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第41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前面说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现在看来你并没有做到知己知彼嘛,如果你认真研究过我的话你就不会有这个疑‘惑’了。- 我的父亲是一个‘私’人老板,他与唐人街很多的中国老板都有业务上的联系,而且,他们之间大都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所以,我从小就接触了很多的中国人,这让我对中国这个文明神秘的国家充满了好奇我向往。我爸是因为要加强与客户的联系所以自己偷偷地学中文,而我从小就跟着父亲偷偷地学习中文。后来我选择来中国留学,在中国我呆了八年时间,这八年我几乎游遍了中国所有的地方,这就是我为什么对于中国这么了解的原因。这次的亚洲区总裁位置给了我也是因为我是个中国通。怎么样?满意了吗?小老弟。”克劳瑞丝轻挑之极地说着。
刘伟名听着那个汗啊,小老弟?刘伟名觉得这个称呼比尚妍黛叫自己小弟弟还恶心。
“我来回答你前面的问题吧,你前面所说的有一个错误,那就是我并不是什么高官,我的级别在中国的行政官员体制里只能算个中等的官员罢了。第二,中国的官员讲究的是政治过关、思想端正、能力过人、经验优先。这四者中前面三个才是最重要的,而经验虽然是优先但是并不是决定因为,我就是个例外情况。而且年纪轻也并不代表着我就没有经验。所以,我自认为我非常适合这个职位,也有能力承担这个职位上的责任。”刘伟名一口官腔说着。
克劳瑞丝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盯着刘伟名,听过刘伟名的话后只是点了点头,刘伟名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她到底是听到了还是没有听到。
“我可以叫你强吗?”克劳瑞丝突然说道。
强?这个称呼怎么怎么听都觉得这么暧昧呢?但是刘伟名对于外国人的习‘性’什么都不熟悉,他只能把这个称呼当成是外国人的一种友善称呼罢了,当即很直爽地说道:“当然可以,尊敬的克劳瑞丝‘女’士。”
“强,你知道吗?你与我以前的一个男朋友长的很像。”克劳瑞丝侧着身子支撑着自己的下巴望着留名前。这种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直视让刘伟名感觉自己浑身都不自在。但是让刘伟名感觉更加奇怪的是克劳瑞丝的这句你与我前男朋友长的很像的台词,这让刘伟名感觉这个洋妞是想在泡自己。电影电视看多了的刘伟名,以及与大部分中国人一样,觉得西方的那些‘女’人个个都是yin‘妇’都是货。刘伟名在心里默念,假如面前这个洋妞要‘逼’迫自己和她上,自己是上还是不上呢?最后望着面前这个突然变的风s之极的美国白人‘女’人,刘伟名悄声对自己说道:“假如她娘的要我和她,虽然咱自己心里是一点不愿意,但是为了高工区为了鼎天集团咱只能默认了,就当是因公s身吧,这是每个共产d员都该有的牺牲‘精’神。”
“克劳瑞丝‘女’士,我是中国人,是黄种人。我想我应该与白人男人会有些差别的吧。”刘伟名一边擦着汗一边说道。
“不,你错了,我的这个第二任男友是我在中国留学时候认识的,他是个中国男人。他与你长的很像,特别是你么眼睛,都是那么的深邃有神,就像能把人看穿一样,在你们面前我总有种自己没有穿衣服被看得‘精’光的感觉。”克劳瑞丝突然‘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临摹又加了一句:“而且也同样那么的帅气。”
望着克劳瑞丝对自己‘舔’嘴‘唇’,刘伟名就感觉自己在克劳瑞丝面前就像一只要被宰杀的猎物,一个被脱光了衣服随时可以让别人上的‘女’人一样,刘伟名望着克劳瑞丝那带着一样神采的眼神心里有点微微的害怕,心里暗道这个大洋马不会把自己给吃了吧?自己能是她的对手吗?
