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谄媚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二天刘伟名便去了常阳,直接去了谢建国的办公室,要调走得跟市政fu‘交’代一下的。.最快更新访问: 。
“谢市长,感谢你在这段时间来对我的关怀,刘伟名感‘激’不尽。”刘伟名站在办公桌前和谢建国握着手说着。
“伟名老弟说这话就见外,咱们俩是什么关系?还用得着说谢字吗?我早就说过,常阳这个小地方是留不住你这条龙的,是龙就得在大海里翻腾,常阳这里最多只能算是条小河。”谢建国大笑着说道。大家应该可以感觉得出谢建国对于刘伟名的态度那是前后发生了几次变化。在刘伟名还是金清平秘书的时候,谢建国为了巴结金清平而开始靠近刘伟名,那时候对刘伟名多少有点巴结的意味,而后,刘伟名进了清泉,成了他的手下。谢建国对刘伟名的态度当即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多多少少摆出了一副领导的姿态出来。再往后呢便是现在,刘伟名又往上爬了一步,十个人都知道现在的刘伟名前途将是不可限量了,谢建国的态度当即便变的有点谄媚起来了。
“谢市长,你可太看的起我了。和你比起来我最多只能算是条小虾罢了。我刘伟名能有今天全靠谢市长你的提携和帮助了,我刘伟名不是玩恩负义的人,以后谢市长有什么用得着我刘伟名的地方你尽避吩咐,我刘伟名就算豁出这一百来斤不要要一定办到。”刘伟名也是一脸笑容地说着,然后两人又说一些话刘伟名便走了出去,直接去组织部办了手续。和谢建国之间说的话有几句是有营养的没人知道,虽然两个人都说的斩钉截铁但是有任何的保证吗?没有,所以说,官场上上的承诺永远都像空头支票一样,要兑现那是遥遥无期的。
罢从组织部出来,刘伟名正准备找自己的那个副局长把工作‘交’接一下的时候却接到了彭东阳的电话,说是让自己去他办公室一趟。刘伟名暗道彭东阳怎么知道自己会来办离职手续的,随后想估计是组织部的人通知的。刘伟名只得又去了彭东阳的办公室。
“伟名啊,坐。听说你已经办了离职手续了。”彭东阳见到刘伟名进来和颜悦‘色’地招呼着刘伟名。
“对,这次那边上任的时间比较的紧迫,所以必须的马上把这边的工作‘交’接好去那边上任,那边可还一清二白,一个大摊子等着我去收拾呢。”刘伟名见彭东阳远没有对谢建国那么客气。
“所谓能者多劳嘛,正因为你有这个能力可以担负的起这个担子组织上才把这么一个重要的岗位给你。说句实在话,当看到你的调令的时候我很是伤心了一阵。无论是你的潜力还是目前的工作能力,把你调走都是我们常阳市组织力量上的一个损失,而且和你在一起工作了这么久,现在突然你要调走,我这心里还真的不是滋味。但是组织上有组织上的安排,咱们必须要服从组织上的安排不是,所以这些‘私’人感情只能放到一边了。”彭东阳一脸深情的说着。说的刘伟名差点要吐出来了,何谓不要脸?这便是真正意义上的不要脸。刘伟名见过不要脸的,但是像彭东阳这样吧把不要脸做到了极限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也不想离开常阳的。毕竟我在常阳时间不短了,呆了一年半的时间,对这里有了‘挺’深厚的感情。但是组织上把这个重任‘交’给了我,我没有拒绝的权利,既然组织上信任我刘伟名,那么我就更加的努力干了。所以,即使我再舍不得这儿我也得忍痛割爱了。感谢彭书记对我的厚爱。”刘伟名没空与彭东阳继续在这啰嗦,一边说着一边就向彭东阳伸出手。然后说道:“我得赶紧把这边的事情‘交’代清楚,下午我还得回林阳。彭书记,我就不多聊了,下次有时间我再好好的宴请你。”
“你现在就要走了吗?”彭东阳惊讶地望着刘伟名。
“是啊,林阳那边事情‘挺’多的,我还得赶紧回去处理呢。”刘伟名做出一副焦急的样子说道。
