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第39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什么?”刘伟名恍然问道。-复制网址访问
“给我一个孩子,我和你之间的孩子。”林月脸有点红红地问道。
“什么啊?你疯了吗你。”刘伟名惊讶的收支都在颤抖,这句话与上次林月对自己说爱我一次吧有其曲同工之妙。
“我没疯,我思考了很久才说的。我想要一个孩子,但是医生悄悄地告诉过我,向我的这种情况是没办法人工受‘精’成功的,概率很低。所以我要想要孩子只能找你。伟名,你应该知道赵家的情况,赵俊是赵家这一代唯一的男人。要是我生不出孩子我根本就没办法在这个家待下去了,而且我也不想看到赵家的长辈失望的样子。帮帮我行吗?”林月祈求着说着,但是到底原因是不是这些就只有林月自己清楚了。
“不行,开什么玩笑,绝对不行。”刘伟名慌了神,自己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是借种,而且是把种偷偷地借给自己朋友的妻子。自己已经给赵俊黛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了,怎么还能让赵俊的孩子都变成是自己的呢?
“我听说人工受‘精’的成功率还是‘挺’高的,我相信你们多试几次一定能够成功的。”刘伟名慌‘乱’地说着。
“可我只想要你的孩子。”林月突然站起来说道。
“胡闹,你是赵俊的妻子。”刘伟名说完之后偷偷看了看楼上,压低声音对林月说道:“到我房间里来。”
大家不要误会刘伟名带林月进房是已经答应借种了,刘伟名只是不想让赵俊发现什么。这次刘伟名是不非常抵触这个事情,即使面前有林月这个大美‘女’的‘诱’‘惑’。下午才被李梦晴怀孕的事情给闹的心神不宁,现在刘伟名一听到孩子这两个字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你说他还会再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刘伟名拉着林月进房,然后把‘门’一关,对林月说道:“林月,你听我说。你的想法不能这么偏‘激’,你现在需要一关孩子而且要必须要有一个孩子,这我理解,但是这个孩子必须是赵俊的,绝对是我的,这孩子要是我的那算怎么回事?狸猫换太子吗?我已经对不起赵俊了,难道还能再对不起他?不可能没有办法的。如果实在生不出孩子的话,你可以……”刘伟名说到这停住了。
“实在生不出孩子怎么办?”林月反转脸问道。
“实在生不出孩子你可以选择通过其它的方式怀孕吧。”刘伟名叹了口气说道,然后又道:“以后你和赵俊之间的事情我不会再管也不会再关心了,你们自己想怎么做你们自己决定。我发现我越参合越‘乱’。”
确实如此,第一次参合就把林月给上了,这次又来管却被林月‘逼’着借种。
“我现在就生不出孩子,我想要个孩子。我会告诉赵俊我和他人工受‘精’成功的,帮帮我好吗?”林月滴着眼泪说道。
刘伟名心如刀割,但是这事确实太过于荒唐,比上次的偷情更加的荒唐,即使刘伟名此刻心再软他也得狠下心来。
刘伟名说完之后不敢再看林月,转过身子,从兜里掏烟出来。
“伟名。”林月说着从身后抱住刘伟名。
“林月,别这样“刘伟名感受着林月身子传来的淡淡香味,内心‘波’‘浪’起伏,但是还是淡淡地说着。很想狠下心来把林月的手扳开,但是最终还是狠不下心来。
“伟名,给我个孩子吧。”林月一边滴着眼泪一边把手伸进了刘伟名的衣服里面开始抚‘摸’着刘伟名的‘胸’膛。
“林月,别闹了。冷静一下。”刘伟名被林月给‘弄’的心猿意马,反转身把林月抱进怀里。止住了林月在自己身上作怪的手。然后接着说道:“我你知道我们两现在这样子是算什么,我们已经犯过一次错了,所以,我们不能再犯第二次。我们这样子做对不起赵俊的。”
“那他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就对得住我吗?”林月突然睁开眼对刘伟名说道,然后又望着刘伟名说着:“你是不是觉得我像个‘妇’、。每次都向你求爱?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挺’贱得,非常的下作。但是‘女’人天生就是感‘性’超过了理智,见到你我总是那么的无法自拔,一再提醒自己见到你一定要冷静淡定,可是最后还是沦陷了。我只想你好好爱我,我是个‘女’人,我想人爱,我也想有个温柔的怀抱可以给我取暖、我也想可以在一个自己爱的男人,更甚至,我也想像所有‘女’人一样,可以完成从‘女’儿到母亲角‘色’的转换,我想有个孩子。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只有你能给我,你让我怎么办?难道我真的天生就是这么yin‘荡’吗?”
