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第39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怎么这么早就上班了?不是都是初八吗?但是想想,或者省里的领导不一样吧,像国家领导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没假呢。。 更新好快。复制网址访问
“伟名?”刘伟名刚放下手机就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竟然是林月。刘伟名暗道,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不想让他发生的事情全发生了,想发生的事情一件都没有。
“林月,你好,新年快乐。”刘伟名收回自己沮丧的表情,笑了笑后说道。
“你也一样,新年好。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啊?你站在这等了多久了?要是知道你今天回来我就不出去和朋友吃午饭了。”林月非常歉疚的开着‘门’,一边对刘伟名说着。
“我也是刚到,和你是前后脚的事。我打了电话给赵俊了,他说他马上回。”刘伟名只能无奈地跟着林月进‘门’。
“喝茶吧。”林月嘴里问着,但是却没给刘伟名回答的机会直接拿着去泡茶去了,然后把茶放在刘伟名面前,自己则坐在刘伟名的侧边。
“你还好吧?”刘伟名知道会是这样尴尬沉闷的气氛,他没办法不让自己往自己最不想听的话题上绕,最后还是问了林月这么一句。
“你说哪方面?”林月没有看刘伟名,低着头说着,但是语句中带着一种无奈自嘲的感觉。
“工作,婚姻,生活以及…以及健康。”刘伟名自己给自己找着话说。
“工作就那样,掉不下去也不想升上来。婚姻…。”说道婚姻的时候林月抬起头来望了望刘伟名,然后说道;“很幸福,身体也很好。多谢你的关心。”
刘伟名很奇怪一种柔顺的林月突然会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话,越是这样刘伟名就越觉得林月肯定过的不幸福,当即说道:“是不是赵俊对你不好?你和我说,等他回来了我好好教训他。”
“他对我很好,真的很好。是我自己不好罢了。你不用在为我们之间的事情担心了,我们过的很幸福。真的很幸福。”林月用手擦了擦眼泪,假装着坚定说道。
刘伟名一看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但是林月不说他也没什么办法,再说人家两口子之间的事情刘伟名又能说什么,唯有选择沉默。
“董琳向我说起过你们之间的事情,关于在飞机上你救了她我替她谢谢你。”林月突然又绕到了这个话题上来了。
“你感谢我干嘛?我和她也是朋友,救她是应该的。她姐姐还是我的学姐呢。”刘伟名无语,救了一次董琳,谢自己的人无数,每次都让自己不知道说什么。
“我知道,她都和我说了。”
“她怎么什么都跟你说?她还说了些什么?”
“她说她和你打赌她姐姐是否会喜欢你,最后她输了,还被你强迫的主动亲了你。”林月说到这不住地偷笑。
“什么啊?她这个也跟你说了?”刘伟名瞪大着眼睛。
“我们是闺中密友,所以无话不谈。”
“真‘弄’不明白,你们两个完全就是两个世界两种‘性’格的人,怎么就成了闺中密友了呢?”刘伟名摇着头说道,脑子里有浮现出董琳向自己闭着拳头扬言要阉了自己的‘摸’样。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要想成为很好的朋友必须‘性’格不同,要是‘性’格相同就成不了好朋友。”林月笑着说道,然后又问道:“董琳她姐姐真的喜欢你啊?我见过她姐姐一次,那是一个真正的美‘女’加才‘女’,身上有着一种让人留恋的气质。”
刘伟名怪异地望了望,心里暗道这董静的魅力果然大,不但‘迷’倒男人,连‘女’人都能‘迷’倒。
“我那是骗她的,我和她姐姐只是朋友而已,哪来的喜欢不喜欢。我只是逗她玩的,没想到她还真亲了我。”刘伟名想起了那天堵车在桥上发生的事情无奈地说着。
“你骗她的?那可是她的初‘吻’啊,你骗了她的初‘吻’要是让她知道了估计又得跟你闹了。”林月也摇了摇头。
“这不能怪我,我只是开个玩笑,谁想到她竟然就当真了。”刘伟名也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大,毕竟初‘吻’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还是有着比较重要的意义的。
这时响起了开‘门’声,接着就是汽车开进来的声音。果然是赵俊回来了。
“伟名,你说你真是的,来之前也不打声招呼。”赵俊一进‘门’就说到。
“我怎么知道你小子突然变的这么变态,这么早就赶去开工上班了,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就转了‘性’子了。”刘伟名笑着骂道。
“那没办法,哥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得干出一番事业来,你说是不是?你今年怎么这么好?想起来给我拜年了。”赵俊一见到刘伟名还是那副没正形的样子。
“我是来给你爷爷拜年的,顺带着来看看你…你们。我坐一下就去老爷子家,然后明早就回去了。上班之后我也有新的职位调动,所以也‘挺’忙的。”刘伟名也说着,一盘的林月见两个大男人说话,她一个‘女’人家坐在旁边没什么意思,便自己进了卧室忙活什么去了。一见林月一走,刘伟名便拉过赵俊问道:“小子,你是不是对人家不好啊?”
“怎么了?什么话,我怎么可能对她不好呢?我可是从来没对她发过脾气的。她和你说什么了吗?”赵俊委屈地叫道,然后望了望卧室问道。
“她倒是没说什么,但是我总感觉你们之间气氛有点不对头。你老实说,到底怎么回事?”