“伟名,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大中午得了,怎么也得吃了个午饭再走吧?而且你要走了座位领导我怎么的也得给你半个欢送宴啊。不用说了,我已经订好了席位,到时候市委市政fu的一些领导都会过来给你送行的。”彭东阳拍着刘伟名的肩膀说道。
刘伟名无语,也不好再拒绝。只好说道:“那就真的感谢彭书记和给位同僚了,让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现在。那我现在去把工作‘交’接一下吧。”
“应该应该的,你快去吧,等下我打电话给你,我们一起过去。”彭东阳微笑着说着。刘伟名点了点头走出了彭东阳的办公室。他不明白彭东阳怎么突然一下对自己的态度变的比谢建国还谄媚了,暗想这估计都是金清平的功劳吧。现在金清平在江南省的地位那是稳如泰山,本来可以与金清平形成对持的李向阳和周长雄也渐渐地抵挡不住金清平的威势了,现在金清平是一人把这两人狠狠地压在了身下。正因为这,他金清平‘女’婿的身份才水涨船高了现在。
刘伟名去了办公室找到了那个副局长,简单地把工作‘交’接了一下便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大概地把一些有用的东西整理了一下。然后便与彭东阳一起去了彭东阳所说的酒店,当然,彭东阳这次把一些市委市政fu的领导都叫了过来。刘伟名没有办法,只有应付,好在刘伟名酒量不错,最后大家都快倒了唯有他一个人坐着。但是刘伟名到底是不敢再开车了,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刘伟名回到自己的宿舍洗了个澡,然后便睡了一下午。第二天早上刘伟名才开着车回林阳。
这次回到林阳刘伟名没有再到处跑,而是专心在家把那一堆文件用心地看着。刘伟名知道这个高工区的行政模式在全国来说还是第一例,如果成功了能够为金清平增添许多光环的,如果失败则相反。所以他决定一定要好好的把整个高工区行政运营模式参透一下。在星期天的时候,李军直接开着自己的车到了刘伟名‘门’外。
“刘区长。”李军一边笑着一边从自己的车上把一袋茶叶还有几个桶子的小黄鱼给提了下来。
“李军,你这是干什么?”刘伟名明知故问,带着点呵斥的意思。
“刘区长,我听唐书记说你最喜欢的就是清泉的土茶叶还有这小黄鱼了。我接到组织部和市公安局的通知,让我明天必须来这里报道,以后我也不会去清泉了。所以我就多带了点过来。”李军一边说着一边把茶叶和几桶子的小黄鱼给搬了进来。然后又说道:“我等下去买一个专‘门’养这种鱼的那种鱼缸,只要每天定时给他们换新鲜水给的饲料,能保证一个月不会死。这样你们就可以随时吃上这种新鲜的小黄鱼了。”
“哪要你去买啊,我等下自己去买就行了。你看看你,‘弄’的多麻烦。”刘伟名不好意思地说着。
“哪的话,刘区长,我以后又成了您手下的兵了,我心里高兴的紧。而且以后我肯定不会少来您家叨扰的。”李军呵呵地笑着。
“你现在住在哪?”刘伟名笑着点了点头问道。
“就住在林阳,离这里还不是很远,我在这里买了套房子。”李军笑着说道。
刘伟名心里明白,李军当了这么些年的公安局长捞到了不少的钱,在林阳买套房子不算怪事。但是还是对李军说道:“你注意一点,别让人家给查出什么猫腻出来了。”
“这个我知道,房产证上面不是我的名字,也不是我家里人的名字。是…是我一个朋友的“李军把东西放好之后跟刘伟名递了一根烟后说道。
“走,咱们出去‘抽’。自从家里多了位小老爷之后这里就成了‘抽’烟禁区了,我平时‘抽’烟的都到外面去,你也就理解一下。”刘伟名呵呵地笑着,一边点着烟一边拉着李军往外走。
“这个肯定的,这烟里的尼古丁对小孩子的身体伤害却是比较大。我当初生我家那小子的时候我还硬是被‘逼’着戒了本个月的烟。后来长大了我也就没理会这么多了。”
“李军,对于这次任区公安局长你有什么想法没有,说说你的看法。”刘伟名直接靠在李军的车子上‘抽’着烟问着李军。
“这个我还真没想过,我对于这边的情况还是两眼一抹黑,我连地方在哪都不知道。这次组织部催的太紧了,我没见过这么急的调职。”李军摇了摇头。
