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因果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董必进说完之后便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地望着刘伟名了,刘伟名笑了笑,又开始结果话题说道:“董市长说的太谦虚了,人无完人金无赤金。.最快更新访问: 。 虽然我相信咱们在座的诸位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也难免会有犯错的时候。所以呢,我还是恳求董市长能够常来检查监督一下咱们的工作,督促我们。”刘伟名笑着说完,然后突然变的严肃了,继续说道:“诸位,咱们高新科技工业园区是在什么环境什么前提下建成的大家应该都很明白。咱们江南省这几年已经成为内陆地区经济的领头羊了,各种服务以及基础设施都非常的完善。加上这次国际上的金融危机,许多大型的企业都开始把主导方向从外销转为了内销,另外加上近些年来沿海城市一年比一年严重的用工荒,导致现在的大型企业和公司都纷纷地往内地迁移。要望内地迁移的话咱们江南省就是最好的选择对象。所以,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之下,省委省政fu、以及人大经过多次讨论协商,最后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抓住这个机遇,这才有了咱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大家可能会觉得,有了这么多的机遇和条件,咱们高工区一定能成功,但是,我告诉你,不一定。虽然大家都知道把自己的厂子往内地签,而且要往内定签也一定是前往咱们江南省最适合。可是大家想过没有?这里面存在一个竞争的问题,咱们附近的几个省也不是傻子,他们难道就看不到这一点?咱们林阳高新区是各种条件都最适合的,但是要别人要决定落户在这里要考虑的问题不仅仅只有这么多。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咱们占了天时,现在省委‘花’了血本,勒紧了全省的财政‘裤’带子建成了咱们的高工区,咱们连地利也占了。可是大家别忘了,古人说的,人和才是三者之中最为重要的。何为人和?人和就是咱们得给这些厂商和投资商们创造一个适合的投资环境出来,让大家都乐意来咱们林阳高工区投资,所以,咱们在高工区起步的这一阶段里所有的政策都将围绕着这一点展开。省委省政fu是给咱们定下了硬‘性’指标的,干得好,我们大家以后都是前途无量。干不好,我也和大伙一样,自己去找个冷板凳坐着。关键的是咱们大家都丢不起这个脸,省委把咱们都调到这来,就是认为咱们都是经营,都是最有能力的同志们。要是连给定的指标都完成不了,还说什么‘精’英?我的话就说到这,相比大家心里都有数了。所谓信心就是咱们成功的第一步,现在大家都来表表决心,首先从我开始。”刘伟名说完之后对坐在身后不远处一个做会议记录的秘书说道:“这位同志,把接下来我和各位领导表决心的话都记下来。然后叫人去抄录一份,裱好挂在咱们办公大楼的大厅里。”
刘伟名这么做无非是让大家破壶沉舟,奋力一搏。反正大家都得表决心,要是自己表的决心自己都完成不了,被人天天走进走出这么看着脸不丢尽了。而做领导的最在乎的不就是点面子木?一盘的董必进看着刘伟名不住地点头。
“我刘伟名,现在表决心。如果在我的任上,没有把咱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办好没有完成上级的指标,我刘伟名马上辞职,以后回家去卖红薯。”刘伟名站起来非常坚定地说着,说完之后对身后的那个秘书问道:“记好了吗?”
“记好了,刘区长。”小秘书一边擦着汗紧张地记着,虽然现在这个时节还很冷。
“好,林书记。到你了。”刘伟名点了点头,对坐在一旁的区委副书记林绍国说道。
林绍国点了点头也站起来,看了看后说道:“我林绍国在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党委副书记的任上,一定协助好董书记、刘局长主持好区委日常工作,要是在区委这边出了事情我全权负责。”见到刘伟名都下了这么狠的毒誓了,林绍国‘逼’不得已也只有表了态了。要知道像他们这种人一言一行都谨慎的要命,现在让他表这样的态不知道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确定后面秘书记好了才把头转向尚妍黛,虽然刘伟名对于这位非常有魅力的少‘妇’心里有点小九九,但是此刻还是很严肃地对尚妍黛说:“尚区长,到你了。”
“我尚妍黛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招商引资工作做好,完成县委县政fu给定的目标。要是完不成这一目标,我和刘区长一样,回家去卖红薯。”尚妍黛说着朝刘伟名看了一眼,然后坐下。
随后一个个都表了决心,最后到董静。
董静还是那种气质,很淡定的‘摸’样,让任何人都觉得她就是个不温不火的仙子。
“我董静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宣传工作做好,通过媒体新闻已经各种传播途径向外展示咱们林阳高工区的巨大吸引力,向内把区委区政fu的每一项决议和政策都让每一个民众所了解。要是做不到这一点,我主动辞去这个职务。”董静淡淡地说完之后坐下。
在场的十二位常委除了董必进全部表完态。为什么是十二位呢?因为省委省政fu已经规定了,区委书记董必进这一票算作弃权,所以还是十一票。但是这个票多票少根本就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刘伟名一个人把区委区政fu都管了,难道还有谁能够向他发难不成。
“董市长,你来点评一下。”刘伟名还是客气地对董必进说着,怎么说人家都是领导,是上级。即使上面规定了这个区委书记只是个摆设,但是你要是这的不把人家当回事那就是不尊重人家了,要是董必进真的向刘伟名发难,那刘伟名还是很麻烦的。所以刘伟名还是时刻注意着这一点,即使董必进自己根本不想说话,但是刘伟名把话语权让给他这就是对他的尊重了。
“大家的气势都非常的高昂,都很坚决。很好,很了不起。凡成大事者就得有壮士断腕的气魄,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咱们就是要保持这份气势勇往直前。”董必进显然没有太大的兴致,又是随便地说了两句。
“那好,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各位回去之后,在下个月咱们高工区挂牌庆典之前给我‘交’出一份详细的工作报告给我。另外关于挂牌庆典的事情我再说一下。整个庆典有县政fu统一负责安排,而庆典晚会有宣传部统一负责。董部长,这个事情你就多上点心。”刘伟名说完对着董静说道。