“伟名,跟你实话实说吧,我是真的对她‘挺’好的,我们之间是真的做到了相敬如宾。我们俩现在已经分房睡了。”赵俊一边点着烟一变身说道。
“什么啊?分房睡?你们这是演的哪一出?到底是什么原因?”刘伟名惊讶地问道。
“还能是什么原因?就是那个原因呗。结婚半年了,我们之间还没人道过,原本以为时间长了就好了,可是越到后面我碰她他反应就更加‘激’烈,我是彻底没辙了。最后我索‘性’就分房睡了。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哥们我不是圣人,大半年的没有这个谁受得了?换你你受的了吗?所以,我就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发生了关系,但是仅仅只是**上的而已,我在‘精’神上还是对这家负责的。她可能也知道了些什么,所以我和她之间的感觉一直乖乖的。‘弄’的我都不敢回这个家了。”赵俊一点没隐瞒,全部都说了出来。
这次刘伟名是真的惊讶了,也终于知道林月到底为何前面会这么‘激’动了。但是这个事情能够怪谁呢?谁也不能怪,作为一个男人,刘伟名理解赵俊的行为,因为他自己就是这么一个男人,身边的‘女’人比赵俊还多,半年没有‘性’生活刘伟名估计会爆掉。而林月也没错,这种病能怪她吗?她有这种病她也是受害者,而且明显的在这段婚姻中,她受的伤楚比赵俊包大。两人都没错,但是凑在了一起就是个错误。刘伟名也无语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你就拼命的去上班,就是不想呆在这个家里面对林月是吧?”刘伟名问道。
“不排除这种原因,哈哈,还是你理解我,伟名。”赵俊炳哈大笑说道。
刘伟名聊了会儿,便告辞去了老爷子家,当然,赵俊和林月都跟着去了,老爷子见到刘伟名特意去北京给他拜年非常的高兴,拉着刘伟名一个劲地聊天,直接聊了一个下午,吃了晚饭刘伟名三人才出来。
“赵俊、林月,你们俩就先回去吧。我得先去一个朋友那看望一下,明天早上我就先回林阳了,以后有机会我再来看你们。”刘伟名得知赵俊和林月之间的尴尬之后就更加不想去赵俊家了。本来就是这样,两夫妻关系都紧张,你让客人怎么舒服?更何况刘伟名与林月之间还有这样的关系。
“伟名,你开玩笑吧。你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出去,我就不是你朋友了?你要是吧把我当兄弟你现在就走。”赵俊当即黑着脸说着。
刘伟名无奈,只能跟着赵俊回家。
“哥们,我想把自己的产业做大,我突然发现经商其实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但是我不想仅仅只是做文化产业,我想做实体做企业。哥们现在婚姻不如意,家庭不如意,所以一‘门’心思往工作上扑了。”赵俊‘抽’着烟拉着刘伟名在阳台上说着。
“你对林月到底是个什么看法?”刘伟名很纠结地问着。
“我能有什么看法,她的过去我知道,她经历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才导致如今这般。这些都不能怪她,她是个好‘女’孩。但是我也无奈,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所以,有些事情我明知道不应该做但是忍不住做了。她什么都没说,但是我知道她什么都知道,我常常看她一个人偷偷哭,哥们,我内心也纠结啊。”赵俊叹着气说道。
“看来我一力促成你们是错的,你们之间过的太痛苦了。”刘伟名淡淡的说道。
“这事不奈你。我原先也以为她的病是可以治好的,但是找了无数的所谓的专家,非但没治好,现在情况越来越差,我也彻底绝望了。为了让自己不多想我直接分房睡了。我尽量爱她,保证自己不‘精’神出轨吧,你知道,我在外面都是玩玩,从来都不会真的谈情说爱的。”赵俊无奈地说着,随后又说道:“年前我们已经做了人工受‘精’了,但是林月告诉我医院需要十二周之后才能知道有没有结果。到时候去医院看看,如果没成功就再做,一定得让老头子抱上重孙子,不然我和林月之间就再也无法安宁了。”
“人工受‘精’?”刘伟名瞪着眼望着赵俊,随后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个好办法,孩子才是家庭的调味品。有了孩子这才是个完整的家。”
两人嘀嘀咕咕地说了一大通,然后各自上c睡觉去了。
赵俊和林月是分房睡的。而无独有偶,赵俊的房间在楼上,而林月和刘伟名都是住的客房,在第一层。赵俊上房睡觉之后,刘伟名漫步到客厅,坐在正在看杂志的林月身边,咳嗽了一声之后轻声问道:“林月,早知道你们如今变成这样我当初就不应该帮助老爷子撮合你们,害了你们一生。”
“别说傻话了,这与你没有任何关系,这都是我自己的问题,怨不得别人也怨不得赵俊,他是个好男人。我现在过的‘挺’幸福的,起码很安静平实。”林月合上杂志后望着刘伟名勉强一笑。
“赵俊说你知道了他在外面有‘女’人,是吗?”
“是的,我曾经碰见过他和‘女’人从宾馆出来,你们男人又有几个不偷腥的呢?更何况赵俊还没吃到过家里的这块‘肉’。”林月淡淡地说着,不过让刘伟名觉得奇怪的林月这句话里并没有太多伤感的意味。
“你不生气?”刘伟名奇怪地问着。
“我为什么要生气?我自己不能给他的难道还不准他去找别的‘女’人吗?他是不是去找别的‘女’人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什么你知道的。”林月突然抬起头来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愕然,他当然知道林月这句话的意思,选择回避林月的眼神,然后说道:“你答应过我,你会忘掉我的。”
“我知道,我一直在努力地忘掉你。我每天都在提醒自己,提醒自己一定要忘记你,可是……到头来还是每天在想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了。”林月自嘲地说着。
“时间能够忘掉一切的。”刘伟名只能接着说,随后转移开话题道:“听赵俊说你们去医院进行人工受‘精’了,是吗?”
“是的,不过没有成功。”林月接着就说道。
“没成功?”刘伟名没想到林月依旧不是很在乎的‘摸’样,“人工受‘精’成功率本来就不是很高的,失败很正常。”林月微笑着说道,然后又转过脸对刘伟名说道:“伟名,帮我个忙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