刘伟名望着突然变的非常‘激’动的林月,被噎住了,完全说不出话来。她可以想象林月这半年是怎么过的,受到了多大的压抑此刻才能爆发出这么大的能量。
“林月,你听我说。我知道你的痛苦,我也知道你的难过。当然,我从未说过也从来没有在心里认为过你是个…是个…比较开放的‘女’孩子。我知道其实你很保守很纯洁的。但是无论怎么说,我们之间的感情那都是段不伦之恋。我们可以得到身体上的愉悦,但是却要承受心理上和情感上的折磨。你觉得这样划算吗?”刘伟名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劝说着林月。
“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林月哭泣了半饷之后,突然擦了擦眼泪,淡淡地刘伟名说道。然后又说道:“是我太失态了,没有吓着你吧?你早点睡吧,我先去睡了。”林月说完慢慢地走出了刘伟名的房间。
“林月…林月…。”刘伟名喊着林月的名字,可是林月却没有回头。
刘伟名郁闷地‘抽’着烟,越想越觉得烦躁。这都是些什么事跟什么事。自己过来北京无非就是想给老爷子拜个年,顺便过来看一看赵俊还有李梦晴、范滨滨等人,当然,也有着想看看林月现在过得怎么样的想法,但是,最后的结果确实,看望李梦晴得知了李梦晴怀孕,看望赵俊得罪这小子现在是非常不得已,看望林月得知林月过的更是糟糕,而且还‘逼’着自己借种,刘伟名数了数,没一个好结果,想来看看江映雪,连江映雪都‘阴’差阳错的回林阳去了。刘伟名非常的郁闷,暗道自己这次跑过来到底是为的什么呀?
想了想,想起林月走的时候的神奇刘伟名又觉得非常的不放心,而且很心痛,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推开‘门’,慢慢地走到林月的房‘门’口,还特意望了望楼上赵俊的房间里灯是否还亮着。
站在‘门’口的刘伟名左右徘徊,手伸出来在‘门’边试了很久也没落下。最后刘伟名一咬牙,终于敲了‘门’。
敲了一下,没反应,再敲一下,还是没反应。
刘伟名急了,暗道林月不会做什么傻事想不开吧?吓的头上的汗都出来了,用劲拧着‘门’把,幸好,‘门’并没有锁住。
刘伟名推开‘门’走了进去,让刘伟名吓一跳的是林月竟然全身chi‘裸’‘裸’地躺在‘床’上,身上未着一缕,瞪着眼睛望着刘伟名,淡淡地说道:“你还是来了。”
刘伟名从林月身体强大的‘诱’‘惑’中回过神来,硬是咬着牙齿扭过头把身子背向了林月,然后说道:“林月,你这是干什么?你听见我敲‘门’是不是?为什么不说话,而且,怎么也不穿衣服。”
“我对自己下了个决定,如果你来了的话,那么就代表你还是关心我的,我林月并不是一厢情愿。我会向你要个孩子,然后呆在这里好好的把孩子抚养长大。如果你不来,那就代表你心里真的没有我,我以后便也不会再找你了,这个家我也没什么好留恋的,我们部队文工团最近做人员调整。广州军区文工团里面刚好有个职位空缺,我会找关系调到那去。一个人起码自由自在,省的两个人天天在这里看着都难受,他别扭我也别扭。我没猜错,你还是来了,伟名,你好好想一想吧,我不强求你,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而已,没有其它的感情在内。你可以走出去,也可以爬上c来,决定权在你。”林月从‘床’上做起来,对着刘伟名说道。
“林月,你这是何苦呢?你和赵俊之间又没有任何的矛盾何必闹成这样。”刘伟名出于男人的劣根‘性’,开始有点小冲动了。
“没有矛盾是因为我们没有爱,我和他当时都认为,只要时间长了,我们会彼此相爱的。但是这个过程中却出现了两个意外,第一,是我身体的原因,我没法给他‘性’生活,没有‘性’生活的夫妻能叫夫妻吗?有名无实而已。第二,那就是你的出现,你的出现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原本心无杂念只想好好地过少‘妇’生活的我却被你把一颗平静的心完全打‘乱’。即使我下再大的功夫,也无法再平静下来。因为有了你,所以我总觉得这个房子对于我来说就是个监狱,我想出去,即使透透气也好。”林月笑着说道,有种自嘲的意味。
刘伟名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林月却突然站了起来,走到刘伟名的身后。扳转刘伟名的身子让刘伟名看着她,望着刘伟名眼睛的说道:“伟名,你爱我得是不是?”
