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第41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这么长的句子刘伟名当然听不懂了,不过不重要。.最快更新访问: 。 钟民兴可能知道刘伟名听不懂,但是考虑到在场的人离得很近,便自作主张地上前一步,点点头让保镖搜身。保镖麻利地搜完身,让钟民兴过去。
刘伟名自然而然地准备跟着钟民兴进去,但是旁边的秘书突然说了一句:“you bsp;not go(你不能进去)。”
保镖当即便把刘伟名给拦住。
钟民兴一见暗道这下可好了,刘伟名这个主角没进去自己这个配角倒是进去了,这不是白搭了吗?当即转脸对那个秘书说道:“why bsp;notgo?(他为什么不能进去?”
“miss claudia ruisi only promisedsee you,not include him.(克劳瑞丝小姐只答应见你,不包括他。)。”秘书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butisfriend,find miss crawfor important thing.(但是他是我的朋友,我们找克劳瑞丝小姐有很重要的事情。)。”钟民兴不甘心地争取着。
“i'm sorry, i onlymiss crawfor doe important thinglook for miss crawford ruisi about, please tell your fabsp;mis with her …in miss crawfor ask him pass.(对不起,我只是执行克劳瑞丝小姐的命令。如果你的朋友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找克劳瑞丝小姐谈的话,请你当面告知克劳瑞丝小姐。如果克劳瑞丝小姐同意她进去我会请他进去的。)。”秘书摇着头说道。
钟民兴听的暗道这个美国人怎么像德国佬一样古板呢。回头看着一头雾水听着这个美国佬与钟民兴在那叽里呱啦地说着。
“刘区长,他说克劳瑞丝只允许我一个人进去,如果你要请去要得到克劳瑞丝的允许。现在怎么办啊?”钟民兴附耳在刘伟名的耳朵边上说着。
刘伟名一听,暗道自己还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心里在寻思着,暗道自己应不应该按照在中国的办法拿点钱贿赂一下这几个鬼佬然后让自己进去呢?不过想想这两个中国的保镖可能会吃这一套,但是这个该死的美国佬就不知道会不会吃这一套了,对于外国人会不会知道“走后‘门’。”刘伟名可没把握。最后决定还是不冒这个险了。
刘伟名皱着眉头想着,最后突然灵光一闪对钟民兴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钟民兴听完之后疑‘惑’地望着刘伟名,似乎在询问着刘伟名这样说真的能行吗?
看到刘伟名肯定地点了点头,钟民兴才半信半疑地跟着秘书走了进去。而刘伟名却悠闲地站在外面,给两个保镖一人散了一根烟,聊着家常。
钟民兴跟着秘书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秘书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对着房间里面一个正坐在写字台上拿着笔在写着什么的金发‘女’人说道:“miss crawford ruisi,came(克劳瑞丝小姐,他来了)。”
“thank you, let hin.(谢谢,让他进来吧。)。”一个非常动听的声音从这个坐着被长发挡住了脸庞的‘女’人身上发出。
“please(请进)。”秘书说着,然后退出方面关上了‘门’。
钟民兴望着这个‘女’人,心里有点紧张,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dear miss crawford ruisi,nameg man hing, ver your friend's name years ago, you were deceived, bu.as careless, an.im justmee yo.ord,said thatyou wagroupdefeat japan's sony and panasonibsp;then i‘女’ back.(尊敬的克劳瑞丝小姐,我叫钟民兴,非常抱歉我用你多年前朋友的名义欺骗了你,但是我是无心的,我的目的只是为了见到你。我的老板想我告诉你一句话,他说如果你想艾德集团能够打败日本得索尼公司和松下公司的话就请他进来。如果不想我们便就回去了。)。”钟民兴把刘伟名的原话说给了克劳瑞丝听。
钟民兴说完之后注意这克劳瑞丝的表情,但是很意外,他并没有看见克劳瑞丝的脸庞,但是他还是发现一直在写字的克劳瑞丝突然停止了动作。良久之后才听到克劳瑞丝轻声说道:“ask your bosn, but tell your boss, i bsp;only give hi;not letthree minutes an.old himhave any ihis words, the.ill guard him from here, pleaseout,timevery valuable.