“好的,刘局长。”董静依旧是淡淡地说着。
“那好,董市长,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刘伟名还是询问了董必进一下,董必进摇了摇头。
“那好,今天就散会吧。各位回去之后找自己部‘门’的人开个会,认识一下人,把工作都安排一下。散会。”刘伟名说完散会就和董必进一同走了出去。
“董市长,您对区政fu以后的工作有些什么指示?”刘伟名走在董必进身边询问着。
“我哪有什么指示,你又不是不知道。金书记眼光很准,你的确非常有能力,我相信高工区一定能在你手下红红火火地办起来的。”两人边走边谈着。
“希望如此吧,说真的。我觉得压力很大。”刘伟名叹着气说道。
“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嘛,但是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心里包袱。你前面不是也说了,咱们已经占了天时占了地利,只要把人和做好,咱们还有什么不能成功的。好好干,放下包袱,轻装上阵。我就先走了,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过来你让那个张主任给我电话就成。”董必进笑着拍了拍刘伟名肩膀就准备下楼。
“爸。”这时一个‘女’声从身后传来,刘伟名惊讶地一看,这个‘女’人竟然就是董静。
“静儿,什么事?”董必进笑着对董静说道。
“你们……你们…是父‘女’?”刘伟名惊讶地望着两人说道。
“对啊,‘挺’意外吧。刘区长,我这个‘女’儿是从电视台调过来的,没有在政fu部‘门’里面呆过,所以有些地方你多教教她,指点一下。特别是她这个脾气。”董必进说着就摇了摇头。
“董市长,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秉‘性’,不能强求。而且董静也不是冷脸待人,她只是不苟言笑罢了,我倒觉得她这样‘挺’好的。”刘伟名一半实话一半恭维。
“你们…认识?”董必进听的刘伟名对于董静的‘性’格分析的头头是道不禁怪异地看着两人问道。
“认识,我和董静是校友,她还是我的学姐呢。我在清泉当县委书记的时候她来采访过我,后来我在常阳任民政局局长,和她一起举办过一个慈善活动。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刘伟名笑着解释着。
“爸,伟名还救过琳儿一次,就是上次在飞机上的事情。”董静也淡淡地说着。
“啊?原来在飞机上救琳儿的就是你?”董必进这下也动容了,当即拉着刘伟名的手很是感动的说道:“刘区长,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女’儿这一生就全毁了。那次琳儿回来,整个人完全就不对劲了,她本来就是一个非常外向的‘女’孩,从小到大都这样,就算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最多两个小时就忘了。可是那次她一回来整个人感觉都变了一个人,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就进了自己的卧室,把‘门’反锁着。我们问她什么事她也只是说想一个人静一静。我当时还在想,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估计是在感情上遇到了什么挫折,过一天就没事了。可是谁曾想,她这样一呆就是一周,整天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出来吃饭也就吃两口,问她什么事也不说。后来我让静儿和她好好谈谈才知道是遇到了这个事情。你知道我当时整个心脏都吓破了,你说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要是真的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以后该怎么办啊?这是谢谢你了,刘区长。”
董必进说着说着眼泪都快下来了,刘伟名现在自己也做了父亲,虽然孩子还小,但是这份父爱是一样浓厚的,所以刘伟名非常能够理解董必进的感受。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是母爱,毋庸置疑。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但是父爱也一样,只是一般来说做父亲的对于孩子的爱没有母亲表达的那么直接罢了。
“董市长,看你说的。在飞机上谁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都会出手的,更何况我和董琳本身就是朋友。在飞机上我本来应该早点就动手的,可是我当时还不确定,虽然最后没有晾成大祸,但是也让董琳受到了侮辱和打击,我现在还一直自责,不过我上次去见过,见到她现在已经完全没事了我就安心了。另外,董市长,我和董静、董琳都是朋友,我是晚辈,你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叫我伟名就是了,你要是再这么叫刘区长的我可感觉有点受不起啊。”刘伟名一边自责一边说着,故意调解着气氛,算是变相的安慰董必进吧。
“是我迂腐了。伟名,你对我们家有这么大的恩情,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你,我能力有限,能帮你的你都不需要。这样,下次有时间一定来我家里吃顿饭,虽然无法报答你的恩情,但是也算是表达一下我们全家人对你的谢意。”董必进只是感伤了一下子,能到副市长这个职位上的人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董市长,你可千万别再这么说了,再这么说我都不知道接下来的话我该怎么接了。大家都是朋友,董静是我的学姐,也是我最好的朋友,至于董琳我也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妹妹一样看待,你就千万别在见外了。有时间我一定不会少到你们家去叨扰的,到时候估计董琳那丫头会看到我烦。”刘伟名开着玩笑道。
“她敢,哈哈哈。”董必进也笑着道:“伟名,我就把静儿‘交’给你了,你帮我多照顾照顾她,她有什么地方不对你帮我多多照应照应,电视台的工作虽然好,但是哪里有在行政部‘门’的前途大,你说是不是?我还有个会要回去开,就不多说了,有时间一定得去我家吃顿便饭。静儿,有时间请伟名过去,你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我就先走了。”董必进说着挥了挥手,一边看着手表,一边小跑着往楼下去了,看样子事真的有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