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第41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一说完,在场人哈哈大笑,还带热烈鼓掌的。,最新章节访问: 。
辟场的酒桌文化永远离不开荤段子,要想活跃气氛,那么荤段子便是最好的良方妙‘药’了。
“刘区长这个说的好。”李军立即喝彩。
“大家每人都说一个,那里有一箱子的酒,谁要是说的不好就自罚一杯,是一口干的。李军,你说。”刘伟名难得的敲着桌子说着,一般刘伟名在酒桌上都不会这么活跃的,今天是没办法。
“我的这个虽然没有刘区长的那个经典,但是也还不错。”李军在说之前就先捧了一下刘伟名,刘伟名呵呵地笑了一下。
李军绘声绘‘色’地说着,说完之后大家都不听地鼓掌……
大家一人一句,说的兴高采烈,顿时一扫前面压抑的气氛。这时‘门’响了一下,然后只见尚妍黛走了进来,尚妍黛推开‘门’明显一顿,估计没想到有这么多人,不过随后给了刘伟名一个白眼,然后笑着对着众人说了句:“大家好。”然后入席,在刘伟名身边的一个空位上坐下。
由于尚妍黛的进入,酒桌上的荤段子比赛顿时戛然而止。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对着‘门’口喊了声服务员,守在‘门’口的服务员马上推‘门’走了进来。
“你们大家都点菜吧,看着点。尚区长,你是‘女’同志,你优先吧。”刘伟名把菜单递给尚妍黛说道。
尚妍黛顾忌人多,也没说什么直接拿着菜单,随意的点了两个菜,然后把菜单递给下一位。
“你搞什么?不是说你请我吃饭吗?怎么这些人都在啊?”尚妍黛压低声音对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呵呵地笑着,然后道:“是我请客吃饭啊,但是我没说只有你我两人在啊?所以,你不能怪我骗你,只能怪你没问清楚。”
“是,是怪我自己行了吧?被你给骗了。”尚妍黛白了刘伟名一眼继续问道:“你今天请这些人一起在这吃饭是为了什么?不是简单的喝酒聊天吧?我的刘大区长。”
“一个朋友,带着来拜山头呢,你就是最大的山头。”刘伟名笑了笑。
“我说呢,原来是带着来**的,我还以为你真的这么好,来请我吃饭。”尚妍黛顿了一下,随便便明白刘伟名是来干什么了的。
刘伟名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了。面前这个‘女’人的心思她完全说不准。
就在这时,何建林终于回来了,身上还背着个包。
一进‘门’,看着里面的人,便热情地从身上掏出烟,一人散一根:“各位领导好,热烈欢迎各位领导能够来赴宴。”
刘伟名坐在位置上,从何建林手里接过烟之后说道:“这位就是我前面和大家说的,我的朋友和建林。建林,这位是劳动局局长、这位是建设局局长、这位是招商局局长、这位是商务局局长、这位是卫生局局长、这位你认识,老朋友了,公安局局长李军。这位是咱们高工区主管商企的副区长,尚妍黛尚区长。”刘伟名一个个都指着何建林介绍着,大家都知道何建林来头不小,也都热烈地回应着。
“你的这位朋友什么来头?”尚妍黛和何建林握过手之后压低声音问刘伟名。
“他父亲是江南省省委秘书长何英杰。”
“原来如此,是你岳父的大管家啊。你让我以后做些什么?我可先说好,我是党的好干部,违法的事我可不做。”尚妍黛开着玩笑说道。
“那随便你了,反正我也不做。”刘伟名也呵呵地说着,其实该怎么做大家心里早就有本帐了。
“非常感谢各位领导今天能够来赴宴,这让我非常的感动。”何建林开头说着,然后等菜都上了便从旁边一箱子的茅台中提出几瓶,亲自一个个地倒满酒。当倒到尚妍黛面前的时候,尚妍黛用手拦住,然后说道:“谢谢你了,何先生,我喝酒会醉的。”