(请你的老板进来吧,不过告诉你的老板,我只能给他三分钟时间。如果他在三分钟里不能让我对他以及他的话产生任何兴趣的话我会让保镖把他从这里请出去的,我的时间非常宝贵。)。”
钟民兴有点惊讶克劳瑞丝的回答,但是还是点点头走出了房间,走到外面对刘伟名说道:“刘区长,克劳瑞丝让我对你说,她说她只能给他三分钟时间。如果你在三分钟里不能让她对你以及你的话产生任何兴趣的话她会让保镖把你请出来。她还说她的时间非常宝贵。你看…。”
“哦?呵呵,美国人的说话方式和‘性’格还真古怪。”刘伟名听过之后呆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
“那您是去还是不去?”钟民兴焦急地问道。
“去,当然去啊,三分钟吗?很多了。走吧,你给我当翻译。”刘伟名一脸轻松地往房间里面走去。
钟民兴疑‘惑’地望了望刘伟名的背影,呆滞了一下,不过随即还是跟着走了进去。
刘伟名推开‘门’走进去,望着正在写着东西的克劳瑞丝,嘴角扬起了一丝的笑容,随即用自己仅仅能够说出来的几个单词结结巴巴地说道:“hello, mis, very pleasedmeet you.(你好,克劳瑞丝小姐。我的名字叫刘伟名,非常高兴能够认识你。)。”
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克劳瑞丝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说着:“it does not matter who you are, inot wantknow who yo'm just looking forwardyou within three minutesyou would let me,is your ihi, sir, ylis ese, then you speak ese, i know ese, because ylishvery people listening really unfortable.(你是谁并不重要,我暂时也不想知道你是谁。我只是期待你如何在三分钟之内让我对你的话或者是你的这个人产生兴趣。还有,先生,你的英语真的很烂。如果你是中国人的话,请你说中文,我懂得中文,因为你的英文说得让人听着真的很不舒服。)。”
刘伟名听不懂这句话,对身后的钟民兴问道:“她在说说什么?”
钟民兴很惊讶地望了望克劳瑞丝,回过头来对刘伟名说道:“您确定要听她的原话吗?”
“你在不是废话吗?不停她的原话我要你当什么翻译啊?”刘伟名气急地说道。
钟民兴有点尴尬地低下头,然后说说道:“她说你是谁并不重要,她暂时也不想知道你是谁。她只是期待你如何在三分钟之内让我她你的话或者是你的这个人产生兴趣。她还说你的英语真的很烂。她说如果你是中国人的话,请你说中文,她懂得中文,还说你的英文说得让人听着很不舒服。”钟民兴一脸尴尬地按照克劳瑞丝的原话翻译给了刘伟名。
刘伟名听过之后还真的尴尬不已,让自己在下属面前丢人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刘伟名但是很意外克劳瑞丝竟然懂的说中文。当即对钟民兴说道:“既然她懂中文那么你便出去等我吧,你可以自己回去,我想我得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了。”
钟民兴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道:“好的,刘区长。我会在外面等您的。”钟民兴非常有分寸地退出了房间。房间里便只剩下刘伟名和克劳瑞丝了。
“尊敬克劳瑞丝‘女’士,你好。首先非常欢迎你来中国,请允许我再向你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刘伟名……”刘伟名慢慢地走慢慢地说,但是话还没说完便被克劳瑞丝打断了。
“刘先生,如果你再说这些没用的话的话,我想你现在便可以离开了。你前面让你的那位手下告诉我,说你知道怎么让艾德集团能够打败日本得索尼公司和松下公司。请你现在告诉我原因。”克劳瑞丝淡淡地说着。让刘伟名异常惊讶的是克劳瑞丝中文说的非常地道。
“克劳瑞丝‘女’士,虽然我不知道你的中文为什么说的这么好,但是我不得不说,你对于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了解的实在有限,难道你不知道在我们中国在谈正题之前都得先说些友善的话来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为接下来的正题创造一个友好的环境吗?”刘伟名径直走到房间中央,在沙发上大喇喇地坐下,而后说道。
“刘先生,你还有一分二十秒得时间。”克劳瑞丝抬了抬手,看了看手表说道。
刘伟名看着这个克劳瑞丝还真的是非常古板的样子,非常的认真,看来自己要是再不说点什么这个傻洋妞说不定真的会让人把自己轰出去。
“首先,一个企业要想成功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要有特‘色’的产品;第二要正确的宣传理念;第三建立合理的‘激’励机制。当然,这些你和你的团队肯定是非常清楚的,所以,这些我说的也是废话。但是我只想问你一句,你们艾德的产品质量确信能比松下索尼的好吗?“刘伟名点了一根烟后问道。
“不能,我们做过研究。我们的科技都处在同一个阶层上面,甚至在有些方面,我们确实不如他们。”克劳瑞丝淡淡地说着。
“那接下来就很简单了,既然你们的质量没办法比他们更甚一筹,那么就只能在宣传上与价格上做文章了。只要你在价格上比索尼松下便宜而且宣传做的更好,那么这一切都不是问题,打败他们只是个时间问题,对不对?我说的怎么样?”刘伟名翘着二郎‘腿’说道。
“这就是你所谓的办法?刘先生,我不得不说你刚刚说的这些话说了等于没说,请你要相信,我们艾德集团能够走到今天靠的不仅仅只是运气,我们也是有实力有人才的。难道你以为你刚刚说的这些话我们艾德数百名专业的经济师会不知道?”克劳瑞丝已经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