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第40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什么啊?你还要和我姐一起吃饭?就你们俩?”董琳一听就急了,她打电话就是来查岗的。.最快更新访问: 。 上次一听刘伟名说董静真的喜欢上刘伟名了,董琳就急啊,在他心里永远都会把刘伟名贴上‘浪’‘荡’子的标签,而且这个‘浪’‘荡’子还有了老婆和孩子。最让董琳担心的是在她心中一直以为董静是个非常单纯纯洁的‘女’孩,所以她非常担心董静会着了刘伟名的道。昨天一听说董静去了高新区上班她还没觉得有什么,可是前面董必进回家拿东西的时候告诉董琳说刘伟名是那的区长这可把董琳给急了。两个人天天在一栋楼里这还不发生点什么事出来?所以这才有了这个电话。
“还有一位同事,怎么了?”刘伟名根本就没想这么多,奇怪地问道。
“哦,还好。”那边的董琳一下子就放下了心来了。
“什么还好?你到底要说什么啊?神神叨叨的。”刘伟名郁闷之极,你见过这样打电话的人吗?拿着电话在那自言自语。
“不对,我还是不放心。你们在哪吃饭?我也去。”董琳还是觉得不放心,在她看来自己都没在刘伟名的手里讨到好果子吃,自己姐姐就更加不是刘伟名对手了,说不定刘伟名就会耍什么‘阴’谋诡计对付董静,她觉得自己应该时刻监督。
“你也来?你今天不用上班?还是你就在这附近?高新区可比较的偏啊。”刘伟名是彻底不知道这丫头要干嘛了。
“要你管。我现在就过去,到你们那了给你打电话。”董琳说完就挂了。
“这也疯得太离谱了吧?”刘伟名望着电话有感而发。
“怎么啦?和老婆吵架啦?”见到刘伟名接电话时怪怪的表情,尚妍黛猜测道。
“哪是老婆啊,一个朋友。非吵着一起来吃饭,话说一半就不说了,郁闷。”刘伟名笑着把手机收起来。
“要不我就不去了吧,你有朋友在,你们一起吃就行了。”尚妍黛哦了一声之后说道。
“没事,就一个‘女’孩子,还是前面你见过的那个宣传部部长的‘女’儿。”刘伟名说着与尚妍黛下楼而去。
刘伟名开着车载着董静和尚妍黛两人准备出去,刚走出政fu大院,一辆摩托车直接刹在刘伟名车前面,吓的刘伟名一脚踩刹车上。正准备发火的时候发现董琳正从摩托车上英姿飒爽地走下来,敲着刘伟名的车玻璃。
“你这‘交’警是怎么当的,懂‘交’通规则吗你?要是我刚刚没来得及踩刹车怎么办?”刘伟名一肚子火气地说道。
“琳儿,你怎么来了?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董静看到董琳很是惊讶,因为刘伟名根本就和董静说董琳会来。
“这家伙请我来吃饭的。”董琳还是有点害怕一直不怎么言笑的姐姐,当即指着刘伟名说道。
“我叫你来…好好好,是我邀请你来吃饭,走吧,跟着车后面。”刘伟名无奈地摇着头继续开车。
这高林区倒是还没来几个厂家,不过饭店宾馆倒是建了好几个了,而且最有讽刺意味的是都在区政fu周围,这足以说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都知道在政fu大楼旁边开这些绝对生意会好。
开到一个酒店前面,刘伟名把车泊好。带着三‘女’进了包间。
大家落座的时候一般都会有个习惯,那就是会坐在离自己关系最好的人的身边。无疑,尚妍黛在几人中唯一认识的就是刘伟名了,所以很自然地坐在刘伟名身边。不过董静倒没觉得什么,随意地在刘伟名身边坐下。
“姐,你坐过去,我坐这。”董琳一见董静靠着刘伟名坐下当即就拉过董静说道。
“怎么啦?”董静诧异地问道。
“他……他?他是se狼,你别离他太近。”董琳由于了半天还是指着刘伟名说道。自从上次刘伟名打赌让董琳亲他之后董琳就不坚定地认为刘伟名就是个se狼。
“我……”刘伟名正在喝茶,听过后当即一口茶喷了出来。刘伟名暗道还好,还好今天来吃饭仅仅只是尚妍黛和董静,要是自己那些下属都在吃饭的话,刘伟名暗道自己就算以后工作再怎么强势这点领导的威严都会消失于无痕的。
“嘿嘿…,董琳是吧,你说的很对哟。”尚妍黛也惊讶了一下,瞪大眼睛望着董琳。当即一极度暧昧的眼神望着刘伟名却对董琳说着,一脸怪异的笑,笑的刘伟名心里发‘毛’。
“琳儿你都说些什么呢你,你这孩子怎么怎么…。”董静气的连都变了,这还有尚妍黛这个外人在场呢,董琳这么说话让刘伟名怎么下台呢?