“十几亿中国人中要找出两个很像的人概率很小,我觉得应该是你们外国人的感觉吧。就像我看你们外国人也都一个样,高高的鼻梁各种颜‘色’的头发。这个是错觉。”刘伟名委婉地说着,然后接着说道:“克劳瑞丝‘女’士,我的想法已经表达清楚了,资料也已经在你手上了,我希望你们认真考虑考虑,毕竟这对于你们集团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夜了,我就先告辞了。”刘伟名知道过犹不及这个道理,说到这便站了起来告辞。
“强,你是不是怕我?”克劳瑞丝躺在沙发上望着了刘伟名说道。
“怕?克劳瑞丝‘女’士,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刘伟名强装着镇定说道。其实在刘伟名心里还倒是真的有点怕。他从来没见过这样chi‘裸’‘裸’望着自己的‘女’人,望着克劳瑞丝的眼神刘伟名感觉就像望着虎狼一般。
“你难道不怕吗?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你好像一直都在回避着我的眼神呢?是不是,我的中“国小。”男人。”克劳瑞丝站了起来贴近刘伟名身边h热的眼神盯着刘伟名慢慢地说着。
“我…我不看你那是因为…因为这是对你的尊重。你或许不知道,在我们中国,一个男人不适合盯着一个‘女’人看,这样会被人认为别有企图。”刘伟名在克劳瑞丝的强势之下慌‘乱’地替自己找着借口。
“那假如是我要求你看我呢?”克劳瑞丝进一步靠近刘伟名,刘伟名几乎能感觉得到克劳瑞丝的身躯已经贴紧了自己的身躯了,那‘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已经扑鼻而来了。
“我美吗?”克劳瑞丝一点都没有放过刘伟名的打算,用手掐了掐刘伟名手臂然后满脸笑意地说道:“‘挺’健壮的嘛,不知道在‘床’上怎么样?”
刘伟名额头上都出汗了,看来自己今天来确实是羊入虎口啊。刘伟名不是个保守的中国男人,但是今天的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也超出了他的底线了。刘伟名知道,按照这个趋势,不用半分钟两人基本上就会发展成为**关系了。只是刘伟名无法接收这个速度,也无法接收一段毫无感情的ai,正确的来说,在能抵御住‘诱’h的前提之下,刘伟名无法接收一段毫无感情的‘性’。这也就是前面所说的刘伟名是个多情但是不滥情,风流但是不下流的男人的原因了。
“克劳瑞丝小姐,你是不是对我感兴趣?”刘伟名觉得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变的几乎毫无反抗的余地,一直都是克劳瑞丝在进攻而自己却一直被动的防守,完全没有主动权,刘伟名不喜欢这种感觉,也不喜欢被人戏耍一般的感觉。所以强制自己镇定下来,慌‘乱’之中点上一根烟。在烟草的作用下,淡淡地对克劳瑞丝说道。
克劳瑞丝一只温柔的小手开始在刘伟名的‘胸’膛上,随后说道:“我是对你感兴趣,你是个见过的中国男人中给我第一印象最好也是最出‘色’的男人,但是我不知道你所说的兴趣是什么意思?你能说说吗?”克劳瑞丝明知故问地说着。
“哈哈,我想克劳瑞丝‘女’士你是知道我的意思的。我所说的兴趣指的是你对我的这个人亦或是想和我成为‘性’伙伴是不是?别否定,我可以大致从你的眼神之中看出一些端倪来。”刘伟名反正决定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把事情搞砸而已。要是自己今天不给面前这个d‘妇’一个下马威,以后自己注定会成为她的玩物。
“‘性’伙伴?”克劳瑞丝没想到刘伟名比自己还开放,一下子有点措手不及,但是随即便眼神里‘波’光流转,盯着刘伟名上下看着,然后说道:“确实有这个想法。我对你‘挺’有兴趣的,但是不知道你的能力怎么样?你要知道,你们中国男人一般都不行,更别说要满足我们白种‘女’人了。我不喜欢办事是软蛋的男人,你行吗?”
刘伟名这次是真的出汗了。在心里骂道:“丫的,还真是个d‘妇’,这么贱。”
“我的能力怎么样那要试过才知道,但是,克劳瑞丝‘女’士。我们中国人不如你们美国人开放,我们对待‘性’的问题很慎重。不过克劳瑞丝真的要试一试我的能力的话我会很乐意的。”刘伟名咬着牙齿说道,心里已经只剩下让她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中国男人。男人最受不得‘激’的就是被人指责自己那能力不行。
“哦,试一试吗?”克劳瑞丝一只手搭在刘伟名的面前,围着刘伟名转了一圈。然后突然贴近刘伟名在刘伟名的脸上亲了一口,随即说道:“我的中“国小。”男人,想和我上g我会给你机会的,但是不是现在,中国有句话叫做老日方长是不是?”
