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第40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看了看这个架势,犹豫了一下,然后叫过身旁的钟民兴说道:“民兴,我先回去了,你呆在这。-复制网址访问 跟着克劳瑞丝,看清楚她住在哪个酒店,在和哪些人见面,一直跟着,等到她回酒店休息了你再打电话给我。”
“刘区长,你不是为了这个事情筹划了很久了吗?怎么…怎么…。”钟民兴惊讶地望着刘伟名,本来想说怎么能半途放弃的,结果发现这个词稍微有点贬义在,便没有说出来。
“你是不是想说我怎么能半途放弃是不是?”刘伟名望着钟民兴笑了笑,然后说说道:“你错了,我这不是半途放弃,而是不做无用功。世界上有一个东西叫做衬托,当你非常优秀或者条件非常好的时候你就可以选择很多人来参加进行对比,这样便可以越发衬托你的优秀。但是当你各种条件都不比对手的时候,你也参加那么就只能成为别人的衬托品,除了成为一个小丑你什么都不是。今天的这情况就是这样,你看看这些人。无论是商界的还是政界的,都不是一般人,比我们优秀太多太多了,那个人你看到没有?是咱们中国几大金融寡头之一,这一个一看起码就是上海市副市长级别的人,虽然不明白这些人来是干什么的,但是和他们站在一起我明显就是个矮子。不管鼎天集团和咱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再怎么适合艾德集团,但是在今天这个场合咱们都无法站在一个公平的平台上与克劳瑞丝谈这个事情。因为对手的光芒太盛了。你懂了吗?”刘伟名望着场中的人说道。
“知道了,我会跟紧的,刘区长。”钟民兴点了点头说着。
“嗯,当咱们实力不比人家没有任何优势的时候,咱们就只能剑走偏锋了。坐在一堆与别人‘肉’搏咱们明显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不成功便成仁吧。你好好盯着,有什么特殊情况给我打电话。”刘伟名说完叫了辆计程车直接往酒店而去了。
刘伟名回到酒店之后躺在‘床’上看着电视,但是心里却并没有闲下来,他在想自己要以什么办法让克劳瑞丝注意自己以及自己所代表的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和鼎天集团。刘伟名来的时候信心满满,因为他坚信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和鼎天集团足够优秀,对于一个要在华设厂的大集团有着足够大的吸引力。但是让刘伟名万万都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到场的人竟然这么多而且实力都是这么雄厚,这些人所在的地位足以让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和鼎天集团所谓的优势在他们面前变的微不足道。一想到这刘伟名便头痛不已,所以他才只能想到要剑走偏锋。历史上剑走偏锋最后成效显著的人和事太多太多了,但是失败的更多。而且剑走偏锋这四个字说的很轻巧,但是做起来却很难。剑走偏锋,这个剑到底该怎么走才能让克劳瑞丝对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和鼎天集团感兴趣而且又不会让克劳瑞丝呢?要知道很多人有很多个人禁忌,一旦碰到这个禁忌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们都不会再理睬的。刘伟名感觉自己头发都快掉光了。
容不得刘伟名不如此认真焦急地对待这件事情,因为艾德集团对于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和鼎天集团的意义都太过于重大。一个这么大的集团落户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这对于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的整体经济实力有着巨大的提升作用,而且也能够起到很好的带动效应。虽然艾德集团在中国设的厂只负责制造一些家电和电子产品,但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电子产品需要多少与之配套的生产线和厂家?起码有十几二十个之多。从一个电子产品得外形到最里面的芯片,这些都是需要其他厂家进行生产的,这些大的集团一般他们都只是自己生产其中最为核心和利润最高的部分,这也就是让刘伟名对艾德集团垂涎三尺的原因。而对于顶天集团的意义就更加的明显了,顶天集团在江南省虽然已经说是首屈一指了,但是那也仅仅只是在江南省而已,一个民营企业到了这个阶段要想继续做大做强需要的不仅仅只是国家支持这么简单了,你需要一个外部的拉动力,拉动整个集团的形象以及活力,而很明显,如果顶天集团一旦与艾德集团合作,这些都能够轻而易取的得到。但是相对于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来说,鼎天集团的竞争力明显就弱了很多了。因为纵观整个中国内地,能与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去相媲美的地方确实不多了,而与鼎天集团实力相近甚至于更加强大的集团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艾德集团可以选择的合作伙伴也太多太多了。所以刘伟名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先把高新科技工业园区给推销给克劳瑞丝,一旦克劳瑞丝对于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兴趣浓厚或者是确定的话刘伟名再向克劳瑞丝推销鼎天集团,因为一旦确定在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落户,那么顶天集团对于艾德集团的优势便多了起来,起码有一个地理优势。
钟民兴的电话每隔一个小时来一次,向刘伟名不断地汇报克劳瑞丝的行踪。句钟民兴‘交’代,克劳瑞丝一下飞机便被上海市副市长给邀请参加了一个大的舞会,而这个舞会是由上海市几个大的企业家联合举办的,而一些实力强大的集团也被邀请进去了。当然,钟民兴所说的这一切都是他从别人的牙缝里听来的,因为他一直都只是站在舞会所在地的酒店外面,没有资格进去。下午六点多,钟民兴又来电话告诉刘伟名,说是克劳瑞丝出了酒店坐上车又去了另外一个酒店。随后一个小时钟民兴经过多方打探,终于打听到,这次请克劳瑞丝共进晚餐的是其它一些省市的企业老板。