何建林‘弄’不准尚妍黛的深浅,便询问地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虽然上次和尚妍黛一起吃过一顿,但是上次全是杨‘门’‘女’将,根本就没喝酒,所以也就不知道尚妍黛能不能喝酒。但是想想,尚妍黛‘混’迹官场这么久理应是能喝酒的便说道:“尚区长,你就喝一杯吧,建林给她倒一点点。要是醉了我负责,让你放半个月的假,带薪的。”
刘伟名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既然刘区长这么说了,那我就喝点吧,不过刘区长,你当着大家的面你可得说话算话。到时候我醉了我可真的会在家呆半个月。”尚妍黛笑了笑,也回应着。
“好,我答应。”
“来,我先敬大家一杯,再次感谢大家能看得起我何某人,我何某人不甚感‘激’。”何建林倒完酒之后便端起酒杯说道。
一个个都客客气气地端着酒杯和何建林以及刘伟名碰着杯。刘伟名侧脸看着尚妍黛,只见尚妍黛轻轻地泯了一小口便放下酒杯,脸上还带着一丝的鲜红,‘诱’人之极。
“大家今天来是给了我刘伟名的面子,这个我刘伟名都记在心里了。建林呢,是我多年的好兄弟,以后也就在咱们高工区这一亩三分地‘混’饭吃了,有什么事落到了各位的手里,大家在政策范围之内都给点方便,当然,最重要的是大家都是朋友,你们说是不是?来,我敬大家一杯。”作为这次的半个主人,刘伟名怎么的都的说句话。
众人都和刘伟名碰着杯。开场白都说完了,接下来的节目便是灌酒了,一般都是灌职位最高的了。
这不,刘伟名才刚刚说完,李军便拿着酒瓶给刘伟名倒了一杯,然后举着酒杯对刘伟名说道:“刘区长为了咱们高工区那是不辞辛劳,这份敬业‘精’神,那是值得我们大家学习的,都是我们的楷模。所以,我介意大家每人给我们最尊敬的领导刘区长敬一杯酒,以表达我们的尊敬。我先来,刘区长,敬您一杯。”
刘伟名没好气望着面前这个一脸嬉笑的李军,每人一杯,在座的可是八个人啊,每人一杯自己不是得喝八杯?
望着随身迎合,气氛高涨的众人,刘伟名突然放下酒杯说道:“今天说好了,只谈‘私’事,与公事无关,所以我们都不谈公事。今天在场的没有上下级,大家都只是朋友,所以这酒嘛,大家都一起喝了算了。来,干杯。”
“那可不行,刘区长。不管是什么场合,您都是我们大家的领导,都是我们前进的指引灯,大海里的灯塔。所以这酒您一定得喝,每一杯都代表着我们每个人对您的尊敬,您得喝。”李军明显的也是个中高手,硬是要劝着刘伟名喝酒,目的无非是想把刘伟名灌醉。而且官场上有个很特殊的现象,灌酒的时候随你说什么领导都不会介意,反而是你‘逼’的越急领导就越高兴,这也就是江南省酒桌上酒量横行的原因了。
刘伟名咬着牙齿望着李军,最后没办法,说道:“好好好,干杯干杯。”
一边小声对李军说道:“我今天要是喝醉了我和你没完。”
“这不能怪我,我保证只灌你这一杯,别人灌的可与我无关。”李军嘿嘿地笑着,然后仰头把酒喝完。
“好好好,好酒量。”众人都喝彩着,唯有一旁的尚妍黛一脸好奇地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也是豁出去了,这人坐上了酒桌就没办法下去,就像‘混’江湖的一样,身不由己。一杯接着一杯的应付着,劳动局局长、建设局局长、招商局局长、商务局局长、卫生局局长,然后是何建林,加上李军的,刘伟名一口气喝了七杯,好在刘伟名酒量好,要是别人,这一轮下来早就趴下来了。饶是刘伟名酒量好,这五十二度的茅台下肚也烧的刘伟名喉咙到胃这一条都像是被火在烧一样。连忙点上一根烟‘抽’上,缓一下。
正在刘伟名放松下来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坐在刘伟名身边的尚妍黛突然端起酒杯对刘伟名说道:“刘区长,来,敬您一杯。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以及指引。”
刘伟名瞪着眼睛望着尚妍黛,心里暗道这‘女’人发什么疯啊?前面喝一小口都脸红现在倒来灌自己酒了,难道她真的想买醉来换半个月的假期?这也太荒唐了吧?
