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第41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只要大哥你肯帮我这个忙我就感‘激’涕零了。。 更新好快。大哥,晚上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个饭,我们俩很久没在一起玩了。”何建林眼珠子一转之后说道。
“晚上?我看不行了。我岳父昨天晚上住院了,这事何叔叔也应该知道了,所以晚上我必须得回去一趟,吃饭下次吧,下次我请你。”刘伟名想着住院的金清平还有守护在医院的刘少芬和金倩,便摇了摇头说着。
“什么啊?金书记住院了?”何建林惊讶地问道,然后才稍微镇定了一下道:“是什么病?严重吗?”
“说严重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以现在的医术除了哪几种绝症有钱还有什么治不好的呢?肝硬化,问题不是很大,不过得在医院住一段时间,而且以后出院了也得经常‘性’的进行检查。麻烦了一点罢了。”
“我还想晚上请你帮个忙请你们高工区所有的领导一起吃个饭呢,没想到金书记竟然病了,看来只有下次了。”何建林悻悻地说着。
“你小子,何必一定要得到晚呢,中午不能吃饭啊?我等下帮你把林阳高新科技工业园区区委区政fu几个主要领导,或者说是能够用钱打通关节的领导都约过来一起吃饭,吃完饭之后我先回来,你是打红包也好送礼也好都随你便,但是一条,不能太过分了。别涉及到贪污**的高度,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得注意好尺寸,得单独进行。知道吗?”刘伟名想了想后说道,何建林的意思很明显不过了,就是想找个机会和这些高工区的主管领导都‘混’上关系,有关系就好做事了,以后何建林的塑胶模具厂经营肯定会顺利的多,因为刘伟名虽然是区长,但是也不可能什么时候都来找刘伟名吧?所以和这些主管领导拉上关系是非常重要的,而拉关系不是送钱不送礼那叫什么拉关心?这些都是必然的程序了。
何建林一顿,当即笑脸颜开,立即说道:“那敢情好,那就太谢谢大哥你了。我现在就去安排这事。对了,大哥,这是我的一点点小意思。”何建林说着把一张卡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看了看这张卡,没有向以往那样义正言辞地拒绝,只是好奇地看着这张卡。并不是因为何建林这张卡里面的钱多刘伟名心动了,而是他和何建林之间的关系特殊,他们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要是不收这个钱会让对方心里有疙瘩的。
“建林,我们之间就不必要要这个了吧?收起来吧,咱们是兄弟,拿这个就太见外了。”刘伟名笑了笑之后说道。
“大哥,兄弟是兄弟,生意归生意。亲兄弟也得明算账是不是?这钱我要是找别人我也得出,而且还得装孙子,这是一笔必然的投资,我给谁都要给的,现在给你我何乐而不为呢?而且大哥你为了这事也的‘操’这么多心,还得冒风险,这钱都是你应该得的。你要是不收兄弟以后都不敢再见你了。”何建林嘴上功夫还是不错,话说的滴水不漏的。
刘伟名被何建林这么一说也不好再说什么,伸手从何建林手里拿过这张卡,反复看了看,然后问道:“里面多少?”
“两百万,大哥,你也别嫌少了,以后赚钱了我再补。现在是开支阶段,所以得把预算降低了。”何建林搓着手道。
“两百万还少啊?我都不敢接了。你知道吗,这要是被查出来够枪毙了,还少。”刘伟名咯噔一下,然后开着玩笑说道。
“大哥,两百万真的不多,你为我做的起码不止值两百万吧?另外这怎么可能查的出来?道理你懂的,所以,这钱你就收下吧,是做兄弟的一点心意。”何建林推着刘伟名手一边笑着一边说。
刘伟名再看了看手中的卡,摇了摇头,把卡放进自己的包里。确实,何建林给自己两百万,自己要给他创造的价值起码得翻倍。
“那这样吧,你先过去,订好酒店,然后给个电话给我。中午我会帮你选一些人过去的。”刘伟名笑了笑之后说道。
“那就谢谢大哥了,我这就去办这件事。”何建林点完头便走了出去。
刘伟名又拿出那张卡看了看,暗道这是自己继谢建国之后的第二次受贿了,而且数额还比较的大。其实按照刘伟名自己的想法来说他根本就不想接这笔钱,因为还是那句话,他不差钱。不过有时候这钱是必须得接的。
刘伟名摇了摇头,拿起电话,给劳动局局长、建设局局长、招商局局长、商务局局长、卫生局局长、公安局局长依次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中午自己请他们吃饭,地点等下再通知。这些部‘门’都是可以管辖到何建林厂子的部‘门’,给他们提个醒告诉他们何建林是自己的人再加上何建林自己用点小手段,以后何建林在高工区基本上可以说是无忧无虑了。至于几个副区长之类的主管领导刘伟名没有请了,那样麻烦,在对待具体问题上的时候这些人还没有各部‘门’一把手的权利大。
