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第40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知道,刘区长,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
“很不错,小伙子,有点当初我当秘书时的味道了。去吧,找姚主任把一切手续都办好,告诉他我现在急需一个秘书。”刘伟名笑了笑之后说着。
当天钟民兴便开始在刘伟名办公室的外间开始上班了,有了秘书便有了个跑‘腿’的人,这让刘伟名感觉轻松了很多。当然,刘伟名的工作依然忙碌,个大部‘门’的领导开始走马灯似的往刘伟名的办公室里面赶,刘伟名对每个部‘门’的工作都做了一方指示,再三强调所有的工作重点暂时都是为了招商引资而服务。当然,刘伟名也让每个部‘门’都‘交’出一份工作计划出来。
当天晚上回到家,金倩便抱着一堆资料给刘伟名,想刘伟名详细阐述了顶天集团现在的情况,而且也想刘伟名分析了一下鼎天集团现在的情势,当然还有金倩的计划。刘伟名一边看着一边听,这个对于他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一个集团就算是再大再难管理也绝对没有一个县一个工业区那么困难。
当天夜里,当金倩睡着之后,刘伟名睡在‘床’上心里却一直在想着另外一个‘女’孩,一个让他最近总是有点心神不宁的‘女’孩,那就是此刻正怀着刘伟名骨‘肉’的李梦晴。
刘伟名传这睡衣,轻轻地下了楼。拿着手机走到院子里,以防万一,刘伟名坐进了车子里。第一是保暖,第二是隔音。
拨了李梦晴的电话,对面响了很久才接听,很显然李梦晴是在睡觉。
“喂,伟名吗?”李梦晴的声音最后还是传过来了。
“梦晴,你现在在哪?还在医院吗?”刘伟名问道。
“没有,我在几天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告诉我我现在应该多睡觉,这样对孩子有好处,所以我晚上就没睡医院了,让我爸睡在那。我现在晚上八点就睡觉了,我希望他能够健健康康的。”李梦晴的声音之中带着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
“医生说孩子没什么事情吧?”刘伟名也被李梦晴给感染了,李梦晴肚子里可是刘伟名自己的骨‘肉’,虽然心里曾经一度有过想把孩子打掉的想法,但是也只是一下子罢了,自己的骨‘肉’自己哪有不爱惜的道理。
“医生说孩子发育的很好,不过现在还看不出大概,因为还只有三个月。”李梦晴此刻躺在‘床’上,说到这的时候小心翼翼地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已经有了一点点轻微隆起的小肮。
“发育的很好就好,梦晴,你自己一定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我没在你身边,你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还有我们的孩子,懂吗?”刘伟名心里升起了一种叫做父爱的感情‘激’素。
“嗯,我知道。我现在每天晚上都会跟他讲我和他爸爸之间的故事,我也向他讲他父亲是一个怎样的大英雄,我希望他以后长大了比他的父亲更加厉害。”李梦晴有点感动地回答着。
“梦晴,你还是回林阳来吧。我给你在这边找套房子,这样也方便我照顾你,另外,你肚子越来越大到时候怎么瞒住你的父母和家人?来这吧。”刘伟名思考再三之后说道。
“医生说得五个月之后肚子才会明显的变大,我想这段时间还是在这里陪陪我妈,等到五个月大的时候我再出去。去哪暂时还没考虑好,等到那个时候再说吧。你现在还好吗?听说你调回林阳了,金倩和我说的。”李梦晴转折了一下后问道。
“是的,我现在在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任区长,由于领导班子都是新成立的,所以最近一直都比较的忙。等过段时间先期的事情都忙好了我再去看你们母子俩吧。”刘伟名点着头说道。
“嗯,只要你心里还记得我们母子俩我心里就满足了。伟名,你给孩子取蚌名字吧,孩子出生的时候你不一定会在身边,所以我想你能够现在就给他取蚌名字。”
刘伟名心里嘀咕着,孩子都才三个月怎么就想到要取名字了呢?不过他能够理解李梦晴心里想法,想了之后便说道:“如果孩子是个男孩,那么便叫思盟,思念的思,盟主的盟。如果是个‘女’孩就叫念卿吧。”
刘伟名一说完,对面的李梦晴便当即哭了起来,刘伟名取的名字得含意她又如何不知呢?思盟、念卿,合起来不就是思念梦晴吗?