克劳瑞丝说完之后走到写字台前坐下,望着呆呆地站在场中的刘伟名笑了笑,随即马上变回一副严肃的表情说道:“强,你的建议和你的资料我们都会好好的谈论的,不出意外的话近期我便会带团去你们林阳考察。当然,我会提前通知你的。”
刘伟名现在心里很不舒服,他什么时候这么丢脸过?竟然被一个‘女’人像玩猴戏一样的玩‘弄’着,刘伟名心里一肚子火没地发。当即走到克劳瑞丝的面前,站着俯视着刘伟名,突然一把用手勾住克劳瑞丝的下巴,低下头,直接把自己的脸靠近克劳瑞丝,知道看到克劳瑞丝的眼睛里有意思慌‘乱’之后刘伟名才笑了笑,低下头在克劳瑞丝娇‘艳’x感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然后说道:“克劳瑞丝‘女’士,我在‘床’上的功夫真的很‘棒’,比你们美国得大种马男人更‘棒’,如果你想试一试那种**的滋味的话随时可以找我,当然,你的先做好心里准备,因为会很疯狂的。”
刘伟名说完之后脸上‘露’出微笑,然后转身,边走边道:“很晚了,就不打扰了。我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和鼎天集团是你们艾德集团独一无二的选择,请相信我。”
刘伟名说完之后关上‘门’走了出去。
走出来的时候钟民兴还在外面等着,一见到刘伟名钟民兴就惊讶地问着刘伟名:“怎么样了?刘区长?谈妥了吗?”
“哪这么快?这又不是请客吃饭,大家都需要好好考虑考虑的。走,咱们回去吧,好好睡一觉。”刘伟名笑着说道,心里郁闷的要命,不为别的,就因为今天他被一个‘女’人给调戏了,而且还是个妖‘艳’的外国‘女’人。这让刘伟名感觉非常的憋屈。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没在上海做任何的停留,便搭乘第一班飞机回了林阳。回到林阳的刘伟名没有选择回家,而是直接去了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现在的高工区还有许多事情等着自己处理,刘伟名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是分身乏术了。
走进办公室,刘伟名没有停留,直接让钟民兴去把尚妍黛给叫了过来。
“刘区长,什么事?”没多久尚妍黛便扭着那让人发狂的身躯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反手把刘伟名办公室的‘门’关上,大喇喇地在刘伟名的面前坐下。
刘伟名感觉一阵香风扑鼻而来,但是现在的他也不敢对面前这个‘女’人有什么想法,对于尚妍黛,刘伟名完全说不准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风s亦或是保守,这个是看不出端倪来的。当然,刘伟名并不是yin贼,所以,他的脑袋里面考虑的不仅仅只是‘女’人。
停顿了一下之后刘伟名开始说道:“尚区长,高工区挂牌成立在即,要是咱们以现在这种一清二白的家底去挂牌实在是说不过去,所以我想我们必须子啊币牌成立之前必须得‘弄’出点什么来,你说是不是?”
“你这可难倒我了,咱们政fu的正常次序都还没建立你就给我这么一个大任务,你让我如何完成?我觉得这事急不得,得徐徐图之。起码也得我们自己这边准备工作都做的充分了才能开始对外招商引资。而且咱们高工区现在也并不是一穷二白,上次在林阳招商引资博览会上省委省政fu不就已经帮咱们高工区预留几个大的厂商吗?要不我现在便开始与那边接洽?尽快和他们商谈然后签下合同,这样对上面对外界都算是有个‘交’代了。”尚妍黛眨了眨眼睛后说道。
“这不失为一个办法,你尽快去办这个事情吧,记得,别的不说,但是咱们高工区具体的招商引资政策你们部‘门’先给个草案给我,然后咱们在常委会上谈论,尽快拿个决策出来。另外,有件事情你必须马上去办。”刘伟名说着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叠资料给尚妍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