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第40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看着董必进笑了笑,然后对董静说道:“有时间没有?去我办公室坐坐,也快到中饭时间了,等下一起去吃个中饭。。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
董静点了点头,跟着刘伟名往前走去。刘伟名这才记起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办公室在哪,说着拿起手上的‘花’名册,拨了政fu办主任姚宏的电话。
“是姚主任吗?我是刘伟名。”刘伟名对着‘花’名册上的名字说道。
“哦,刘区长,您在哪?我一直在找您,结果没找到,也没见您在会议室。”姚宏急着问道。
“我在四楼这边转角的地方,你告诉我我的办公室在哪就成了,我自己去找。”刘伟名随口说道。向区委办和政fu办的人员在上周就已经上班了,他们要是不提前上班整个党委和政fu还真的就玩不转,起码大家连办公室到底是哪间都不知道。
刘伟名直接带着董静去了三楼,到了三楼的时候发现一个胖子就站在一个办公室的‘门’口。
“你就姚主任吧?”刘伟名走过去问答。
“您好,刘区长。刚刚是我工作的失误。我应该一直在会议室‘门’口等候您的。”姚宏一上来就认错。
“没事,高新区刚刚建立,你工作也很多,这是点小事罢了,再说也只能怪我自己没用,要是传到外面一个区长连自己办公室都找不到倒是成了笑柄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宣传部部长董静同志。”刘伟名笑了笑,指着董静对姚宏说道。
“你好你好,我叫姚宏,在政fu办任职。”姚宏见董静也是眼睛里直冒光,但是也仅仅只是一下子,然后就主动的把目光收敛了起来,男人见到美‘女’大多都会有这样的表现的。
“你好,姚主任。”董静微微地笑了笑说了下。刘伟名看了看董静,暗道她这‘性’格还真不适合走仕途,不过还在是美‘女’,有着天生的亲和力。就算董静对别人再怎么冷漠估计也没有几个领导会在意,反而会像蚊子一样朝她这儿叮的。
“这是我的办公室吧?”刘伟名指着姚宏身后的办公室的‘门’说道。
“对对,这就是您的办公室,里面的设施我都已经给您配好了,您看看满不满意,要是不满意我就让下面的部‘门’马上给您换。”姚宏一边为刘伟名开‘门’一边说着。
刘伟名走进去一看,好家伙。到底是新建的,里面装修的非常不错,该有的都有,而且比金清平那个省w书记饿办公室还要豪华大气。里面的设施也与金清平的办公室一样,采取了秘书在外面办公,领导在里面办公的方式。而且在办公室里面摆了几大盆盆栽,让人感觉好多了,不会让人有那种办公室的紧张感觉在,起到了很好的缓冲作用,当然,这是装修心理学上的东西了。
刘伟名看了看,还很满意。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后对姚宏说道:“姚主任,关于政fu这边的事情你尽快安排好,咱们高工区的任务量大,时间紧张吗,而且这次责任也大,外面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这些琐碎事情上面,所以你这个管家一定要把各项工作尽快安排好,让各部‘门’都能以最快的时间进入工作状态。”
“是,刘区长。大部分的事情我们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只是由于这次组建的比较急,什么都的从头来,我们也无法一下子把所有事情都落实好,我会督促下面的工作人员尽快把工作完成的。刘区长,您看看这儿还需要一些什么吗?”姚宏紧张地说着。
“这儿?”刘伟名四处看了看笑着说道:“这比省w书记的办公室都豪华多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对了,你等下给我‘弄’一张宣纸和一副墨宝过来。另外秘书你安排好了吗?”刘伟名这次与在常阳工作不一样了,主动要求要秘书。开玩笑,在常阳他是根本就没准备干,在这里可是任务量很重的,没有秘书怎么能玩得转的。