和李梦晴聊完之后,刘伟名又坐在车里‘抽’了几根烟,直到发现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刘伟名才上了楼睡觉,躺在‘床’上,刘伟名却怎么都睡不着。心里想着的都是李梦晴以及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
第二天是星期六,所以刘伟名不必上班,想着很久没有和金倩一起上街了,心里有着一丝愧疚,其实最大的愧疚来自于李梦晴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早了早餐,小两口决定上街一次好好采购,就当是夫妻两逛逛街吧。
“伟名,我们去买点补品到爸那去吧,听妈说爸最近身体不是很好,总是咳嗽。”逛完了一个商场,金倩突然皱着眉头对刘伟名说道。
“去医院检查了没有?”刘伟名心里一紧张,连忙问道。
“他有医生跟随检查的,不过是一个月一次,爸最近‘挺’忙的,妈劝他去看看,把总是说等下个月医院来体检的时候就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了。还说人吃五谷杂粮,身体多少都会有点小病小痛的,说他没事。妈坳不过他便也只好如此了。”金倩不由自主地说着。
“你多劝劝爸爸吧,年纪大了这些方面都要多多注意,咱们去买一点吧,等我这次从上海回去我就去爸那一次。我尽量劝他去医院一次吧,小心一点谨慎一点总是好的。”刘伟名点了点说道。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便坐上了去往上海的飞机。当然,随身的还有秘书钟民兴。那天刘伟名特意问了句你们懂不懂英语就在于此,因为刘伟名本人的英语实在是够烂。虽然说钟民兴的英语也仅仅只是过了四级,但是刘伟名需要的也只是能够大致懂点英语的人就够了,因为在刘伟名看来,一个艾德集团的亚洲区总裁来中国不可能不带翻译的。
刘伟名带着钟民兴下了飞机之后便找了个酒店住了下来,刘伟名拿出金倩给自己的信息看了看。艾德集团亚洲区总裁名叫克劳瑞丝,是个‘女’的,今年三十八岁。至于简历金倩没有‘弄’到,所有关于这个克劳瑞丝的信息便只有这么一点点。当然,刘伟名还知道她的飞机会在下午两点半钟在上海降落。
“民兴,你与外国人打过‘交’道没有?”和钟民兴两人在吃饭的时候,刘伟名想起突然要与一个外国人打‘交’道心里有点紧张,当即问道。
“打过‘交’道,并且经常打‘交’道。我上大学那会与很多外国留学生关系很好,他们之中各国人都有,不知道刘区长您问的是哪个国家的人?”钟民兴肯定地答着。
“美国人。”刘伟名欣喜若狂地说着。他没有想到钟民兴还是个很了解外国人的人,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对于对手完全不知情又谈何成功呢?
“我们学校留学生中最多的就是美国人,而且美国人也特别开朗,特别喜欢‘交’朋友,所以我对于美国人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不知道刘区长你要问哪方面的事情?”钟民兴点了下头之后开始问道。
“关于个人‘性’格方面的,越详细越好。这次估计来与咱们竞争的人特别的多,咱们要想出奇制胜就只有出写奇招了。当然,出奇招首先得对对手要了解的非常详细才行。所以,你把你知道的关于美国人的各个方面都和我说说。虽然知道的只是所有美国人的‘性’格,不过大致上都差不多了。”刘伟名很在意地说着。
“美国人嘛,非常看重别人对自己的印象。美国人担心的是被别人视为不易亲近的入而受到孤立,这对平民百姓来说,意味着寂寞;对政客们来说,则意味着竞选的失败。因此,美国人‘交’朋友的特点是‘交’情泛泛他们同大家的关系都十分融洽,希望给别人一个好印象,但是却往往缺乏那种可以推心置腹的知‘交’。美国人‘性’格的第二个特点是独立进取。他们不喜欢依赖别人,也不喜欢别人依赖他们。在街上,每天清晨都可以看到十一二岁的男孩挨家挨户送报纸,有些‘女’孩很小便到邻居家去帮助照看小孩。他们的父母都认为让子‘女’从小自强自立,对他们将来到社会上去生活大有禆益。不过,在美国这种独立‘精’神往往成为老人的悲剧。美国人‘性’格的第三个特点是讲求实际。他们不象法国人那样喜欢漫无边际的幻想,也不象英国人那样讲派头、要面子。他们钦佩的是那种‘精’伟名于的人。他们喜欢一切都自己动手,大小事情都能自己解决。多数美国人都懂得怎样使用机器、修理电气设备、油漆家具和粉刷墙壁。美国人在金钱上也非常务实。付出劳动便要取得报酬,求助他人便当以惠相报,在美国人看来是天经地义的。搭乘别人的汽车要分担汽油费,使用亲友的电话要‘交’电话费,朋友们一起去吃饭,通常是各付各的钱。美国人‘性’格的第四个特点是格外看重成功的价值。在美国人眼里。重要的不是一个人的家庭背景,而是他本人的才华和能力。哪怕是个小孩子也要竭力在学校中出类拔萃,才可讨得父母的欢心。他们似乎也明白,受父母之爱并不是天生的权利,而是经过自己努力所获致的战利品。如果拿美国和英国作比较,就会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在英国,如果你询问某人的身份时,得到的回答是一长串的祖宗姓名和头衔。在那里,一个人的出身往往决定了他的命运。美国前总统杜鲁‘门’在跻身政界以前就先后当过农民、杂货店老板、军官和律师。里根总统也曾从事过救生员、播音员和电影演员等多种工作。美国人很好动。住在美“国中。”部平原和中西部地区的人,往往只为同朋友吃顿晚饭,驾车到120公里甚至160公里外的邻城。许多青年就读的大学,距离自己的家和亲友的住处都很远;他们挑选远的地方,只是想“看看本国的另一个地方。”美国人迁居的现象更为常见。据统计:美国每年约有4000万人搬家,平均每五户中就有一家三年迁居一次。这种频繁的迁居,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他们不习惯于平淡无奇的生活,渴望看到新地方、寻找新的就业机会、获得新成功的‘性’格。有些美国人为了打破生活上的沉寂,甚至采取一鸣惊人的办法,拿生命当儿戏:纽约耸入云霄的摩天大楼,有人敢于从外面攀援而上;奔腾呼啸的尼亚加拉大瀑布,也有人敢于躺在铁筒中顺流而下……”钟民兴一说起来就没完了,一个劲地说着。
刘伟名目瞪口呆地望着钟民兴在说着,他怎么都没想到钟民兴竟然会对美国人这么的了解。虽然惊讶,但是还是认真地听着钟民兴在说,等到钟民兴终于说完了,刘伟名才瞪着眼睛问着钟民兴问道:“你怎么对美国人了解的这么清楚?”
