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第40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不知道她怀没怀孕。,最新章节访问: 。 ”刘伟名眼光呆滞地望着,嘴里不自然地小声嘀咕着。
“啊?谁怀孕了?”董静突然听到刘伟名这么奇怪地回答着自己的问题怪异地问着。
“哦,没什么。”刘伟名反应过来,当即摇头说着没什么,然后道:“上次被北京说他们两可能准备怀孕生孩子了,我在想也不知道林月到底怀孕了没有?要是怀孕了我还得找个时间找个机会去看看她,做朋友的,人家老婆怀孕了总得去恭贺一下。”
“嗯。”董静听完之后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但是却也不接话了,静静地坐在那,就像刘伟名偶然在一幅画中看到的那个‘女’子一样的气质,刘伟名还记得那幅画一幅古代的画,画中画的一片山水竹林,清晨的阳光和‘露’水都笼罩着这片竹林,‘露’水在阳光的蒸发下,把整片竹林都‘弄’成‘蒙’‘蒙’的一片,似见似不见的感觉。而在这片竹林深处站着一个穿着一袭白衣的‘女’孩,长长的头发,娇柔纤细而又修长的身姿,但是却偏偏只是背影。而董静给刘伟名的感觉也就如画中的这个‘女’子一样,模糊、遥远、唯美。虽能看见,也离的不远,但是却很模糊,也‘摸’不着。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刘伟名整理了下心情喊道:“请进。”
进来的是姚宏。
“刘区长,那两个秘书我让他们自己准备好了之后来你办公室。另外,这是您要的宣纸和墨宝,咱们高工区还没发展起来,而且离市区也比较远,所以去市里买这个耽误点时间。
刘伟名惊讶地看了看姚宏,随即释然,你让人家上哪给你找这些东西去?现在用笔写字的人都没几个了更别说去找‘毛’笔了。
“这是您要的宣纸,我不知道您要什么规格的纸,便让人一样都买了两张。”姚宏说着把一叠卷好的宣纸拿了出来。
刘伟名看了看选出一张,铺在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拿着‘毛’笔准备去洗一下。
“我来我来,刘区长,这种事情我来就成了。”姚宏直接从刘伟名手里抢过‘毛’笔进里面的洗手间去了。
董静觉得很是好奇地望着刘伟名,不知道刘伟名要干什么,弱弱地问道:“你要练字吗?”
“练字?没有,准备写一些勉励自己的字,算作座右铭吧。我这人有时候‘挺’冲动,冲动起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什么都会不顾。所以想写一些字提示自己,警示自己。”刘伟名整了整宣纸说道。
董静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帮着刘伟名把宣纸铺好。
姚宏把‘毛’笔整好之后递给刘伟名,刘伟名沾了沾墨,提笔在宣纸上写下“外柔内刚。”四个大字。刘伟名记得自己上次在清泉的时候写的还是“水至清则无鱼,水至浊则绝鱼。”那是领导方法,而现在刘伟名觉得自己最应该注意的是个人行为问题,所以才有了“外柔内刚。”四个大字。
“好字啊,没想到刘区长您还能出这么一副好字来。龙飞凤舞、银钩铁划。”姚宏当今赞赏道,当然,也没人知道他到底懂不懂书法。
“姚主任夸奖了,我这个只是写出来聊以自勉罢了。要说这字,还真上不了台面。”刘伟名笑着说道。
“外柔内刚,出自《晋书?甘卓传》中的卓外柔内刚,为政简惠。”许岚望着刘伟名的字点头淡淡地说道。
才‘女’果然是才‘女’,这么简单的一个词语竟然能够说出它的出处,刘伟名不禁为之咂舌。刘伟名接着又在后面写上了“外圆内方。”然后吹了吹,把纸给姚宏,说道:“姚主任,你帮我把这个拿去裱一下,然后挂在这里。”刘伟名指了指自己身后的墙。
“是的,刘区长,我这就过去。”姚宏小心翼翼地拿着刘伟名的所谓的“墨宝。”往外而去,刚到‘门’口却碰到了尚妍黛。
“尚区长,你好。”姚宏点头说道。
刘伟名和董静抬头看,看见尚妍黛进来董静对刘伟名说道:“你有事我就先过去了。”
“你去吧,我等下再打电话给你。”刘伟名点了点头。
董静经过‘门’口见到尚妍黛也只是停了一下,微笑的点了下头就出‘门’。
等人都‘走’光了,坐在里间刘伟名才颇有意味地望着这个浑身上下充满少‘妇’身上特有成熟、妩媚韵味的‘女’人,笑着说道:“你说我该叫你尚区长呢还是叫你大姐?”