“行了,我承认我是se狼,可以了吧。你们三位‘女’同志坐一起。我一个人坐那边。”刘伟名郁闷之极站了起来,直接坐到大圆桌的另一端,一个人坐那边。然后对董琳道:“‘交’警同志,这下你没意见了吧?”
“这还差不多,以后要记得和我姐保持距离。”董琳瞪着刘伟名点了点头。自从上次亲过刘伟名,到刚刚两人一路过来,董琳就再也没有给过刘伟名一点好脸‘色’。两人的关系几乎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之后了。
“你还胡说。”董静终于生气了,脸黑着瞪着董琳,虽然姿态还是那么优雅,但是脸上怒气显‘露’无疑。这是刘伟名第一次见到董静生气,暗道美‘女’就是美‘女’,生气的样子都这么漂亮,都这么的有气质。
“算了,我被人叫se狼也不是第一次了,她第一次还骂过我流氓呢,我都习惯了。来点菜,你们想吃什么?尚区长,你点。”刘伟名当即缓和气氛,打着圆调说着,把菜单递给尚妍黛。
“怎么不叫我大姐了?”尚妍黛一脸笑意地望着刘伟名接过菜单。
刘伟名听后当即想拿把筷子‘插’死自己,如果说董琳那是因为不懂事在胡闹也就算了,可是尚妍黛怎么也跟着闹起来了呢?这董静可在这呢?刘伟名真的想大吐一口血,暗道自己干嘛请她们来吃饭啊。
其实尚妍黛的想法就更简单了,她就是好玩。她一直都觉得刘伟名是个‘挺’有趣的男人,今天见到刘伟名竟然是高工区的区长之后她就对刘伟名这个小伙子更加有兴趣了,总是想戏‘弄’这个小伙子。刚刚见到董琳这么一说,再加上刘伟名的眼神和说话,尚妍黛猜想刘伟名和董静之间肯定有什么。所以忽然有了兴致,就是要逗一逗刘伟名。
可怜的刘伟名望了望一脸笑意的尚妍黛,只能在心里慢慢地疗伤了。
“她是你姐?她不是姓尚嘛,难道是你表姐啊?”直脑子,也喜欢直来直去的董琳当即便问道。
刘伟名听过之后又在心里吐了一口血,这个问题不但‘挺’雷的,而且让刘伟名不回答都不行了。本来刘伟名准备以沉默带过去,可是现在连这个愿望也打消了。
“我不是他姐,也不是他表姐。不过我和他曾经相识。我们在飞机上认识的,当时…。”尚妍黛故意说的很慢。
“当时我还小嘛,在上学那会,第一次坐飞机,怕,而且晕机。刚好大姐她坐我旁边,多亏了她照顾我,我此案没事。只是后来一下飞机她就不见了,我一直都没找到她,直到今天才遇见的。”刘伟名慌忙抢过尚妍黛的话头,开玩笑,虽然自己没对尚妍黛做过什么,只是简单的搭赸而已,但是这话从尚妍黛的嘴巴里说出来可就有很大的可塑造‘性’了,最后变成什么刘伟名不敢想象了。自己被董琳叫做se狼,说不定董静已经在心里猜测自己是不是对她妹妹做过什么了,这要是再被尚妍黛这么一说刘伟名敢保证自己的什么狼称号是绝对坐定了。
尚妍黛见刘伟名说完之后,当即一脸笑意对刘伟名点了点头,意思便是:“你小子不错,‘挺’机灵的。”但是在心里更加确定刘伟名和董静之间有关系,不然刘伟名不会这么紧张的,‘女’人天生就八卦,加上尚妍黛本来就对刘伟名这个小男人感兴趣,存心戏‘弄’刘伟名的意思就更加的强烈了。
“原来是这样啊,你们之间‘挺’有缘的。”董静听过之后笑了笑说道。
“刘伟名,你不是上学那会‘挺’穷的嘛。怎么还有钱坐飞机啊你?真是奢侈。我上学那会都是坐的火车回家\"董琳一直在找着刘伟名的麻烦。
“我那是赵俊请客罢了。来,点菜点菜。”刘伟名急于想逃脱这个漩涡,大家在尚妍黛手上的菜谱指了指,让尚妍黛赶紧点菜。
尚妍黛望着刘伟名笑了笑,然后开始点菜,点了两个菜之后把菜谱给了秦采,几人点了八个菜。这次刘伟名没叫酒。第一,他并不是很喜欢喝酒,第二,除了必要的‘交’际没办法之外,工作期间他都是滴酒不沾。毕竟一个浑身酒气的领导不会让人才生太大的好感。当然,有几次心情不好特意醉酒除外.
