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第39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二天,也就是腊月二十九,刘伟名一大早就去了金清平的家,好说歹说硬是把金清平二老接来了自己的家里。。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准备一家人真正地过个团圆年。金清平夫‘妇’只有金倩这么一个‘女’儿,所以与儿子无异。让两老自己在家过年刘伟名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想了一晚上第二天才这么决定了的。
过年这天是咱们中国人最讲究的一天了,大年三十,刘伟名一家人全都聚在了一起,团团圆圆地过了一个年。金清平夫‘妇’也吃了年夜饭才回家。
大年初一一大早,刘伟名就带上全家去往明阳老家。没办法。按照中国人的习俗他的去拜年,老家还有很多长辈。马不停蹄地赶了一天,当天夜里一家人也就回来了。
俗话说初一崽初二郎,第二天刘伟名又去了金清平家。初三了,刘伟名想着是否应该给各个领导去拜年的时候却意外地接到了田永军的电话。
田永军给刘伟名拜了个年,然后问刘伟名是否在家,他等一下就过来拜访。没多久田永军便提着大包小包地到了刘伟名家里,他现在已经是一名正式的民警了。这次是特意过来感谢刘伟名的。刘伟名对于田永军心里本来就有些感动,两人说着聊着。而两人还没说完,两辆小车到了刘伟名家的‘门’外。李伟名诧异地看了看,只见唐华、李军外带着胡永‘波’和接远博都来了。每个人手上提的礼物都不轻。这让刘伟名‘挺’感动的,当然,感动的不是个人手上的礼物,而是大家对他刘伟名的这份心。一句话,你对别人好别人总是会记得的。
清泉的人除了黄耀华打电话过来拜了个年外其余的人都来了,大家说说笑笑,然后聚在一起打麻将。胡远博和田永军这个两个辈分小的当然只有站在边上看的份了,刘伟名、唐华、李军加上胡永‘波’凑成一桌,足足打了一天,直到刘伟名要留他们吃晚饭他们才告辞离去。当然,打麻将的战果还是刘伟名赢了,而且赢了不少。
接下来几天刘伟名带着礼物把名单中的领导全都拜访了一遍。到了正月初六了,刘伟名想起自己对赵老爷子的承诺,于是准备启程去北京向赵老爷子拜年。刘伟名对于赵老爷子的尊敬除了简单的拉上这层关系之外,还有许多的感情在。并不是简单的拍马屁那么简单。
刘伟名早上便乘着飞机去往北京,北京有太多的人他需要找,而老爷子则是他的最后一站。到达北京之后,刘伟名首先打电话给李梦晴了。虽然范滨滨也在北京,不过刘伟名害怕范滨滨惹事,所以便没打算通知范滨滨,等自己把事情都办完之后再去找一下范滨滨。
刘伟名拿出电话拨李梦晴的电话号码:“梦晴,我是伟名,新年好。”
“伟名,谢谢,你不是早几天已经打电话给我祝福过了嘛。”李梦晴笑着说道。
“现在不同,我现在在北京,刚下飞机。我想去看望一下伯母。”刘伟名淡淡地说道。金清平与李梦晴的父亲是挚‘交’,而金倩与李梦晴也是情同姐妹,所以不管‘私’底下两人关系如何,有了这些关系刘伟名都必须得去拜访一下。
“你在北京吗?怎么不早通知我,我也好早点去接你啊。”李梦晴惊讶地问道。
“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你说说地址吧,我现在就打车过去。”
“算了,你还是在那等一下吧。我过去接你。”李梦晴说完就挂断电话。
刘伟名拿着手机无语,这丫头脾气还是这样。自己打车过去不是一样的速度吗?白白地让自己在这又的多等上这么久。刘伟名站在机场外,一边‘抽’着烟一边无聊。足足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李梦晴才来。
上了车,李梦晴便问道:“你怎么来北京了?是来见哪位领导啊?”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来北京就一定是来送礼走关系是的。难道我就不能是来见你的吗?这么久不见你了,你还不允许我想你啊?”刘伟名哈哈地笑着。
“我还不知道你?你来北京绝对不会是找我那么简单的。伟名我有件事情得对你说,本来我没准备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但是,但是现在你来了,而且这件事情你也有知情权,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李梦晴突然变的很严肃地说着。
