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第41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对不起了,董琳。。 更新好快。是我没提前打招呼啊,估计是下面的人给挡了回去了,这个我向你道歉,不出意外你明天就可以来这里上班了。”刘伟名有点尴尬地说着。
“这个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你到底有没有对我姐做什么?”董琳一副审问的态度。
“我的姑‘奶’‘奶’,你这是抓‘奸’啊还是审贼啊?我和你姐姐仅仅只是朋友关系,我对她很欣赏,但是绝对没动过什么歪心思。这个你大可以放心,不信你可以去问问你姐姐,实在要是还不相信你带你姐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你姐是不是处‘女’,当然,要是不是那也不是我干的。”刘伟名接近于疯狂。望着董琳的‘摸’样,刘伟名怎么都觉得这丫头是在审问自己,刘伟名心里那个憋屈啊。自己做了的没人来审问,这个还没到手的甚至连手都没牵过的倒是被人来审问了。
“你才不是。”董琳一听刘伟名说董静不是当即发飙。
“好好好,我不是,我是d‘妇’行了吧?姑‘奶’‘奶’,你走吧,我还有事要干呢。行吗?”刘伟名急于把董琳这个煞星给赶走了。
“最好不要骗我,另外,再次警告你,不要对我姐动什么歪心思,我告诉,我以后在这边上边,我会不定时地来这里视察的,要是被我逮到了你就死定了。”董琳比了比自己的拳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见到董琳出去了,刘伟名舒了一口气。想到尚妍黛这个罪魁祸首,刘伟名就起不到一出来,自己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她还在这里给自己添‘乱’。拿起电话拨了尚妍黛办公室的电话,直接说道:“尚妍黛,你干的好事。”
“怎么了?刘区长?我做了什么让你发这么大的火?”尚妍黛用无辜的声音说着,不过刘伟名还是感到了那边传来尚妍黛捂住嘴巴大笑的声音。
“你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限你在今天下午下班之前把你个人的工作计划‘交’给我,必须详详细细的。另外,你所主管的部‘门’的工作计划也必须同时‘交’来。”刘伟名说完气愤地挂掉了电话。
罢挂掉电话点了一根烟,刘伟名办公室的房‘门’又被打开。之间董琳走进来对刘伟名说道:“我爸爸在我来之前让我请你今天晚上去我家吃饭,好了,我话带到了,去不去那是你的事。”
董琳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关上‘门’走了出去。
刘伟名呆呆地望着被关上的‘门’,在嘴里嘟嚷着:“有这么请人吃饭的吗?”
三天之后,尚妍黛给刘伟名打来电话,说克劳瑞丝和她准备两天后来林阳考察。这个让刘伟名非常高兴,毕竟只要人来了,那么就等于成功了一半了。当然,对待这么一个大的客户刘伟名肯定得慎重对待了,当天下午,刘伟名便举行了一次所有部‘门’领导的会议。
“各位,今天开这个会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请个有关部‘门’做好相应的准备。根据咱们区委区政fu的努力争取,现在美国得艾德集团已经有了进驻咱们高工区的意向,而且将在两天后来咱们林阳考察。艾德集团相信你们当中大部分人都听过,他是美国最大的电子生厂商,实力非常雄厚,如果艾德集团能够最终落户于咱们林阳高工区那对于咱们高工区以后的发展将极为有利,所以,我在这里请各位同志在这两天放下手头上其它的工作,全力把这次应对考察的工作做好。务必让艾德集团的考察团对咱们林阳高工区有一个好的印象。我现在在这里做一下指示。首先便是招商局和县政fu办公室的同志,请你们务必做好接待工作,接待工作咱们要做到的热情大方,要让对方看到我们高工区所有同志的诚意,但是也不能失了咱们党和政fu的尊严。其次是宣传部,虽然咱们高工区现在还踩刚刚成立,什么都是一清二白,但是咱们不能给人家这样的感觉。咱们要在咱们高工区里面营造一个高度发展的景象,要把咱们政fu对高工区的支持力度都表现出来,这样能够给投资者一个较好的心理感受,另外咱们也得把咱们高工区的区内文化、理念给表现出来,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感觉。另外,公安部‘门’注意,社会治安是什么时候都必须抓牢抓紧的,这根弦一刻也不能松下来。所有违法的事情都要在咱们高工区杜绝,这样包括‘交’通持续,这点尤为重要。至于其它部‘门’,把自己该做的都做好,另外环境卫生这一块也得做好了。当然,具体怎么安排怎么计划那是你们各部‘门’自己的问题,咱们都尽量争取把这个艾德集团给留下来。如果这次出没有谈成是因为哪个部‘门’的部署上出了问题,到时候我会全力追究责任的。”刘伟名坐在会上便开始强调,刘伟名坚定地认为没有责任便没有动力,所以,刘伟名执政的一个最大的特‘色’就是把责任都分配下去,这样能给压力也能提高效率,避免浑水‘摸’鱼。
开着车回到家,因为比较晚了,所以到家的时候金倩也到了。
“倩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艾德集团的亚洲区总裁克劳瑞丝两天后便会来咱们林阳进行考察,你让集团准备准备。”刘伟名一进‘门’就开始向金倩宣布这个好消息。
“真的啊?那看来咱们鼎天集团这次大有希望啊。”金倩抱着小金哲雀跃地说着。
“是啊,事在人为吧,我会尽量把鼎天集团和林阳高工区绑在一起,这样成功的几率就高了很多。到时候我多给艾德集团一些政策,让他们务必把代理权给咱们鼎天集团,我想应该问题不大,毕竟咱们鼎天集团也不是什么小集团,实力摆在这,他们并不吃亏。”刘伟名从金倩手里接过小金哲后说道。
“这样不会出什么问题吧?还是别这样了伟名,要是让人查出来了对你的前途会有影响的饿。”金倩虽然很想得到艾德集团这个代理权,但是一想到这样做可能会让刘伟名难做便还是果断地放弃了。
“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非常清楚。我给他们集团政策那是我职权范围之内的事情,招商引资哪有不给相应的政策的,更何况艾德集团还是非常难得一见的国际‘性’大集团,给他们便利的政策这是理所应当的。而且就算要谈也是我与克劳瑞丝的口头协议,我不会傻到把这个放在合同里面吧?所以根本没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之下我给自己‘弄’的福利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这一切由我做主吧,你把集团的事情准备就行了,艾德集团这条大鱼我不会让她溜走的。”刘伟名阻止了金倩说道。
“嗯,对了,伟名,今天梦晴姐打电话给我了。”金倩点了点突然说道。
一听到李梦晴这个名字刘伟名当即便心脏收缩,眼睛当即变的有神起来。随后装着没事一样随意地问道:“她不是在北京了吗?她和你说什么?”
