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第41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没工夫体会金倩的真实态度,别感到自己被金倩偷袭了,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刘伟名只能点头回答者金倩,而且自己也没办法说假话。.最快更新访问: 。
刘伟名的真实意图只是想试探一下万一自己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被金倩知道了金倩将会是什么反应,但是结果令刘伟名心惊。这从金倩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后脸上全无血‘色’就可以大致明白了,如果真的让金倩知道了,刘伟名不敢保证金倩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来,也不知道会对金倩的打击有沉重伤害会有多深。
“想要什么了?”金倩调皮地用手在上面捣鼓着,然后望着刘伟名说着。
“要什么?”刘伟名一把把金倩压倒,然后说道:“就要你这个小妖‘精’。”
酣畅淋漓之后,便是透入骨髓的疲惫。两人相拥而睡,刘伟名的鼾声也开始响彻整个别墅。就在两人睡的天昏地暗的时候,金倩的手机呼地一下子响了起来。响了很久,两人都没理会,最后刘伟名忍无可忍地推了推金倩:“老婆,你电话。”
金倩扭捏了几下,不情不愿地伸出手在柜上‘乱’‘摸’着,眼睛‘迷’糊着埋怨道:“谁这么缺德大半夜的打电话‘骚’扰人啊。”
拿过电话看了看,看了号码不自然地吐了吐舌头对刘伟名笑道:“原来是我妈这么缺德。”
“妈,什么事啊?”金倩拿过电话问道。
停顿了一下之后金倩突然大声叫道:“什么啊?你说爸晕倒了?”
金清平晕倒了?刘伟名吓的心脏都收缩了一下,一骨碌从c上爬了起来,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金倩喊道:“让妈打120,赶紧的,起c,咱们马上过去。”
金倩也顿时急了,对着刘少芬说了几句之后便赶紧起c。
两人急冲冲地下楼,刘伟名一边拿着车钥匙一边问着金倩:“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听妈说爸突然之间摔倒了,然后就晕倒在了地上。”金倩一边急忙地往楼下走,一边慌‘乱’地说着。‘女’人在这个时候表现总是没有男人镇定。
刘伟名上了车,直接带着金倩往金清平家的方向开去,开的那叫一个快。
“要是爸…要是爸怎么样了我该怎么办啊?”金倩坐在车上就开始哭了。
“没事的,晕倒有很多种可能,你不用担心。爸身体一向好,绝对没事的,别哭。”刘伟名一边紧张地开着车,一边安慰着金倩。
刘伟名加足马力把车开到金清平家的楼下,刚到,就看到救护车开了出去,刘伟名没有犹豫,直接原地调了个头跟着救护车往医院而去。
“医生,我岳父大概会是什么病?”刘伟名跟着救护车把金清平送进病房,拉住一个医生问道。
“暂时我们还不知道,我们要经过进一步的检查才能知道。你们先在这等着,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们的。”医生对留名前说完便走进了急救室。
走廊上面刘少芬和金倩两母‘女’在那流着眼泪。
“妈,爸会没事的。晕倒并不一定是什么大事,有很多种可能的。你看爸平时身体也‘挺’好,怎么可能有什么大事呢?你们就别往坏处想了。”刘伟名安慰着,其实也是在安慰自己。对于金清平,刘伟名是有很深的感情的,知遇之恩、教诲之恩、提拔之恩加上亲情,所以在刘伟名的心里,金清平其实与父亲无异。另外,刘伟名也不敢想象金清平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自己以后这条路该怎么走?刘伟名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虽然说靠的是自己的实力,但是其中依靠金清平的关系走出来的也不少,官场上只有实力而没有关系是永远不可能走的上来的,假如金清平真的患了什么不治之症,刘伟名可以预见自己以后的政途将是非常的惨淡。就拿现在坐的这个高工区区长职位来说,想坐上这个位置的人太多了,要不是金清平一力地压着,刘伟名肯定是坐不上的,假如金清平没了,要不了一个月,刘伟名估计就得被迫移位了。