“什么事情啊?看你说的这个纠结。”刘伟名也很诧异地望着李梦晴,开着玩笑说道。
“我怀孕了。”李梦晴突然说道。
“什么啊?”刘伟名正从烟盒掏烟,听了这句话全身剧烈的颤抖,整盒烟都掉在了车上,瞪着浑圆的眼睛望着李梦晴。
“去年年底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那个已经很久没来了,我怕有什么事情发生便去了医院检查。谁知,检查的结果便是我已经怀孕了,已经一个多月了。我当时也不知所措,而且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现在你来了,我想想听听你的想法。”李梦晴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刘伟名嘴‘唇’不自然地颤抖着,低身从地上捡起烟。拿出一根烟放进嘴里点上。这件事情对于刘伟名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他知道事情是出在哪一次了。刘伟名自从范滨滨对自己说过想要个孩子之后,他对于这方面的安全工作就做的非常仔细,要么带套,不戴套在完事之后要么自己去买避孕‘药’要么就再三嘱咐‘女’人一定要买‘药’。而与李梦晴这次却是个意外,就是最后在李梦晴家进行的那次,刘伟名没有带套,最后也忘了嘱托李梦晴去买‘药’,而李梦晴自己买没买‘药’吃刘伟名不知道,按照概率来说,就算吃了‘药’也不是一定不会怀孕的。
刘伟名那个纠结啊,一根烟‘抽’完了心里还是一片‘混’‘乱’,完全理不出个头绪出来。理智与责任,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抉择。理智告诉他,这个孩子是无论如何不能要的,这不仅仅只是给自己带来灾难那么简单,而是一旦生下来,不单单只是这个孩子怎么面对周围人的目光,还有李梦晴这个连老公都没有的妈妈怎么面对所有人世俗的眼光。但是责任却让刘伟名开不了让李梦晴拿掉孩子这张嘴,刘伟名是个做错了事就勇于承担的人,虽然这件事情错在自己与李梦晴,但是孩子没错,刘伟名觉得自己没有剥夺他生命的权利。而且这句话对于李梦晴的伤害有多大刘伟名不敢想象。思来想去,刘伟名打开车窗,把烟蒂 弹出车外。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对李梦晴说道:“你自己的想法呢?”
李梦晴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道:“我想把孩子生下来。”
刘伟名心里疙瘩一下,有种梦碎了的声音,他其实存在侥幸的心理。既然自己无法说出把孩子打掉的话但是如果李梦晴决定把孩子打掉的话那刘伟名既不用承担心里上的负担也不会对李梦晴造成伤害了,但是这个梦想彻底破碎了。
刘伟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对李梦晴说道:“你怎么安排孩子生下来之后的事情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是孩子的妈妈,我每天都能感受的到他微弱的心跳声和我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有责任把他生下来,好好抚养,让他健康快乐地长大。”李梦晴说着不自然地望了望自己的腹部,眼神里不自然地流‘露’出一副柔情,刘伟名知道,这就是母爱。
看到这的刘伟名就更打消了要打掉孩子的想法了,每个孩子都是母亲的心头‘肉’,孩子几乎可以等同于母亲的‘性’命一样重要。看看当时金倩是如何不要命地也要保住孩子就知道了。
“我该怎么办?”刘伟名说出来一句,他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不是个可以三妻四妾的年代。如果金倩没有孩子的话,为了对这个孩子的责任,即使自己再爱金倩刘伟名也会选择与金倩离婚而与李梦晴结婚的,但是现在的情况是金倩有了小金哲,两边一样,刘伟名对两边都有着同样的责任。刘伟名才说出这么一句话,他想听听李梦晴对自己的想法。
“这事与你无关,孩子是我一个人的。你就当从来没听过。本来我也就是想到了这个原因才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但是今天见到你,我觉得你作为孩子的父亲,我没有道理剥夺你知情的权利。我知道你现在内心的纠结,没事,伟名,我会自己把孩子抚养大的,我会让他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当然,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来看看我和孩子,我会告诉他他爸爸在生下他之前就已经死了。”李梦晴说着说着眼角就流出了泪水,刘伟名‘弄’不明白这是幸福的泪水还是伤心的泪水。