“梦晴姐的母亲得了癌症,她现在心情很不好,她说她过段时间想去外面旅游一段时间,可能是国外也可能是国内,还和我说了很多,说她这辈子都不准备结婚了,想去个大福利院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有缘的孩子进行领养。哎,我虽然不明白梦晴姐的做法,但是我能够理解她的心情。她经历的太多了。”金倩说着眼泪都快下来了,但是在刘伟名听来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刘伟名当然知道李梦晴的想法,李梦晴这么做就是在给自己找着理由好把孩子给生下来,找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不可否认,李梦晴的这个想法很不错,起码解释起来很容易。
不过站在刘伟名的立场上来考虑却不是那么轻松了,一个自己的‘女’人,一个自己的孩子,却偏偏要这么偷偷‘摸’地生活着,对于一个像刘伟名这样有着强烈大男子主义‘精’神以及责任感的男人来说,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但是刘伟名也知道,自己酿下的苦果自己就算苦掉了牙齿也的吞下,还得表现出一副高兴的‘摸’样出来。
“傻瓜,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怨不得天也尤不得人。我曾经在酒桌上听别人说过这么一句话,说生活就像是qiang‘奸’,既然反抗不了倒还不如好好享受。虽然说的很粗俗,但是仔细想想,自有他的道理。梦晴所遭遇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所以,你只能好好劝劝她。至于她说去旅行,那就去旅行吧。出去走一遭回来说不定心情就好了也不一定是不是?”刘伟名左手抱着儿子,右手把金倩搂进了怀里,很和谐的一家三口的全家福。但是此刻在心里感觉到幸福的只是金倩,小金哲还不懂什么叫做幸福,而刘伟名心里却是‘波’‘浪’起伏,他没空体会什么叫做幸福。
吃过晚饭,金倩还在为着李梦晴的事情伤心,刘伟名郁闷不已。‘女’人就是‘女’人,这个世界上比李梦晴悲惨的人多的是,随便出去问一问,便可以看到。趁着饭后烟的功夫刘伟名走了出去,点了根烟慢慢地走出去散步。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便把手机拿出来,拨了李梦晴的电话。
“喂,梦晴,你真的准备去旅行吗?”刘伟名没有说什么,直接问道。
“是,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不管你同意与否我都会这么做。”李梦晴很坚决地说着。
“你准备去哪里旅游?”刘伟名‘抽’了口烟,叹了声气后才问道。
“还不知道,到时候再决定吧。”李梦晴淡淡地说着,这然刘伟名分不清李梦晴是真的不知道去哪旅行还是只是不想让自己知道。
“你一个孕‘妇’独自在外面很危险的,梦晴,听我的话,回林阳来吧。我会在这里给你找个房子,我会在你身边陪你,一直守护着咱们的宝宝出生。”刘伟名张了张嘴巴,最后还是把这段话说出来了,他不是个狠心的人,可以任由李梦晴母子在外游‘荡’而不顾。
电话那边突然传来‘抽’泣声,足足一分钟之后李梦晴才有点哽咽地说道:“伟名,谢谢你,有你这句话什么都值得了。但是我不会去林阳的,我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在那个背叛的城市里出生,而且我也不想进入那个让我觉得恐惧的城市。我怕遇见倩儿,也怕害了你。你放心吧,一切我都会安排好的,我会让我们的孩子健健康康地出生。”
刘伟名明白李梦晴的意思,李梦晴现在心里很恐惧,因为她背叛了自己的最好的姐妹。以前还没有怀孕,她可能不会有太多的负罪感,只不过是上了一次而已。但是现在不同,现在的她有了自己最好的姐妹老公的孩子,这种负罪感便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了。再加上李梦晴现在是孕‘妇’,是孕‘妇’由于生理上的问题情绪会变的很‘激’动,也更容易会想起一些这样的事情。所以李梦晴开始害怕金倩,也开始在那自责,刘伟名握着电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半饷后才说道:“假如你觉得一个人累一个人苦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去接你。你李梦晴永远是我刘伟名的‘女’人。”
币完电话,刘伟名坐在小区小‘花’园的木椅上面,‘抽’了根烟。脑海里在想着李梦晴的同时,却不自然地出现了另外一个‘女’人——林月,又是一个让刘伟名心痛加纠结的‘女’人。
刘伟名拿着手机在手上不停地转着,烟丝也在手上一点一点的燃尽。刘伟名最后还是拿起手机拨了过去。拨了一下之后便挂断了电话,这一招是tou情惯用的手法,那就是拨一下便挂断,如果对方那边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情况便会立即拨过来,如果有的话便不接,当然如果对方硬是要追究起来大可以推脱说是拨错了号码。刘伟名拨完电话之后笑了笑,暗道自己都成了tou情的老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