尚妍黛也想起了自己和飞机和刘伟名的讲话,也在嘴角笑了笑,然后说道:“我也没想到昔日飞机上肆意找‘女’人搭讪的小流氓会是今天的区长。”
刘伟名被尚妍黛给噎了一下,随后大笑。然后说道:“坐吧。”
“说真的,今天见到你我很惊讶。我都在反复看着,我在想难道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像的人吗?”刘伟名喝了一口茶后笑着道。
“我见到你也很惊讶,特别是知道你是区长之后。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你让我刮目相看。”尚妍黛抿着嘴说道,在刘伟名看来,尚妍黛的笑容和那嘴角奇怪的微笑弧度总感觉是挑逗着自己,这让刘伟名心里直痒痒。
“我想你来这上班应该多多少少听说过一些我的事情,我是关系户。不然说不定我现在还在某个村当村长也不一定。”刘伟名想起与自己年纪学历差不多的胡远博,有点感慨地说着。
“你很坦白,这个圈子里很少有人会自己承认自己是关系户的。不过怎么说呢,这个圈子里关系户多的是,谁又没有点关系呢?但是别人坐不到这个位置而你坐到了总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的。从你今天开会时说的话可以体现你是个‘挺’有能力而且有魄力的领导,很难想象你才二十五岁。我没记错吧?我记得你在飞机上是和我说你今年二十五岁的。”
“你也不差,三十五岁的‘女’人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的也很少见。”刘伟名有点恭维地说着,起码他身边就有一个四十岁不到当上了省委副书记的江映雪。
“我和你的情况不一样,从上面下来和从下面往上走是两个概念,而且,我的目的也并不是来升职的。”尚妍黛一双眼睛总带着戏‘弄’的光望着刘伟名,让刘伟名总觉得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就像只被戏耍的猴子一样,很不舒服。
“确实,两地分居对于夫妻感情多多少少都会有影响的。”刘伟名想起面前这位‘女’人是林阳市市委书记的夫人,不禁摇了摇头后说着。
“哦?你听谁说的,调查的还蛮仔细的嘛。”尚妍黛顿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那副表情。
“我这个区长多多少少总得有点关系网吧,哈哈。”
“不跟你贫了,说正事。省委颁发下来的工作指标我看了,不过说的都太笼统了,我想刘区长你告诉我,我们招商引资工作的重点是什么,要求是什么以及需要注意哪些问题。我们还根据你的意见制定相应的方针,你不发号施令我们无从干起。”尚妍黛摊着手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拿起烟,然后问尚妍黛:“可以‘抽’烟吧?”