刘伟名站在‘抽’烟区来回的‘抽’着烟,心里紧张的不得了。不知道这样多久,刘伟名感觉都过了一个世纪了,但是一看手表,其实才十几分钟。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那个主治医生走了出来。
刘伟名、金倩和刘少芬都围了上去。
“医生,我岳父怎么样?”刘伟名首先开口问道。
“没什么大问题,我们检查了一下,令父是肝硬化,问题不大。”医生一边摘着口罩一边说道。
“没问题就好就好。”刘少芬不停地拍着‘胸’口。
“你们俩先进去看一看令父,令父还处于昏‘迷’之中,不过没有生命危险的。先生,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我和谈一下病情。”医生忽然转头对刘少芬和金倩说着,随后带着刘伟名往办公室而去。
刘伟名心里咯噔一下,医院刘伟名进来过不少次,但是很少听说医生主动给你介绍病情的,一般的医生你问他都懒得理你。刘伟名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医生,我岳父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你就直说吧。”刘伟名坐在主治大夫的办公桌前镇定了一下后问道。
“不要紧张,你岳父暂时还是没什么事情,我只是把病人的病情已经大致可能出现的问题都向你‘交’代一下,这是我们作为医生的职责,我不叫她们两母‘女’是因为有些问题男人会比较的镇定会比较的理智,所以我一般都会叫男‘性’家属。”医生笑了笑,然后说道:“经过我们的检查,令父是得了肝硬化,而且是晚期。肝硬化你知道吗?”
一听晚期刘伟名就感觉不舒服,但是看医生说的这么淡然也就放下心来,摇了摇头,他又不是医生,只是听过肝硬化这个名字,至于肝硬化是什么刘伟名就只是大致地猜测是肝变硬了。
“肝硬化是一种常见的慢‘性’肝病,可由一种或多种原因引起肝脏损害,肝脏呈进行‘性’、弥漫‘性’、纤维‘性’病变。具体表现为肝细胞弥漫‘性’变‘性’坏死,继而出现纤维组织增生和肝细胞结节状再生,这三种改变反复‘交’错进行,结果肝小叶结构和血液循环途径逐渐被改建,使肝变形、变硬而导致肝硬化。该病早期无明显症状,后期则出现一系列不同程度的‘门’静脉高压和肝功能障碍,直至出现上消化道出血、肝‘性’脑病等并发症死亡。”
医生淡淡地说着,看到刘伟名脸‘色’都变了又笑了笑说道:“不用紧张,我们只是把最坏的告诉你,而且这些也都是医书上的解释。其实出现肝硬化的原因很多,比如经常‘性’的酗酒等等,前期我们是发现不了任何的异象,到了晚期便会出现疲倦乏力是肝硬化晚期症状之一,肝硬化晚期症状多半有皮肤干枯粗糙,面‘色’灰暗黝黑。另外食‘欲’减退是最常见肝硬化晚期症状,有时伴有恶心,呕吐。一般表现为营养状况较差,食‘欲’明显减退,进食后即感到上腹不适和饱胀、恶心、甚至呕吐,肝硬化晚期对脂肪和蛋白质耐受‘性’差,进油腻食物,易引起腹泻。肝硬化患者因腹水和胃肠积气而感腹胀难忍,晚期可出现中毒‘性’鼓肠。还有‘门’静脉高压:表现为食道静脉曲张,脾大和腹水,尤以食道静脉曲张最危险。由于曲张静脉的血管壁薄,很易破裂导致消化道大出血。”
“令父是出于肝硬化晚期的前段,也就是并没有任何转变成为肝癌的迹象,所以不难治疗。我们会用干细胞技术治疗肝硬化。干细胞技术治疗肝硬化在临‘床’上的通常做法是通过自体骨髓提取出具有发育成器官或组织的组织干细胞,经分离、纯化、扩增、培养后输到患者的病拔区。这些输入到病拔部位的干细胞就像植入的种子,在肝脏微环境的‘诱’导下逐渐分化。这些新分化后的细胞具有干细胞的特异‘性’表形及干细胞的形态,也具有干细胞的功能。此时,干细胞就可参与肝脏结构的修复与重构,改善肝功能,达到治疗的目的。而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所以你们不必要担心,但是你们以后要记住,一定要让病人按时休息,不要劳累,切忌不能再喝酒,另外营养的保证也很重要。”医生一边在手中的病历单上写着,一边对刘伟名说道。