“怎么啊?难道刘区长你看不起我?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啊?”尚妍黛望着刘伟名的‘摸’样又加了一句。
“不是,只是……只是……这酒浓度有点高,不太适合‘女’同志喝。”刘伟名瞪了尚妍黛一眼后笑着说道,意思就是尚妍黛你不要在里面掺和了。
“刘区长,你这句话我有两种解释。第一,你看不起我们‘女’同志,难道这酒只能是男同志才能喝吗?mao主席他老人家当年可说过,革命队伍里面没有男‘女’之分,大家都是同志,都是战友,男‘女’平等。你这样可不对。第二,你就是故意在避酒,不给我尚妍黛面子,在座的各位领导你都喝了,唯独我尚妍黛敬你酒你却不喝,你这样真的让人很寒心。”尚妍黛唉声叹气地说着。
刘伟名那个汗啊,自己可是好心的,没想到好心倒被当成了驴肝肺了。又想起上次尚妍黛整的董琳在自己办公室拍了半天桌子的事情,当即一肚子脾气出来,心里暗道今天非要把你喝趴下不可。端着酒杯说道:“大家作证,这可不是我故意要让尚区长喝的,等下喝醉了我可不负责,别说我欺负‘女’同志哦。”
“刘区长,你这可该看不起人了,为什么你就一定认为是我会醉呢?万一你醉了怎么办?”尚妍黛比刘伟名更加好胜,故意把话往赌局那带。
刘伟名没想到尚妍黛竟然会是这姿态,心里暗道尚妍黛这是什么意思?当时看了看在座的人,最后刘伟名还是说道:“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要赌一下吗?”刘伟名这么说来源于对自己酒量的绝对自信,另外也有被尚妍黛给‘逼’的下不了台没办法所致。
“赌就赌啊,大家觉得呢?”尚妍黛怪异对着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转脸对着众人说道。
在座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鸟,一听当即一个个都大声叫着“赌,好。”其中以何建林和李军两个贱人叫的最凶。
刘伟名望着尚妍黛,感觉自己好像上了圈套似的。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也没办法了,自己也下不了台了,于是狠狠地说道:“赌就赌,赌什么你们大家说吧。”
这可把大家给难住了,这赌什么都不对啊?一般来说这酒桌上男‘女’对赌的话无非是一些暧昧带着h的小条件,小的是‘女’的亲男的一下,或者男自己说几句‘荡’的话。赌大点就是‘女’的自己脱件衣服,但是如今这条件都不符合。尚妍黛是林阳市市委书记的老婆,刘伟名是省w书记的‘女’婿。而且刘伟名面前还有这么一大堆的下属,这么带点下作的条件可都不敢说,但是不说点刺‘激’点的这赌局也就没意思了。
最后何建林开口说道:“这样吧,我在楼上订了一个ktv,等下吃完饭我们都去唱歌。今天刘区长和尚区长两人,谁输了就必须唱一首对方要求点的歌,无论对方点什么,都必须得唱。当然,跳舞也行。”
“这个提议好,提议好。要是刘区长先醉我建议尚区长让刘区长跳小天鹅或者是钢管舞之类的。”李军当即‘荡’地说着,要是这酒可真是好东西。平时谁会这么放‘荡’地对刘伟名这么说话,但是一旦喝了酒就不同了,说话的不会顾忌这顾忌那,而听话的人也不会介意这些。
“我觉得不好,要是喝醉了还怎么唱呢?要不这样吧,我们改喝啤酒,就赌谁先憋不住要去上厕所。这样可好多了是不是?敢不敢来啊?刘区长。”尚妍黛一脸挑衅地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被一个‘女’人这么挑衅能说不来吗?当即便应了下来。何建林一听,当即便出去叫了服务员,又提了一箱子啤酒进来,全部打开放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