钟民兴听到刘伟名的这句话,脸上不由得黯淡起来了,低着头沉默了一下。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要是有就不必说了,我也就是好奇随便一问。”刘伟名见到钟民兴的表情忧郁之后说着。只是他实在想不通,不就是问为什么对美国这么了解吗?难道这里还有什么伤心的事情不成。
“没什么不能说的,刘区长,事情是这样的,这是我上大学那会的事情了。我这人上大学那会比较好动,喜欢与人接洽。那时候我英语不行,老师总是在课堂上说学英语最好的方法就是多说,我想来想去,和咱们中国人怎么用英语‘交’流呢?我就想到了外国人。自那以后我就成天往我们学校的外国语学校跑。一来二去,我与那里的外国人都成了好朋友,外国人比我们中国人更加的好‘交’朋友,而且为人也很正直,当然,日本人和印度阿三除外。后来我的英语水平也显著提高,但是我开始发现自己与这些外国人在一起特别的轻松,也就开始成天与他们在一起,把自己都快‘弄’成了半个外国人了。后来我与其中一个姑娘恋爱了,这个姑娘是美国人。为了能和她在一起,我拼命地学习英语,准备过雅思,然后能够出过留学。不过最终这段恋情和这个想法还是被现实打败了。我家事农村的,很穷,出国留学对于我的家庭来说就是中奢望,而且我的父母就我一个儿子,他们根本就不希望我出去,加上农村人保守的思想,他们也无法接受一个金发碧眼的媳‘妇’,所以最后,我只能毕业分配到了单位上班,而那个美国姑娘也在毕业之后回了美国。这就是我对美国人了解的这么清楚的原因,因为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和我说了很多很多关于美国人的事情,上面这些都是她告诉我的。”钟民兴苦笑着说道。
“年轻人,要拿得起放得下。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大丈夫何患无妻之类的话我不说,不过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不用再为过去的事情纠结了,我相信咱们中国有许多值得你的珍惜的‘女’孩。”刘伟名淡淡地安慰了一下钟民兴,他最不喜欢听的就是这类感情故事,所以没有做过多的评价,说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按照你刚刚这么说,你的英语水平应该很不错吧?”
“好行,一般的‘交’流不会有问题。”钟民兴点了点头说道。
“那好,等下你就做我的翻译。当然,是在对方没有翻译的情况下,不过我想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出现。现在你去整理资料,把咱们高工区的资料都准备好,随便帮我把鼎天集团的资料也准备好,我去房间睡一下,想想对策。一点半的时候叫一下我,我们去机场。”刘伟名擦了擦嘴,然后站起身来对钟民兴说着,随后便去了机场。
下午两点二十的样子,刘伟名准时到了机场外,作为一个正处干部站在外面守候这位美国来的财神一点都丢脸。因为与刘伟名同样站在外面的很多级别都比刘伟名高,而且还不乏许多大集团大公司的总裁。最让刘伟名惊讶的是,在两点半的时候,一列车队开了进来,刘伟名看了看车牌,竟然是上海市市政fu的车牌。大家可能会问刘伟名怎么知道这就是政fu用车,其实政fu用车是有特殊的标志的,一般来说他们的车牌都是在00001至00099之间,另外在车辆的前后保险杠的右下角都会有一个白‘色’的小圆圈里面是车辆的编号!懊编号是政fu内部车辆的编号。就像面前的这辆车,车牌号是沪a00011,而且在保险杆下边的编号是08.这是很明显不过的市委市政fu的车队了。而且为首的这位领导级别还肯定不低,一个上海市委市政fu有多少公务用车大家用脚趾头都知道绝对不知道那么十几辆而已,而这个车的编号是08,想想就知道大概是个什么职位的人,不是副书记就是副市长这类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