“我已经给您挑了三个比较好的秘书,其中还有一位‘女’同志,我不知道这合不合适,到时候叫过来您亲自过目一下。您看是配一个秘书还是俩个。”姚宏询问着道。
“‘女’同志就不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规矩。你把你选定的哪两个叫来吧,我看看合不合适,不合适就再说。当然陪一个就行了,咱不能把架子‘弄’的太大是不是?生活秘书和行政秘书都让一个人兼任吧,这些事情你赶紧去办。”刘伟名笑了笑后说道。
其实并没有硬‘性’规定领导不配备异‘性’秘书的书面要求,但男领导不配‘女’秘书确实是很多地方的惯例。说避嫌有一部分但不全面,如果个别领导真的有作风问题,即便没有‘女’秘书,他到其他场所或者采取其他方式也会出现作风问题。之所以男秘书多主要是考虑男‘女’‘性’别上的优缺点和对秘书工作的要求。男秘书的优势则在于做事严谨,认真负责,比较能够全身心投入,并且对工作环境的适应‘性’强。而且在宏观思考上男秘书要优于‘女’‘性’,可以起到提醒的作用。至于说有歧视‘女’‘性’的意思,则有些多虑了。
堡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刘伟名分的很开,是个男人都会希望每天呆在自己身边供自己使唤的是个‘女’人,而且最好是个美‘女’,这样多赏心悦目而且还可以适当的yy一下,但是这关系到工作,开不得玩笑,出了问题就是大事,所以刘伟名从来就没往这方面想过。
“好的,刘区长。”姚宏说走和董静也笑了笑然后才走出刘伟名的办公室。
“坐吧,董静。我今天一见到你惊讶的不得了,我怎么都没想到你会调来这当宣传部部长。是你自己要来的还是董市长要求你来的?我想以你的‘性’格应该不会想到要到政fu行政部‘门’来上班吧?”刘伟名转过脸对董静说着。
“都有吧,现在的电视台黑幕太多功利‘性’太强,我感觉自己受不了那种氛围了,不再像以前了。刚好碰到这边组建新的领导班子,我爸强烈要求我来这边上班,他最近找了不少的关系,你知道,从电视台调到这个位置上很有难度。见他这么热心我也不想太令他难过,便就来了。不过就真的如我爸所说,我确实对政fu部‘门’这么运作怎么工作的不太知情。在家这段时间我也查了不少资料,这是我做的一份关于宣传部以及新闻宣传局的工作计划,你看一看,看看有什么问题。”董静很直接,已经是那副淡漠的表情,从自己手上夹着的文件夹中拿出一份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诧异地看了看董静,没想到董静竟然做了这么充分的准备工作,不过随即也就释然了,这就是董静的‘性’格,要是董静没有做准备没有下功夫那倒真的是不想董静了。
刘伟名接过董静的工作计划看了看,这是一份手写稿,现在这年代还用手写足以说明董静工作态度的认真了。董静的字非常好看,很娟秀,而且自成一种字体,写的很具体也很详细,一项一项都列的清清楚楚。刘伟名仔仔细细地看着董静的计划,看着一半不自然地开始点烟,虽然董静下意识地坐退了一点点,不过刘伟名一点都没注意,依然大口地‘抽’着烟,紧盯着计划看着。他也是这样的人,一旦工作起来就非常的认真。
当第三根烟‘抽’完,刘伟名才把这长达十多页的计划看完,合上之后放在桌子上面。
“怎么样?有可行‘性’吗?”虽然董静依旧是那副淡漠的神态,不过对于自己写的东西能不能让刘伟名满意董静还是非常在意的。
“不错。”刘伟名本来想说一般,但是到嘴边还是说了不错,打击一个美‘女’绝对不是件好事。
“你写的很详细,对于新闻传播也分析的很到位,很有专业‘性’,这是别的领导不可能做到的,也分析不到的问题,而且对于许多方面你都想的仔细。”刘伟名说到这看了看董静,见董静脸上也就是古‘波’不惊的,才转折说道:“但是,由于你以前并没有干过行政工作,所以有些方面你还是没有考虑周全。你要明白三个问题,第一,你如今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不再是新闻组的组长,而是高工区的宣传部长,虽然说主管的工作‘性’质有那么一点点相似,但是他们不同的地方太多了。所以,你现在看待问题要从一个政fu领导的角度上去看,不能再以一个新闻工作者的视角来看待整个问题了。