刘伟名又忙了一上午,随后何建林打电话过来,告诉刘伟名他已经在高工区旁的xxxx酒店订好了位置了。刘伟名笑了笑,让钟民兴给自己前面打过电话的领导一一打电话过去,告诉他们地址。
快下班的时候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金倩,问了下金清平的病情,金倩告诉刘伟名,说金清平已经基本上没有大碍了,人也醒了过来,大了点滴过后人‘精’神多了,医生说再进行一段时间的治疗便可以回家去慢慢调理了。听到这刘伟名才放下心来,他是真的怕金清平出什么意外,所以,虽然医生说过问题不大,但是刘伟名望着一直昏‘迷’的金清平也还是非常的不放心,现在得知金清平至于醒了过来,而且人也‘精’神了,心里的一颗大石头终于是掉了下来了。
中午,刘伟名开着车去了xxxx酒店,到酒店的时候只看到何建林一个人正在忙着。
“怎么了?安排好了吗?”刘伟名走过去问道。
“正在安排,我刚去叫人买点烟过来,大哥,你先坐。”何建林指挥着一个人,然后转身对刘伟名说着。
刘伟名笑了笑点了点头,往包厢而去。也难怪何建林这么做,这么做是最明智的。有句话说的好,县官不如现管,即使何建林可以抬出何英杰的名号,但是你如果真的不拜这些土菩萨的话,你再大的官也没用,人家要是诚心要在什么地方卡你你叫破喉咙也是空的。
刘伟名一个人在包厢里面‘抽’着烟,随后电话响了起来,刘伟名拿出来看了看,是尚妍黛打来的。
“喂,尚区长,有什么事?”刘伟名看了看说道。
“刘区长,我向你禀报一下,我现在已经回到林阳了。那边我留了几个人跟进。事情已经谈妥了,我留在那边也没用,所以我想回来在这边再安排一下后天的接待。”尚妍黛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想了想,也是。已经确定了的事情让尚妍黛一个副区长整天耗在那也没必要,再说了,尚妍黛主管的就是商业这一快,而招商引资本就是她工作中的重中之重,而艾德集团来考察也是尚妍黛工作的重心。所以尚妍黛此刻回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刘伟名转念一想,何建林要投资设厂最应该拜的菩萨就是尚妍黛这个菩萨,笑了笑对尚妍黛说道:“尚区长,有没有什么事情?过来高工区这边一起吃顿饭吧?”
“吃饭?怎么啊?你请我?”尚妍黛在那边咯咯地笑着。
“谁请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让你吃饱喝足,你说是不是?”
“那可不一样,别人请我倒还真没这个兴趣,我‘女’儿还在家等我呢。如果是刘区长你自己掏腰包请我吃饭的话我马上就过去。”
“哈哈,什么时候我刘伟名在你尚妍黛面前面子这么足了?”刘伟名哈哈大笑。
“那可不,你可是我唯一的直属领导,你的面子我能不给吗?”
“行拉,是我请你。你过来吧,在xxxx酒店,有没有车?要不要我叫人去接你?”刘伟名对走进来的何建林摇了摇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算了,我自己打车过来吧。你等我一下,我让我‘女’儿自己‘弄’点东西吃吧。”尚妍黛说完就挂了电话。
“怎么都‘弄’好了?”刘伟名收好电话笑着对何建林说道。
“‘弄’好了。”何建林从手上的塑料袋里面拿出八条中华烟,说道:“劳动局局长、建设局局长、招商局局长、商务局局长、卫生局局长、公安局局长总共六个。”笑了笑之后拿出一条烟给刘伟名。
“先放那吧,等下走的时候放我车里就行了。”李伟名笑着道。
“行。”何建林自己拿出一条,拆开,拿出一包给刘伟名。
“有句话叫做阎王好骗,小表难缠。虽然有何叔叔和我的关系在,但是这些人你不给点好处以后做事也不是很方便。当然,你意思一下就行了,别太破费了。有我在他们也不敢为难你,另外我也会找个机会告诉他们你是何叔叔的儿子。这些人中公安局局长李军你认识,我特意把他从林阳调过来的,以后有时候事情你直接跟他说,相信他能够帮你很多忙的,当然,你可以多给他点好处,这小子最喜欢这个道道了。另外,你把我那条烟先留给,刚刚主管商企的副区长刚刚回来,我让她也一起过来了,她有比较大的权力,你以后要靠她帮忙的地方多了去了。而且,她老公是林阳市市委书记蔡启旭,所以,这个菩萨你得多烧点香。”刘伟名打开烟的包装点上一根后说着。
“谢谢大哥了,您先坐,我再去买一条烟就是了。另外,大哥,你先帮我招呼一下,我再去市里买点东西,很快的。”何建林眼睛一转之后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知道何建林肯定是去特别买东西给尚妍黛了,笑了笑说道:“你去吧,这里没事,我帮你招呼就行了。”
