平汇报的,如果金清平坚持要办彭东阳的话刘伟名是肯定不会‘插’在中间去趟这趟浑水的。
“爸,我是伟名。你现在在办公室还是怎么?嗯,有件事情我需要向你汇报一下。刚刚彭东阳请我吃了顿饭,他想让我给您吹吹风,说是他不希望这件事情恼怒的太大,他想让这件事情仅仅控制在清泉县以内。说是他会尽力的配合省委省政fu彻查清泉所有与这事有关的领导,说一定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还老百姓一个公道,你看这个事情怎么办?”刘伟名酝酿了一下后说道。
那边一直没有说话,随后金清平才问道:“彭东阳给你的条件是什么?”
“清泉下一届政fu领导班子的任命权,就这个。另外答应了我下一届常阳市的副市长职位,不过这个我没怎么答应。”刘伟名实话实说。
又安静了很久,金清平才说道:“清泉下一届的书记和县长都必须是你的人,而且,让彭东阳自己到林阳来找我。”
刘伟名暗暗咋舌,果然一山更比一山高,金清平比自己厉害的多。金清平比自己的条件高的多,让彭东阳自己去见他找到汇报工作就是说明了要让彭东阳投到自己麾下。金清平一直在常阳这个地方的势力都不算强大,整个江南省金清平最想干涉的就是常阳市的事情,这次彭东阳算是送上‘门’来。不知道李向阳看到彭东阳在这个时候去金清平的办公室汇报工作之后会怎么想,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说道:“行,我等下就把你的话告诉他。”
“嗯,你自己也注意点。对了,那个学习帮我已经让组织部给你预留了个名额,到时候要开学的时候他们会给你通知给你。”金清平笑了笑后说道。
刘伟名挂断电话暗暗思索着,然后拿起电话给彭东阳打了个电话,告诉彭东阳说金清平让他去林阳见他。而至于刘伟名还打不打电话给廖长元这个问题显而易见了,肯定是没必要打了。如果金清平真的决定要放过彭东阳一马的话那么金清平自然会安排,完全不需要自己多嘴,如果金清平不想放过彭东阳那自己就更不能去找廖长元为彭东阳求情了。自己什么都不必做,还落了个好处刘伟名当然乐意了。
其实大家会问,刘伟名都走出了清泉了为什么还要管清泉的事情。大家可能不会知道,什么叫做群众基础?为什么一个官员从低下慢慢地往上爬最后手底下的人那么多呢?那都是积累而来的,这跟‘混’黑道是差不多的,大家也都有着自己的势力范围,起码就现在而言,如果到时候清泉县的县委书记县长都是刘伟名的人的话那么清泉就变成了刘伟名的地盘。县长县委书记都极有可能升职为副市长副书记之类的,而这些人只要曾经跟着刘伟名那么身上就铁定打上了刘伟名的标记,改都改不掉,如果真的要改投别人的‘门’下的话也只是个后娘生的,没人罩。而这些县长县委书记走了之后这下一届的宪章县委书记都极有可能是这些人培养出来的接班人,而这些人不必要争议都是刘伟名这一系的人。所以,对于一个官员来说群众基础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金清平为什么硬是要把刘伟名‘插’到常阳‘插’到清泉来的原因,也是刘伟名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调出了清泉却还得管清泉局势的原因了。
刘伟名暗暗在思索着关于清泉局势的布置,不管彭东阳倒不倒台,刘伟名都得干涉清泉的事情。只是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他应该把谁扶上台来。符合标准有这个资格的就只有那么几个人,而且可以保证不会被人‘弄’下马。黄耀华、唐华和李军,至于林军和史俊伟那不在刘伟名的考虑之列。如果有可能的话刘伟名倒是想把胡永‘波’给扶持上来,不过很显然,胡永‘波’最多升成副县长,要做一把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后能选的人也只有黄耀华、唐华和李军,不过李军比较的特殊,他是属于警务人员,并不是不能升任县长,只不过县级的公安系统人员调动是需要经过上级公安行政系统批准的,也就是说如果要调用李军为县长第一得经过清泉人大的选举,第二还得经过常阳市公安局的批准,相对来说麻烦了一点。而且刘伟名‘挺’喜欢李军的,刘伟名的想法还是想把李军调到林阳继续跟着自己‘混’。有个心腹的公安局长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方便的。当一把手的人最不能放过的两个人就是公安局局长和组织部长,一个代表着武力,一个代表着尚方宝剑。有了防暴力量和人事权做一把手的还有什么做不到的?所以刘伟名一直的想法就是把李军找个时机调到林阳高新科技园区公安局局长。