“你是领导,你说了算。”尚妍黛呵呵地回答着。
“那我就‘抽’了,受不了可以这直说。”刘伟名点上烟,吸了两口,慢慢地说道:“省委下发来的文件我也看了,确实太笼统,也不能怪上面。大家都是这样下发文件的。省委下来的文件唯一有用的就是那份工作指标,那就是咱们目的。另外,商业厅也做了一份评估,我觉得也是在扯淡,分析了老半天,其实质‘性’的话一句没有,他们总是把咱们高工区和林阳的新林开发区‘混’为一谈,要知道这两个特区是完全不一样的‘性’质的。所以,咱们该怎么做,咱们自己拿主意,只要咱们觉得好,上面的话咱们可以不听,当然,省委给了我这个权利。现在我说说我的构想,我觉得咱们高工区以后要形成这样一种局面,那就是第一,起码能够起到拉动区域‘性’经济增长的作用,这是最基本的,要是打不到这么一点,那咱们高工区就算是完全失败了。所以,咱们招商引资的对象是那些大集团大厂商,有雄厚的实力而且得有很好的发展‘性’。小打小闹的咱们不要,因为这些小厂进来了对于咱们高工区以及整个江南省起不到任何拉动经济的作用,反而只会在添‘乱’,所以,这样的企业我们一概不要,当然,具体问题具体对待,这只是个大致的规定。第二点,必须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没有完整的产业链就无从谈起区域经济中心。咱们的目标是成为中南地区的工业中心、经济中心,在外贸转内销的这个转折时机,咱们必须把握好这一点。内销是以后我国经济发展的住方向,所以,咱们要争取以最快最完善的手段建立起一个具有完成产业链的区域工业园,只要达到了这一点,咱们就夺得了先机,切下了内销经济的第一块蛋糕。这个到达了,以后的问题就都是小问题了。第三点,破坏环境污染环境的产业以及环保方面不合格的企业一律不要,咱们工业园是在全国去世界都在努力保持环保问题之后才建立起来的,如果咱们还向以前的老套路靠破坏环境来换取gdp增长的做法的话,那咱们工业园里倒闭就不久了,当然,或许这个办法可以换来短期的利润,但是长期以来必受其害。所以危害环境的一律排除在外,不仅如此,咱们还得加大环境保护的措施和宣传。第四点,要突出高新这两个字,除了环境问题要保证之外,我们尽量要引进那些有着国内外高端科技水平的企业,以后在生产过程中我们也要随时督促他们进行生产方式的改进已经产品得更新换代。现在的科技日新月异,特别是体现在制造业方面。咱们工业园区不能落伍。当然,这个是个辅助条件,并不是先决条件。前面三个才是最主要的。”
“你是学经济出身的?”尚妍黛听着刘伟名一大段一大段的分析,惊讶地问道。
“怎么?我说的又什么不妥吗?我上次不是告诉过你了,我上大学那会学的秘书,与现在干的完全无关。”
“实话告诉你,我是学经济出身的。虽然我自然我的专业水平肯定比你高,但是我自认对经济全局的把握力没你这么高,而且,现在也很少有几个政fu一把手领导能够说出这么带有专业‘性’质的话来,当然,拿秘书的稿子发言的不算。”尚妍黛有点钦佩地说道。
“实话告诉你吧,我对经济是一窍不通,我在清泉干的时候也完全是猛冲猛打,一个劲地修路,发展实业,最后还‘弄’了个生态科技园,虽然这些不一定会失败,但是如果现在让我去选择发展方向的话我一定不会让清泉走这个方向了。在来林阳之前,我整整自学了半年的经济,而后又在党校跟着国内著名的教授经济学家学了一个月,再加上来这之前我对咱们高工区考虑过很久结合了国内国外许多搞工业园成功和失败的原因,我才总结出了以上这几条。你要是再让我说其它的我就真说不出来了。”刘伟名笑了笑,他经过半年来对经济方面的学习,确实取的了比较好的成绩。正如尚妍黛所说,他对于经济方面掌控力比以前强多了。
刘伟名说完看了看手表,然后说道:“到饭点了,怎么样?我请你吃饭你介意吗?”
“领导请吃饭当然不介意。”尚妍黛这次没有再说“加入我说介意呢?”之类的话了。
“走吧,还有另外一个同事,一起去吧。”刘伟名说着拨着董静的电话。但是电话还没拨通之前就先接到了一个电话,刘伟名接过电话问道:“你好。”
“喂,刘伟名。今天你见到我姐了没有?”里面传来一个‘女’声。
“你谁啊?”刘伟名一下子没听出来。
“好你个刘伟名,竟然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上次还亲了你呢。”对了暴怒。
刘伟名听后那个汗啊,当然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董琳了。尴尬地望了望尚妍黛,用手捂住电话,走开了两步,说道:“我的大小姐,这话能‘乱’说吗,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我现在正在忙呢。”
“我问你,你现在是不是和我姐在一起啊?”
“没啊,你找你姐不知道自己打你姐电话啊?不过我等下要和你姐一起吃饭。你要我带什么话给你姐你说,我等下告诉她。”刘伟名‘挺’天真的以为董琳打电话给自己是因为找董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