一听医生这么说留名前就放下心来了,不过心里又有了疑问,不是说每个月一次的检查吗?为什么这都到晚期了也没有检查出来?那些给领导检查身体的医生都干什么去了?不过想想,每个月一次的检查估计这些医生都是在应付过场,在者,人家也不一定每次都做了肝功能检查。
谢过医生之后,刘伟名便回到病房,把结果告诉了刘少芬和金倩,让两人放心。
看了看时间,都晚上十二点多了,刘伟名到外面叫了几份夜宵,三人凑合着在医院吃着。知道没事了,刘少芬便让刘伟名和金倩回去,说两人都要上班,不过金倩死活不肯,硬要守在医院,最后刘伟名一个人回去了。没什么事情这么多人守在医院也不起作用,刘伟名决定第二天再来。
开着车在路上,刘伟名暗暗地想着,金清平年纪已经大了,而且现在看来身体也不见得就很好,什么事情都有个意外情况,要是金清平万一哪天又出现像今天这样的情况那怎么办?刘伟名深刻感受到自己应该有自己的关系网,不能什么时候都再依靠金清平了。虽然刘伟名早就做了这个打算,自己也多多少少的建立了一些关系,但是那些关系始终不牢靠。刘伟名摇了摇头,暗道,看来自己还得继续学习怎么与上‘交’‘交’好关系了,这件事情现在看来已经迫在眉睫了。
第二天,刘伟名接到了何建林的电话。刘伟名一看便知道是什么事,直接让何建林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何建林推开刘伟名办公室的‘门’,朝里面看了看。
“你小子东张西望在干什么啊?秘书不是告诉你了我在这里面了吗?”刘伟名笑着骂道。
“我这不是怕你在里面干什么打扰你了吗。”何建林也开了句玩笑,然后对刘伟名说道:“大哥,这个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的区长当的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吗?”
“这都才刚刚开始,哪来的顺利不顺利之说啊。坐吧。”刘伟名招呼何建林坐下,拿出一根烟扔给何建林,然后说道:“你来是来问关于开厂的问题吧?”
“是,我听我爸说,你们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已经正常运行了。所以我想这事要办就办在前头,办到后头了这政策还有地皮都没办法选到最好的了。所以我想尽快把这事给定下来。”何建林点着笑着说道。
“这事是小事,等艾德集团的事情落幕你直接找我们的商业局审批就行了,我不会对你的地皮进行竞标的。当然,价格我会替你把关,你自己先把其他的一些该准备的事宜准备好。”刘伟名想了一下后说道。
“那就太谢谢大哥你了,你刚刚说艾德集团?他是个什么‘性’质的集团?和塑胶模具厂有没有什么联系?”何建林眼睛一转之后问道。
“这是一家电子制造商,美国最大的。实力非常雄厚,现在准备在中国内地投资设厂,我们高工区正在争取这头大‘肥’羊。如果这家艾德集团真的落户到了咱们高工区,你可以想尽办法去争取一下,只要他们自己没有配套的模具生产线的话,光是他们集团的业务就够呢养活整个厂子的了。当然,要让他们同意你估计还得下一番大工夫,美国人没有咱们中国人好打发。”刘伟名发至内心地说道。美国人在刘伟名的心里是真的不好打发,中国人你可以有许多的潜规则、人情关让对方妥协,但是一旦碰上了古板的美国人,一切都必须以实力说话,这种合作方式让刘伟名很不习惯。
“所以这个还得靠大哥你帮帮忙了。”何建林一听,当即两眼放光。
“这同不同意我可说了不算,这事得人家自己同意。再说了,我前面就和你说了,美国人很古板的,很难说话。不过有机会我会帮你的。”刘伟名点了点头,当官的说话都得这么说,就像医生一样,首先要把最坏的说在前面,免得到时候出来‘乱’子自己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