所以接下来所有的人选就只有黄耀华和唐华两人,纵观两人的实力和‘性’格。很明显,黄耀华只能干县长,因为他的实干‘性’决定了他的这个位置,给黄耀华一县委书记的职位黄耀华不一定干得了,政fu就是做实事的,这个职位算是最适合黄耀华了。有人说笑话做个一个很形象的比喻,说党委是爹,整天不干活,还老骂人。政fu是娘,整天干活,还被爹骂。人大是爷爷,名义上是一家之主,但整天提个鸟笼子,啥事也不管。政协是‘奶’‘奶’,整天唠唠叨叨,但是没人听她的。团委就是大儿子,整天在外面瞎折腾,啥忙都帮不了。 纪委就是家里最小的儿子,名义上是监督父母的,但是吃父母的,穿父母的,受父母领导,关键是还整天问这问那。虽然这个段子说的比较的幽默,但是还是把咱们中国几大班子之间的职责关系都说的很形象了。大家可能会问,刘伟名当清泉县委书记那会为什么总是见到他在那干事而王卫国却整天闲逛呢?其实不然,刘伟名除了狠心抓那几件主要的事情外其余的就是在想尽办法夺取清泉的权力了。而刘伟名所官的事要不是大到必须由县常委会通过刘伟名是不会管的。一个县这么多事情刘伟名也只不过就只管了那么几件事罢了,一个修路一个大山镇高新生态园,一个国有企业改革。这几件事情都还是刘伟名想做出成绩来才刻意做的,不然刘伟名这个县委书记只需要管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行了。因为刘伟名这个县委书记的责任就是负责县委全面的工作。制定这个县的发展方针和规划,另外就是指导组织部,纪委,人大和政协。所以,书记是个权利和责任一样大的职位,出事故了要负责,权力也大。县长是个责任大于权利的官,事情全是自己干,但是得接受书记的指示,最后要负责任了自己也跑不掉。所以说虽然县委书记和县长职位一样,但是却又那么多人争着县委书记就是这个原因。
好了,扯远了。刘伟名想了老半天,最后还是只有这一个办法,那就是到时候等王卫国一倒台,自己就尽量让唐华当上县委书记,而黄耀华则暂时当上代理县长主持县政fu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罗建忠也倒了的话那么就把胡永‘波’调出来代理这个副县长。因为清泉就是一个清澈的小池塘,总共也就只有那么几条鱼,大家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走了王卫国和罗建忠,够资格继任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想到这,刘伟名拿起电话,给唐华打了一个,让唐华今天晚上加上黄耀华还有李军三个人来常阳一趟,说是自己请他们吃饭聚一聚。
刘伟名其实也是‘挺’闲的,民政局不像其他那些部‘门’,虽然管着事情比较的繁杂,但是却没有什么太多让人纠结的事情。该怎么做都是有明文规定的不需要你动太多的脑子,而且管的这么多事情中每一件事情都有设立的专‘门’部‘门’负责。像民政局的日常事务、机关综合‘性’文件的起草和重要会议的组织都是由市民政局办公室管,像对一些优抚对象的抚恤、优待、补助就是有优抚股负责,而救灾抗灾工作有救灾救济股等等等等,分工都非常明确。加上刘伟名这个本来就不想管事的民政局长你说他能不闲吗?来常阳这么久,将近四个月了他唯一上心干的事情就是那次的慈善晚会。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唐华就先来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刘局长,你好。”唐华敲着‘门’走了进来。
“唐华你来了啊,怎么只你一个人?黄县长和李军呢?”刘伟名好奇地问道。
“黄县长手里有点事,所以得下了帮才来。李军这几天在林阳,我打电话给他他说他从林阳赶过来。”唐华笑着说道。
“坐吧,早知道这样我就玩两天再约他们俩了。‘抽’烟。”刘伟名从屉子里拿出一把没有开封的烟给唐华,然后又说道:“要不要喝茶?我给你倒。”
“别,千万别,刘局长,让您给我倒茶我可承受不起,我要喝我自己倒就行了,您千万别忙。”刘伟名的一句话吓的唐华当即从椅子上站起来,紧张地说着。
刘伟名其实根本就没准备给唐华倒,只不过是客气两句罢了。见到唐华如此笑着说道:“那你要喝茶就自己倒,我这没秘书,你也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最近工作怎么样?清泉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刘伟名一边问着自己一边拿着杯子给自己倒了杯茶。
“最近倒是没什么大事,不过今天调查组的人下来了,是省里的。直接去了宏伟建筑公司的项目部还有县政fu的办公室。估计常阳市的这个宏伟建筑公司总部也有人来查了。不过暂时还没见到纪委的人。”唐华把自己知道的一骨碌全部说了。
“纪委的人肯定来了,只不过现在不好现身而已。只要等那边一查出这件事情牵涉到政fu官员这些纪委的人马上就会出来。说不定现在这些纪委的人正在查某些领导的账户呢。毕竟这次是省里下来的人调查,不可能只是做做样子的,他们要是不查出个结果出来拿什么东西回去‘交’差?就算没事他们也得找点事情出来的。”刘伟名习惯‘性’地朝着被子里的茶水吹了吹,然后喝了一口慢慢地说道。
“那这么说这次…。”唐华一听当即兴奋地说着,但是后半句没说,有些话什么时候都的顾忌的。不过刘伟名当然知道他本来想说的是什么。
“你放心,这次就算是他早狡猾也跑不掉了,这次可是布下的天罗地网。就算他鞋没湿我也得让他湿,况且常在河边走的人可能不湿鞋吗?”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然后又望着唐华说道:“假如事情真的出了,你有什么想法没有?对于清泉的领导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