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第41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和‘女’人拼酒这种事刘伟名还真没做过,犹豫了很久,最后一咬牙拿起一瓶啤酒,说道:“是吹瓶子还是论杯喝?”
“你吹瓶子,我用杯子喝。- 你喝一瓶我喝一杯,怎么样?公平吧。”尚妍黛一边拿着啤酒瓶给自己倒着酒说着。
“什么?”刘伟名差点连酒瓶都没拿稳,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自己喝一瓶她才喝一杯?这不是比酒量这可是比肚量啊?
“别这么惊讶,你是男人对不对?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要和我一个‘女’人来争吗?大家说对吗?”尚妍黛带着点俏皮对刘伟名说道。
众人听过之后一脸的黑线,这逻辑思维太强了。貌似一分钟之前还说过男‘女’平等来着。
“对。”只有李军随声应和,貌似这小子就等着看刘伟名出洋相。
刘伟名咬着牙齿望着李军,最后沉声说道:“行。”
然后拿起一瓶啤酒就开始吹了,一口气喝完,旁边的尚妍黛也慢慢地拿着一个一次‘性’酒瓶喝了一瓶。本来尚妍黛是准备拿喝白酒的酒杯喝的,不过刘伟名打死都不肯,开玩笑,一瓶啤酒用一次‘性’酒瓶可以倒三杯,要是用白酒的酒杯倒的话估计要倒无数杯了,哪还比个屁啊。
喝完一瓶之后,刘伟名侧脸看着喝完一杯的尚妍黛,发现尚妍黛脸上的红晕又多了一层,顿时大喜,二话不说又拿起一瓶喝了下去,刘伟名的策略是比肚量男‘女’是一样的,自己不可能有尚妍黛三倍的肚量,而且前面自己还喝了一瓶左右的白酒了。所以他觉得走曲线救国路线,和尚妍黛比酒量,他准备在自己憋不住之前把尚妍黛给灌醉,这样不就胜利了吗?见到尚妍黛红着脸刘伟名确信尚妍黛的酒量不怎么样,暗道估计四五杯的样子就倒了,可是他忘了,有一种人天生就是沾酒就脸红,但是却偏偏是千杯不醉的。而且还有一种说话是脸红的人不容易醉,因为脸红的人更容易把酒‘精’蒸发。
刘伟名为了赶时间,赶在自己憋不住之前把尚妍黛灌醉,便一个劲的猛喝,同时催促着尚妍黛赶紧喝,喝的越急就越容易醉。刘伟名一口气喝了四五瓶了,把自己喝的肚子胀的要命不说,头也开始昏昏沉沉了。反转连看一旁的尚妍黛,确实是一张脸变的娇‘艳’无比,但是姿态却依旧非常的恬雅,一点要醉的样子都没有,这下刘伟名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暗道照这个趋势自己醉了尚妍黛也不会醉啊?
不确信地又仰头连喝下三瓶啤酒,再看尚妍黛,还是那副模样,这样刘伟名知道自己碰到高手了。但是刘伟名还是一位有一丝的机会,因为酒‘精’发酵需要一段时间,特别是浓度不高的啤酒,坐在那忍受着肚子里的剧痛,把膀胱压的紧紧的又等了几分钟,再看尚妍黛依旧是那副模样。刘伟名知道自己输了。
黑着脸悄悄地对尚妍黛说道:“你故意得是不是?竟然在这扮猪吃老虎,我上了你的当了。”
“终于知道了?谁让你骗我过来吃饭来着,你要知道,我可是答应我‘女’儿的。不给你点教训你让我心理怎么平衡。”尚妍黛衣服你终于知道了的表情。
“算你狠。”刘伟名狠狠地说道,然后起身说道:“我输了,我得去解决一下了。”
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走出包间往洗手间而去,娘的,一瓶白酒,八瓶啤酒。如来佛主的那个大肚子也装不下这么多的液体啊。
痛痛快快的到洗手间把一肚子的酒水全部放了出来,刘伟名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把膀胱给憋成了膀胱炎了。发觉自己已经有点醉意了,连忙洗了把脸,然后走出来了。
一出洗手间的‘门’便看见何建林站在‘门’口。