“上面也是没办法。本来是在年前就要办的,但是你知道。调职这种事情年关那个节骨眼上怎么能调呢?那正是多事的时候。所以才一直拖到了年后。那边的区政fu还有高工区的前期建设都已经全部竣工了。你知道这次高工区的成立省里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担着很大的责任干起来的,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所以上面才这么急。”刘伟名解释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道:“我给你大概地介绍一下高工区的情形,整个高工区具体多大我没记数字,但是论面积足有半个林阳市区这么大,也就是相当于有十几个清泉县县城那么大的面积。上面征了这么大的一块地‘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就是想把这个高工区变成中南地区最大的工业区,要求是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当然,目的就是为了让咱们江南省成为工业强省。省里把整个高工区根据地理位置划分为东、西、南、北四个片区,你们公安局的下属分支就是四个区个一个派出所加上一个‘交’警支队。当然,这个派出所的人员编制比那些普通的接到派出所要大的多,估计每个派出所会有四十来个警员,另外省里特意把一个武警支队设在了高工区旁边,以应付突发事件。和你以往的工作不同,你们的不需要话大力气去管理黄赌毒这些事情。你们最主要责任就是要保证整个高工区的治安,要让整个高工区都处于一种祥和平稳的环境之中,只有这样那些企业和厂家才会选择来我们高工区落户,你们的责任重大。所以你今天在这里得给我立下军令状,不管话多大的代价,你都一定得把这个任务给我完成好。要是你觉得完不成你现在就回清泉去,我会让上面再另外给我派一个公安局长。”刘伟名为了‘激’起李军这个二侉子的‘激’情连‘激’将法都用了出来了。
“刘区长,你放心。我李军当公安局局长不是一年两年了,要论工作经验我自然没有谁会比我丰富。我这人虽然不是很在心公务,但是并不说明我没有能力。我知道这个高工区对于省里对于刘区长你以及对于我自己来说都非常的重要。我李军就算是忙的头朝地我也一定会把整个高工区的治安管的严严实实的。”李军很坚决严肃地说着。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这次所有的领导班子都是重组的,我手底下的老兵也就只有你一个。哦,对了,田永军那小子现在已经是林阳一个街道派出所的民警了,等你以后在这里‘混’熟了就找个机会把他调进来吧。那小子人不错,你多提拔提拔他。”刘伟名突然想起了田永军,然后说道。
“你放心。刘区长,我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好好关照他的。”李军点了点头。随后两人说了一阵李军就开车走了。不到一个小时,李军就真的回来买了一个大的鱼缸放在刘伟名的院子里,还亲自动手从‘花’园的那边的喷水管接了根水管到池子里面。
见到这东西最开心的不是刘伟名,而是刘伟名的父亲,刘伟名父亲围着池子和李军两人亲热地‘交’谈着关于养鱼的方法,让刘伟名站在一旁汗颜不已。他不知道李军怎么会养鱼,而且越听越觉得李军是把这个当做家里的金鱼再养了。而刘伟名父亲确实说的农村的池塘里面放养鱼的经验,连鲤鱼、鲫鱼、鲢鱼各自该怎么放养最好都出来了,而一旁的李军虽然有点汗颜,但是还是随声应和着,刘伟名看的都替他难受。最后走的时候刘伟名的父亲也不客气,直接让李军下次来的时候给她吧带一些鲫鱼的鱼苗,还给他带一些泥巴过来。说是这个池子里面没有泥巴鱼是活不长的。李军一个劲的点头。刘伟名听后只能无语的摇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