听到这些刘伟名一点都不感到奇怪,鼎天集团能够得到艾德集团来华投资的消息其它的大企业大老板没有道理会不知道,也不会没有道理看不到艾德集团所能够带来的巨大利益,所以会蜂拥来到上海迎接克劳瑞丝。大家一定会问别人为什么会组团来,难道他们之间就没有竞争关系吗?有,当能有,但是不明显。正如前面所说,艾德集团在华设厂能够带动一系列的产业的发展。能够从艾德集团身上得到利益的企业是一系列的,所以大家都组团来与克劳瑞丝‘交’谈,这样一个系列的商谈当然能够达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直到晚上九点,钟民兴才打电话来告诉刘伟名,说克劳瑞丝已经走出了这个酒店去往她所住的酒店了。刘伟名一听立即起‘床’,特意进来洗手间,整理一下自己的仪表和着装,不能怪刘伟名臭美,毕竟给人第一影响的往往就是着装。很多人可以从着装中看出很多名堂的,所以往往去见一些很重要的人的时候刘伟名都是事先整理一下自己的仪表和着装,务必给人家留下一个好的第一印象,为下次的‘交’谈做准备。
九点半,刘伟名打着车来到钟民兴所在的酒店外面。
“刘区长,克劳瑞丝就住在这里面,我看着她进去。但是她们有很多人,好像订了一个楼层,就在七楼。”钟民兴望着刘伟名说着。
“嗯,知道了。资料你都带好了吗?”刘伟名点了点头问道,“带好了,咱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和顶天集团的资料我都整理好了,在这,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钟民兴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两叠文件。
“行了,你整理好就行了。如果你在这么大的问题上都出问题那就证明我当初的眼光是真的有问题,而我对于自己的眼光一向‘挺’自信的。你把鼎天集团的资料先收好,今天可能用不上了。跟我进去。”刘伟名直接走进酒店。
在大厅的前台刘伟名跟前台的小姐说订一个七楼的双人间,但是人家告知七楼已经被一些重要的客人全部订购了,刘伟名只能是在八楼订了一个双人间。
刘伟名直接带着钟民兴走进电梯,摁下了七楼的按钮。问钟民兴:“你的英语口语没忘吧?我是说纯正的美式英语。”
“应该还可以吧,简单的对话不成问题。”钟民兴点了点头说道。
“那就行,等下记得见机行事。”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到了七楼,两人下了电梯,直接走了进去。刚进去就被几个大汉给拦住:“对不起,两位先生。这个楼层已经被我们给包了下来,为了保证安全,请你们离开。”
“请问这里面住的是来之美国艾德集团亚洲区总裁克劳瑞丝小姐吗?”刘伟名问着两个明显是在中国安保公司临时聘请的保镖。现在但凡有点地位的人出‘门’都会带上保镖,这是很常见的事情,谁让现在绑架、抢劫的事情频频发生呢?
“对,请你您有预约吗?”保镖见刘伟名明确地知道克劳瑞丝的身份便弱弱地问道。
“没有预约,但是我的这位朋友和克劳瑞丝是老朋友。他曾经在美国留学,和克劳瑞丝是很好的朋友,不过后来回国就失去了联系。这次偶然得知克劳瑞丝小姐来到了中国所以不远千里从江南林阳来到上海就是为了会一会老朋友。请你通报一下克劳瑞丝小姐,说她多年前的好朋友钟民兴来见她,当然,提醒一下克劳瑞丝小姐,他们是很多年前的朋友了,请克劳瑞丝一定仔细想一想,如果克劳瑞丝忘了他他会很失望很伤心的。”刘伟名对着保镖就是一顿忽悠。
保镖对于刘伟名的话疑‘惑’了一下子,然后还是不肯定地朝钟民兴问道:“您真的是克劳瑞丝的朋友?”
钟民兴虽然老实,但是不是迂腐,他当然知道刘伟名这么说的用意,立即非常肯定地回答着:“yes, imiss crawford ruisstudyingthe u.s. and when crawford ruisi missa very good friend, i return homehershe had eakeep me, but thenlost tact,i came here she the.(是的,我是克劳瑞丝小姐的朋友。我当年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和克劳瑞丝小姐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回国的时候对她说假如她来中国一定要通知我,只是后来我们失去了联络方式,所以我才来这里找她的。)现在能确定我确实在美国留过学吗?”钟民兴特意前面半句用的是英语,就是为了让保镖更加确信自己确实是克劳瑞丝的朋友。
当然,作为一个保镖,保护的又是外国人,最基本得英语肯定是会的。保镖听到这当即信了几份,当即对钟民兴说道:“请您稍等,我去汇报给克劳瑞丝的秘书。”
保镖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敲了敲‘门’,从里面伸出一个白种男人的脑袋。保镖对着这个男人说了一通,男人反复地盯着刘伟名和钟民兴看,随后才拿出电话,估计是在与克劳瑞丝通话。
没多久这个秘书就走了过来,走到刘伟名面前对刘伟名说道:“you say you are friendsmiss crawford ruisi?(你说你是克劳瑞丝小姐的朋友?)。”
刘伟名当然知道自己的英语一出口马上就会‘露’陷,而且旁边那个保镖还在呢,所以这个让自己来冒充克劳瑞丝朋友的想法只能打消了。转过头对钟民兴眨了眨眼。钟民兴当即会意,走上前一步说道:“i'm crow ruisi friend,have kno;other long.(我就是克劳瑞丝的朋友,我们很早便相识了。)。”
那个一看就是秘书的男人又在钟民兴脸上看了看,然后说道:“miss claudia ruisi promisesee you, but for the safetymiss crawford ruisi you must firstsubjectedsearches, please cooperate.(克劳瑞丝小姐答应见见你,但是为了克劳瑞丝小姐的安全你必须先经过搜身,请您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