何建林看到刘伟名出来,连忙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英明一世,结果却在一个‘女’人身上翻了船了。”刘伟名一边用纸巾擦着脸上的水一边说道。
“你没醉就好,看你喝了这么多我还以为你醉了呢。你要是醉了这接下来就不知道该怎么玩了。”何建林担心地说道。
“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吧。其实吃个饭就够了,大家心眼都是有九个‘洞’的,谁会故意跟你作对?”刘伟名一边点着烟一边说道。
“还是多玩一会儿吧,我都预定好了,而且以后需要这些部‘门’帮忙的地方太多了,不先垫个底以后也不好总是麻烦吧。先有个基础以后才好进一步发展。”何建林笑着说道。
刘伟名想了想,也对。中国不比国外,有些东西是见不得光的,但是你却必须得重视,你要是把这些当做没看到保准你什么都干不成。
“那好吧,我现在给办公室打个电话,我在这陪一会。等这些人上去了我再找个机会出来。晚饭我是绝对不能在这吃了,我得去医院。”刘伟名想了想对策后说道。
“那太感谢你了。”何建林感‘激’涕零地说着。
一进包间,刘伟名便喊着大家去唱歌,有刘伟名发话在做的谁敢说不去呢?再加上大家是真的想看看刘伟名跳‘艳’舞的‘摸’样,一个个便把正事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个劲地往楼上而去。
刘伟名故意和尚妍黛撇开众人,两人独自坐了后面一辆电梯。
一进电梯刘伟名就苦着脸说道:“我的尚大姐,今天我可真的再也伤不起了。您老等下一定得发发慈悲,千万别太为难我了,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你总不会让我以后在这些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吧?”
“那我可不管,我等下可要看心情了。”尚妍黛哈哈大笑后突然严肃地说着。
“要不这样,你等下随便罚我点什么。我下次一定请你吃饭好不好?绝对没有外人。大姐,你看中不中啊?”刘伟名换了一副地方口音说着。
“可以考虑一下。”尚妍黛用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一脸犹豫后说着。
刘伟名脸上全是黑线,汗如雨下。暗道这都是什么世界尽出些什么‘女’人啊。这都是生了‘女’儿的‘女’人了,怎么还想董琳那小泵娘一样学会记仇了呢?
“说正事吧,那边事情怎么样了?你和克劳瑞丝见过面谈了没有?”刘伟名笑了笑,说起了正事。
“谈了,不过没什么作用,她都是按照你说的来评判的。而且说了,一切等他考察过咱们高工区之后再和你当面谈。我说的话可没你管用。”尚妍黛白了刘伟名一眼后说道,刘伟名感觉空气之中有着一丝微微的酸味,只是刘伟名不知道尚妍黛是在吃自己的醋呢还是在吃克劳瑞丝的醋,这让刘伟名觉得很怪异。
“只要她能来这里考察就大有希望。你明天再布置一下接待工作吧,我大致的都强调了一下。咱们尽量争取吧,不过我想艾德集团最终会选择我们林阳高工区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这里确实是最适合他们的地方。”刘伟名等电梯‘门’开了之后一边走出去一边说道。
“希望如此吧,如果这一单真的能坐下,我觉得我们高工区的工作就算是顺利地完成了第一步了。”尚妍黛也点着头说道。两人冷静的完全没有刚刚酒桌上喧嚣放‘荡’的‘摸’样了,由此可见,官场上的人每个人都有着两幅面孔,甚至于多副面孔。
刘伟名和尚妍黛两人最后走进ktv包间,里面的何建林早已经叫过服务员拿了一大堆的食物还有烟酒。
“刘区长来了,来来来,该接受惩罚了。”李军哈哈大笑。
“就你小子闹的最欢。”刘伟名这次是没给李军好脸‘色’,当面说着。随后还是无奈地对身后的尚妍黛说道:“尚区长,你说吧,要我唱什么歌?”
“这个……这个我得好好想想了。”尚妍黛故意做出一副沉思的‘摸’样。
这让刘伟名非常的纠结,前面才说过要放自己一马的,怎么现在又要想了呢?