“你准备怎么向周围的人解释这个孩子的?别人问你孩子的爸爸是谁的时候你怎么说?”刘伟名听着李梦晴这么说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自己的孩子自己不能认,他无法想象等到有一天孩子能开口说话了,李梦晴抱着孩子指着自己让孩子叫自己叔叔的时候的情景。
“我李梦晴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主,不需要任何人干涉,他们怎么想与我有什么关系?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如果在国内生活不下去我可以带着孩子去国外。我会再努力赚钱,我要让孩子吃最好穿最好上最好的学校接受最高级的教育。”李梦晴很坚决地说着。
刘伟名彻底没有话说了,静静地看着窗外,然后又说了一句:“周围的人你可以不顾及他们的感受,但是你的父母呢?特别是你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的母亲,你让他们如何接受你未婚先孕的事情?特别是他们连孩子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了的话,我等下跟你去看望你父母,我向他们坦白我就是孩子的父亲,所有的责任就让我一个人来负吧。”
“你疯了啊?我爸会打死你的。”李梦晴惊讶地叫道。
“总好过你被你爸给打死吧?我会告诉你爸我们两是在一次酒醉之后发生的‘性’关系。你爸想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吧。如果我不做点什么我心里会不安,自己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虽然理智告诉我,这件事情我应该躲的越远越好,但是我没办法做到。我刘伟名天生就不是这样的男人。”刘伟名闭着眼睛靠在车的座位上说着。
“结果有区别吗?你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的。伟名,听我说,孩子是我要生下来的,当初要和你在一起也是我一厢情愿促成的,跟你在一起乃至怀了你的孩子,我一点都不觉得后悔,反而很庆幸。这个孩子是你和我的孩子,有他在我们就是一个完整的家。所以,我不想打掉他。至于我父母那里你不用管,你也管不了。我自己的父母我知道他们的‘性’格,我自有办法的。你也别去看望我妈了,这份情我记在心里就行了。”李梦晴很认真地说着。
刘伟名仔细地思考着李梦晴的话,觉得李梦晴说的很在理,自己去了说是自己犯的错,是自己胡‘乱’在李梦晴的肚子里留下的种,可是有作用吗?这么做只能让结果变的更坏。想到这刘伟名再也不说话了,淡淡地望着窗外,心里纠结。
心情变的非常不好的刘伟名也没了继续和李梦晴在一起的‘激’情,两个人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一起吃了顿午饭。李梦晴便得去医院陪她母亲了。刘伟名直接坐车到了赵俊的家‘门’口,然后拿出电话拨了赵俊的号码。岂知赵俊不在家,正在公司上班。听说刘伟名来了,赵俊说马山就回。
站在‘门’外,刘伟名试了几下也没下得去手敲‘门’,他真有点怕和林月单独见面,他受不了那种氛围。最后还是没敲‘门’,站‘门’边等着赵俊回来,自己拿出手机拨了江映雪的电话号码。
“映雪,你在家没有?我现在在北京了。”刘伟名开口说道。
“什么?你到北京了?你怎么不早点打电话给我?我刚刚到林阳,现在正在办公室呢,等下还有个会要开。”江映雪惊讶地说道。
刘伟名那个汗啊,最后只有说道;“我来想给你个惊喜罢了。没事,我给老爷子拜个年就回去,然后找时间去找你。”
“嗯,你也快点回来,初八过后便会开始讨论组建你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的区领导班子了,你可别在那玩的太久,我现在手头上事情比较多,就不和你说了。”江映雪说着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