第二,你来这里是做领导的,是党和政fu的干部。你的职责就是制定大致方针,而不是由你去实施。你是区委的宣传部长,所以你的工作计划就是要针对整个高工区的宣传工作,你要提出大致的工作方针、实施准则以及最后需要达到的一个目标。至于具体的事实那不是你的工作,就当个比方来说,你说应该怎么样去宣传,每周每个片区去采访一次高工区先进的企业代表或者是工人代表,这个就很好。但是你接下来说的如何采访这个就不是你的工作报告应该出现的,该怎么采访那是那个片区宣传部自己的事情,这点很明确,所以你应该让自己具有一个领导有的大局观,要站在整个区的高度上去看问题。第三点,你的中心不明确,为什么你听那些领导讲话为什么总是要说一些诸如一个中心几个基本点之类的话?这些话并不是毫无用处,他其实很明确地告诉了你,以后工作要以什么为中心以什么为基础来展开,为什么说你的中心不明确呢?你的工作计划太散也太详细了,当个来看,每个都对每个都正确,但是整个来看你的计划,便不知道你的用意是什么。你要知道,现如今我们高工区的工作重心是招商引资,要让更多的厂商来咱们高工区投资落户。这是个中心,也是以后咱们高工区能够发展起来的基础,所以咱们当下整个高工区政fu和党委所有的工作都得以这个为中心,为第一要务。所以,你的工作计划一概以服务这个中心为准逐步展开。”刘伟名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说的口都干了起来,端着面前的水杯去倒水喝。
回想起刚刚说话的语气才觉得有点严厉,当即非常愧疚地说道:“对不起哦,董静,我说的有点过重了。我这人就是这样,一旦说起来就没个遮拦,他们基本上挨过我的骂。”
“没事,我觉得你说的也非常的对。我当时写完之后就觉得自己是在写备忘录一样,一件一件的毫无关系的事情详细的记在上面,我自己也觉得总感觉哪里不对。现在我终于知道了。”董静不仅并没有太在意,反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刘伟名暗道自己真的是想得太多了。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所说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刘伟名自嘲地笑着暗道,拿着水杯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后走过去,边走边说道:“这不能怪你,与你的能力无关。你从来没有干过这一些,所以你并不了解这一行的做事的风格和套路,加上你在电视台工作了这么久,很容易形成一种固有的思维模式。以后慢慢习惯一下就行,你只要记住,做领导的人就是只要管着自己发号施令就行,这个‘弄’好了,你这个领导就当的好。”
“终于知道为什么董琳说你这个人年纪轻轻的却老气横秋,而且内心的思想比你的年纪要大十岁以上不止了。”董静难得的开了个玩笑然后把面前的工作计划收好说道:“我回去再修改一下。”
“董琳?以她那个疯丫头的‘性’格能对我做这么深入的了解?”刘伟名一副看到太阳从西方出来的表情。
“她说她是听她那个北京的朋友说的,好像是一个叫做林月的朋友。哦,她说你也认识,是你一个哥们的老婆。”董静仔细地想着然后用自己那纤细的‘玉’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后说道。
“林月?”听着董静说起林月刘伟名顿时没了继续欣赏面前这个像画中走出来的仙‘女’一样美丽一样有气质的‘女’孩的兴致了。脑海里不自然地又想起了林月。想起了这个一生充满不幸、但是却一直用自己内心深处那份倔强坚守着自己的爱情、追逐着自己的幸福的‘女’孩。如果要选出八零后最有代表的‘女’‘性’的话,刘伟名这么多的‘女’人当中就只有林月的‘性’格最符合,从小被教育要做乖乖‘女’的她们在潜意识里失去了与父母与社会抵抗的意念,但是受过教育、解放了思想、受过西方开放思想熏陶的她们在心底依然有着一份追逐自己幸福的倔强。而林月就是八零后‘女’‘性’的最佳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