“刘区长,你知道跳钢管舞吗?”想了一会儿之后尚妍黛突然问道。
“什么啊?钢管舞?”刘伟名差点一口血喷出来,难道自己一个堂堂的区长还真的站在台上不顾颜面地抱着根钢管去扭屁股不成?
一屋子的人都呆了,这话谁敢接啊?
刘伟名牙齿磨的直响地望着尚妍黛。
“好了,好了,开玩笑的。”尚妍黛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随后说道:“让刘区长给咱们唱首歌吧,咱们这一辈人都是在党的红旗下长的大的,我们也都是怀着各自的理想步入四个现代化的建设中来的,我建议刘区长就唱一首老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吧,大家觉得怎么样?”
刘伟名有点冒冷汗,这首歌是八十年代非常流行的歌曲,几乎那个年代的人人人都会唱,只不过貌似那个时候刘伟名才刚出生。
虽然刘伟名有点不情愿,但是在场的众人都是‘激’情澎湃。也是,在场的人除了刘伟名以外,其余的人都是四十岁左右的人了,在他们思想最为活跃的时期正好是八十年代,那个时代是一个特殊的时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文g的影响力依然在禁锢着每个人的心灵。这个时候的年轻人迫切地想要解放思想,展示自我,这从那个时候流行的旅游鞋,紧身‘裤’以及‘女’人短发男人长发就可以看出来,而正是基于年轻人的这种思想,这时候有了“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这么一首歌,这首歌唱出了大家的心声,也影响了那一代人。所以,当尚妍黛提议让刘伟名唱这首歌的时候众人都是热烈地喝彩。
刘伟名没经历过那个时代,也无法感受那一代人的感受,但是这也并不代表刘伟名就不会唱这首歌,老是老了点,但是比起钢管舞来,这个显然容易接受的多了。
刘伟名没有犹豫,对于这首歌他还是很熟悉的,但凡进ktv与这个领导唱歌,这首歌几乎每次都会有人唱,另外领导‘逼’唱的曲目还有“大‘花’轿。”、“抱一抱。”“纤夫的爱。”等等大俗确实**十年代的流行歌曲。
李军屁颠颠地帮刘伟名点了歌,刘伟名无奈地拿起话筒,对着字幕唱着:“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 ‘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 ‘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 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
啊,亲爱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
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 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
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 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
啊,亲爱的朋友们,创造这奇迹要靠谁?
要靠我,要靠你,要靠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但愿到那时我们再相会, 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
为祖国,为四化,流过多少汗?
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
啊,亲爱的朋友们,愿我们自豪地举起杯,‘挺’x膛,笑扬眉,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扁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扁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刘伟名其实这首歌唱的并不怎么样,音准什么的还行,但是却没有感情,不是那个时代的人怎么也唱不出那个时代人的感情。
刘伟名唱完之后大家还是有着热烈的掌声。
刘伟名笑了笑,坐在旁边的位置上,就在尚妍黛的旁边,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其他人唱。
“我对你好吧?”,由于ktv里面的声音太大,尚妍黛是压低了声音在刘伟名的耳边对刘伟名说的,刘伟名感觉一阵醉人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谢谢,下次请你吃饭。”刘伟名又笑了笑,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后,等到台上的李军唱完一首然后站了起来,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一下,才道:“各位,你们大家在这里放开了玩,今天我给大家都放半天的假,这里就由建林好好的招呼大家。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去处理,就不陪大家玩了。”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走了出去,大家都要送刘伟名出来被刘伟名给制止了。
刘伟名手里摇着车钥匙走出来,随后何建林跟着出来了。
“大哥,今天真的谢谢你。”何建林客气地说着。
“说什么呢你,咱们是兄弟嘛,是兄弟就不要说这样的话。好了,你陪他们玩好吧,我还得去医院。你开厂的时候我会帮你找个点,通知你的。你应该看了整个高工区的平面图,你选了哪块地告诉我,我帮你参详一下。”刘伟名拍了拍何建林的肩膀之后走了出去。
才刚走到酒店外面,身后又传来尚妍黛的声音。
“刘区长,走这么急干嘛?”