“那谢谢大哥了,我马上过去。您先帮着点菜,酒我都叫好了,放了一箱茅台在那,我还在楼上订了个ktv包间,还有个麻将桌。大哥,你等下一定得帮我把大家留住,好好的在这玩一下午,晚饭我都安排好了,第一次得让各位领导都玩的尽兴不是?”何建林走到‘门’边又说道。
刘伟名惊讶了一下,随后笑着道:“没问题。”
心里暗道何建林这小子真是跟着他爸何英杰学到骨髓里了,深得酒桌文化的三味了。不管官大官小,只要是能管你的官员,你给他一块钱的好处,他起能给你创造十块钱的财富。而第一次请人,你不可能直接就给人家送礼,这不现实,因为人家才刚认识你,不知道你底细,也不明白你的为人,所以大家都不敢接的。所以都得先玩好喝好,玩的尽兴了才能隐晦地送礼送钱。当然,在大家的心目中都不会有影响一下午工作这个概念,大家都清楚,去政fu的办公室看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几天见到主管领导是坐在办公室的?即使是刘伟名这样的政fu一把手,呆在办公室的时间也没有一半,当然,金清平那种级别的就不一样了,那是一只脚踏进中央的。
刘伟名坐了一会儿,劳动局局长、建设局局长、招商局局长、商务局局长、卫生局局长、以及公安局局长李军便就都来了。
“大家都别客气了,都坐吧。”刘伟名坐在位置上对大家说着,然后又道:“今天是我的一个朋友请我吃饭,我想了下,就把大家都叫了过来,一起吃热闹。另外也让大家都认识认识。”
刘伟名说完拿起前面何建林留在桌子上的那一个塑料袋子的烟,递给坐在身边的李军,说道:“李军,给在场的每人发一条吧。大家不要犹豫,我这位朋友刚刚有点事情出去了,马上就来,所以让我招待一下大家。这烟也是他买的,大家拿着,虽然我不知道他的意思,但是我想这应该不违背组织上的原则是不是?朋友之间‘交’情烟来酒去是很正常的,大家都拿着吧。”
李军拿着烟给大伙一人递了一条,众人互相看看,然后又望了望刘伟名,终于还是接下了。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这位朋友吧,这位朋友和我算是老朋友了。在我还在省委的时候就认识了,他叫何建林,这个李军认识,他是现在省委秘书长何英杰和秘书长的儿子,其它的我就不多说了,今天他请大家一起吃饭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想在咱们高工区开个厂,想请大家以后给个方便。我跟他说了没必要,咱们高工区的原则就是对所有入住咱们高工区企业厂商都一视同仁,能给的方便我们尽量给,就是他们不提出咱们也得给。但是违背原则的咱们坚决不能做是不是?但是我朋友说大家‘交’个朋友认识一下也是好的,所以才让我把大家都叫来。所以大家不要有心理负担,不要看着今天是我把你们叫来,以后就能违背政策违背原则给予他什么特殊的待遇,我告诉大家,咱们公务员就得公‘私’分明,公是公,‘私’是‘私’。公是国家的,是人民的,是政fu的,咱们没有权力‘乱’动,一切都得按照规章制度来。今天这个酒会仅仅只是‘私’人‘性’质的酒席,与公事完全无关,我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了吗?”刘伟名看来看个人的表情,知道大家都是在犹豫,便抢先说了。
其实大家久在这个场合哪会不知道刘伟名的意思?既然是刘伟名把大家叫到这里来了,那就是给了大家一个再明确不过的信号,那就是何建林是他的朋友,以后大伙做事眼睛擦亮点,另外又特别强调何建林是何英杰的儿子,就是在提醒大家要是不合作自己想想后果。对于刘伟名现在完全撇开自己的说话大家都不会当回事,因为没有领导会承认自己是在给朋友走后‘门’,这么说只是要把自己撇清楚,假如以后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也可以把自己摘干净,另外也算是在下属面前摆出一副清正廉洁的姿态。
见到大家都点头了,刘伟名又说道:“先等等尚区长吧,等尚区长到了咱们再开饭。大伙都说说最近各部‘门’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不好的情况?有不好的情况都和我说说,看看组织上能不能想办法尽快的解决,政fu才刚刚组建没办法。大家就当时闲聊,都放轻松点。李军,你先说吧。”
刘伟名只不过是在活跃一下气氛,让大家都放松下来,不要这么沉闷罢了。李军非常配合刘伟名,当先说着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情以及趣闻。
说了几个,大家明显都对工作没什么太大的兴趣,而何建林和尚妍黛也都没来,刘伟名又笑了笑说道:“我给大家说个荤段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