此刻的刘伟名就是犹如被架在了火上烤,一边是情感和冲动,一边是伦理和理智。这种选择在上次和林月做的时候已经考验过一次了,最后的结果是冲动战胜了理智。而这一次,在刘伟名呆呆地望着林月将近一分钟之后,冲动依旧再次战胜了理智。刘伟名抱着林月。
大家可能觉得刘伟名就是个会装‘逼’的男人,每个‘女’人他都是这么对待的,从一开始的抵制到最后的接收。其实这不能怪刘伟名装‘逼’,只是刘伟名本身就是这么一个‘性’格的男人,内心的深处他想成为一个好男人,一个可以可以被评价为高尚道德的人,这是他自小到大所接收的教育,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潜意识。但是另外一方面,则是所有男人的本‘性’—‘花’心。试问天底下有几个男人能够做到坐怀不‘乱’?又有几个男人没有幻想过自己‘艳’福不断、妻妾成群?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如今这么红火的原因。基于这两点,所以刘伟名才表现出了这种‘性’格,每次事情的出现他都非常的纠结,明明心里在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但是身体却还是在不由自主地做着与脑海里面想不一样的事情。对待张云佳的时候是这样,对待范滨滨的时候是这样,即使在对待李梦晴的时候也是这样。其实活得最累最为辛苦的是刘伟名的本人。刘伟名有时候都在想,他这种‘性’格的人天生就是不适合有‘艳’遇的。 一风流,‘花’开‘花’落,‘潮’起‘潮’落,最后一切都归于平静。刘伟名喘着粗气,没有说话,一边点着烟一边开始穿着衣服,然后下‘床’对林月说道:“我去洗澡。”便走下来‘床’,他不知道该说写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和林月‘交’流。当然,他也不知道林月能否怀孕,但是刘伟名对于自己的准确率还是很有信心的。看看金倩,在看看李梦晴就知道了。仅仅只是一次没注意,两个‘女’人都先后怀孕了。刘伟名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神枪手。”了。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便起‘床’,也没来得及吃早餐便和赵俊版辞出了‘门’,他没有见林月,省的走的时候两个尴尬纠结。
走出赵俊的家之后,刘伟名找了个路边摊,凑合着吃了两碗粥,加了两包子。坐着‘抽’了根烟后直接拨了范滨滨的电话号码,要是让这丫头知道自己来到北京了都不看看她估计以后这笔账就有的算了。
“滨滨,你在哪呢?”刘伟名拿着电话问道。
“我陪我父母在海南度假呢。”范滨滨一副没睡醒的声音说着。
“哦。”刘伟名无语,只能哦了一句。
“怎么了?”范滨滨似乎听出了刘伟名语气中的不对,连忙问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罢了。你还在睡觉吗?”刘伟名很郁闷地回答。
“是啊,被你电话吵醒了,你现在在哪?”
“我?我…我在林阳呢,好了,不多说了,我在家,先挂了。”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
至于许岚,刘伟名没去找也没这个想法去找。直接打了个电话给李梦晴:“梦晴,你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