“今天呢这顿饭第一是欢迎尚区长和董静来高工区工作,第二,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刘伟名习惯‘性’地说道。
“你酸不酸啊,吃个饭就吃个饭嘛,哪这么多的说辞。‘弄’的多正式似的,最让人受不了。”刘伟名话还不没说完,一旁坐着的董琳便不干了。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董静除了瞪这董琳也毫无办法。
刘伟名一愣,心里却没有对董琳的怒意,而是突然发现自己变了。“是啊,董琳说的不错。大家都是朋友,请朋友吃顿饭还得吃饭之前先讲段话,确实‘挺’酸的。难道自己真的变了吗?”刘伟名在心里想着,但是却是悲喜参半。喜的是这个小动作说明自己真的融入了官场这个圈子,把官场里的一些习‘性’变成了自己的生活习惯了。而悲的是,刘伟名突然发现自己开始走上了官僚主义的道路了。心里暗道自己以后还是得注意啊。
见到董静呵斥董琳,刘伟名笑着说道:“其实董琳说的对,我现在也开始变的迂腐了,人总是会被周围环境所影响,而潜意识地发生改变。大家都是朋友,多吃吃饱点。”刘伟名说完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自己的嘴里,满嘴的苦涩。
“刘伟名,我听我爸说你是这个什么…林阳高…。”董琳望着刘伟名,准备问刘伟名是不是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的区长,却硬是没记住这个有点拗口的名字。
“是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简称高工区。”一旁的董静小口的吃着菜一边提醒董琳。
“哦,对,就是这个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听我爸说你是个高工区的区长是不是?”
“是,原来是董市长说的,我还在想你怎么知道我也和你姐一样在这工作了呢。”刘伟名恍然大悟道。
“这里就是你们高新科技工业园区?”董静指了指地面问道。
“整个林阳市的城北郊区,包括林阳县的几个镇全部都被划到了我们高新科技工业园区了,按照地理面积来说,这是中南地区最大的工业园。”刘伟名点了点头道。
“原来真的有这么大,我听外面说这么大我还以为只是政fu上面提出得口号呢。看来你们省里的领导是下了大决心了。”尚妍黛接过话道。
刘伟名心里暗道要不是看在尚妍黛是美‘女’的份上刘伟名真的准备给她几记白眼了。暗道自己今天在会上做的强调看样子是白做了。不过随即想想,也是,有几个人会认真地听领导讲话呢。
“是啊,省委省政fu这次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把咱们高工区建成中南地区最大的工业园。我上任之前也是在省委领导前面立下过军令状的。其实今天在会上我并不是说着玩的。如果高工区真的垮了我可能真的得回家卖红薯了。”刘伟名心理压力一直都‘挺’大的。
“什么啊?你说这里是中南地区最大的工业园?我怎么看到的都是一片片空地。看来你这个区长当的不怎么样嘛。”董琳不屑地说道。
“董琳姑娘,你这可是低估了刘书记的能力了,这里之所以是空地就是因为便于以后盖厂房的。而刘区长今天才第一天上任,这里是这个样子可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伟名,我知道你今天在会上带头下这么大的决心表了这么狠的态意思就是想让大家都跟着你好好干努力的干,让大家都没有回头的路。可是你想过没有,任何事情都有个意外,假如高工区真的因为某种原因而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那么你怎么办?到时候你怎么下台?你以后应该学会给自己留条后路的。”尚妍黛写是代替刘伟名回答了董琳的问题然后对刘伟名说着,这些话在刘伟名在会上表了态之后尚妍黛就想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